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繁华 > 第二十五章
    何叶和岑靳一走,岑溪觉得自己也要即刻回去了,那个星空画廊开幕酒会的方案还没做好,她还要回去后确定。这天已经是周日了,她和陈艾弥约的是下周,虽然没说具体星期几,但她也想尽快,这个订单对桃花源那么重要,越朝后拖当然就越不好。

    她以为阮少棠也不会再留下了,他本来只是为岑靳的事才过来的,他那么忙,当然不会再耽搁了,肯定早就迫不及待要回去了。

    然而她回到房间时,并没有见着他。刚刚酒阑人散,她自然是跟着何叶和岑靳走,他在电梯间分别时非常绅士地让他们先进电梯,她以为他会进下一趟电梯回酒店房间准备回去。

    她坐在起居室等了一会儿,他还没回来,大约是中午那杯烈酒的后劲也上来了,她只觉得头有点晕乎乎的,不知不觉就倚着沙发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她恍惚以为只打了个盹,可是却是躺在了长沙发上,身上还盖了一块毛毯,洗手间有水声哗啦传来,看来是阮少棠回来了。

    一会儿后,他就从洗手间出来了。她看他似乎洗过脸,额发上还淌着水珠,他素来喝酒不上脸,即便是醉了,脸上也是一派云淡风轻的沉静,一点儿也瞧不出来的。可是中午都开了两瓶五粮液,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在喝,她不由咕哝:“很难受么?叫你不要喝你偏要喝。”

    阮少棠瞥她一眼:“你什么时候叫过我不要喝酒?”

    岑溪懵了一下,好像是没有,可是刚刚怎么会说得那么顺口,肯定是睡迷糊了。

    “不仅没叫,你还看着别人灌我喝酒,你还加把劲灌我喝了一杯酒。”

    这一下她有话说了:“我什么时候灌你喝酒了?我是敬你酒。”

    他没好气:“我要你敬我酒干什么?”

    岑溪又无话可说了,伸手揉着额头,只觉得自己睡懵了,还没彻底清醒,所以说话不着边。

    阮少棠瞧她那样子,又气不打一处来:“很难受么?叫你不要喝你偏要喝!”

    岑溪彻底无语了,想到当时他那灼灼的目光,只得默默地放下手,岔开话题问:“我们什时候回去?”

    “回去干什么?”

    岑溪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他说:“我来一趟成都就这样回去?都说这儿是天府之国,这回我倒要好好瞧瞧。”

    他的回答简直是出乎意料,她没想到他还来了游玩的兴致,十分不捧场地说:“可是我还有事……”

    “你有我忙?”

    岑溪默默地闭嘴。

    阮少棠要去大熊猫基地看熊猫,她已经被他忽如其来的游兴震得如坠云雾,倒不觉得他要看熊猫有什么奇怪了,再说来了熊猫王国,看看熊猫实属“到此一游”必不可少的项目。

    结果到了熊猫基地,两个人全程坐着熊猫游览车,走马观花打了个过场,岑溪觉得有点傻乎乎的,这样根本就看不到什么,但是要阮少棠推着轮椅带她看熊猫,她会觉得更傻。而且坐在观光车上也有另一番风景,园区的绿化非常好,雨后空气清新,观光车悠悠缓缓驶过,迎面凉风习习,夹道翠竹如屏,实在心旷神怡。她不觉想起阮少棠不久前还说带她兜风的话来,但是想到他开那辆跑车的架势,还是宁愿他忘了。

    阮少棠也挺享受的,穿着休闲衫,闲闲地半倚半靠在椅背上,颇有那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样子,与他平日的一丝不苟大相径庭。看她四处张望,他一手揽着她的肩,轻含笑意问她:“怎么样?”

    风吹得他的头发蓬松凌乱,他这样子整个人都温润柔和了起来,像个出门踏青的大男孩,神采奕奕。岑溪转头看着他,笑盈盈地说:“今天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都是歌。”

    话虽好听,却是化自一句诗,而且原诗并不欢快。阮少棠当然知道那句诗,他怔了一下,脸上笑意已随风而去,半晌后才淡淡说:“是要到秋天了。”

    岑溪也知道自己有点扫兴了,刚刚不知怎么想到了那句诗,就信口借来逗乐了,看他的脸色显然是不喜,幸好观光车到了目的地,嘎吱停下,她连忙下车。

    观光车送他们到了熊猫集中生活的地方,她的脚还不怎么能走路,轮椅又被阮少棠嫌弃地丢在了车上,于是只能踮着脚凑近看看熊猫。大熊猫憨态可掬,懒懒地吃竹叶,她还看见了两只小熊猫,实在是可爱,毛茸茸的一团,跳来蹦去。

    阮少棠却意兴阑珊,只是远远地站着。她回头看了他一眼,本来想喊他来看小熊猫,迟疑了一下,终究没叫他。她拿出手机认真拍了几张照片,然后踮着脚跑到他跟前,喜滋滋地说:“你看熊猫!”

    她笑容灿烂举着手机给他看,眼眸最深处却是这几年他熟悉极了的那抹惘然,有委屈,有怯意,有忧色,有可怜,甚至还有一丝这几天越来越浓的感激,可是没有半分欢乐,她不过是在对他强颜欢笑而已,她从来都没有心甘情愿。

    他一直都知道她在取悦他,小心翼翼地看他的脸色说话。可是他又比谁都知道,是他逼会了她对他笑,也是他逼她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看他的脸色说话。

    他不说话,也不看手机屏幕,她的手慢慢地放下了,沮丧地说:“那我再去拍几张吧。”

    阮少棠一把拉住她的手,终于说:“脚疼不疼?”

    岑溪笑着摇头:“医生说我可以稍微走动一下。”

    “我背你去看。”

    岑溪愕然,有点怀疑自己听到的话,可是下一秒却亲眼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蹲下。

    他催促:“上来!”

    她下意识就听话趴在了他背上,一直到他背着她大步走起来,她才反应过来,窘迫地在他耳畔说:“这么多人,我还是自己走吧……”

    “怕什么!”他把她的腿往上抬了抬,“去哪边?”

    岑溪胡乱指了一个地方,还是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他背着,向来他只抱她,还经常是在某种时候,仿佛也是理所当然。这是他第一次背她,她突然记起来除了爸爸,他也是第一个背她的男人,他的背沉稳有力,跟记忆里爸爸宽阔柔软的后背一样,趴在他的背上也非常舒服,但是她只觉得这样的亲近很古怪很尴尬,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最后两个人草草看了一圈熊猫,便又坐上观光车原路返回了。

    回到市区后,阮少棠也没问她晚上吃什么,径直带她去了一家本地非常出名的川菜馆。她虽然吃不了重辣,但向来也有一点点嗜辣,久不吃辣也无味,可是来到了川地,还没吃过一顿正宗的川菜,之前在酒店里都是吃的那家粤菜中餐,所以一见川菜馆也食欲大增。

    可是没想到在门口却遇着了旧人。

    那是岑溪的大学同班同学,三年多不见,乍然在门口相逢,两个人都愣住了。还是袁雅最先反应过来,惊喜地说:“岑溪,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里?”

    袁雅发自心底的一句重逢话,岑溪却顷刻间思绪纷飞,是啊,好久不见。离开学校后,她几乎跟从前的同学全部断绝往来了,这几年在同城都没遇着几回同学旧友,可是却能在他乡相遇,命运从来都是这样避无可避,从前终究不可能被一刀斩断。

    岑溪终于也笑着说:“我过来有点事。”

    袁雅的目光转向她身边:“这位是?”

    岑溪的笑脸不觉一僵。阮少棠还扶着她,轮椅又被他嫌弃地丢在了车上,片刻后,她听见他说:“你好,我是阮少棠。”

    袁雅笑呵呵:“你好,阮先生!”

    袁雅是和男朋友一起来吃晚饭的,遇见了岑溪自然就拉住了她要请吃饭:“你来了成都,我当然要尽地主之谊请你吃饭啊,阮先生你也一起来!”

    岑溪自然推拒不了,他们本来就是要进去吃饭。

    这一顿饭岑溪吃得百味杂陈,可是饭桌上的气氛依然很好。袁雅的男朋友是北方人,特别豪爽,一上来就叫了两瓶五粮液,还有一大桌子川地佳肴。阮少棠与他相谈甚欢,席间两个人频频举杯。

    男人们喝酒,袁雅拉着岑溪絮絮说话,讲起毕业后同学的去向,感慨何叶现在做了大明星,唏嘘地说:“我以前还以为你跟她都会成为大音乐家呢,不过她现在也很好,我朋友好多都是她粉丝,连我也是。对了,你呢?你还在弹琴吧?”

    对面的喝酒声静了下来,餐桌上有片刻的寂静,岑溪低头吃了一口麻婆豆腐,红油明亮的豆腐烧得又细又嫩,入口柔若无骨,可是她舀的一勺豆腐有半勺花椒,火辣辣的麻味瞬间充斥了整个口腔,又麻又辣,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一杯水伸到她面前,她一把接过来,连喝了几口水才压下去满嘴的麻辣。

    她抬头笑:“没有,我开了一家咖啡馆。”

    袁雅愣了一下,很快又笑了:“开咖啡馆也很好啊,我以前一直想出国继续学音乐,不过遇见了他也放弃了,我知道自己没什么天分,学了这么多年的音乐也做不了大音乐家,干脆就抓住眼前人,反正一辈子乐乐呵呵的过就行了。”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对面,又在她耳边补了一句悄悄话:“我觉得这个阮先生蛮好的。”

    岑溪端起了酒杯:“袁雅,我们好久没见了,干一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