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5章 世间安得双全法
    这几日我过得有些惴惴不安,因为接下来的四天,我将担任小皇帝的老师,因着翰林院的事物不可废,故而侍读之责由我和几位翰林院编修轮值,陪伴着小皇帝读书。

    果不其然,待得退朝之后,內侍监领了我去御书房,正打算参拜皇帝。却不想人去楼空,片刻后一小宫女来传口谕,说小皇帝在御花园让我即刻赶过去,这时候,我就知道,准没什么好事发生。

    来到御花园,却见小皇帝似乎很不开心,拉着几个小太监一起玩投壶,投了三次都没见中的,一怒之下,将箭矢折了,一脚踢翻了箭壶,气呼呼地在一边走来走去。

    过来时听內侍监好心提醒过,似乎是小皇帝一时兴起,写了千字文,洋洋洒洒地将自己的治国方略倾于纸上,还特意让人拿起给左丞相指正,结果可想而知了,我那叔父完全不给小皇帝面子,愣是一字不看的让人将此文给原封退了回来。

    小皇帝多跌面子啊,这心里还指不定在想着那高钦完全没把他这小皇帝放在眼里,保不齐还想过要把高钦拖下去斩了,再把高家之人都一个个流放偏远之地才好。

    当然,想归想,可不可以做,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摆弄不了高钦,难道还不允许自己找高家的人来出出气么?

    这不,无辜的我,再一次成为了炮灰……

    我跪了下来,按君臣之礼给小皇帝请安,这御花园的地板铺的可都是鹅卵石,这凹凸不平的,踩着也许是舒服的,还能按摩脚底穴位,对身体有益。可这跪着可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我就一直跪着,小皇帝就一直僵着,那句平身,愣是没有了后文。

    我幽幽的轻叹了口气,这柿子果然是捡软的来捏的。那高韦是御前护卫统领,武艺高强,小皇帝自然不会去动他的心思。而我却恰恰相反,仿佛天生就长着一张欠揍的脸似的,还招人怨,不找我找谁啊?

    “好,好一个高丞相啊!”

    小皇帝怒悲参半,忽然冷冷的说出这句话来,别人听着是在称赞丞相,可在我听来,那是气愤和不甘。

    小皇帝年纪虽小,可志向却远大,只是现在,他如同一只笼中鸟,羽翼都未曾丰满,双脚还未长结实,便想着要挣脱牢笼而出,实在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这便如同他热情洋溢的写的那篇千字文一般,虽然可以预见其中定是满腔热情,激动澎湃,可治国并不是仅靠一腔热情便可成事。小皇帝如今连自己身负的责任是什么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写出所谓的治国方略呢?

    这便是叔父不肯看这篇文的真正原因,对于如此严厉苛刻的叔父来说,那就是在浪费时间!

    可现在的小皇帝还不明白,他现在只知道自己是皇帝,而皇帝就应该万人之上,号令天下,莫敢不从,这才是真正的九五至尊。

    “高……爱卿,既然你如此喜欢跪着,那这几天你便在这跪满三个时辰后,再来教我念书便好了!”

    身边的太监、宫女们个个噤若寒蝉,都知道小皇帝是在拿我当出气包呢,纷纷向我投来怜悯的目光。

    我不禁嘴角有些抽搐,自己看起来就真那么可怜吗?不行,说什么都不能丢了骨气。

    立马摆正了身形,恭敬的再拜了拜,正气大声说道:

    “臣,高辰,遵旨!”

    输人也不能输了气势啊……

    小皇帝被我这一副貌似慷慨赴义的模样给吓了一跳,不知为何心里突然生出了几分挫败感,这更是令他觉得火冒三丈,睁大眼睛瞪了我半天,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又只能拂袖而去了。

    小皇帝刚走几步,我便主动叫住了他,问道:

    “高丞相是好,可是,陛下,将来想要成为一位怎样的君王呢?”

    看着小皇帝的背影,似乎对这句话有所触动。

    “陛下何时想通了这个问题,便何时来找微臣吧!”

    说完,又福了一礼,这是名正言顺的在给自己旷班找理由啊,若是小皇帝找不到问题的答案,那自己也就不用给小皇帝上课了。

    这是一份战书,而且依着小皇帝的性子,他一定会接受这份挑战。

    只见小皇帝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小拳头,然后冷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御花园。

    不是所有的君王,都能让贤才心甘情愿辅佐臣服的!

    我有些哀伤的叹了口气,虽然是找到了可以旷班的理由,不用去陪小皇帝读书了,可每日早朝之后就的到这御花园跪着,还得跪四天,而且还要跪满三个时辰,我可怜的膝盖啊,也不知道是自己赚了呢还是亏了啊?

    而且,我可能还忽略了一个非常致命的问题,要是下雨了怎么办?

    我的脸顿时一阵惨白,因为在御花园跪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后,在被路过的宫女和太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一阵又一阵之后,头顶上突然一片乌云盖顶,哈,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今天我出门没有看黄历,真是流年不利啊,怕什么就来什么。

    一阵寒风卷过之后,一场大雨就这般纷至沓来,毫不拖沓。大雨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把我淋了个透心凉,我此刻的心情不禁有些悲壮,仰天长叹,道:

    “老天啊,不带你这么整人的啊!”

    咯咯……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轻柔的笑声,不知何时,那已经站了一位执着油纸伞的小太监,正一脸有趣的打量着自己。

    许是被雨水淋得,眼神都有些迷蒙了吧,咋一看这小太监,年龄似乎也不大,却生的极为好看,眉清目秀的,一对明亮的眸子,灵动流转;眉山远黛,顾盼生姿;掩面而笑,却多出几分含羞之色,格外动人。明明是个小太监,却端的生出几分女子姿容来!

    若是此人身为女子,定是为绝代佳人了!

    一念至此,我脸颊微微一红,忙转过头去,暗骂自己,怎能如此无礼,对方是位公公,境遇如此悲戚,自己还生出调戏之意,实在是太不厚道了。

    “大人,这是在作甚呢?”

    我的心不禁一颤,这小公公,怎生连说出来的话,都如同银铃般悦耳。

    据说,若是做了公公,便会越发形似女子,此言,果真不虚么?

    “呵呵,在此奉命罚跪。”

    我有些做贼心虚似的,不知为何,就是不敢正视那位公公的面容。

    “大人乃是国之栋梁,淋坏了可怎生了得。”

    说完,便漫步过来,弯下腰身,将伞都撑在了我头上。

    我瞧着那雨水也快将他那略显瘦弱的身子打湿一半,忙不迭的伸手将伞轻轻推了回去,有些感激这位小公公的心意,微笑着说道:

    “多谢小公公好意,我都已经淋湿了,再多淋些也是无妨的,倒是小公公你,莫要淋湿了,着了凉可就不好了!”

    小公公领会了我的心意,也是微微一笑,便蹲在了我身边,两人一起撑着伞避雨,我知拗不过他,也只好心中感激,两人便这般静静避雨。

    “大人,是犯了何错,要在此受罚呢?”

    小公公有些好奇的问道,他无意经过之时,刚好看到这位大人在仰天长叹,有些忍俊不禁,瞧着这人一脸悲壮的模样,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听了有些不好意思,目光望着前方,答道:

    “惹陛下生气了!”

    “陛下他……大人还是快快起身吧,相信陛下也不愿看到大人在雨中跪着的!”

    小公公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是转而劝他起身回去。

    我明白小公公的意思,陛下也许就是一时气急,小惩大诫,才会如此,并不会真要自己连下雨了都跪在这。

    “君无戏言,身为臣子的,俨有不遵从君令之理?!”

    这句话我说得极为认真,这也确实是我的肺腑之言。

    小公公听后也是一怔,一脸好奇的神色瞅着我,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似的。

    “那小的便在此处陪着大人度过这场大雨吧!”

    小公公这话也说得极为认真。

    “这,不会误了你的差事么?”

    也不知他是在哪房当差,要是因此而误了差事,被上司责罚,那就是我的不是了。

    小公公听后,摆出两难的神色,言道:

    “这可如何是好呢,我若将伞留给大人,大人定然不允;若是就此离开,小的于心不忍。思来想去,也便只得此两全之法,大人以为,如何呢?”

    呵呵,两全之法么?

    我不禁爽朗的笑出声来,世间安得双全法啊?

    虽说如此,我却有些赞赏这位小公公了。

    “小公公不知在何处当值?”

    小公公思虑片刻后,应道:

    “小的在太医院供职,是王阳王御医的侍从!”

    我听后不禁有些好笑,真没想到,当年与杨安源打的那一架,累得李皓晕死过去,我还记得,从太医院请来的御医,便是王阳御医,如今却又碰到了他的小徒弟,这就是所谓的缘分么?

    “既然如此,到时候我也去找一趟王御医好了。”

    小公公有些疑惑的望着我,似乎不明白我有何用意。

    “跟你一起受罚啊!”

    小公公听后,噗哧一笑。他那嬉笑的模样,瞧在我眼中,竟有种独特的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