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6章 寂寞的雨
    这个时节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与他交谈,竟也格外有趣起来,时光也便如此轻易忽倏而去。

    这时候,雨也停了,他悠悠地将伞收好,然后站起身来,施施然行了一礼,这便是要离开了,许是得急着完成手头上的事情,与我言道:

    “小的就此告辞了,大人这几日都会来此么?”

    这小公公莫不是在调侃我么?

    这话也没说错,这几日我确实得在早朝之后便得过来在这跪上三个时辰。也许是碍着我的颜面,没有直接点破,只是说到此处,而没有说跪在此处。

    我心中不禁莞尔,小公公确实也机灵得很啊。

    “嗯,这几日都会在此处的。”

    我点了点头,不知为何,玩心一起,笑着说道:

    “小公公若是想……见……我了,便可到此处来,一定可以见到!”

    小公公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似乎在琢磨着我方才的话语是否别有深意。

    “呵,大人说笑了,小的还想着要是再下起雨来,大人又得淋着了,到时候该如何是好啊?”

    “那,要是再下雨了,小公公还会过来为我打伞吗?”

    我瞧着他脸上忽然染了一点红,不知为何,心中有些许得意,更有些说不出的味道在里边,只觉得,若是下次还能再遇到他,即便是多下几场雨,又有何妨?

    “大人的意思是……还想再见到小的么?”

    啊呀,不小心被反将了一军,瞧小公公那似乎一脸坏笑的模样正瞅着自己,心里话就这样被人说出来,害得我的脸都红得跟个柿子似的,顿时说话也不利索了。

    “这……这个么……”

    “可以哦,要是下雨了的话,小的便来为大人撑伞吧!”

    小公公温柔的说出这句话来,我的心顿时仿佛有一片羽毛飞过,很舒服,也有些痒痒的。

    “那么,小的先行告退了!”

    说完,小公公便缓缓离开了。

    我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御花园中,心中正暗自高兴着,可回过神来,却发现有些不对头,他说要是下雨的时候会来,那要是不下雨了呢?就不会来了吗?

    啊……

    我不禁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干嘛非得说是下雨的时候啊,不是下雨的时候也可以啊,要是他能来陪自己说说话,解解闷,也是极好的啊!

    唉,难得遇到一位这么有趣的小公公,他谈吐不俗,很显然应该是识得字的,不然也不会在太医院供职了吧?既然是跟着王御医的,那有机会还是可以看到他的吧?

    说起来,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想到这,我不禁嘴角抽搐了两下,和他说话那么长时间,居然忘记问他的名字了,只是一直小公公的喊着,叫着顺口了也没觉得不对劲,所以连名字也忘记问了,真是失策啊!

    唉,真想给自己一锤子!

    我不禁仰天长叹,用着商量的语气,说道:

    “老天爷,明儿个再下雨吧!”

    ……

    我是明白了,什么叫天公不作美。

    这几天的天气好的不能再好了,在那天之后,我连着在御花园跪了三天了,整整三天,阳光是如此明媚,天空是如此晴朗,时不时的,空中还会飘过几朵漂亮的云朵儿,当真是何等的惬意。

    可我的心里一点都不惬意!

    这几天我看过来来往往不少于一百多个小太监和宫女,他们瞧着我都见怪不怪了,可我瞧着他们是越发不顺眼了,怎么就看不到那天遇到的小公公了呢?

    他还真是信守承诺啊,下雨了会来,没下雨,就不来!

    那天跪足了时辰后,我便先回了翰林院换了件干净的衣裳,便直接去了趟太医院,本想着找王御医说说情,让他别处罚那位小公公的,可没曾想,王御医当天出宫办差去了,说也要好几天才能回宫。

    我想着,那小公公应该是陪着王御医一块出宫去了吧,往太医院里边瞅了半天,愣是找不到那小公公的廋弱的身影,这才悻悻而归。

    这皇宫何其宏伟,宫里的太监又何其多,不知还有无缘分,与那位小公公再次相见?

    心中不禁感叹了几句:君子之交,淡淡如水啊!

    我不禁悠悠地叹了口气,想着再过一个时辰,我便可以从惩罚中解脱出来了。

    因为过了今日,我便可以不用担负起教导小皇帝的责任,顿时有种无官一身轻之感。大不了再回翰林院,过我那逍遥而又枯燥的编撰日子去了。

    正值我在发呆之际,在一群宫女太监的拥簇下,小皇帝兴致冲冲的往我这来了。

    我不禁正了正身形,待到小皇帝走到我跟前,恭敬的给小皇帝扣头请安。

    “微臣,拜见陛下!”

    小皇帝微微咳嗽了两声,似乎在思忖着该如何应对,身子有些不自然的摆动了下,随即,说道:

    “嗯,高……爱卿,你起身吧!”

    这是赦免我的意思吗?我有些搞不懂小皇帝的来意,那日还剑拔弩张对我施以惩戒,今日倒是温和得有些异常了。

    “启禀陛下,微臣奉旨在此受罚,还未够时辰,不敢起身。”

    小皇帝有些气结,这不是抗命是什么?就说,高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朕现在命令你,立刻起身!”

    小皇帝发怒了。

    我也不知哪来的胆子,一副大义泯然的模样,正声道:

    “陛下,君令一出,绝不可朝令夕改,怎可因一时之喜怒,而随意更改君令?如此这般,形同儿戏,如何号令百官,威慑朝堂!”

    小皇帝不禁有些哑然,有些奇怪的盯着跪在地上的我,还露出有些不可思议的神情。

    其实,这些天小皇帝都有派人盯着高辰是否真有遵循君令,在御花园受刑罚跪,若是他偷懒或者违令不遵,那自己便又有了可以处置高辰的理由。可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真的每日都来御花园跪着了,而且都是跪足了时辰之后才回的翰林院。

    满朝文武,谁人不知,小皇帝就是个傀儡,君令何时有人真正畏惧和遵循过?

    如果自己方才没听错的话,高辰所言,便是自己真的可以有号令百官,威慑朝堂的那一日么?!

    小皇帝逐渐收敛了自己的怒气,开始懂得思虑周详后再言语的重要性了。

    他似乎也有些许明白,老太师为何会向自己举荐高辰做自己的太傅了。

    若是撇开他是高家之人的事,其实高辰,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人才,难怪乎皇祖母会将皇长姐许配给他了。

    起初,自己也很其他人一般,认为高辰无才无德,之所以能状元及第,无非是因着高家在朝之势力的缘故。可不久前,老太师拿了一篇不知何人所写的策论与自己瞧了,顿时便被此人文采之风流,文笔之犀利所折服。

    文章字句都切中朝廷时政利弊,一针见血,献策论证,别具一格,更有语出惊人之句,令小皇帝看了,都不觉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激动不已。当时,小皇帝便拍岸而起,直言道,若是与此人同朝,定要拜此人为老师。

    可当时老太师只是微微一笑,却没有告诉他,写这篇文章的人是谁。

    也因着受这篇文章的鼓舞,小皇帝兴致盎然的写下了那篇千字文。

    小皇帝自己也承认,之所以会惩戒高辰,确实有迁怒的情绪在里面。可他也给自己出了一道难题,高辰问自己,究竟想成为一个怎样的皇帝?

    奇怪的是,自己这几日对平日那些玩乐游戏都不再有兴致,反而不断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自己,究竟想成为一个怎样的皇帝呢?

    他想到了历史上那些被百姓传颂,贤明有德的君主,是想要成为那样的皇帝吗?

    贤明圣主,选才任能,受百姓爱戴,为后世所传颂?

    这样的想法似乎没有错,那么,自己要怎样做,才能成为这样的好皇帝呢?

    小皇帝这才发现,自己根本从来没有想过,该如何做才能成为一个被百姓所称颂的好皇帝。

    难道,这就是高辰想要让自己明白的事情吗?

    高辰说,当他找到答案后,再去找他,是在说,他可以教给自己如何成为一位君王的本领吗?

    何等狂妄自大之人啊?

    就凭他,有这样的本事么?

    就在这个时候,派去监视他的人回报,高辰一直跪在御花园;而在第三日,一个人来了,告诉了自己,当时老太师给自己看的那篇文章,出自何人之手,那一晚,小皇帝一夜未眠。

    没想到啊,居然是他——高辰!三年前的殿前钦点新科状元,高氏一门的长子嫡孙!

    而那篇被自己推崇备至的文章,便是当年他写的考卷,他的状元之名,实至名归啊!

    可为何,如此大才,在这三年来不但寂寂无名,反而还声名狼藉了呢?

    小皇帝不禁回想起先帝在位那最后几年,朝政如何昏暗,百官如何颓废,才逐渐抓住了些端倪,也是无声的叹了口气。

    如今,高辰居然当众斥责自己朝令夕改,将君令威严形同儿戏,自己居然无法反驳。

    想着那时候老太师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再看这眼前这一身周正之人,忆起了当时顺口而出的拜师之言,顿时心下明了了。

    眼前这个人,注定会成为他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