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3章 公主她可会瞧上我?
    那画舫也终于靠得近了些,起初也只是隐约可见画舫身影,而那画舫中的可人儿们都只是一个个模糊的影子,隐约传出悦耳的丝竹之乐沁人心脾,却无法给人太多的暇思。

    直到这画舫近了,满场之人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望着画舫上那十二位乐姬的妙曼身姿与风华绝代,当真是惊为天人啊!

    只见这十二位乐姬身着羽衣霓裳,广袖仙裙,衣带飘逸,色彩鲜艳,令人目不暇接;模样妩媚,个个风姿绰约,颔首仰颈,垂目低吟,仪态万千;手中乐器多样,能歌善舞,才华横溢,不可多得,端的便是九天仙子下得凡尘来啊!

    “就算是称为仙女也不为过啊,难怪这陈员外把她们藏的那么深了!”

    我都啧啧称奇了,这回可算是一饱眼福了哦!

    “是啊,我起初还以为这金屋藏娇的典故乃是妄言,今日一见,可算是开眼啦!”

    我有些听不出来小碗儿这话是嘲讽亦或是称赞,还是兼而有之?我只瞧着他挑眉盯着我瞧,仿佛是在问我家里头是不是也藏着什么美娇娥啊?

    我苦笑了两声,金屋藏娇的可是汉武帝啊,人家还是个皇帝呢,有权有势;这陈员外么,也是个富商吧,有的是钱啊,这金屋藏娇的戏码从来都是有钱有势的人玩的,我这日子过得苦哈哈的,连想都不敢想啊!

    “嘿,我倒是想藏来着,没人瞧的上啊!”

    这话说的酸溜溜的,我不禁有些感慨,这种屌丝的心态,一般人是不会懂的。

    “大人这话的意思,莫非是若有人瞧上了,倒贴也是可以的么?”

    啊哟喂,小碗儿这话太伤我自尊了,瞧着他那一脸坏笑的模样,都不知道这倒贴指的是不是我成为驸马这事儿,陡然间有些心虚。

    一想到长公主,我平日里的底气都没了,反而还生出了几分自卑感来。

    “我倒是倒贴上去了啊,可人家长公主也未必瞧的上我啊!”

    有些哀伤的叹了口气,这回我是真的伤心了啊!

    见我忽然提到长公主后一下子变得如此失落,小碗儿也是脸色有变,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人家那是金枝玉叶,高贵如同天上星辰。我就一俗人,形同地下草芥,公主哪会瞧的上我啊!你说是不是啊,小碗儿?”

    我把自己说得如此凄惨,也就是想让小碗儿说几句好话来安慰我这受伤的小心灵,而小碗儿也果真没让我失望,虽然平日里总喜欢挖苦我,可心里还是会有向着我的时候!

    “公主……并非嫌贫爱富之人!”

    小碗儿淡淡的说出这句话来。

    “那公主会喜欢我这样的么?”

    我立马就来了精神,还多了几分自恋,捧着自己满嘴胡须的脸,凑到小碗儿跟前,兴奋得手舞足蹈,说道:

    “阿正都说了,我长得俊俏不凡,公主见了一定会喜欢的,小碗儿,你说,是不是,是不是啊?”

    小碗儿似乎有些后悔方才说的那番话,嘴角抽搐了两下,伸出手来一巴掌拍在我满嘴胡须的脸上,然后毫不客气的一掌把我推开,冷冷的提醒了一句,道:

    “大人,你还是赶紧作画吧!”

    这得意忘形之后,就得乐极生悲了!

    我这才想起来,还有作画这一碴呢,眼瞅着四周之人早就埋首作画去了,这一脸的当仁不让,都是冲着百金去的。

    我不禁脸上一呆,这时间有限啊,谁敢跟我抢那百两黄金,我跟谁急!

    我赶紧收敛心神,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画舫上那十二位出众的乐姬身上,在脑海里连绵不绝地勾勒出一幅十二乐姬游春图,她们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化成了一条条圆润秀劲的线条,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我作画与别的画师不大一样,别的画师边画边看,而我开头只看,画起来的时候心无旁骛,出来的就是我心中所想、脑海所印的景象。

    所以,我必须将所有人的性格、动作、神态、形象都在脑海中勾勒一遍,将人物的空间布置都安排得恰到好处,心里将这幅画画了三四遍觉得满意之后,才会开始动笔。

    小碗儿瞧着我一动不动的一直盯着那画舫的乐姬们看,却不似以往那轻浮眼神,反而是在思虑考量着什么,嘴角也是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便静静的在一旁为我磨墨和调色。

    就这样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一直呆呆站着的我,宛如当下心中大石一般舒了一口气,这画稿我有了,可是十二位乐姬其中的那位琴姬的模样,我却如何也无法描绘得称心如意。

    那位琴姬是十二位乐姬中最为清丽脱俗的一位,明明技艺最好,容貌也出众,却性子淡薄,不愿与人争,不仅衣饰不似其他人鲜艳夺目,她的琴音淡雅,不但衬托出其他姐妹的技艺超群却又不失其独有琴韵。要知道可以做到这点,就已经不是一般琴师可以比拟的了!

    我不禁扶额,心中顿生焦虑之感,不知为何就是无法画出那琴姬真实的模样,这样的话,我根本无法做出这幅画来!

    一直在旁边伺候的小碗儿见我突然露出有些痛苦的神色,以为我突然急症,忙走过来想帮我瞧瞧。

    小碗儿颇为关切的问了句:

    "你怎么了?"

    我一把抓住了小碗儿的手将他的身子猛地拉近,然后对上了他的眼,像着了魔一般伸出手来抚上了他的脸。

    他的脸有着一种十分完美的轮廓,那是只要是画师,便会一眼倾心的美;他那如同弯月般一轮淡雅的峨眉下,是一双水波流转,灵动诱人的眼,仿佛那双眼中隐藏着无数的秘密,等着人去窥视;还有他的鼻,气息如同幽兰,甜美而氤氲;他还有那一张不施半分朱红的红唇,清淡却又饱满,动人心魄,摄人心魂,令人垂涎欲滴……

    小碗儿脸红了一大片,第一反应是想推开我,可他的手却被我紧紧地握住,我坚定而有又不失柔动情的说了一句,道:

    “别动,小碗儿!”

    我的眼中饱含着求知的炽热,却未见有半分□□的心思在里边。

    小碗儿被我这炽热的眼神所灼伤,脸微微泛起了红晕,又听到我真切的祈求,便不再试图从我掌中逃脱。

    我似得了鼓励,越发大胆的抚摸着他。

    我的手就这般轻柔地抚过了他那迷人的轮廓,淡雅的峨眉,灵动的双眼,圆润的鼻,那一张泛着红晕的脸,还有那诱人的红唇,我便如同抚摸这世上最为珍贵的宝物一般,指尖温柔的如同羽毛一般轻柔划过,未曾停歇,越过了他的脸庞,抚过了他那纤细的脖颈,然后一路向下……

    我的手垂了下来,脸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心中直呼着:那位琴姬的模样,有了!

    哈哈哈,我开心的笑出声来,立马转身往那画桌走去,我要快些将心中这幅画完美的展现出来才行。

    刚走了几步,似想起了什么似的,我没有转身瞧身后的小碗儿,却无比期待的说道:

    “小碗儿,若是老爷我夺了这比试的魁首……便……让我画你吧!”

    身后人一阵沉默……

    小碗儿一定不知道,他在我心中是如此的完美,即便是那十二位如同九天仙子般的乐姬,也不及他万分之一啊!

    身后小碗儿的脸红晕中却有多出了几分妩媚了,嘴角含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一脸俏皮的模样望着眼前之人的背影,这种表情是他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显露过的……

    我立刻提了画笔,在那一张空白的纸上,开始描绘出属于我自己的十二乐姬春游图。一笔一画,一勾一勒之间,乐姬们的身形和动人的姿态,以及那飘逸出尘的广袖,那手执乐器的自信眼神,还有人物个性间的鲜明对比,就这样纷纷跃然纸上。

    时间在此刻已经完全失去的了意义,我已经不懂是那些乐姬进入了我的画中,还是我进入了十二乐姬春游图中了……

    将那画中黑白相间的线条中,填满了缤纷夺人的色彩后,我的最后一道工序也已经步入尾声了。

    瞧着那画中灵动飘逸如同仙子下凡一般的十二乐姬,小碗儿也不禁看得有些出神了,真没想到他的画工居然如此了得,人物画的栩栩如生,便如同画中活人一般!

    瞧过十二位乐姬的表情和神色还有眼神,仿佛都能看出此女此时此刻的心情为何,所想又为哪般。当瞧到中间那末淡色,一位琴姬之时,小碗儿顿时脸红,这画中之人,神情模样不似自己,那又是谁?

    我瞧着眼前的这幅画如同我心中所想的那般展现得淋漓尽致,心中也不禁有些得意。

    画中女子虽然个个貌似天仙,神韵各异,可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位琴姬了。虽然在她身上并未浓墨重彩,可却将她放在了画之中心,而众乐姬如同众星拱月一般,反而将她衬托得更为超凡脱俗。

    她那犹如清莲一般不与百花争艳,清雅淡薄的表情和神韵,因着有一位如此可人的人儿在我身边做参照,我拿捏的也恰到好处,瞧着小碗儿也欢喜的模样,我的心里不禁有些飘飘然了。

    对上了他的眼,我高高仰起了头,似正等着小碗儿夸奖我呢!

    我的小心思自是逃不过小碗儿的法眼了,可他不但没夸我,还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让我片刻之间便如同被一盆凉水泼将下来,冷得我都打了个激灵。

    “这画儿确实灵动飘逸,可不觉着少了些什么么?”

    我忙低下头来重新审视了这幅画,背景有好好的将画舫和周围的翠柳穿插期间,而乐姬们的神态举止都拿捏得十分到位,就连那衣袖随风而舞的细节,我都要有精心设计。这一切看起来已经很完美了啊,为何小碗儿会说出那番话来呢?

    起初,我有些诧异,可不知为何,越瞧着这幅画,我也越发觉得这画中真的少了些什么,是什么呢?

    眼看着时辰就快到了,那立香也快燃到尾了,可我却还在思索着这画中还欠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