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一鸣惊人
    拂晓即起,五更趋朝。若非节假日,官员都得按时上朝,若有缺勤或无故迟到者,每缺一次点名笞打二十小板。

    故而若是离皇宫远的官员,未到卯时变得起身,穿戴整齐之后便骑着马或牛车,尽快赶到东华门集合。

    因为侍从不能入宫,而宫内为防走水,是禁止私下掌灯的。故而,从东华门至朝殿,无人给官员掌灯,而时近拂晓,天依旧黑蒙蒙一片,人影皆无法辨认,行夜路也十分危险,偶有路滑天黑而失足落入御城河者,令人唏嘘感慨。

    也有特例宫人为之掌灯的官员,如皇室宗亲及左右丞相,奏事处官员、各部院衙门递奏官和各省提塘官,因为他们提前送到的各种文件和报告或许会成为皇帝在朝会上提出讨论的议程,因而也特许给灯。故而,一有灯火照明,其他官员们都会借光同行,倒成为一道别致风景了。

    好不易被阿正叫醒,醉酒之后头是疼的厉害了,但是依然得尽早起身参加朝会。只因我实在是太过贫穷寒碜了,都没有马或者牛车可乘,别看我是个翰林院修撰,可薪水也微薄,够得一月伙食、开销就算不错的了,更别提养马或牛车了。

    每次上朝,只能让阿正前面打着灯,两人步行至东华门。这一路少说也得走上半个时辰了,若不比别个更早些起身,只怕是要迟到了。

    喝了碗醒酒汤,稍微清醒了些,阿正伺候着换上了官服,这便匆匆出了房门。瞧着我这寒碜的府邸,其实就是一个一进一出的小四合院子,院中还有棵孤零零的老槐树。我这院子啊,加上老火头和阿正,就是一主两仆的院子了,啊,对了,还有一条老黄狗,最近居然还下了几只小崽子,这府里的开销看来又多了几笔。

    士大夫常言:莫要五斗米折腰。

    说的是很志气,可志气不能当饭吃啊。我也算是有志气的了,眼看着别人都是做京官的,吃好喝好不说,还免不得多填几房妾室暖床。而我呢,还得每月为这个家的生计发愁,瞧着一直忠心耿耿跟在自己身边的阿正和老火头,都觉得对不住他们,跟了这么个主子,好日子何时才熬出头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成为了驸马,哈哈,好日子终于来了吧,代价就是把自己给卖了,还卖的那么彻底,尊严什么的,统统皆可抛。阿正都说,我最大的优点就是长了一副俊俏不凡的脸,绝对可以讨得公主喜爱,只要公主欢喜了,还怕将来没好日子过么?

    听到这里,我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好歹,我也是个状元及第,天子门生啊,沦落到要出卖色相的地步,让我情何以堪啊?

    也不知是谁说的:理想很丰腴,现实很骨感,诚不欺我也!

    垂头丧气的跟着在前面掌灯带路的阿正,出了大门,便往东华门去了。

    约莫走了大半个时辰了,好不易看到东华门四处散落的灯火,那是官员们在等着借光而在门口侯着了。我瞧着时间正好,看来再稍微等等,也能顺便跟有光的官员借个光一起入朝殿去了。

    对阿正嘱咐了几句,便让他回去了。我也东华门便寻了处空地,和其他官员一样,静静侯着了。恰好,赶上了老太师从马车里走了下来,太子太师卫叔子,伺候了三代皇帝,更是帝师,极受百官尊敬。只是最近年纪大了,腿脚也不利索了,太皇太后怜惜老臣,下懿旨允许老太师乘坐马车,专人掌灯入朝会,以示恩宠。

    只是老太师从不恃宠生娇,即便腿脚不利索了,也不肯驾着马车入朝会,到了东华门依然会下马车,在专人带领下入朝殿。

    这可给我们这些等着借光的小官员们开了方便之门,原本是想着跟在后头便好了,奈何老太师虽然年纪大了,可眼力神却不减当年,才下得马车便一眼瞧见了我,忙招呼着我过去。

    我忙小跑了过去,对老太师行了一礼,恭敬的叫了声:

    “老师好!”

    老太师,便是当年的科举监考的阅卷官,也是我的授业恩师。

    老太师微微颔首,让专人在前头掌灯带路,然后毫不客气的示意我惨扶着他入朝殿。

    知道老师的脾性,他这是有话要对我说,我急忙过去扶过老师。说实在的,我有些畏惧老师,这些年来,我的所作所为,一定让他十分失望,实在是有负老师当年悉心教导。

    老师便走着,而我则恭敬的在旁边搀扶,瞧着这越发瘦弱的身子骨,我突然有些心酸,老师是真的老了,早已不似当年健朗,那骂人的声音,至今仿佛言犹在耳,却又似乎再也听不到似的。

    走了许久,老师依然一言不发,而我,也是默默陪着。

    “竖子,有鸟止南方之阜,三年不翅,不飞不鸣,嘿然无声,此为何名?”

    一句竖子,竟惹的我泪目,当年恃才傲物,一语顶撞了老师,惹的老师盛怒,学堂之上,大骂了我一声“竖子”,从那之后,老师再未唤我名字,而以此为名,我也甘愿领受!

    听到这句话,我知道这些年来,老师依然期待着我能有所作为。

    有一种鸟落在南方的土山上,三年不展翅,不飞翔,也不鸣叫,沉默无声,这只鸟叫什么名字呢?

    我停下了脚步,朝老师深深一揖,目中含泪,答道:

    “三年不翅,将以长羽翼;不飞不鸣,将以观民则。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

    这只鸟蛰伏三年,羽翼渐丰,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

    老师抓住我的手臂,有些激动的发颤,知道这个学生志向未灭,高兴的笑出声来,道:

    “好,好,好极了,只期望着我能亲眼看到那日到来!”

    我又继续搀扶着老师向前走着,老师恢复了平日训人的语气,道:

    “我已向皇上递交了辞呈,请求辞官归故,太子太傅一职,我推荐了你,过几日,你便上任吧!”

    老师是要我做小皇帝的老师么?叔父会同意吗?

    老师似胸有成竹,一语便扫清了我的顾虑。

    “太后已应允,更何况,你将成为驸马,相信左丞相也会支持的。”

    看来这一切都已是计划之中,我就连拒绝的自主都没有,如今也只能无奈接受了。

    早朝的内容依然索然无味,即便是当真发生了何事,不是都有左丞相鼎力支撑着么,怎么也轮不到我这小小的修撰去操心了。

    如今,我还是担心担心,如何应对那小皇帝吧,那日冷漠的眼神,如同一块寒冰掠过,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是绝对不会让我好过的眼神……

    据说,小皇帝很喜欢他的皇长姐,然后很讨厌高家的人。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惶恐来形容了。

    多么悲惨的事实啊,我不仅是高家的人,还是将要掳走,啊,不对,是娶走他皇长姐的罪魁!

    小皇帝在御座上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国事都有左丞相处理了,奏事官员虽然各个站出身来向着小皇帝禀奏事宜,可都是等着左丞相来做出裁决。

    他的目光便在百官之中来回穿梭着,似乎在找什么人似的。最后,那目光似乎正死死的往我这盯……

    我的心顿时犹如坠入冰窟,不动神色的把身子往里边挪了几步,那目光依然紧追不舍,我的额头已经开始忍不住冒冷汗了。

    我似乎出现了错觉,我怎么觉得方才小皇帝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那一定是我的错觉吧?

    一定是我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