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9章 请君入瓮
    在众人的诧异声中,我一脸得意的瞧着那假冒的逍遥生渡着步子朝我走来,想来,他在上面坐不住了吧?!

    我细细打量着这满身华贵的逍遥生,大概二十五、六的年纪,他这手里不是套着凝脂白玉扳指,就是腰间系着一条八宝玉带,这头上也没闲着,配着色泽青翠的翡翠玉冠,这行头摆出来深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多富贵似的?!

    我瞧着他这模样么确实配得上那“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这八个字,倒是这温文有礼,一派君子之风的说辞就有些勉为其难了啊!

    他也用同样的目光打量着我,瞧他那恨不得撕了我的表情,那是满满的恨意啊,谁让我居然这么凑巧出现在此,还夺了他出风头的大好机会呢?!

    喜怒勿行于色,这主儿确实有些小聪明,只可惜,还是太嫩了些啊!

    只见他嘴角轻扬,一副眼前之人不过如此的表情,用嘲讽的语调,问道:

    “你,是逍遥生?!”

    我扬起了头,微微颔首,要比他表现的更有风度一些,笑着言道:

    “正是在下!”

    “那我又是谁?”

    贵公子边说着边朝老鸨儿那瞧去,这就是想让老鸨儿给他出面作证啊!

    “是啊,你到底是谁呢?”

    我意味深长的提出这个疑问,然后也一脸和善的盯着老鸨儿瞧。

    这可把老鸨儿弄得里外不是人,两头都不敢轻易得罪了。

    那贵公子出手阔绰她是知道的,那日拿着千两银钱和那劳什子刻章为聘礼,就想把她这醉仙楼最得宠的琴姬给娶回家去,这一打听才知道是什么画坛新秀逍遥生,好像名气还很大似的。

    老婆子在这花花绿绿之地打滚了大半辈子了,什么人没见过啊,别管他如何如何有名,拿出真金白银,才是真爷儿!

    这老鸨儿见那贵公子看着自己,就是想让自己站出来说他就是逍遥生,有钱就是主儿,这脚刚往那贵公子那靠了几分,那边自称是逍遥生的公子就一脸微笑的瞅着自己了。

    这……

    这不经意间,似乎瞧见了那自称是逍遥生的主儿手里拿着一张写着百金的兑票,而兑票的落款赫然写着恒泰银号,那可是京城最大的钱庄啊?!

    恒泰银号的规矩:兑票来换,现取现兑,童叟无欺!

    哎哟喂,这金自然是比银要值钱多了啊!

    刚迈出去的脚,又故作扭捏的收了回来。

    老鸨儿这会儿是急得满头大汗,只道两边都不好得罪,踌躇之间,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啊?

    我瞧着老鸨儿那模样顿觉好笑,谁让我是个善心人,这次就不为难她了。

    转头直接对上了贵公子的眼,笑着说道:

    “这位公子似乎对在下自称是逍遥生而颇有微词啊?难道公子也想自称是逍遥生不成?”

    “我就是逍遥生,何需自称啊!”

    贵公子被我一语激怒,不假思索便跳入我为他设下的陷阱之中了。

    他这话一说出口,周围之人都开始议论纷纷,坐等看一场好戏上演。

    “哟~这可真是奇妙啊,逍遥生不过是一介画师,竟不知这名字五行俱全如此得宜,人人都喜欢取这名字,你我相见,便是有缘了,敢问公子一句,您是哪家的逍遥生啊?”

    此言一出,周围之人哄堂大笑,这在当地,一般问候人可不能直接问“哪家”,不然会显得十分失礼,因为这句话常常出现在街头泼皮互骂之时顺口而出的俚语,其意义便是问候某人全家!

    贵公子先是一愣,似乎有些不明所以,可瞅着周围之人一脸嘲笑的模样看着自己,顿时恍然大悟,怒不可遏,言道:

    “我才是画师逍遥生,你是假的,我才是真的!”

    我摇了摇头,看来此前猜测得没错,此人确实是南朝人,若是当地人,又如何不知那俚语有取笑之意?

    我故作一脸无知,装腔作势一番,言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公子拿出证据证明你是逍遥生吧!”

    贵公子立马想到了那枚刻印,手刚摸到怀里,这才想起来那刻印已经被自己当作聘礼,送给素竹姑娘了,哪还拿得出手来?!

    只因当时素竹婉拒了他的求婚,可他还是执意将千两银钱和刻章留下,以期素竹姑娘会改变心意。

    这贵公子哪里知道,那千两银钱自是被老鸨儿贪墨了去,倒是那劳什子刻印看着就不值几个钱,老鸨儿将它随意置了个盒子,扔在一边就不管不顾了。

    他瞅着我正一脸有趣的看着他,片刻就明白了我是知道印章不在他身上的!

    贵公子有些惊慌了,可头脑却还是很敏捷的,立马就反驳道:

    “那你又拿什么证明你是逍遥生?”

    我冷笑了两声,随即扬起手来指了指在场的所有宾客,言道:

    “在场之人皆可为证,在下便是逍遥生啊!”

    “没错,没错啊,我们都听到了这位公子说他是逍遥生啊……”

    这句话没错啊,这位公子一上前来,便大大方方的告诉了在场的所有人,他是逍遥生啊!

    人群中,忽地有人道出此言。

    此言一出,不断有人随声附和,很快这便成为在场之人的共识。

    “如今是阁下言之凿凿说在下是假的逍遥生,那不是就得阁下提供证据证明我是假的,亦或你是真的了,不是么?”

    今儿个就让这小子领受一下,什么叫先下手为强!

    这句话说的在理上,很快,所有人都纷纷表示赞同,叫唤着要那贵公子快快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是真的。

    贵公子额头都起了一层薄汗,一眼瞪着那老鸨儿,那老鸨儿故作不知,头忙撇向别处。

    “我……我……”

    贵公子有些心慌了,支支吾吾了半响,愣是没有下文。

    忆起当日他前来求亲,这老鸨儿是见过自己的,还对自己点头哈腰,阿谀奉承的,怎么这会儿便翻脸不认人了?

    这老鸨儿是指望不上了,难道要把自己的那些红粉知己都唤过来证明自己就是逍遥生么?

    那还没等到证明自己是逍遥生呢,那些姑娘们的丝帕都可以拧成好几股绳子,活活勒死自己不知道多少遍了!

    真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

    我瞅着那脸色渐白的贵公子,如今他可算是作茧自缚,自食恶果了吧!

    他是有些小聪明,可得了些便宜之后,就更容易妄自尊大,目中无人。

    那老鸨儿是什么人,贪财分利,那是她拿手好戏,这类人眼神也最为犀利,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边才能让自己的利益更大化。

    我那张百金兑票一出手,那老鸨儿也就乖乖的闭嘴了。

    至于他的那些所谓红粉知己,我想,在她们得知这个口口声声在她们耳边说只喜欢她们的男人,也用同样的话将别的女人抱在怀里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而他本人也是自视甚高,从不与京城的那些达官贵人、富商老爷有直接往来,即便是有那么一两个,大概也被他这恃才傲物、目中无人的性子给得罪光了吧,不然这京城怎么四处都在传他如何如何风流成性,名声狼藉了呢?

    这般看来,所有对他有利的条件都不复存在,而我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逼着他说出谁才是真正的逍遥生!

    贵公子如此聪明,他清楚此刻的局势对自己十分不利,而这全都是因为他口不择言,直指眼前之人是假冒的逍遥生,自己才是真的之故。

    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从一开始便掉入对方的陷阱之中。

    从一开始的先声夺人,自称自己是逍遥生,到出言嘲讽,请君入瓮,惹得他口不择言,到这最后,逼得自己理屈词穷,走投无路,真是招招致命,步步为营啊!

    贵公子终于明白了,论权谋诡计,自己根本就不是眼前这微笑着看着自己之人的对手。

    那接下来,他是不是就要表明目的了,他究竟想怎么样?

    我瞧着那贵公子的眼神多方闪烁,便知道经此一事,他是长了一智,想必接下来我无论提出怎样的要求,他都无法也不能拒绝了。

    素竹姑娘的琴音依然缭绕,可周围之人早已无心听取,世人总抱怨自身为他人所蒙蔽、欺骗,可追本溯源,起初又何尝不是自己先蒙蔽了心智才会为人所乘,都是痴人啊!

    素竹姑娘的琴曲里,有慈悲,也有宽恕,这是让我别太为难这人么?

    我轻轻叹了口气,思虑过多,也是极为伤神的,既然有人为此人求情,那我也当送个顺水人情,又有何妨?

    “呵呵,这位公子说笑了,这逍遥生不过是一介凡俗画师,哪有人会费尽心思去冒充逍遥生啊,你说是不是?”

    我笑着给贵公子揖了一礼,这是给他台阶下。

    “啊~呵呵,其,其实在下仰慕逍遥兄许久了,今日之举实在唐突,还请勿怪啊!”

    说完,贵公子很识趣的回了一礼,他这一言语,便是假借玩笑之意带过假冒他人的无理之举,还借说这都是因仰慕逍遥生才能的无心之过,若是本尊还要怪罪,那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丫的,给他几分颜色还开起染坊来了!

    我嘴角一抽,看见那人正一脸坏笑的瞅着自己,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也是在告诫自己,补刀的重要性啊,方才就该将这混小子往死里整就对了!

    看着那贵公子眼中那末死灰复燃的争斗之心,我不禁心中一惊,这小子是在众人面前承认了自己不是逍遥生,可他还没说过不会继续竞投素竹姑娘的梳栊之礼啊?

    “哪里哪里,不知公子高姓大名啊?既然同是画师,你我寻个时机聚聚,也可以彼此切磋一番画技么?”

    其实我心里是在说:小子诶,出去别让小爷我看到你,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这贵公子也不示弱,开始表现的越发有礼节了,忙拱手道:

    “大名不敢当,因家中排行老四,人称陈四便是了!逍遥兄如此盛情,陈四真是受宠若惊啊!”

    我瞧着他的眼神,分明说的是:来呀,看到时候谁揍谁?!

    说完,我们两个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之人都以为我们已经冰释前嫌,还引为知己了,端的是一出将相和,当真是一场精彩缤纷的好戏啊,周围不禁传来一阵鼓掌助威之声。

    这老鸨儿瞧着气氛不对头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今晚可是素竹的梳栊之礼,这才是今晚的正主呢,敢当老娘财路者,见神杀神,遇佛杀佛!

    “哟~今晚这梳栊还投不投了啊?”

    老鸨儿此言一出,便将所有人的心思都拉回了正轨上来,他们也很好奇,今晚这两位公子,究竟谁才能抱得美人归呢?

    我和他正眼对视,眼神中都是绝不退缩的战意,电光火石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只见,我和他忽地异口同声的大声喊道:

    “投,一定要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