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1章 平步青云的三大捷径
    这陈小姐的茶杯扔的那么准,怎么不去练暗器啊……

    我的脑海中一瞬间闪现过无数的念头,前半段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吐槽,而后半段则是我若是真的一命呜呼了,谁会为我伤心掉泪?

    悲催啊,我这才发现,居然没有一个人会真正为我的离去而掉泪的!

    杨安源和李皓最多每年忌日来给我上柱香,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自媳妇儿去咯;阿正和老火头最多掉几滴眼泪,然后去跟别的富贵主子去了吧;高家的那些个叔侄辈们更是不敢奢望,要是知道我是因为“赏花”而阵亡的,说不定还会愤怒的将我从族谱里边除名呢!

    啊,何等悲惨的人生啊!

    正在我快要结束我短暂而又悲惨人生的最为关键的一刻,小碗儿的身影突然近了,只见他伸出手来搂住了我的腰,顺势还将我整个人都打横抱了起来!

    我从未发现,此时此刻,小碗儿的身影是如此的灵动飘逸,他仿佛有着江湖传说武林高手一般的身手,毫不费力的便将我从死亡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只见他的脚尖轻轻点地,很快我们两个都安全着陆了。可我还未从方才的惊奇中回过神来,只觉得此刻是如此的美好,一脸痴痴的望着他,眼中尽是崇拜的神情……

    哎哟喂……

    小碗儿看都没看我一眼,便松开双手直接将我扔了下去。我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这才从美梦中惊醒过来。

    小碗儿他会武功的,刚才那是轻功吗?

    我只瞧着小碗儿那嘴角的一抹笑意,怎么觉得要是我方才真的一命呜呼了,小碗儿会笑得更开心的吧?

    啊,太没良心了啊!

    我正打算挥手表示抗议,却猛地看到后院的大门被突然打开了,门后是一群拿着棍棒的看家护卫。

    这要是被他们逮到了,没从梯子上摔死,就得被他们给活活打死了!

    吓得我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忙抓过小碗儿的手,便死命的往外跑……

    还好,来的时候我特别注意了路线设定,拉着小碗儿便四处逃串,把那些个看家护卫也给转得晕头转向的。

    快速转过了一个街角,寻着了两栋民居之间只容的下一人通过的空隙,我指了指里边让小碗儿先进去,随后,我也跟着钻了进去,这才有时间歇下来喘口气。

    我眼睛时不时的瞟向外边,看那群护院还有没追过来,手却有些紧张的拉住了小碗儿的。

    “别担心,别担心,等他们过去了,咱们再往陈家宅院那边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又跑回去了!”

    口里说着安抚的话,与其说是安抚小碗儿,不如说安抚自己还更正确些。

    我是不怕被打了,最多要是自己的身份被拆穿了,也就是被叔父他们训斥,又不是没被训斥过。

    我担心的是小碗儿,若是连累了他,他可能连宫中的差事也会丢,这样就太对不起他的家人了。

    小碗儿一点都不慌张,即便被人拉着到处跑,我都已经气喘如牛了,可他依然气息平稳,吐息顺畅,这是有深厚内功的好处。

    本来那些个护院根本威胁不到他们,可这傻子不知为何突然爬起身来就拉着自己跑,看着他那不顾一切奔跑的背影,小碗儿也不知道为何,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跟着他跑了。

    低头瞧着他一直握着自己的手,可能因为紧张,手心里都是汗水,却不知为何,手中的温热也跟着传递过来,他握得很紧,放佛怕把自己弄丢一般。

    原本想甩开他的小碗儿,突然有些不忍心挣脱他的手了,也便只能任由他这般继续握着。

    街头外,那群护院果然都追了过来,他们到处张望却没发现那两个贼人的身影,寻了方向,又继续追了下去。刚好经过我们的藏身之处时,我有些慌张的往里边靠过去,却刚好碰到了小碗儿。

    我怕撞到了小碗儿,反射性的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腰,然后就这样顺势将他抱在了怀里……

    那一刻,我和他都有些一怔。

    天可怜见,我真的没想占他便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是不知为何,将他抱在怀里的那一刻,我居然变得如此安心,他的身子软软的却有些僵硬,而身上隐隐散发出的药草的香气,令我想起了帮我上药的那次……

    我的心跳就这样加速了,手缓缓地施力就这样慢慢地抱紧了他,好吧,这次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了。我似乎有些贪恋将他抱在怀里的感觉,好像有些不想松手了。

    他没有推开我,起初有些僵硬的身子也逐渐开始放松了,我就这样静静的抱着他,只觉得时光若是能停在此刻便好了。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他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后背,轻轻说了句:

    “他们,都走了!”

    他们,谁啊?

    我不禁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这才想起我们还在逃命呢?

    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放开了小碗儿,都不敢看他了,忙找话题松缓下现在有些尴尬的气氛。

    “诶,那个,啊,时间不早了,我先带你去一个地方,然后再一起去绿波桥吧!”

    说完,习惯性的就想去拉小碗儿的手,才伸出去我就有些后悔了,忙又收了回来。

    之前还能无所顾忌的牵他的手,可现在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我在前面带路,跟我来吧!”

    不敢再看他的脸,赶紧转身先离开此地,随后,小碗儿也跟着走了出来。

    我带着小碗儿走进了附近的一家裁缝铺,等我们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位带着四方巾,满脸胡须装扮的士族了。而小碗儿也贴上了一瞥胡须,装扮成了我的管事,我们互相瞧着对方的装扮,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故意压低了声音,听起来就像个已经三四十岁的男子,言道:

    “小碗儿,就随老爷我,到那绿波桥一游吧!”

    小碗儿也很配合我,清了清嗓子,回应道:

    “是,老爷!”

    “哈哈哈,好,老爷带你去瞧瞧那有名的十二乐姬吧!”

    “好啊,那小的就陪老爷去赏花!”

    一听到赏花二字,我不禁伸手摸了摸头上好不容易才遮起来的包,尴尬的苦笑两声,经此一事后,我哪还有那个胆子再去赏花啊,这次是把头给打破了,下次也许就没那么好运了。

    小碗儿也真是的,就是不肯给我留点面子。

    咳嗽了两声,本来有些生气的,瞧着他有些乐呵的模样,顿时怒气便消了,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大步向前迈去,小碗儿也不换不忙的跟了上来。

    我们就这样明目张胆的避开了那些护院的耳目,大摇大摆的经过了陈员外宅院的大门口,然后来到了绿波桥附近。

    果然,还未到桥头就看到有一大群人围在附近,水泄不通,想来都是些凑热闹,想要一睹那十二位乐姬风采之人。

    今儿个陈员外在此设比试场地,广邀画坛中人共襄盛举,一来希望有画师可将十二位乐姬的风华绝代跃然纸上,这二来也是希望可以选出才华横溢之人,若是可以入的陈家千金的法眼,兴许,还能成为陈家入赘女婿呢!

    当然,世人只知道陈员外有作画之意,却不知他还有择婿之念。

    为了维护次序,陈员外请了不少护院和家丁,将这一代都暂时封锁起来,无关人等,想要靠近绿波桥都难,这阵势还真不能让人小瞧了去。

    紧随身后的小碗儿瞧着这阵势,也不禁有些感慨,道:

    “这陈员外果然财大气粗,还真是不能小觑啊!”

    我听了就知道小碗儿一定没听说过在京城流传的一句话了,捏着我那满脸的胡子,正经八百的言道:

    “小碗儿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么?这京城青年才俊平步青云的三大捷径!”

    “嗯?”

    小碗儿有些好奇的瞧着我,看来这个话题引起他的注意了。

    我一脸坏笑的瞅着小碗儿,可以在他面前卖弄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呢?!

    “这第一么,自然是成为天子女婿!”

    小碗儿听着,脸微微一红,脸故意瞥向了别处,不再看我。

    “这第二么,就是入赘高家!”

    小碗儿冷笑了一声,似乎对这类说法有些不知所谓。

    “第三,就是成为陈家的插门女婿了!”

    说完,连我也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小碗儿则一脸鄙视的盯着我,什么京城青年才俊平步青云的三大捷径啊?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

    我瞧着小碗儿那一脸鄙视的模样,就知道他不相信我说的话,乐着言道:

    “诶,你可别不相信啊,这男子要是娶对媳妇,那可以少奋斗好多年啊,这还不是平步青云的捷径么?”

    做了天子的女婿,那就是驸马了,可就成了皇亲国戚了;而做高家的女婿,也就是与当朝权贵攀上了亲家,这仕途自是一帆风顺的了;至于成为陈员外家倒插门的女婿,那今后可是大富大贵啊!

    世俗之人往往会被事物的表象所迷惑,贪嗔痴恋,深陷其中无法解脱;蝇头小利,蝇营狗苟,到头来也不知意义为何,究其根本,便是参悟不透!

    “男儿重义气,何用钱刀为?小的最瞧不上的,便是此等不思进取,投机取巧之徒了!”

    小碗儿有些气愤的说出这句话来。

    我有些呆呆的望着小碗儿,他的意思是男子应该注重自身品德的修养,而不应该为追求财富权利而薄情寡义,有失为人处世的原则。

    我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还有点傻。

    小碗儿一脸漠然的盯着我,似乎以为我不赞同他的说法,毫不客气的踩了我一脚,言道:

    “啊,差点忘记恭喜大人,不是已经步入这京城青年才俊平步青云的三大捷径之一了么,就快成为这天子女……”

    女婿二字还未等他说完,忍着脚疼,我连忙伸手去捂住他的嘴,我的小祖宗啊,这事怎么能是在大街上随意乱说的么?

    小碗儿拍开了我的手,然后冷淡的把脸撇向别处。

    “我说,小碗儿啊,你就真那么讨厌我吗?我可是挺喜欢你来着的!”

    我总觉得,我们两个的个性应该会很投机才对。

    只听着小碗儿冷哼了一声,一脸无趣的表情言道:

    “大人说笑了,小的不喜欢玩断袖!”

    此言一出,我差点五脏俱损,吐血而亡了。

    “嘿,你这小子,谁,谁教你说喜欢就,就是断袖的,我这是,我这意思是欣赏你,明白未?”

    我发现即便我平日里如何能言善道,到他这那可是水火不侵,弄得我似吃了黄莲,有苦难言,还真算是碰到对手了啊!

    “哟,大人又说笑了,你我身份尊卑有别,还请大人勿要僭越了才好!”

    嘿~我说这小子怎么老爱拿身份尊卑贵贱来说事,我若是那嫌贫爱富之人,也自是不会与他聊的如此投机了啊!

    再说了,我和他若真是尊卑有别,我可重未见到他对我如何如何尊敬过,说到僭越那也是他,对我动不动就又打又骂还嘲讽的,我都怀疑这尊卑之位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