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7章 本官不喜欢男人
    小皇帝绷直了身子,缓缓地蹲坐了下来,然后郑重的向高辰弯腰行了一礼,这是天子对老师最高的敬礼,以表示对老师的尊重和爱戴之意。

    我被小皇帝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有些手足无措了,周围的太监和宫女纷纷跪了一地,我也连忙再次三叩首回礼。

    终究是天子,身为臣子的,怎可对此大礼欣然接受呢?

    小皇帝盘腿坐在了我跟前,一脸认真的模样,谦虚的说道:

    “太傅,请教朕君王之道吧!”

    我缓缓的直起身来,脸上难掩欣慰的表情,第一次在小皇帝的眼中,看到了他的认真和执着。

    我有些开心的笑了,知道自己当时的选择,并没有错。

    “陛下,我并不会教你如何管理朝政,如何驾驭百官,如何批阅奏折……”

    小皇帝一脸好奇的望着我。

    “但我会告诉您,您的江山有多宽广,良田有多少顷,军队有几何,百姓以何为生,商贾如何置业……你要成为这片江山的主人,就得先学着成为一位合格的管家。”

    “我还可以给您一双明亮的双眼,帮您分清是非,明辨忠奸,让那些贪官污吏,无法蒙蔽您的视听;我可以给你一对通透的双耳,帮你聆听百姓的声音,让那些花言巧语、巧言令色之徒,在您跟前,无所遁形!”

    “这些,便是微臣可以教给陛下的东西!”

    小皇帝的内心,如同翻江倒海一般,令行禁止,这是高辰为自己上的第一课。

    现在他又教会了自己,虚怀若谷,也是一个帝王该有的胸怀。

    小皇帝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可以找到如此优秀的老师。

    又向高辰行了一礼,小皇帝缓缓起身,然后亲自扶起了高辰,言道:

    “太傅,学生不才,今后请太傅多加教导!”

    我恭敬的垂首回应道:

    “敢不从命?!微臣定然竭尽所能,不负圣恩!”

    起身的时候,膝盖疼的有些受不了了,跪在御花园四天说起来云淡风轻,可膝盖却是百般受罪,两只腿都已经青紫一大片了,我都疼的额角都冒出了冷汗。

    小皇帝瞧在眼中,顿时明了,心中难免对我生出几分愧疚来。

    我倒是觉得这伤值当,虽然伤在我身,但是小皇帝知道了,君令不可随意出口,以后定然会更加谨言慎行,这也是我想要达成的目的。

    “快,扶着太傅回翰林院,立刻派人去太医院请太医来!”

    一听到太医院我顿时便来了精神,也不知王御医回来了没?

    换了个严谨的口吻,说道:

    “要是王御医在,请了他来就最好不过了!”

    小皇帝听我这话,也没生什么疑心,向传旨太监点了点头示意,便见那太监快步离开传旨去了。

    我又恭恭敬敬的朝小皇帝福了一礼,道:

    “谢陛下宽宥体恤,微臣会按照排表,成为陛下侍读。”

    小皇帝明白我的意思,一切都依照规矩来,这样才不会为人所置喙,更不会引起某些人的疑心。

    小皇帝点了点头。

    “那么微臣便先行告退了。”

    说完,我在两位内侍太监的搀扶下,回了翰林院。

    刚一回到翰林院,杨安源和李皓便迎了出来,他们瞅着时辰,知道我该回来了,这不,在门口侯着呢,仿佛他们是个闲人,都不用做事似的。

    从两位太监手中将我扶了过来,见我满头大汗的,便知道身子不大好了。

    我被罚跪之事,基本上是已经传得皇宫内外皆知了。自是免不了被人笑话一阵子的了,前段日子才刚被封为驸马,才一转眼的功夫,就被小皇帝罚跪在御花园,这未来的驸马都尉,可真是不好当啊……

    代我向两位内侍太监道谢后,两人将我扶进了值班室,将被子折好后,让我靠着躺坐着舒服些。

    这两人,又是帮我捏腿,又是帮我倒水的,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我知道,这是有事相求的前兆,不然,他们两个会有那么好心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好吧,说吧,何事?”

    “嘿嘿,什么事都瞒不过高兄的法眼啊!”

    李皓帮我捏起了肩膀,而杨安源则帮我把热茶给吹凉了些,恭敬地递给了我茶杯,低声说道:

    “还不就是为了陛下选侍读之事么?”

    我早已了然于心,可却故作不知。

    “侍读之事怎么了?”

    这可是接近天子最好的机会,等小皇帝十六岁正式亲政后,第一批被重用的,就是身边的心腹大臣。如今我成了小皇帝的太傅,自然也需要两个助手帮忙才能更好的辅导小皇帝的课业。

    他们两个,自然是盯上了侍读之位了!

    “高兄,咱们兄弟多年,什么心思你是知道的!”

    杨安源露出一脸你知我知天知的表情,外加讪笑,都让我有种想掐他脸的冲动。

    一口把茶水喝下肚,然后利落的把茶杯塞回给杨安源,道:

    “行了,都别闹了,你们两个醉翁,也是时候该醒了!”

    两人听了,有些一怔。

    “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将你们平生所学,都教给陛下!”

    我说这话,是告诉他们这个机会我给他们,但是能不能抓住机会,就得看他们自己了。

    他们两人面面相觑,随即并排而立,恭敬的向我行了一礼。

    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如此正经八百的行礼,这认真的态度,还有他们眼中所闪现出的锐利的目光,都让我想起了那年殿试之时,金殿之上,百官面前,当堂辩论,各不相让!

    那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多年来,蛰伏与等待时机的,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我微笑的向他们点了点头。

    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门外,小太监前来禀告,说王御医奉命前来为我看诊。

    一听是王御医,我心中不知为何高兴得紧,不知道那位小公公,会不会也跟着来了?

    杨安源和李皓见我翘首以盼,自是了解我的性子,立刻出门帮我将王御医给请了进来。

    我瞧着那眉清目秀的小公公也跟在那王御医身后,帮忙拿着药箱的时候,突然犯傻一般,笑出声来了。

    这可把杨安源和李皓给吓了一跳,连忙跑了过来,这又是摸我额头,又是看我有没撞到头的架势,分明就是怀疑我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嫌恶地拍开了他们的手,努力掩饰了一番内心有些狂喜的心情,面带微笑的接待了王御医。

    王御医和身后的小公公先是恭敬的向我行了一礼,道:

    “高大人,王某奉命前来为大人看珍,大人可有哪里不适么?”

    我瞧着小公公一直低着头,瞧都没往我这瞧一眼,莫不是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吧?

    “哦,也无甚大碍,就是膝盖可能有些磕伤了,劳王御医开些活血伤药给我,擦擦就好了!”

    一听到磕伤,小公公的眼神在我的膝盖处停留了片刻,随即又将目光移开了。

    我的心情似乎也受了什么影响,跟着一上一下的,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了。

    “好的,请大人伸出手来,下官先为大人诊脉!”

    我点了点头,然后非常配合的把手伸了出去,可是眼睛却不受控制似的盯着小公公看。

    那小公公感觉到了目光,回过头来轻瞪了我一眼,然后冷哼一声,把头调向别处去了。

    我瞅着莫不是自己惹他生气了,无奈只能傻笑了。

    杨安源和李皓在旁边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两人惹不住在一旁窃窃私语起来。

    “你瞧他那眉目含春的模样,莫不是对那小太监动了心思?”

    杨安源调侃起人来,总是没个顾忌。

    “这怎么可能,高兄又不是那断……袖……”

    李皓说到最后,看到我傻笑着盯着那小公公看,突然觉得没了底气。

    “唉,那小公公面相生得确实有些逆天了啊,难怪了……”

    杨安源啧啧的感叹道。

    我不禁嘴角有些抽搐,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窃窃私语也就罢了,还说的那么大声,生怕周围的人都听不到么?

    我已经看到王御医那僵硬的表情,和那小公公冷得如同九月冰霜般阴寒的脸……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死一般的宁静。

    我都恨不得立马拍死那两个蠢货,可看到王御医那呆滞的脸,不禁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手腕,本想好生安慰几句的,没想到王御医拿着手里的脉枕突然落了地。

    我看到王御医的脸都灰白了……

    我的神啊,难道真把我当断袖了吗?!

    王御医吓得脚一哆嗦,便跪倒在了床边,就差开口向我求饶了。我也吓得面色发白了,这一跪我那声名狼藉的名声里头,又会多加一条断袖之癖啦!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立马放开拉着王御医的手,想也没想,我便来了这么一句:

    “本官不喜欢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