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公主殿下嫁到 > 第2章 醉仙楼
    醉仙楼是金陵最大的声色之所,富家子弟,名门公子常流连其间,听歌舞赏月,品绝色佳酿,好不快活。

    今日兴许是兴头高了,三人喝多了几杯,都有些微醺。

    杨安源凭栏而立,恰逢酒楼妈妈带上了一位戴着面纱的妙曼女子上了舞台,虽未瞧见那女子的容貌,这行似弱柳扶风,静则姣花照水,十指纤纤,肤白凝脂,一看便是位绝色佳丽。

    但见此女怀里捧着的却是一张七弦琴,与舞台之上,盈盈而立,即便满座宾朋,也未见丝毫胆怯羞涩。

    杨安源正暗自好奇,之前来这酒仙楼,却从未见过此等绝色,料想着这定然就是最近新来的那位琴姬,听妈妈说过,是叫素竹姑娘吧!

    据闻,此女琴音不凡,金陵乐坊难有比肩者!

    杨安源忙招呼着我与李皓过去,也好瞧个热闹,也不知这素竹姑娘的琴音是否当真如此了得。

    李皓一听是那位新进的琴姬,忙不迭的离席而去。我却是有些乏了,依旧执着酒杯,喝我的酒。

    这醉仙楼从不缺才艺双全、美貌秀丽的女子,看与不看,又有何区别呢?

    片刻过后,琴音续续传来,音调之间,弹的居然是高雅平和的《风入松》?!

    古琴曲有《风入松》,高雅淡薄,清调悦耳,令闻者顿生水流石上、风来松下的幽清肃穆之感。因其曲风高雅,大有曲高和寡之意,彰显隐者之风,故而深受性格孤傲,不与世俗合流之士喜爱。

    在此觥筹交错,声色犬马之所奏此高雅淡泊之音,这位姑娘相必也是一朵清莲,出淤泥而不染。不知为何,会流落在这风尘之中呢?

    我执杯之手微微一滞,轻轻叹了口气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杨安源似被此女的琴音所动,心中忽而惆怅,唯有借古诗吟咏,以抒心中块垒。

    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之后,也是幽幽叹了口气。

    曲高和寡,知音难觅。而读书人心中的知音,便是能生逢其时,遇上明君圣主,一展平生所学,以遂青云之志。只可惜,命运弄人,当年的满腔报国之情,凌云壮志,如今被消磨得还剩下多少?

    身边的李皓也是深有感触,两人沉默良久,也只剩仰头饮酒,相对无言了。

    那位姑娘的琴技确实了得,单凭一女子都有如此高雅之志,便是一般人也难有企及者,难怪说金陵乐坊难有比肩者了!

    “此女的琴技,倒与那故去的柳絮姑娘相比,毫不逊色!”

    杨安源是由衷称赞,心有所感,便顺势而发。

    身边的李皓听了,却是脸色一变,拉了拉杨安源的衣袖,示意他莫要再说下去。

    可杨安源就是个直肠子,喝醉了更是没了顾忌,心中将此事藏得久了,寻了机会没有不说出口的道理。

    “当年,你若是收了她,也不至于落到如斯田地了!”

    说完,心中有些悲苦,这么多年了,这伤痛依然还在,对高辰的恨意,也不曾消失,一切,都是源于一位叫柳絮的女子!

    此刻,我脸色惨白,将那酒杯死死的握在掌中,仿佛下一刻这酒杯便会在我手中捏碎!

    李皓见气氛有异,忙错开话题,夺了杨安源的酒杯,说道:

    “杨兄,你喝醉了!”

    “哈哈哈,是啊,我喝醉了!”

    杨安源有些立足不稳,李皓急忙扶住了他,往我这瞧着。

    好不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苦笑一声,今晚这酒宴,也是时候散了。朝李皓点了点头,道:

    “李兄,烦你送杨兄回去。”

    李皓知道轻重,道:

    “好,高兄也莫要再喝了,早些回府歇息!”

    两厢抱拳行礼后,李皓搀扶着杨安源离去,而杨安源是真的醉了,边走着还边说着浑话。

    “哈哈,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薄幸名啊……哈哈……哈哈”

    杨安源的声音,逐渐远去了。

    而我只觉心中犹如大石压置,喘息不得。寻了那酒壶,弃了那酒杯,一股脑都灌了下去,只觉着人反而是越来越清醒了。

    站起身来,眼前天旋地转,扶着桌沿,朝那护栏走去,方才稳住身形,那一袭白衣便引入眼帘,那般美好的女子,当真是叫人一见难忘啊!

    眼前的这袭倩影,与脑海中的那抹影子相互重叠着,忽然近了,突然又变得好遥远,心中有种莫名的痛楚,难以自抑。

    手中的酒壶就这样被我摔碎,一直守在门外的阿正立马推门进来,眼见着我快要摔倒,急着扶住了我,急切切的说道:

    “公子,莫要再喝了,我们回去吧!”

    此刻我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了,脑海里只有那个人身影,心里不断出现的,是那个人的名字。

    柳絮,柳絮,柳絮……

    “让我收了她么?收了她做妾室么?……我怎么可以,怎么能这么做啊?……”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

    ……

    “对啊,对啊,我便是那负心薄幸之人啊……”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又说了些什么,我只知道的是,我被什么人扶着,慢慢走出了酒楼。

    金陵夜晚的风有些凉意,我有些行走不稳,若不是阿正扶着,只怕早摔在地上了。

    眼前红灯高悬随风而舞,而路上行人往来,熙熙攘攘,嘈杂吵闹,也让我酒醉醒了几分,口中只觉干渴异常,不断嚷着要水喝。

    “水,水,给我水……”

    阿正跟在我身边也已经好几年了,从未见过我喝醉过,也是有些慌了,又听到我不断喊要水喝,瞧着这整条街道商铺都早已关门了,只得找找那些街边的小摊铺,看看有没办法给公子弄碗水来喝。

    这便找了一处安静僻静的小道,让我坐在了屋檐下,好好嘱咐了两句,道:

    “公子,公子,您先在这歇歇,我去给您找水,马上就回来,千万别到处走!”

    确认我安静下来了,阿正立马跑去找水了。

    我只觉得有些闷热,忍不住伸手拉松了衣领,不断喊着阿正的名字,却一直听不到回应。努力睁开了眼睛,想瞧瞧这是何处,可四周一片黑暗,有些看不真切。

    我努力挣扎着扶着墙壁站起身来,头还有些晕晕的,可庆幸的是,还能站的稳。正打算寻个方向先离开此地,却猛地听到身后的小巷中传来一声骇人的惨叫声……

    怔怔地瞧着那小巷,我的额头不禁冒出冷汗,心中明明怕的不行,可脚似乎不受自己控制一般,一步一步往那后巷迈了过去。

    也不知是酒醉还是害怕的缘故,双脚止不住打颤,好不易扶着墙挪到了墙角,缓缓地探出半个身子想先查看情况,可还未等我反应过来,胸口的衣领便被人一把揪住,伸手一拉,便将我拽入了那幽暗的后巷之中,然后狠狠地将我甩到了一边。

    “难道还有漏网之鱼?”

    只听到有人轻声说了一句,有些分不清男女,似乎我的出现在他的意料之外。

    很快一柄长剑便朝我刺了过来,黑暗之中我又看不真切,只能伸手胡乱摸索了一通,却正好在身边摸到了一个人的身子,所到之处,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正喷涌而出,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

    难道,这是血?!杀人了!

    顿时,我胃内一阵翻滚,侧开了身子,便忍不住在一旁呕吐起来,仿佛要把肝胆都吐出来一般,只觉得难受极了,比死了还难受。

    那人的一剑并没有要我的命,反而刺偏了,在我的衣领处划了一道很大的口子。

    “等等。”

    只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威严显露,

    原来这里不只一个人,还有另一个人,似乎正是因为这个人,我才捡回了一条性命。

    吐过之后,反而觉得人也舒服些了,酒也醒了一大半,方才自己都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了,要是还迷迷糊糊的,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忙正过身来,匍匐在地上,不敢去瞧他们,为了保住性命,只能跪地求饶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啊。

    “大侠饶命,在下,啊,不,小人,小人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还请饶过小人一命吧!”

    那两人有些一愣,似乎也没想到,此人竟会如此……窝囊……

    见他两人没了反应,我觉得可能是我说的不够凄惨,无法激起那两人的同情心,没办法了,只能使出杀手锏。

    “大侠饶命啊,小人上有高堂,下有几个嗷嗷待哺的娃儿,我若死了,她们就得饿死了啊,我身上的银钱你们都拿去,只求留我一条性命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说完,声泪俱下,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

    连忙摸向怀里,想要掏出那钱袋出来,可摸来摸去,愣是连钱袋子的影子都没摸到,慌忙之中,倒是把本就划了道口子的衣领拉得更开了,那一直贴身挂在脖颈上的玉佩,就这样显露人前……

    我暗叫一声不好,这块玉佩可是极为珍贵的,比起钱袋来,这才是最为值钱的东西啊!

    悲催的是,这玉佩比自己的性命都来得重要,丢不得的,不能丢的!

    这块玉佩确实是块稀释珍宝,在黑暗中都能发出淡绿色的荧光来,绝非一般玉佩可以比拟。

    “那是……”

    即便我想藏起来,也为时已晚了,只听到执剑之人轻呼一声,一剑挑开,居然划开了系着玉佩的红绳,再顺势一带,玉佩便落入另一人之手。

    无法辨认出那人的表情,只见那人执着那块在黑暗中发出迷人荧光的玉佩怔了片刻,最后死死地将它纳入掌中。

    不知为何,执剑之人似乎突然变得有些愤怒,剑刃抵住了我的咽喉,只需一用力,我便得一命呜呼了。

    “你这样的人…你这样的人,如何配得上……”

    执剑之人愤怒得说话都有些不顺,仿佛陡然间我与他有何深仇大恨,恨不得立马在我身上捅上几个窟窿才好!

    我缩了缩头,有些不知所措了。

    “本就是个无关紧要之人,走……”

    拿着玉佩的那人忽地打断了话语,然后冷冷的吐出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开了。

    执剑之人冷哼了一声,收回长剑,追上前面那人的身影,也逐渐消失在转角处……

    我跪在地上,有些怔怔出神,方才那人的话,不知为何,犹如一把尖刀,狠狠地挫在了心窝上,本该为死里逃生而拍手庆贺的我,只觉得有些悲戚痛楚在里头,久久不能散去。

    ……

    那块玉佩,是太皇太后亲手赏赐的,与长公主殿下的,定情之物!

    ……

    阿正找到我时,见我精神恍惚,而身上衣服也破烂不堪,以为我遭遇强盗洗劫,说是要去衙门报官。被我一把拉住,嘱咐他今晚便当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过。

    我就这么懵懵懂懂的回了府邸,换下了那身又破又臭的衣物后,便径直睡去了,只要睡醒了,今晚的一切都会忘记的,都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