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8章 纨绔子弟
    王御医和杨安源他们听后,似乎都松了口气,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纷纷朝小公公那看去……

    此时此刻,我恨不得立马弄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真是越描越黑啊!

    小公公怒瞪了一眼,愣是把王御医他们的目光吓得统统逼了回去。

    “咳咳,那个,大人,就让下官帮您上药吧?”

    为了打破这样的僵局,王御医本着治病救人的医者仁心,好心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我感动得忍不住向王御医投出感激的目光。

    可杨安源那作死的偏偏还不见好就收,只听他突然摆出了官威,言道:

    “王御医,这上药的活儿,就不劳烦你了,让那小公公来便好了嘛!”

    “不用!”

    “好啊!”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

    说不用的那个人自然是我,而说好啊的那个人,是小公公……

    我和他大眼瞪着小眼,他瞪着眼睛盯着我,嘴角是一丝诡异的笑容,这笑容像极了那个小皇帝,看着我那跪得快残了的双腿,心里突然泛起一种很不祥的预感,冷汗不停的冒出来。

    杨安源,你给老子等着!

    “大人,请把药给小的!”

    王御医特意确认了下小公公的眼神,便站起身来,从药箱里拿出药瓶,然后递给了小公公。

    “既然是上药,我们就不便在此了!”

    杨安源说完,向李皓使了眼色,两人立马架着王御医便走出了房门,还顺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行动如此迅速,我都还来不及提出异议……

    “大人,就让小的来为大人上药吧!”

    话音刚落,小公公便径直坐到了我身边,我吓得整个人都缩到了墙边,还顺势拉过了薄被盖在了身上……

    哎呦喂,我这是在做什么啊,这感觉,感觉怎么像个受人欺负的小媳妇似的?!

    我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子,这一不小心就……

    小公公似乎也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我立马甩开了薄被,身子挺得直直的,头也抬的高高的,这样让自己看起来更有男子气魄一些。

    “那个,咳咳,还是,我,本官自己来吧!”

    真是太没出息了,怎么说话都有些哆嗦了呢?

    “大人是在嫌弃小的身份卑贱么?”

    方才还有些盛气凌人的人,突然间便露出受了什么极大委屈的模样来,提到身份卑贱之时,仿佛眼中都要落下泪来了。

    我怎么突然有种罪孽深重之感……

    “啊,不,不是的,我绝无此意。”

    “那小的为大人上药!”

    二话不说,小公公突然抓住了我的脚踝,我不禁全身一颤,死死忍住,才没立刻把脚从他手中抽出来。

    然后看着他,轻柔地脱去了我的罗袜,再小心的帮我把裤腿给卷起来。不敢再看下去,此刻我只觉得心跳得如同打鼓一般,似就要跳出来了。

    瞧着我双膝一片青紫红肿,小公公也有些于心不忍,伸出手来轻轻抚摸了那一片青紫。

    我的脸瞠的一下就红了,连耳根子都红的跟什么似的,我只觉得整个脑袋都在冒着烟,头也跟着开始晕乎乎的了。

    小公公瞅着我这满脸通红的模样,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忽地倾过身来,离我更近些了。

    我还未来得及反应,他的右手便轻轻地抵在了我的胸口,抚在了我的心头。

    他那如同玉琢般精致而华美的脸庞逐渐离我近了,我甚至还能闻到他身上微微散发出来的草药的清香,心绪不禁一荡!

    “大人,您有如同这般,将女子拥抱入怀过吗?”

    他的声音温柔如水,却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我的心一怔,仿佛停顿了片刻,他,这是什么意思?

    “大人说不喜欢男人……小的不是男人,那么……大人喜欢小的么?”

    他的眼对上了我的眼,将我的喜怒都瞧在眼里,而他的手扶在我的心头,我的真情或假意都无法逃脱他的掌控,这一刻我陡然清醒,这就是一个圈套,一个危险的陷阱。

    他的手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抚上我的脸,眼神开始泛着迷离却有一丝无法轻易化去的冷意,言道:

    “大人若是喜欢,小的会尽心取悦大人的……”

    我猛地抓住了他抚摸我脸的手,有些生气的看着他,难道从一开始自己就被当成了傻瓜般,只能任他戏弄了么?

    “稍微适可而止吧,再这样,我可要生气了哦!”

    他的手有些微凉却很舒服,让我有点舍不得就此放开。看着他眼中闪过吃惊的神色,我是既有些得意,可更多的还是生气。

    我无法忘记她眼中所闪现的那一抹冰冷,明明就只是个小公公,却有着那么冰冷和无情的眼神,他有让其他人看过那样的表情吗?

    我回望着他,想要从他的眼中看出其他,却被他先挣脱了手,然后垂首不再看我,说道:

    “跟大人开个玩笑罢了,大人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为什么我会觉得他冰冷的眼神中透出了些许悲伤呢?

    “生气了哦,所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我问得有些漫不经心,这样才符合我随性不羁的个性。

    “小碗子。娘亲曾跟我说过,人只要有一碗饭吃,就不会饿死!”

    小公公恢复了平常的语气,便如同方才的那场诱惑的戏码从未发生过似的,可我却还有些意犹未尽之感,心里稍微有些失落。

    听他的语气,可推断出其家境贫寒,也难怪了,若是家境好,家里人又怎么舍得将他送进宫里做了小太监呢?!

    “那我以后就叫你小碗儿吧!”

    总觉得小碗儿这名字叫的最顺口了。

    他有些一愣,遇到这么个不安常理来的主儿,有些无奈,言道:

    “随大人喜欢好了!”

    刚说完,便将药瓶里的药分摊在掌中,然后认真的替我推散瘀血,通经活络。他上药的手法很特别,一推一按之间,隐约有寻经点穴的影子。

    起初疼的我难受,还一度让我以为他这是乘机“公报私仇”,可看着他如此认真细致的模样,我又觉着即便是如此,那也认了。

    虽说我不大懂医道,可也是看过几本医书的。书中常说,这学医最难的,便是认经找穴,要十分精准的找出人体所有的穴位和经络的走向,是成为一名好大夫的前提。

    看他手法娴熟,做事认真,很显然已经具备了这样的前提。若是他能继续精研医道,相信对他的将来也是大有裨益的。

    “小碗儿,你是不是很喜欢学医?”

    我试探性的问了问,若是他真有心此道,兴许我还能帮上点忙。

    “喜欢又如何?即便我医术再好,也不过是个小太监而已!”

    他这一语,便道破了这官场的无情与不公,再有能力的人,也比不过出身高贵的。

    我笑了笑,然后说道:

    “小碗儿以为我,如何?”

    小碗儿有些奇怪的撇了我一眼,说出来的话却很中听,可在我听来却有些暗讽的意味在里边,道:

    “大人出生高贵,又是状元之才,令人羡慕得紧啊!”

    “呵呵,这你可抬举我了吧!”我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虽说姓高,可却比不上高韦身份高贵,虽说是个状元,可不也老老实实做了三年的修撰么!”

    我说出此话,也无非就是想告诉他,外人看我表面如何风光,可我要为之付出的努力却也外人所想象不到的。

    “我看起来聪慧吗?”

    ……

    小碗儿挑了挑眉,似乎有些不明所以。

    我有些尴尬的笑着说道:

    “别看我现在看起来很聪慧的样子,小时候的我可笨了。别人一次便可以学会的事情,我要做三遍才学得会。”

    “同龄的孩子六岁便入了国子监读书,而我到九岁的时候才进去。有了整整三年的差距,我便用课余和晚上睡觉的时间来补足。”

    说到这里,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没有别人口中所说的那种天赋,所以能做的就是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在读书上面!”

    小碗儿似乎也没想到,我过得居然也如此辛苦,原本有些冰冷的目光,也多了几分柔和与钦佩。

    “你看,这样的我,不也状元及第了么?!”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脸。

    “也许,一个人辛苦半生也未必可以达成所愿,可不经历一番寒风彻骨,又哪得梅香扑鼻而来呢?”

    小碗儿闻言,眉头一蹙,反问了一句,道:

    “大人,你想说的,究竟是什么?”

    “小碗儿若是可以精研医道,那将来一定可以医治更多的人,在高辰以为,这远远比在官场上步步为营还要更有意义一些呢!”

    小碗儿听过这番话后,似乎心有所感,他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和自己所知道的,确实有些不一样。

    “当然啦,翰林院的书库中也有许多难得一见的医书典籍哦!”

    我边高兴的说着,毫不违和的拉过了小碗儿的小手,轻轻的拍了拍,讪笑着说道:

    “要是想看的话,就来翰林院找我吧!”

    小碗儿看到我一副轻浮的模样,顿生了几分好感片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都有些怀疑,我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了。

    看着我挤眉弄眼那得意样,小碗儿还在帮我按摩的手不留痕迹的多施了几分力道,我疼的立马大叫了起来,就差哭爹喊娘了。

    这样看来,即便他与其他的士族大夫相比确实有些不同,可骨子里他就是个纨绔啊……

    小碗儿看着在眼前疼的死去活来的人,幽幽的在心里下了这个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