<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1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高辰,我喜欢你……”

    记忆中那抹总是有些模糊的绿色身影突然又变得清晰了,那个人音容犹在,美貌依旧,声如银铃,巧笑嫣然。那日,她淡淡地瞧着自己,然后忽地说出这句话来。

    我有些微微一愣,对上她那透亮若水的眸子,嘴角微微上扬,然后笑着回应着她,说道:

    “我也喜欢你哦!”

    嗯,我觉得我是喜欢她的,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总觉得那段日子过得真的很逍遥快活!

    可不知为何,她脸上本带着的笑意却渐渐地淡了,反而多了几分苦涩,幽幽地叹了口气,接着说了一句,道:

    “看来,我和你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呢!”

    ……

    明明都是喜欢,为何她会说不一样呢?哪里不一样了?

    那时候的我,真的不明白,喜欢难道都分很多种的么?那么,她的喜欢,又是哪一种呢?

    直到她就那般猝不及防的,离开了我的身边。这时候我似乎有些懂了,她说的喜欢的含义,却又似没有明白,我只觉得,这一定是上天给我的惩罚,甚至都不留给我赎罪的机会。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警告过自己,绝不能轻易对人说“喜欢”这两个字,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明白喜欢的真正含义,却又无所顾忌的对别人说出这两字来,这怎么看,都是不负责任的。

    她离开了,也带着了我的渴望与执念!

    我本以为,我的生活也就这般庸庸碌碌的过下去。不去喜欢上别人,也不愿意被人喜欢,无忧无虑,无牵无挂,多么逍遥自在。

    可就在这个时候,上天又给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他,就这么出现了,出现得如此自然,却让我措手不及。

    和他相处的时候十分自然,轻松自在,甚至都不用去考虑其他的事情,总觉得我们之间无关乎信任和依赖,可以暂时脱下假面具,毫无顾忌的向对方展示不为人知的一面,我喜欢那种感觉,以至于飘飘然、忘乎所以的将那句“喜欢”再度说出了口。

    我说,小碗儿,我挺喜欢你来着啊!

    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就有些后悔了,突然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又在重蹈覆辙了?

    只见他冷冷的回了一句,道:

    “大人说笑了,小人不喜欢玩断袖!”

    这一刻,我突然有想要大笑的冲动,却猛地有了那么一丝丝低落的情绪在里边,连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突然间意识到,他似乎有种魔力,可以如此轻易的,就牵动了我的喜怒哀乐……

    他是聪慧的,一眼就看透了我的轻浮,所以在我的那句喜欢说出口后,他的回应都是冷冷的了。

    也许,在他的心里,我就是那种轻浮之人吧,可以随意对人说出喜欢这两个字,然后转身之后,又可以轻而易举的把说过的话忘得干干净净,因为我把这句话当作戏言一般说出,而有些人也许会当作承诺来相信!

    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当初,对她又是多么的残忍!

    原来,即便我发誓不再轻易将“喜欢”两字说出口,也无法偿还我当初因为无知和愚蠢而犯下的罪。

    明明都是喜欢,为什么就不一样呢?

    那晚,在石桥上,他说:也许,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我陡然间的心如刀绞,难以自持,反而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喜欢”了。

    我突然觉得有些讽刺,当“喜欢”还在的时候,我却没能好好珍惜,每次,都得等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追悔莫及,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命里注定,喜欢对我来说,就是奢望!

    如果那注定是奢望的话,就不要想费劲心机去得到,这样,也许就不会受到伤害了吧?

    ……

    随着带路的侍女,带着我转过了醉仙楼那一间又一间雕花琢鸟,典雅美观的厢房,我便如同木偶一般跟在她们身后,思绪飘的很远。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们在一间华美的厢房门前停了下来,恭敬的推开了那扇门,然后目送着我走了进去。

    身后,房门又被人合上了。

    我从恍然间清醒过来,这才发现,人已经来到了一间陌生的房间里,而这间房,就连烛火都没有,却有一束束温柔的月光从纸窗上透了过来,让屋里的一切都有些朦胧而静美。

    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便只能呆呆的立在原地,像个木头似的。

    美人图薄纱屏风后,芙蓉帐中,一只纤纤玉手伸了出来,向我招了招手,充满了令人难以抵抗住的诱惑的味道。

    我不禁心中一颤,不自觉的两脚便有些发软了,额头都开始冒冷汗了。

    我突然有些庆幸,这屋内是没有烛火的,不然,这脸可丢大发去了。

    “来啊,公子,过来啊!”

    那声音,噬骨销魂,令人难以自持。

    屏风之后,那袭妙曼的身影在月光的沐浴下,别有一番动人的神韵和诱人的朦胧感,引人暇思,不自觉便有些意乱情迷了。

    我不禁向她那迈了几步,心中难以抑制的好奇和欲望,想要上前去抓住那只纤纤玉手,想将芙蓉帐中那玉人紧紧的搂在怀里,想要……

    香炉中那熟悉的檀香,却让我得以片刻的清醒,猛地停住了身形,止住了那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的遐想连篇,我不禁有些羞愧,何以会对她生出如此邪念,我这是怎么了?

    意识到这种欲望的时候,我的身子不自觉的开始发热,这是以前都从未有过的情况,心中忽然泛起丝丝惶恐来,我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不,不行……”

    我开始自言自语,努力压制住内心中不断涌现出的欲望,接二连三的向后退了开去。

    直觉告诉我,她很危险,一定要离她远一点,再远一点。

    芙蓉帐中传来几声哧笑之声,悦耳而又怡人,帐中美人似乎也没想到,这位公子居然如此腼腆羞涩,心中不自觉的便生出几分欺负的心思,掩面笑道:

    “公子,你这是怎么了?何以大堂之上面对百人善能对答如流,风华尽显,为何到了此处反而畏畏缩缩,如同女儿家扭捏羞涩呢?”

    一说到女儿家扭捏羞涩,我的脸瞠的一下就红了,说话也似打结,支支吾吾的,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我……”

    此时此刻,我只恨不得找个地洞立刻钻进去不再出来了。

    “公子,春宵一刻值千金,正所谓良宵苦短,莫要辜负才是!”

    话音刚落,一阵短促的银铃声后,素竹姑娘便从屏风后探出半个身来。

    那倾泻而来的月光恰巧越过了她的下颌,看不清她的模样,却可以清楚的瞧见她身上那件纱衣,薄如蝉翼,纱衣下那白皙的肌肤和迷人的曲线,诱人的内中,若隐若现。她赤着脚,踩在柔软的波斯地毯上,脚踝上系着的那只小银铃,随着她的步伐,一步一步发出悦耳的声响。

    这幅朦胧而又诱人的景象就这般猝不及防的映入眼帘,我吓得连忙转过身去,胸口内心脏扑通扑通的放肆狂跳着。

    “既然公子不过来,那奴家便过去好了!”

    素竹姑娘边说着,边迈着猫步,一步一银铃,缓缓地向我走来。

    我急得满头大汗,想要立刻逃离这里,可脚便如同生了根一般,无论我如何挣扎,都无法往门口迈出一步。

    其实,不是不能,而是不行……

    一旦我今晚迈出了这间房门,那么将来,素竹姑娘便会招人轻视,会被人随意欺侮,若是因为我而让她遭到羞辱,那是连我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的事情。

    相对的,今夜我出高价买下了素竹姑娘的梳栊之礼的消息一传出,那么,将来京城之中,无法比我出得更高价格的那些个达官贵人,便不敢随意招惹素竹姑娘,这对她来说,也是某中程度上的保护。

    所以,无论今晚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能从这间房里出去。

    我颓然的放弃了抵抗,无力的垂下了双手,脸上难以抑制的露出了略显悲伤的神色。

    那悦耳的银铃声近了,她也近了,近的仿佛都能听到她的呼吸声,还有那坚实的心跳。

    她就这样从身后温柔的抱住了我,那声叹息轻柔可闻,那柔软的触感和温度就这样肆无忌惮的传递过来。她伏在我后背,似乎有些眷恋着这份难得的宁静,轻轻的说道:

    “为何你,如此温柔啊?!”

    我苦笑一声,她看出来,我想离开,却最后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要知道,温柔如刀,有时也会伤人伤己。”

    闻言,我的目光也是多了几分忧郁神色来。

    ……

    “你,讨厌我么?”

    我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会讨厌她呢?

    “我漂亮吗?”

    我点了点头。

    虽然我没有真正瞧过她的面容,但心里也清楚,她的美,天下无双。

    “那你为何不敢正眼瞧我?”

    她的语气起了些许变化,变得急促了。

    是啊,我在害怕什么呢?是因为她那双灵动迷人和一个人很像的眼眸吗?

    苦笑了几声,我抚额言道:

    “姑娘实在是太过美好了,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只怕若是见了,定然会对你生出几分其他的心思!”

    相见还若不见的好啊!

    她闻言,反而笑了,言道:

    “你若没有生出几分其他的心思,散尽家财来这一遭,所为何来啊?”

    是啊,我来这,是作甚的呢?

    她缓缓的松开了手,声音轻若羽毛,言道:

    “转过身来……”

    那温柔的声音,让我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就这般自然而然的转过身去,黑暗中,我们对视着,可奇怪的是,无论我怎样努力想要看清她的容颜,却总是只看到一片模糊的影子。

    她忽然伸出手来,抚摸着我的脸,便如同抚摸着一只受了伤的小兽一般,爱怜而又不失轻柔,我喜欢被她触摸的感觉,只觉得时间若是能停在此刻,该有多好!

    “我说过,今晚,素竹是属于公子你的!”

    她收回了那只手,伸手开始去解身上的丝带,我就这般瞧着她解开了丝带,缓缓地褪下那薄如蝉翼的纱衣,那精致的锁骨和那白皙的肌肤,还有那诱人的内中,便一点一点的展现在我面前。

    纱衣轻薄华顺,当它要挣脱她的玉臂,滑落下坠之时,我忽然伸手揽住了她的纤腰,也缓解了纱衣坠落的趋势。

    她有些猝不及防,伸出手来横在了我们之间,可以明显的感受到,我们两个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而又火热起来。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冲动,甚至来不及去思考些什么,抱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我有些意乱情迷,不自觉的便靠近她,想要靠得近一些,再近一些……

    我大胆而又不失温柔地吻上了她的额,稍微停顿了片刻,见她并没有拒绝的意思,也就越发胆大起来,接着吻上了她的眉间,两人都被这蚀骨温柔惹得心中微微发颤,我一路向下,吻上了她缓缓闭上的眼,两人气息开始紊乱,而我开始有些迷恋这突然的举动而带来的异样的感官刺激和怦然心动的感觉。

    这就像是一个孩子吃到了好吃的糖果,想要的也就越来越多了……

    我吻过了她的鼻尖,她的手也开始缓缓地抚上了我的心头,两个人的身子也贴的更近了,因为紧张和激动,彼此都能感觉对方身子隐隐传来的颤栗。

    我有些激动,又有些狂喜,还有些害怕,这些复杂的情绪仿佛一个大杂烩一般,都混合到了一起,让我有些窒息,又有些欲罢不能。

    这种异样却又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让我突然有了可以重拾喜欢的希冀,也许我还能去尝试着喜欢的,去喜欢上一个人,承诺的那一种喜欢……

    “你……喜欢……我吗?”

    在她耳边轻声密语,比起答案来,此时此刻,我更想做的便是吻上她那娇艳欲滴的唇。

    我想吻她……

    在触碰到她唇的一刹那,我却明显的感受到了她抵住我胸口的手微微一滞,她犹豫了,而我有些狼狈的逐渐找回了理智。

    我们就这样陡然间从迷乱中清醒过来,将对方的尴尬和无措都印入眼中,突然有种美梦被人打碎的不甘之感。

    我努力平息自己已经紊乱的气息,对她傻笑了几声,她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愣住了。

    喜欢,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啊?

    缓缓地为她将纱衣再度穿上,来回之间,有意无意的,触碰到了她雪白的肌肤,漂亮的锁骨,还能闻到她身上那若有若无的香气,仔细的为她将丝带系上了一个漂亮的蝴蝶节。

    我轻轻地抱住了她,笑得很爽朗,言道:

    “看来,我也并不似想象中的那般,无欲无求啊!”

    打横将她抱在了怀里,她被我的举动给吓了一跳,我有些吃惊她居然这么轻,抱起来居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费力。为了缓解她的紧张,我开玩笑似的说了句,道:

    “还好,我还抱得住你!哈哈……”

    黑暗中我无法看到她是否脸红了,但是她温柔的环上了我的项颈,就这样任由我抱着,我很感激她的温柔,即便是被她拒绝了,我也没觉得那么心痛了。

    至少,此时此刻,她对我,温柔以待!

    我抱着她越过了屏风,入了那芙蓉帐,这一路我都没瞧她,其实我怕,我若是真的瞧见了她的模样,也许这一辈子,我都没法忘记她了……

    轻柔地将她放在了软被上,我又变成了那个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的逍遥生,用调笑的口吻说道:

    “今晚,我们就一起睡吧!我是累坏了啊,要是半夜打呼了,你可不能嫌弃啊!”

    说完,随意脱了靴子,翻了个身,头枕在了她的怀里,便美美的睡觉去了。

    时辰不早了,我这才想起来,明儿个,我还得参加朝会呢!

    闭上眼睛之后,很快,我便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迷迷糊糊之间,我似乎能感受到她的手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还有那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呼唤声和叹息声……

    可我真的好累好累,累得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