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2章 断袖怎么了
    好在我生就一副厚脸皮,在官场摸爬滚打也多年了,也悟出了一个道理,这人至贱则无敌啊!

    “这不容我僭越也僭越多回了,既然小碗儿不喜欢玩断袖,老爷我喜欢你就可以了嘛!”

    我意有所指,一脸坏笑的伸手轻轻箍住了小碗儿的下颔,笑眯眯的望着有些瞠目的小碗儿。

    小碗儿没想到这世上居然会有这么不要脸的无赖!

    “无……赖……”

    小碗儿极力忍耐着没立刻掐死我的冲动,拍开了我的手,冷冷的吐出这两词来。

    虽然小碗儿满脸的冷漠和鄙夷,可在我看来却是别有一层含义,以他的能耐岂能如此轻易便让我占了便宜去,之所以对我隐忍再三,也不过是看穿了我那点小伎俩。

    他越是生气,我就越会得意。可他越是隐忍,我就越忍不住想要欺负他。

    倾过身去,在他耳边有些得意的笑着说道:

    “老爷我,当之无愧!”

    我哈哈大笑起来,这回我可不敢保证没把小碗儿给惹火了,他要是想收拾我了那可如何是好啊?这不,话一刚说完,我就得瑟的像个淘气的小老鼠似的,立马钻进了人群。

    小碗儿笑了,真的笑了,还笑得挺潇洒的,可怎么瞧着眼神都快要喷出火来似的?!

    小碗儿冷笑了几声,思忖着这无赖不会真那么天真吧?以为钻到人群里去,自己就找不到他了么?

    呵呵,呵呵,呵呵呵……

    我正为自己的英勇行径而得意不已,蹲下身来,在人群里爬来爬去,我就不信了,小碗儿能有千里眼,可以一眼就找到我!

    我有些兴奋的拨开了前面挡住我去路之人的腿,来人先是低声骂了几句,瞧着脚下有个脑子有问题的,好好的有腿不用来走路,偏偏喜欢爬来爬去的,一看就是个不正常的人,便立马离得远远的了。

    我得意的笑了,心里还想着这群人还是蛮知情识趣的么,这么懂事的给我让出条道来,省得小爷我一双双去拍开他们的臭腿。

    得意的扯着嘴笑了几声,正得瑟着呢,眼前忽地就有一双脚不识好歹的挡在我跟前,我有些不耐烦的拍了几下那人的脚,嘴里还喊着“起开、起开”,可这人岿然不动,仿佛脚下生根了一般。

    我火了,谁那么大胆子敢阻挡小爷的去路?!

    我抬起眼来,正想着好好训斥这厮一番,目光沿着他的脚往身上移动,却在看到那人的脸时,表情瞬间冻结。

    他的目光对上了我的,然后缓缓地蹲下了身子,与我保持平视,我瞧着他笑得如同春风化雨一般,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线,这看起来是多么的和蔼可亲啊!

    可为何我在他脸中看出,他此时此刻的表情说的分明是:你逃啊,逃啊,怎么不逃了?

    我吞了口唾沫,都不敢正视他的脸了,嘴角还打着哆嗦呢!

    “呵呵,认,认错人了,呵呵……”

    我转身就想逃跑,奈何他的出手比我更快,伸出手来本是想掐我的脸来着,可我满脸的胡须不好下手,他便索性一把揪住了我的耳朵。

    哎呦,我的娘耶……

    我疼的嗷嗷大叫,弱点被他钳制,他一起身,我便得跟着一起起身。

    “哎哟喂,好碗儿,妙碗儿,快快松手,耳朵,要被揪下来啦!”

    小碗儿突然听到我情急之下唤他做“碗儿”了,有些一怔,手也慢慢的松了力道。

    可才不过片刻功夫,不知为何,他突然又多施了几分力道,比方才更甚!

    这是生气了么?我作甚了他怎么就生气了?

    我瞧着他真的生气的模样,知道不能再开玩笑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低头赔礼道歉,道:

    “小碗儿,小碗儿,我错了,我错了,求你大发慈悲,松松手啊,松松手!”

    瞬间泪眼朦胧,装悲催可怜,把博取同情心的不二法门亮出来。

    小碗儿瞅着我这轻浮窝囊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可真瞧着我耳朵都被揪红了,又有些于心不忍,泄了力道,却依然不肯就这么轻易饶了我。

    周围添了些看热闹的人,也不知哪个好事者,拥着娘娘腔般的口音,说道:

    “哟哦,这一对一眼瞧上去,就是断袖啊!”

    “你才是断袖,你们全家都是断袖!”

    我和小碗儿在这一刻居然找到了共同的节拍,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同一句话来。

    我这是疼出来的,他那时气出来的!

    我们两个都怒狠狠的盯着说那话之人,那人居然是个女子打扮,身形却有些魁梧,还一直拿着条丝绢遮住脸,一看我们两个人凶他一个,顿时虎目含泪,哭的是梨花带雨,一下就扑在了身边一位有些矮胖的中年男子身上,拿着丝绢的手伸出来指了指我们,哭着说道:

    “官家,你瞧,他们欺负我,呜呜……”

    说完,锤打了矮胖之人几下,这人便泪奔而去了……

    矮胖的中年男子愤怒的看了我们几眼,瞧着我们人多势众,他也突然鼻子一酸,仿佛受了什么极大的委屈,悲伤的说道:

    “断袖,断袖怎么了?!”

    说完,边喊着娘子、娘子的,边拔腿追了上去。

    我和小碗儿瞬间呆立当场,我分明瞧见那娘娘腔是有胡子的?!

    我不禁全身打了个冷颤,而小碗儿似乎也有些石化了一般……

    “呵呵,这还真的,全家都是断袖,诶……”

    我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一想到方才那中年男子悲伤的神色,突然有种罪恶感在心中弥漫!

    真是抱歉了啊……

    幽幽地瞧了一眼小碗儿,他却故意瞥开了脸,一副不想看到我的神情,然后放开了揪住我耳朵的手。

    “公子,公子!”

    身后,阿正急促的声音传来,想来是见我一直不来,这便四处寻我来了。

    我心里感叹着坏了,光顾着玩了,居然忘记了比试时间了。

    阿正见我和小碗儿在一块,虽然我们两个都稍微变装了一番,但是阿正还是一眼便开出我身边的人就是当时在书院前遇到的那位公子,给小碗儿福了一礼,忙对我说道:

    “公子,比试就要开始了,您快入场吧!”

    说完,便将笔袋递给了我,里边有我惯用的画笔和刻章,然后又将一块小木牌递给了我,这应该就是入场证明了!

    “阿正,你在场外等着我!”

    说完,我二话不说便拽着小碗儿往比试场地那边跑过去。

    这画师作画可以带一位仆人入场,可帮忙磨墨调色。这些原本一直都是阿正帮我做的,可这次我选了小碗儿,因为我说过,要带他去瞧瞧那十二位乐姬的!

    我拉着小碗儿急匆匆地赶到了绿波桥附近,找到了比试场地入口。把小木牌给看守的人员看了,他们便恭敬的放我们入了比试场地。

    这比试场地选得极好,视野最为开阔,可以一眼看到绿波桥及其桥下流水汤汤,绿波荡漾。两岸除了有垂柳外,这一带还栽种了一片桃林。

    时值三月初,桃花含苞欲放,绿枝压头,花苞点缀出了片片樱红,翠绿红粉,交相辉映,煞是好看。

    我瞧着眼前美景顿觉心情舒畅,而身边的小碗儿也有心旷神怡之感。

    在专员的带领下,我和小碗儿来到了一排排整齐排列着画桌的场地,然后根据小木牌上的数字,找到了对应的画桌,也就是说我待会就要在这张画桌上作画啦!

    瞅着这位置视野也很不错,陈员外也果然是大富之家,舍得花钱,不仅场地选的好,就连这桌上的笔墨纸砚,颜料选材,都如此精致和用心,可想而知,陈员外对此次比试很是看中!

    我原本以为,陈员外会让十二乐姬在绿波桥上演奏歌舞乐曲引人注目,却没想到他更有心思,居然还派出了画舫。

    雕栏玉砌、美轮美奂的画舫前身,是一块围者护栏圈起的宽大舞台,足以让十二位乐姬在画舫中载歌载舞,将美妙的身姿与怡人的媚态尽显众人面前,这下可把意境又抬高了一个层次!

    许久之后,排列整齐的画桌都站满了人,我放眼望去,都是些不认识的,高矮胖瘦,贫穷富贵的,可个个都信心满满,摩拳擦掌,就等着看台上的陈员外一声令下呢!

    陈员外是个爱画成痴之人,所以对于画界名家也是极为推崇和尊重的,这次,请来的几位评判不仅有民间各个领域有名的画师,他还特意请来了画图院皇家专属御用画师卫贤待诏来做本次比试的主评。

    这卫贤我是认识的,他最为擅长的便是画仕女图,画中所绘画出来的女子不仅温婉动人,活灵活现,就连衣着线条也是圆润秀劲,刚柔并济,极富感染力!

    可以说,我作画的一些风格,都有些沿袭自他!

    卫贤如今已经年过不惑,最为受宠的时期便是先皇还在位之时,他画的侍女图极受先皇喜爱,还被先皇赐予皇家专属御用画师之名。只是先皇之后,小皇帝年纪尚小,对作画之事也不甚上心,画图院也就不复当年繁华景象了,这就是所谓的时移世易吧!

    陈员外先是将了一番鼓舞士气的话语,然后命人将那百金端了上来,我瞧着眼中都泛出金光啦!

    小碗儿一脸无趣的打量着我,似乎又找到了我喜好,除了喜欢“赏花”之外,还特喜欢黄白之物,看起来,自己又距离小碗儿心中小人的形象又迈进了一大步啦!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陈员外在端上百金之后,又在前头插了一根粗大的立香,要燃尽此香需要一个半时辰,这规矩很明显了,就是要大家在一个半时辰将画作画好,然后根据优劣来选出第一。

    铜锣一响,比试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