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4章 真假逍遥生
    我不禁将目光又重新放在了那片迷人景致中,既然缺少的东西失落在其中,那必然也应该从这里找回来!

    我的目光很快便被翠绿之中的一点红而吸引住了,那是三月初含苞待放的桃花,陡然之间恍然大悟,明白过来这画中却少的是什么了?

    这画中缺少的,是落花!

    三月初的桃花只有花苞,欲绽未绽,虽然在这三月春风的催促下别有一番趣味,可我的画需要的却是可以让画中的风更加凸显出来的落花。

    虽说画中乐姬衣袂飘飘,仿若仙子下凡,可若是再加上落英纷纷之花,那这幅画便是真的活了!

    我不禁向小碗儿投向赞赏的眼光,他的眼光果然很独特,还特有见地。只是没想到,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他都还在考验我。

    要画这落花并不难,只是落花却四月芳菲、缱绻醉人,这便需要虚构此处桃花风景,这在艺术上来说是极为常见的手法,可却与这实画所要求极为不同,这陈员外既然选在此处开场比试,便是要求参赛之人以实写生了。

    我若画了落花,那这作品定会成为佳作,可有可能会令自己失去此次比试资格;

    我若不画,这画便会有失水准,虽然不见得就会被其他人给比下去,可对于创作者来说,将会是一种难以弥补的遗憾!

    我不禁苦笑两声,这百金和给小碗儿作画为我所欲,画好这幅画也为我所欲也,两者不可兼得,该如何取舍啊?

    唉,罢了,罢了,我可不想今后让自己心中留有遗憾啊!

    百金可再得,想给小碗儿画画的心思也不会轻易改变,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

    我立马提起了画笔,这才发现小碗儿早已帮我将花色的颜料调好放在了一边,我不禁微微有些感慨,在他心目中,是希望我画呢,还是不希望呢?

    带着这疑问,我用剩下的那点时间,将那一片片落花点缀其间……

    人间四月芳菲尽,只留落花点点愁。

    画好落花之后,我给画作题上了画名《十二乐姬春游图》,写了题跋,还在下面写上了日期和署名,最后从笔袋中掏出了自己那颗最为喜爱珍贵的黄田石刻印,可以说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便是这块极为珍贵的黄田石石料所镌刻的印章了,这上面有着我身为画师的另一个身份!

    我为可以将这幅画作完成而感到喜悦,即便是握在手中的刻章与平日有些不同,我也没过多的注意,将刻章染上了朱砂,便利落地在落款处落下了大印!

    正巧此时,铜锣声响,比试结束了……

    我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如今看来这胜负对我来说已经意义不大了。

    伸出手来,擦了擦这满脸的汗珠儿,没有发现我这手不是沾了墨便是染了色,这往脸上一擦,各种颜色便染了一脸。

    旁边的小碗儿看着好笑,走过来伸出手来制止我继续擦下去了,温柔的说道:

    “别再擦了,你这呆子!

    说完,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方白色丝帕,然后细心的帮我将脸和额头的汗珠轻柔擦拭。

    我瞧着他细心的模样,心里说不出来的舒服和宁静,不知为何,他就是有这种能力,即便我的心情再如何急躁狂乱,只要能听到他温柔的对我说那么一两句话,我的心便会立刻变得平静如水。

    看着脸上的涂料擦干净了,小碗儿拉过了我的手,将这一方白色丝帕塞入我手中,然后淡淡地走开了。

    他这是让我自己把手里的墨和颜料擦干净呢!

    我正疑惑着为何小碗儿会拿着白色的丝帕,这一擦上边的墨和颜料便极难洗净了,自己到时候要不要将丝帕洗干净之后再还给他啊?

    ……

    不经意间,陈员外携着几位评审便从观台上走了下来点评画作,依着次序恰好往我这边走来。

    瞧着几位评审行至,我慌忙将小碗儿递予我的丝帕藏入怀中,然后让到了一边,让几位评审点评此画。

    几位评审看到此画之时,脸上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止不住赞赏得点着头,就连卫贤瞧了,也忍不住多看了我两眼,似是没想到最近画坛之中,能人辈出啊!

    “妙啊,此作当为上乘!”

    有人忍不住赞叹道,直接便给了上乘。

    评选画作从上倒下分三个等级,上乘,中肯,还有就是下乘。

    我淡淡地挑眉,瞧着其中几人脸上似乎神色有变,便知道事情绝不会如此简单。

    都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我为何要装扮成年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不仅仅是为了掩饰身份,还有就是为了给一些人保留颜面。

    只因着若我是一位年纪轻轻而又身份低微的寒门士子,有如此出众的才能,若是遇到伯乐那会是一件赏心悦事,可若是遇到嫉贤妒能之辈,那将会是一场灭顶灾厄!

    我不是一两次看到原本天资甚高的学子,被人打压折辱一番之后,从此便一蹶不振,丢掉了原本属于自己的才能……

    在官场中这种情况屡见不鲜,何况是在此时呢?

    果不其然,一声上乘之后,便令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可惜啊,可惜,若是无这落花,便当得起这上乘了!”

    我就知道会这样,旁边的小碗儿似乎有些愤愤不平,想上前去与那人理论一番,却被我拦住。

    于理来说,实画之作用虚拟手法确实是我的不是,会被人如此诟病也是无可厚非;可于情,我却是极为喜欢这作品的,觉得可以将它画出来,本身便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了,又何必在意他人说些什么呢?

    更为重要的是,有人懂得欣赏就行了。

    我微笑着望着身边的小碗儿,看起来,他也是很喜欢这幅画的呢,这就行了!

    “上乘!”

    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卫贤突然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一脸欣慰的看着我,然后恭敬地向我揖了一礼,我有些受宠若惊,急忙回礼。

    “呵呵,真没想到,会在此处遇见逍遥生,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众人一听,皆是大吃一惊,这人便是最近画坛新起之秀,那位擅长画风俗之画的才子逍遥生?!

    陈员外听了也是大喜过望,忙瞧那画中落款还有红印,这便知道了此人正是逍遥生,不禁对此人多生出几分亲睐,忙唤来仆从交代了几句,便看着那仆从匆忙跑开了!

    “小人可以一睹卫贤待诏的风采,足慰平生了!”

    说完,我两人相视而笑。

    “不知兄台可有兴趣入我画图院,以君之才,定能得圣上亲睐,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我知卫贤乃真是爱才,对于画师来说,成为宫廷御用画师便是最高的荣誉了,他能真心举荐我,可见卫贤确实是位谦谦君子。

    我躬身行了一礼,谢过卫贤知遇之恩,笑着婉拒道:

    “小人粗野惯了,平日里的画作也是随手涂鸦,难登大雅之堂的!”

    我这般说辞,卫贤便知道了,我对仕途无心,他笑着回了一礼,表示不再勉强我。

    身边的其他人见卫贤对我礼遇有加,纷纷对我另眼相看,就连方才提出异议之人也突然改了口,转而异口同声赞赏我的画作为上乘之作。

    我的嘴角不禁有些抽搐,都有些弄不清楚了,这比试是否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正在大家准备敲定我为此次比试的魁首之时,一位妙龄美貌少女忽地奔跑而来,完全没了淑女该有的行为举止,许是跑的急了,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直奔到陈员外身边,言道:

    “爹爹,爹爹,那逍遥生、逍遥生现在何处?”

    这少女居然是陈员外那待之如珠似宝的陈家千金——陈小鱼?!

    我突然觉得头疼得紧,我这头上的包还没消呢,哪还受得住这陈小鱼的折腾,吓得我立马不动神色地逃到了小碗儿的身后。

    陈员外见自家女儿就这样毫无顾忌的跑了出来,实在有失女儿家该有的矜持和礼节。正想训斥她几句,却被女儿不断祈求的声音软了心肠,他是知道的,自己这宝贝女儿如何仰慕着逍遥生的才华,所以才会在得知此人是逍遥生后,便立刻派人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女儿。

    “那位就是逍遥生了!”

    陈小鱼循着父亲大人的目光一眼便瞧见了躲在小碗儿身后的我,我有些心虚的不断回避着陈小鱼投过来的目光,心里嘀咕着:这千金小姐不会是看出自己便是那胆大包天,偷窥她的宵小之徒吧?

    这事要是被揭发出来,那可是往天上桶了个大窟窿啊!

    陈小鱼的目光先是落在了一脸淡泊潇洒的小碗儿身上,沉默了片刻后转而望向了身后的我,眉头微微一蹙,问道:

    “你便是逍遥生?!”

    听陈小鱼的语气,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我心中暗喜,看起来这陈小姐没有认出我来,心中大石顿时落了一半。

    也对啊,自己如今这满脸胡须的野汉模样,陈小姐自然认不出我了!

    咳嗽了两声,仰首阔步向前行了一礼,正声道:

    “在下正是逍遥生!”

    小碗儿见我一会又是躲到他身后,这过一会儿又在这装模作样的,一副坐看好戏的神态瞧着我,陡然间让我有些冷汗淋漓了。

    那陈小鱼缓缓度步到我跟前来,忽然在我跟前伸出手来摊开手掌,言道:

    “既然你是逍遥生,便让我瞧瞧你的刻印!”

    听着陈小姐的语气,是要看我刻印才会相信我是逍遥生啊,呵呵,这有何难,拿给她瞧瞧便是了!

    说完,便将印章递给了陈小鱼。

    陈小鱼命人取来了一张画纸,然后将大印落在了纸上,用小篆字体阳刻“逍遥生印”四字跃然纸上……

    我抬起头来一看,这才发现,那张画纸是我以前曾画过的作品,而上边也有我曾落下的印章,只见这陈小姐将两枚印章互相比对了一番后,便一脸愤恨地盯着我,随即大声言道:

    “你根本不是逍遥生,你就是个冒名顶替之人!”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而最为震惊的,莫过于我这个被人指责是冒牌货的逍遥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