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8章 千金一掷为红颜
    还没将京城翻个底朝天呢,杨安源便通过他的人脉关系,很快就找到了那个从他手里赢走黄田石刻印的人,而且基本上没费什么心思,就知道了他就是那个冒充逍遥生的人,啊,不对,应该说他现在就是逍遥生了。

    为何这么说?

    从杨安源那得到的消息是,这一个月来,他不仅有好好的履行身为一个受人期待的画师,从不间断的创作出新的作品来,继而还将逍遥生的名头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我瞧过了杨安源带回来的这家伙一个月所创作出来的风俗画,画工技艺比起我来毫不逊色,如果说我之前的画作是以男女感情表达含蓄来概括的话,那他的就是将感情表达得更直接和热情了,我也不得不悲催的承认,他的风俗画比我的更吸引人。

    这画舫调戏、夜半翻墙、月上梢头、人约昏后等等画作合集,记录的,该不会都是这家伙这个月来的风流韵事、承平佳话吧?

    旁边的杨安源瞧着都愤愤不平,拍案而起了。他都从未试过这么受欢迎,没想到这小子捷足先登,无限悲愤地言道:

    “这小子本事竟如此了得,行于万花丛中,游刃有余啊!”

    我终于忍不住朝杨安源脑袋上来了一拳。

    要是真如杨安源所言那般,此人不仅容貌出众,气度不凡,再加上有这样的画工技艺,出手又阔绰,确实在花街画舫中,很难有女子会拒绝这样的男人。

    可为什么,他谁都不冒充,偏偏就是要冒充逍遥生呢?

    我瞅着他的这些作品,居然发现他的每部作品都与我之前的作品相互对应,我突然明白过来,这分明就是在向我挑衅来的啊!

    将这些画仍在了一边,人家既然把挑战书都送到门口了,我又怎么能退缩让他小瞧了去?

    见画如见人,从画中男女衣着华丽,绣花精美这处一瞧,便知道此人不仅是个富家子弟,还是一位权贵,地位显赫的。会做出此等推测也是在这画中士子的衣饰当中,居然看到了云纹。

    云纹形状优美,形似飞鸟,曰瑞雀,乃吉祥图案,象征着高升如意。这类云纹普通百姓或商贾之家是不能用作衣饰的,而通常所用,皆为朝中一定品阶官员或皇室宗亲常服所饰。

    此人毫不犹豫的便将云纹绘出,可想而知平日里定是司空见惯,便不以普通士子衣饰绣此云纹为异。

    而画中尽显浮华奢靡之风,与追求朴实素雅的北派画风相比,却更像是南派画工的手笔。

    此人若不是北方人,莫非来自南方?

    是了,江南一带繁华富庶,得天独厚,可以说北魏京城繁荣不及江南一半。若是此人来自南方,出手阔绰便也见怪不怪了,而这许多疑问似乎都可以找到合理的解释了。

    “看来,是时候去会会这位逍遥生了!”

    被我打怕了的杨安源听到这句话后才敢从桌后边露出脸来,有些吃惊的看着我,反问道:

    “你真的要去见他?”

    杨安源这是什么意思,我这真的逍遥生去见那假冒的,该着急惶恐的也是那人才对吧?!

    “怎么,我见不得他么?”

    我有些疑惑的盯着杨安源,难道这小子根本就没有找到那人的行踪?不然怎么在这给我打马虎眼。

    “不,不是,你不是见不得他,是不一定可以见到他!”

    哎呀,这小子皮痒痒了吧,这说话还跟我使拌子,我做势要去收拾他,他这才把真相给吐露出来了。

    “他明晚会出现在醉仙楼。据说,他是准备竞投那醉仙楼头牌素竹姑娘的梳栊之礼!”

    “什么?!”

    我不禁眉头紧蹙,素竹姑娘的……梳栊之礼?!

    这梳栊便是风尘女子首次接客,合卺良辰,犹如良家女子的婚典之礼。

    不知为何,听到此处我心中不禁有些慌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杨安源见我似乎对这位素竹姑娘很是上心,有些好奇,联想到了上次自己酒醉时将她与那故去的柳絮姑娘做比,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没多问,便老老实实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都说了出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冒牌的逍遥生惹出来的是非。近月来,这花街画舫中的头牌,皆以可以邀请到逍遥生做客为耀,可唯独那素竹姑娘对他不屑一顾。这逍遥生前几日亲自求见素竹姑娘不成,便以千两白银和那黄田石刻印为礼金,要聘娶那素竹姑娘为妾。”

    “那素竹姑娘自是不允,老鸨有意刁难,逼她行那梳栊之礼,借此敛财取利!”

    听到此处,我的双手死死得握成了拳头。

    这逍遥生真是死皮赖脸,还愚蠢至极,他这可是把那素竹姑娘往火坑里推了啊!

    不行,一定得想办法帮帮那位素竹姑娘才行!

    这酒仙楼的规矩我是知道的,既然是要竞投,自然是需要一大笔银钱了。

    醉仙楼的老鸨贪得无厌,那冒牌货竟然拿出一千两银钱要为素竹赎身娶她为妾,这老鸨自然会将首价开到这个价位或者以上,可是这么一大笔钱,就算是把我那可怜的家当都卖干净了,也不可能凑到那么多钱啊?

    “你明日当真要去醉仙楼?”

    杨安源突然发此一问。

    我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

    “一定要去!”

    杨安源叹了口气,他了解我的脾气,我说回去就一定会去的,正如同当年,我不顾一切为柳絮做的事情一般。

    可一想到柳絮,杨安源这心里就十分难过。

    其实杨安源心里也明白,柳絮那件事真的不能全都怪在高辰身上,当年他为了柳絮也险些丧命。这么多年了,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好,那我就舍命陪君子,需要银钱的话,我就算舍了我那宅院,赔了我这张老脸,也得给你借到千两银钱!”

    我苦笑几声,摆了摆手,道:

    “还是算了吧,你那宅院可是祖宅,你要真为了我把祖宅给卖了,你家老祖宗还不得找我拼命?!”

    像他投去感激的眼神,他的心意,我心领了。

    “银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明天你先到醉仙楼等我,若是我未能及时赶到,你得想方设法帮我拖延时间。”

    我有些伤神的叹了口气,为今之计,也只能去求求人情,动动人脉了,可这人情若是欠下了,将来可是很难还的啊……

    第二日,醉仙楼张灯结彩,喜气洋溢,大家伙都知道,今晚醉仙楼的头牌素竹姑娘要在此等良成吉日里择一才俊,共渡良宵。

    话虽如此,其实大家心里头跟明镜似的,这还不是价高者得么!

    老鸨儿果然有些手段,这起价就是一千两银钱,也是了,凭借这素竹姑娘的美貌和才艺,若是能睹其芳容,一亲芳泽,暮朝相伴,共渡良宵,那也是人生一大乐事,黄白之物又算得了什么呢?

    话虽如此,可也得垫垫自己的轻重,是否做得起这赔钱的买卖。与美人共渡良宵自然是一大乐事,可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些。

    据说,那风流才子逍遥生相中了素竹姑娘,这一出手就是一千银钱啊,这花钱若流水,眉头都不待眨一下的,也不知其是何来历,居然如此富贵。

    眼凑着竞投将要开始,这逍遥生自然是占着醉仙楼最好的厢房,准备一举抱得美人归呢!

    有这样的富贵爷在场,自然也就免不了一些好事之徒,从中恶意抬高身价,捞取好处了。

    就这样在众人的欢呼声和催促声中,老鸨儿宣布了今晚花魁梳栊礼竞投开始了。

    在一堆侍女的拥簇,和四周竞投之人贪恋灼热的目光之下,那素竹姑娘依然一身白衣如雪,面带纱巾,抱着七弦琴,从容不迫的穿过了重重珠帘,端坐于幕后。

    起手势后,音律悠悠传出,满堂欢腾之宾客,顿时皆默然以对,素竹姑娘曲风高雅,品格甚高,果然不是一般凡夫俗子可以匹配的。

    即便是在此梳栊之礼上,自有一番傲人风骨,不肯轻易屈就。

    素竹姑娘弹的,乃是佛家真言《清心普善咒》,此曲庄严肃穆,犹如暮鼓晨钟,发人深省,涤荡人内心一切贪嗔痴念,回归本心。

    此曲一出,满堂之人神色皆异,有惭愧得满脸通红的,有觉得被打脸而失了颜面的,有矗足静听的,还有抒发感慨的,莫衷一是,精彩万分。

    老鸨儿不禁幽怨的瞥了一眼珠帘后的女子,这梳栊竞投,要的就是客人们热血沸腾,弹的什么琴曲,静得什么心啊,这不是挡着她借此发财牟利么?

    大喊一声,这一千两的低价就脱口而出。

    众人见状,纷纷又入了状态,忙不迭地将价格往上边抬。

    重重帷幕之后,琴音依然幽幽传出,不急不缓,曲调平和,怡然自得。

    不出一会儿,这价格便抬到二千银钱了,而且看着形式,还会继续往上涨的姿态。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那最好的厢房当中,因为里边的那位贵客还没出价呢!

    那就抬价吧!

    老鸨儿不动神色的朝台下某些人使了个眼色,很快,就不断有人站出身来,将这价格越抬越高。

    其他人也跟着瞎起哄,堂下早就一片乱糟糟的了,可那素竹姑娘的琴音,依然不曾断续,平和宜人。

    包厢里边,端坐在卧椅上的贵公子凝神静听着那静心曲调,似有所感,仿佛进入化境,周围一切嘈杂世俗,皆与他无关似的。

    眼见着价格已经抬到了三千,可贵公子依然不慌不忙,似毫不放在心上。

    一直在身边伺候的侍从尽忠不得不提醒公子,言道:

    “公子,那群人已经将价格抬到三千多了!”

    贵公子被人扰了雅兴,一脸不悦,瞥了一眼堂下那群鄙俗之人,只觉得那些都是群庸碌无为,泛泛之辈,他们如何配得上素竹姑娘呢?

    再者,素竹姑娘的身价,又如何是区区银钱可以衡量的?

    “让他们抬,只要到时候出的价格一力压倒他们就可以了!”

    贵公子说完,便有闭目静听那琴音去了。

    ……

    眼瞅着这堂下将价格抬到了四千多了,许多人头上都开始冒冷汗了,这样的价格,可是在京城花街画舫中,从未见到过的,这可把老鸨儿给乐坏了,但却把那位叫价四千五百银钱的主儿给吓得不轻,这一时冲动争一时之长短,却把自己给害苦了啊!

    忙不迭的放眼望向四周,希望有人赶紧出价高过自己,以免受这倾家荡产之苦啊!

    可周围之人仿佛瞬间便都冷静下来的似的,对上那人的目光后边迅速移开,这可把那主儿给吓得双脚发软,就差瘫倒在地了。

    尽忠瞧着堂下的情况,知道时机成熟了,是时候该提醒公子出价啦,只要他们此价一出,相信不会再有人敢恶意抬价了!

    贵公子也知道是时候了,伸出手来示意仆人出价五千,让那些俗人看看,他们有什么本事敢跟自己争人,不自量力!

    “五千!”

    还未等尽忠开口出价,醉仙楼的大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位衣着华贵,气质不凡的公子,这开口就是五千,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还好,还好,竟也让我赶上了!

    我有些气喘吁吁的穿过了醉仙楼的大堂,不失优雅的渡步来到老鸨跟前,好让众人都知道,出价五千的那个人,就是我!

    好在来得还算及时,我不留痕迹地给躲在一边的杨安源递了个眼神,多谢他帮我拖延时间了啊,我若没及时赶到,这小子大概就得当场跷辫子了吧!

    有礼的向那老鸨施了一礼,那老鸨儿从未被人如此礼遇过,心中不禁有些欢喜,便多瞧了眼前这人几眼,只见眼前这位公子长得是一表人才,英俊不凡啊,更为关键的是,衣饰华贵,定出自钟鸣鼎食之家。

    老鸨儿瞧着眼前这位公子眼生,饶有兴趣的问道:

    “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我在心里不禁鄙视了这老鸨儿几分,不过是往自己脸上多贴了几撇胡子,穿得更华贵一些而已,她居然愣是没把我给认出来,是这老鸨儿眼神不好使了,还是这装扮得太成功了?

    “在下便是逍遥生,今日依约前来,成为素竹姑娘的……入幕之宾!”

    此言一出,周围顿时炸开了锅,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这人,没想到此人便是那风流才子——逍遥生啊,怪不得了,这模样这气度这富贵,又有哪位佳人见了不会动心的?

    瞧着周围之人那羡慕妒忌恨的目光,我算是明白了这千金一掷只为博红颜一笑是什么感觉了,好比那幽王烽火戏诸侯,红颜一笑,倾国倾城啊……

    可我是不知道这重重帷幕之后的红颜,是否会为我这举动而一笑,倒是听到我言及自己是逍遥生之时,那音律似有了丝丝偏误,亦或是我幻听了吧。

    我瞥了一眼那包厢里被竹帘所掩盖的身影,想来,那个假冒的逍遥生应该就在那儿了。

    我不禁嘴角上扬,脸上露出一副得意神色来。

    哼,不是要向我下挑战书么?不是胆敢冒充我吗?

    我也让你尝尝被人冒充顶替的滋味,你想要得到素竹姑娘,我就偏不让你得到!

    片刻后,那包厢之人忽地掀开了帘子,只见一身着华贵的公子恶狠狠地直直地对上了我的眼,仿佛眼中将要喷出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