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7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小碗儿独自一人来到一条无人的后巷,身后,一个黑影从小巷子走了出来,注意到周围没有什么陌生人之后,便恭敬的跪了下来给小碗儿行礼。

    “公……主上,您吩咐调查的事情,我们已经加派人手去调查了,可依然收获不大,敌国的奸细实在是太狡猾了!”

    小碗儿转身看着身后一身男装打扮的紫玉,这些年来,她和红玉一直侍奉在侧,紫玉机灵好动,而红玉则沉稳多谋,她们都是自己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

    如今悄然入京,便是为了秘密查探潜入京城的敌国奸细,任务重大,却也危险重重。那晚好不易寻到线索,设计将那牵线之人诱出,本想将此人制服后再细细审问,却没想那人武功不弱,突施暗算,乱放毒针,紫玉为护自己周全,在受伤的情况下一剑便要了那人的性命。

    碗儿虽惋惜线索中断,可却更在意紫玉的安危,本想即刻带着她去寻医,却不曾想,高辰会突然出现在那,这才有了那晚突兀的会面。

    小碗儿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皇祖母为自己钦点的驸马爷。

    说实在的,第一次见面,真的是糟糕透了!

    他一身的酒气,许是喝醉了,被紫玉一把抓过来随手就扔在了地上,紫玉担心有诈,一剑刺过去想先试他底细,怎知他似丝毫不会功夫,胡乱抓了一气,却恰好碰到了那具尸体。

    他吐了,吐得一塌糊涂,她想,他是被死人给吓到了。

    小碗儿出声制止了紫玉继续对他出手,若是一个杀手,见到死人是不会这般惊慌失措的,而他就是一个倒霉蛋,在错误的时刻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为了顺利执行任务,紫玉对他动了杀心。

    当时,小碗儿并没有对他动恻隐之心,若是紫玉真要杀他,她想,她是不会制止的。

    怎知,这小子反应很快,知道自己性命危在旦夕,立刻便做出了讨饶的举动,就连说辞也十分的老套,不知为何,小碗儿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觉得留他一条性命也并非坏事儿,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

    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还是因为挂在他脖子上的那块凤佩,在那块玉佩显露出来的那一刻,小碗儿和紫玉都有些诧异,她们都没预料到,这个人居然就是高氏一门的长子嫡孙,长公主萧琬未来的驸马——高辰!

    紫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出剑一挑,便将那块凤佩送到了小碗儿手中,紫玉跟随小碗儿多年,知道凤佩对小碗儿来说意义非凡。

    凤佩入手,熟悉的温润熨帖,小碗儿身子不觉微微一怔。

    而身侧的紫玉也很快便猜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陡然瞪大了眼睛,却不曾想,太皇太后居然将长公主许配给了这样一个软弱无能,贪生怕死之辈,愤恨悲痛之情溢于言表,有些激动的说出那句话来,道:

    “你这样的人,你这样的人,如何配的上……”

    那一刻,小碗儿的心也陡然坠入冰窟,虽然她早已做好准备遵从皇祖母懿旨下嫁高辰,也从未想过要与他做一对人人艳羡、相敬如宾的夫妻,只要能做到彼此互不干涉,做对假凤虚凰也并无不可。

    可是,当真要嫁给此人,她却有些心有不甘了,为何会是他,为何会是这样一个人?

    小碗儿死死的握住了凤佩,那一刻脑海中闪过一丝怨毒的意念,若是他死了……

    从凤佩中传递到手心的清凉,却令小碗儿陡然清醒过来,他不能死,否则将会影响朝中大局。即便他死了,她要嫁入高门之事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只不过是从嫁给高辰变为嫁给高韦而已。

    而且,皇祖母曾说过,拿着这块凤佩之人,便是她可以信任之人,他,是自己可以信任的人?!

    小碗儿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一直跪地求饶的高辰,那一刻,她有些怨皇祖母,更怨她自己,也怨他……

    “本就是个无关紧要之人,走……”

    小碗儿只知道她从未如同那晚般情绪失控,没想到那句话说出了口,不仅伤了他,也害了自己!

    ……

    幽幽的叹了口气,紫玉的话在耳边回荡着,将小碗儿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小碗儿让紫玉起身说话,这一个月来,她替自己奔波劳碌,人都清减了不少,实在是辛苦她了。

    “也许,从一开始,我们调查的方向便出错了!”

    紫玉听到主上突然提出这样的异议,莫不是查探到了什么消息?

    这些日子以来,紫玉通过各种渠道多方打听这几个月来突然出现在京师的各种人物,商人、学子、甚至是贩夫、走卒,只要行动稍微诡异和神秘之人,都被暗探严密调查和监视过,可惜成效都不大。

    紫玉有些后悔,那日好不容易抓住的一个线人,因自己一时情急,便下手杀了,才会导致还未查出这奸细是来自哪国的,线索便就此中断。

    当今天下大势,不仅有北魏,东还有北齐,划黄河下游而治,长江以南有陈国,而北边则常年有突厥犯境。

    这些敌国奸细不仅负责探听各国重要军事情报,还会在特别时期,散布谣言,扰乱民心,煽动叛乱,祸国殃民,着实可恨。

    主上为将这群人一网打尽,费了不少心思,许多奸细都落入法网,难以遁形。可最近接到一个消息,说某国有重要奸细潜入京城,且图谋不轨,为了查明这群人的身份和目的,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不说,可查到的东西,却少之又少。

    “主上的意思是?”

    紫玉忍不住询问道。

    “我若是他们,肯定会尽力隐藏自己身份,不引起他人瞩目,以便行动!”

    小碗儿淡淡的提出这句合理的推测。

    “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花费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用来排查那些行动隐秘、身份不明之人!”

    紫玉点了点头,将这段时间做的部署和计划在脑海中又过滤了一遍,想要找出其中是否有所遗漏。

    “我说的调查错了方向,指的就是这个。我觉得,他们并没有努力隐藏自己的身份,反而还大张旗鼓的在我们眼皮底下行动!”

    人有时候会被定势思维所束缚,以为本该如此,可若是遇到聪明狡猾的对手,焉知他不会反其道而行?

    了解到这一点,还多亏了下午那场真假逍遥生的闹剧,那个假冒逍遥生的人,所用的手段与此如出一辙。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正因为他顶了逍遥生的身份,活跃于京城之中,才会被密探所忽视。

    小碗儿嘴角微微上扬,看来这次的对手,没那么简单呢!

    “紫玉,你帮我调查清楚京城画坛最近几年内新进了哪几位名家,特别要注意,里边一个叫逍遥生的人!”

    紫玉恍然大悟,有了新的调查方向,抓住那些敌国奸细便指日可待了。

    “是!”

    紫玉低头领命。

    “我们得速战速决啊,皇祖母已经下懿旨召长公主回宫了,在这之前,尽快将此事了结!”

    “是……公主殿下!”

    萧琬负手而立,抬头仰望着天空中那轮皎皎明月,若有所思……

    ……

    翌日,好不容易等到散朝,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后已过了午时,我气冲冲的出了皇宫,直奔杨安源的宅院。

    今日轮到他到国子监讲经授课,不用回翰林院,故而,我亲自到他家去堵截他!

    到了他家,才知道这厮还没回来,这个时辰,好不易得了个假期,他肯定是在哪个花楼里喝酒享乐去了,从他的贴身侍从那套到了消息,果不其然,他人现在正在花满楼喝花酒呢!

    好你个杨安源,别被我找到你,找到我非打断你狗腿不可!

    这不,我怒气冲冲的往花满楼那奔去……

    等到了厢房外,我一脚踹开了房门,拥着美人花天酒地的杨安源顿时吓傻了眼,美人们都被我气势汹汹的模样给吓得花容失色,以为是寻仇的来了,纷纷尖叫着跑出了厢房。

    杨安源见我面有愠色,心中暗叫不好,边陪着笑脸,人边往门便挪步,嘻皮笑脸的问道:

    “哎呦,我还以为是哪位贵人降临呢,原来是高兄啊,你要来早跟兄弟我说一声嘛,搞这个大的阵战,瞧把那些美人给吓得,影响多不好啊!”

    我笑着看着他,不等他人到门边,我便一脚将房门给踢严实,再顺手带上了房门,挡住了他的去路。

    “杨安源,你还敢自称是我兄弟啊?说,你都干什么好事了?”

    说道最后,我基本上是用吼的了,没有立刻拍死这混蛋,我都有些感叹自制力惊人了!

    杨安源吓得立马躲到了酒桌后,深怕我一个健步上来就往他脸上来两拳似的,他见我怒气冲冲,就知道自己做的坏事败露了,留在他眼前的就两条路,要么坦白交代,要么死不承认。

    坦白交代会被高辰打,可死不承认,会被他打死的!

    杨安源浑身哆嗦了下,酒气都散了,急忙低头承认错误,一副态度诚恳的模样,言道:

    “我自知罪不容诛,不应该喝醉酒误事儿,把那黄田石印章赌输给别人了!”

    什么?喝醉酒跟别人赌博?还把我的印章做赌注输给别人了?

    “杨安源,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冲到了酒桌前,想要去抓杨安源,奈何他跟我玩起来跑圈圈,两人沿着有些宽大的圆桌跑了好几圈,我抓不到他,他也摆脱不了我,就这样,两人都累得开始喘气了!

    我看着这满桌的菜肴和酒杯,操起酒杯就想砸杨安源那厮,真是气煞我也,这小子犯浑也不该拿我的印章去做赌注吧,即便是喝醉了赌输给人家,也不该瞒我至今,还弄了个假印来糊弄我?

    真是打死都不为过!

    扬起手,就准备将酒杯砸过去,杨安源吓得立马躲到了桌下,嘴里还不断哭喊着求饶,看来他也是真的吓坏了,他从未见过我如此生气,只怕我这一酒杯下去,他就得见血了。

    我这才发现自己确实做的有点过了,努力平息自己的怒气,把酒杯又扔回到桌上,这酒杯若是真的扔下去了,这混小子的伤药费和这花满楼的损失,还不得我垫着,真是得不偿失!

    一屁股坐了下来,我确实该平心静气的跟他好好谈谈了,要查出那个假冒之人是谁,还得靠杨安源这小子给我坦白交代。

    “行了,别装了,给我坐好,老老实实回话!”

    杨安源知道我不会打他了,这才悻悻从桌下钻了出来,一副讪笑,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副待罪的模样。

    “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约一个月前,就是向你借印没几天的事情!”

    我努力忍住没立马给他脑袋上来那么一锤子!

    “你把印章输给谁了?”

    这个问题一出,杨安源也有些印象模糊,那晚他喝醉了,才会在别人的几句怂恿下,拿印章和那人立了赌约,然后莫名其妙的输了,印章就这样输给了对方。

    杨安源努力回想当时的场景,拿起桌上的酒杯试图重新当时的场景,这才渐渐有了那人的模样形状来,忙开口说道:

    “我想起来了,那是个相貌不凡的公子,他举止优雅,气度上佳,而且出手阔绰,应该系出名门,非富即贵!说起来,京城的王孙贵胄我大多都是识得的,可却从未见过此人,不可能啊,若是哪家名门有这般出众的公子,我不可能不认识的!”

    听到这,我不仅扶额沉思,看起来事情远比想象中要棘手。

    “可是出什么事了?”

    杨安源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出什么大事了,不然,我也不会如此盛怒,他从未见我如此失态!

    “是啊,出事了,出大事了!”

    我冷冷的瞧着杨安源,把他瞧的浑身难受,瑟瑟发抖。

    “你应该知道我最痛恨的是什么?”

    杨安源不禁吞了口唾沫,脸色发白。

    “我最痛恨的就是负心薄幸,欺骗女子感情,寡廉鲜耻之徒!”

    “难道……”

    杨安源心中涌现出不好的预感。

    “那人假借逍遥生的名义,四处沾花惹草,名声败坏,更为可气的是,他还染指了陈员外家的千金!”

    杨安源吓得双脚发软,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这已经超出了他可以承受的范围了!

    “杨安源,你最好给我尽快查出那人是谁?现在何处?否则的话……”

    狠话我撂在这了,杨安源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这事因他而起,如果不尽快将此事查明,恐怕事件的后果不是我们可以承担的起的!

    杨安源的手阵阵发抖,好不易拿起了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需要借酒劲壮壮胆,无论如何,即便是将京城翻个底朝天,他杨安源也要把那个混蛋给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