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10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我嘟哝着嘴,正声道:

    “何事啊,如此惊慌失措的,让人瞧见了,成何体统啊?”

    “啊?”阿正从未见过我如此正经八百的胡说八道,似有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留痕迹的踹了阿正的小腿,然后把他拉到了一边,怒道:

    “啊什么啊,臭小子,有话快说!”

    阿正不好意思的朝小碗儿那福了福礼,这才转过身来在我耳边言道:

    “那陈员外今日要举行绘画比试啦,头名者有百金相赠呢!”

    一听到那百金,我的眼中不禁泛出贪婪的光来,就差流口水了……

    这陈员外可是京城最有钱的一位富商,更是京城商会手执牛耳的人物。

    他平日常对人说自己有三件宝贝:不是金来不是银,一是那乐坊十二位气质出众、才貌双全的乐姬;二是得古时最为有名的水墨大师李宏渊真迹《墨竹图》;而这第三,也是最为珍贵的宝物,便是他那拿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掌上明珠——陈小鱼!

    且不论这位陈小姐长得如何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有才有德,万中无一。即便她无才无得,其貌不扬,踏破他们家门槛上门求亲之人,那也会是络绎不绝,前仆后继,谁让她有个这么有钱的爹爹!

    据说这陈小姐也是个有志气的人,偏要自己寻个如意郎君嫁了才心甘情愿,陈员外仅此一位掌上明珠,对她也是娇纵,故而,现在都快十八了,还依旧待字闺中,这也算是一桩奇事了。

    这陈员外虽说是个富商,也算是个乐善好施的主儿,常见他发米救济穷人,在京城名声也甚佳。只是有钱了也与那些老爷富商一般,喜欢收藏古玩字画和养些乐姬舞女,常于宅院中请一些达官贵人,品酒赏乐,赞舞姬妙曼之姿,生活风气也追求奢华。

    而这十二位乐姬,精通音律,乐器专精,自有一手拿手绝技,令人十分向往。而这陈员外也分外知道她们的价值,故而不是非常贵重之人,都不舍得让她们出来见客。

    虽说美人如玉,引人暇思,可比起那黄澄澄的金子来,我更喜欢金子而非美人啦!

    也不能怪我如此视财如命,当官所得的那微薄的俸禄,当真是让我苦不堪言啊,而我花钱也如同流水一般,一时兴致来了就毫无节制,所以,为了小小的满足一些自己的那点嗜好,我还有了一个副业,那就是画师!

    要是有了这百金,都够我逍遥快活好几个月的啦,哈哈哈,我不禁仰天大笑起来,真是天助我也啊!

    不远处小碗儿瞧见了,只道我又犯病了,都有些忍俊不禁,却也有些好奇,不知阿正与我说了什么,惹的我如此失态!

    我顿时精神百倍,拉着阿正问道:

    “可知道题目为何?”

    阿正自是知道我的心思,早就已经打听好了的。

    “要画的,便是陈员外的那十二位乐姬!”

    啊呀,还真是一举数得啊!

    如此一来,不仅可以欣赏到那传说中的十二位才艺双全的乐姬美人们,还能将百金囊括其中,没有比这更令人高兴万分的事儿了!

    “地点在何处?”

    “便在陈员外家宅附近的绿波桥上,届时陈员外会令人封锁附近,只有得到邀请的画师,才有机会参与此次比试!”

    “这么说来,风俗画三大家也在受邀之列了么?”

    如此阵势,以那陈员外爱画成痴的性子,自然不会遗漏最近画坛上新起的风俗画三大家了!

    风俗画与一般水墨画不同,着重于各式人物的刻画,神态的描绘,人物个性的凸显,多为男女互诉衷肠,感情细腻,画风俗而不淫,寓意深远,妙趣横生,令人观之则爱不释手!

    如今这京城有三大风俗画师最为受人喜欢,他们分别是逍遥生,长歌行,还有就是楚狂人。

    这三位的画风迥异,可画工却是极好,他们所做出来的画也是卖得最好的,一张画稿可入千两,绝非妄言。

    “确在受邀之列,公子请放心,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阿正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便知道入场机会他已帮我搞定,非常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赞赏,真不愧是我教导出来的手下啊!

    “何时开始?”

    “两个时辰之后!”

    “极好,你先去准备着,两个时辰之后,绿波桥见!”

    “是!”

    阿正得了指令,朝小碗儿这边点了点头,便笑着离开了。这事儿他驾轻就熟,我便放心的交给他去处理了。

    对上了小碗儿那一脸好奇的目光,我嘴角微微翘起,露出有点邪恶的笑,言道:

    “小碗儿,可愿陪我去赏花?”

    ……

    小碗儿一脸不知所以的表情,就这样一把被我拽到了那陈员外宅院的西墙外头。

    这西墙少说也将近八、九尺高,我又不是武林高手,可以轻功一越而入。

    呵呵,不过么,你有张良计,我有过云梯啊!

    在周围的草丛堆搜索了一遍,这不,事先安排好的竹梯不正在墙角边躺着么?

    我兴高采烈的把梯子拉了出来,然后利索的搭在了墙边。正准备一跃而上,却被小碗儿拦了下来。

    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我瞧,仿佛看到洪水猛兽一般。

    “你,你这是作甚?”

    “赏花啊?”我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这西厢多为女子闺阁,难道他说的赏花之意是……

    小碗儿嘴角抽搐着,冷冷的说了句:

    “你这可是私闯民宅,是要处刑的!”

    我似没发觉小碗儿嗔怒之意,有些兴奋的说道:

    “非也,非也,越过墙去才是私闯民宅,我是在墙外看,不作数,不作数,哈哈!”

    小碗儿有些恨不得一掌拍死眼前这无耻之徒,他这状元果然不是白来的,这么会钻律法空子,如此狡猾,和那狐狸差不多了!

    “你……”

    小碗儿居然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你就不好奇,那陈员外的千金长得是何模样吗?”

    我接过小碗儿的话头,兴致勃勃的道出此番来这的目的。

    呵,好吧,他到这里来爬墙,原是想瞧瞧那闺阁千金的真容来的!

    真不愧是个风流多情的花花公子啊!

    小碗儿心中冷哼了一声。

    我瞅着小碗儿那冷淡的模样,还以为他第一次做这种事害怕了呢,鼓励似的拍了拍他肩膀,一副你懂的表情,言道:

    “别担心,我早已打听清楚了,这个时辰,那陈小姐便会在西厢院落练琴!”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那院中便隐隐有琴声传出。

    我高兴得递给小碗儿鼓舞的眼神,然后一把抓住梯子登了上去,便说着:

    “此时不看,更待何时啊?!哈哈!”

    登过了墙角,小心的探出头去,放眼望去,亭台楼阁,满园春景,惹人心醉。循着琴声望去,见院中许多侍女分立周围,而中间围着的,应该就是那抚琴的陈家千金啦!

    “哎呦,还真是个美人呢!”

    我不禁轻叹了一声,便给下面的小碗儿打手势,让他也快快上来瞧瞧,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

    小碗儿心中虽说有气,可在我不断催促之下,居然也生出几分好奇之心,抓住竹梯也跟了上来。

    我急忙把身子移过去一点,给小碗儿空出了位置。

    小碗儿一眼便瞧见了那位陈千金,果然是人比花娇,艳若桃李。一对杏眼,二点酒窝,樱桃小口,确实是位娇小美人,是那种该被人好好护在怀里的千金小姐。

    小碗儿也点了点头,微笑着言道:

    “大人做起此事来驾轻就熟,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

    我听着就跟夸我似的,不好意思的摆手说道:

    “好说好说,正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喜欢看美人,我也就这么点爱好而已!”

    哦……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美人如花,大人如此喜爱美人,何不番折了回去,每日对花欣赏,岂不妙哉?”

    我怎听出此语有寒气逼人之势,不知为何,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诶,瞧你说的,我虽喜欢赏花,却也是个护花、惜花之人,番折花儿这等似辣手摧花之举,我可是断断做不出来的!”

    我说出这句话来之时,怎生有种心虚之感。

    “真看不出来,大人还是位谦谦君子呢?!”

    小碗儿的语气依然冷淡中带着嘲讽,我都已经习惯了,故作不知,继续赏花。

    这位陈小姐的琴技,据说是那十二位乐姬所授,这么说来,这位千金不仅会弹琴,还熟悉其他乐器了?!

    “可惜,可惜,虽说这位小姐的琴音悦耳,可却比不上那位素竹姑娘了!”

    我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俗话说万事通,事事松,会的东西太多,反而难以专精,这位小姐便是如此,若不精于一门的话,只怕其他乐器也难有大成了。

    当我提到素竹姑娘之时,小碗儿的身形明显一滞,我还以为他对此道也感兴趣,便说道:

    “下次带你去那醉仙楼听听那位素竹姑娘的琴音便知道了!”

    我站起身来,拍了拍胸脯做出保证,我可是说话算话的人啊!

    这不站起来还好,站起来后立刻便引起了花园中侍女的注意。

    “啊……”

    侍女的尖叫划破天际。

    “啊……是男人……登徒浪子……”

    花园中顿时一片混乱,侍女们纷纷护着陈小姐赶紧往里屋跑,边喊着边招呼看家护院。

    我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就这么暴露了,正犹豫着要不要赶紧撤退。

    没想到的是,那陈小姐看起来娇滴滴的,却也是个狠角色,拿起茶几的酒杯,就往我这扔了过来。

    我还未反应过来,这头就被狠狠地砸了个结实,顿时额头就肿得老高。脚下一个不稳,便是要栽下去了!

    完了完了,这要掉下去,不死也得残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