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繁华 > 第二十三章
    岑靳到底是重感冒初愈,身体还很虚弱。岑溪和何叶并没有再跟他说太多话,守着他打完点滴,跟他一起吃了刘秘书让护士送进来的晚饭,便让他躺下好好休息。岑靳却也赶她们早点回酒店休息,说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过就是留院观察一下,又有护士在,她们晚上守在这里他反倒不能安心睡觉。

    岑溪和何叶拗不过他,而且她们一个脚伤不便,一个有护士进来就得戴上口罩遮遮掩掩,只得把他一个人留在医院。

    岑溪回酒店时,阮少棠就在房间里。房门打开,她就看见了站在外头起居室的他,早已沐浴更衣,一扫此前的狼狈,一身干净清爽。

    一直等在医院接她回来的刘秘书看见他在,在门口就把轮椅停下了。阮少棠闻声回头看了一眼,很快又掉头径直走进了里头的卧室。

    刘秘书把从医院带回来的小医药箱给她,轻声说:“阮先生没去看医生,那麻烦岑小姐了。”

    岑溪倒不觉得阮少棠会老实受她摆布,却还是点点头接下了。虽然擦伤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她实在看不下去他放着额头上的那道擦伤不管不顾,他不肯她也要想办法让他肯。

    她推着轮椅进了卧室,阮少棠正在讲电话,原来他刚刚是进来接电话。岑溪安安静静地等他讲完了电话,可他看都不看她,又要去起居室。她一着急,就又只会他说的胡搅蛮缠了,使劲推着轮椅追上去问:“你吃饭了没有?”

    阮少棠停下脚步:“你没吃?”

    这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她摸不准他的回答是吃过还是没吃,于是又推了两下轮椅,直到挡在他身前才说:“我肚子很饿。”

    阮少棠皱眉,他眉间那道擦伤也跟着打了个褶子,益发触目鲜明。她仰头看见又是一怔。他却一把抱起她放在了起居室的沙发上,然后打电话订餐。

    等他挂断电话,岑溪再也忍不住说:“我帮你把伤口清洗一下吧。”

    他看了她一眼,没做声。

    她又说:“我刚刚把医药箱放在卧室床头柜上了,你去帮我拿来。”

    他站着没动,她作势要起身,他终于脚步一动,直朝卧室走去。

    岑溪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配合了,拿来了医药箱,她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他也把有擦伤的那边脸朝她。刘秘书准备的小医药箱十分周全,她看了看,先用双氧水和生理盐水清洗了伤口,又小心翼翼地涂抹上了碘伏。

    为了避免药水滴到沙发上,阮少棠一直低头对着地板,只感觉到她的手触摸在自己脸上,很轻很柔,仿佛才只有片刻的时间,就结束了。

    岑溪喜滋滋地说了一声:“好了!”

    他抬起头来,只看见她看着自己笑,就像是完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样,满脸欢喜。纵然知道她的欢喜是为什么,在这一刻,隔得这么近,她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捧住她的脸。

    门铃“叮咚”响起,岑溪讪讪地推开他的手:“送餐来了。”

    阮少棠回过神来,就像短短一场迷梦,可是他的手指间分明还留着她脸颊的温度。他放下手,起身去打开了房门。

    送餐员推着餐车过来,很丰盛的中餐,一碟一碟的菜放在了茶几上,还有一大碗米饭。之前阮少棠订餐时有问过她吃什么,她只说要吃饭,却也吃不下这么多饭。阮少棠就站在旁边,她看着他说:“你吃过了没有?坐下吃点吧。”

    他说:“我吃过了。”可他也没走,在书桌边坐下,打开了电脑。

    岑溪只觉得他今晚有点古怪,可是哪里古怪,她又说不上来。她是真的饿了,之前在焦急等待中一直没吃什么,后来刘秘书送去病房的晚饭虽然很丰盛,她看岑靳胃口不好,自己也随便吃了点。于是不管他了,端起饭碗就食指大动起来。

    吃完饭,她坐着看了一会儿电视,他就过来抱她进了浴室。岑溪其实昨天就没好好洗澡了,可是看他打开浴缸放水,下意识还是抗拒了起来:“随便洗洗就好了。”

    他没理她,她面红耳赤被他脱干净放进了浴缸。然后他也没走开,她简直手足无措,分不清是羞耻还是尴尬,从来没有被他这样看着洗澡,胡乱擦了几下,就想起身。

    阮少棠握住她的右脚踝:“别乱动!”

    “我洗完了……”

    “你几天没洗澡了?不洗干净就不要上床睡觉!”

    听到这句话,岑溪才知道刚刚在起居室不过是她的错觉,阮少棠还是阮少棠,这才是他会说的话,他洁癖那么重,怎么会允许她不洗干净就上床。

    结果她几乎是被他按在浴缸里仔仔细细洗了一遍,他的手也抚遍了她的全身。她洗完澡,他的家居服也淋湿了。把她放在床上后,他又去洗了澡。

    岑溪以为他一定会做点什么,可是他上床后只是关了卧室的灯,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在她身边躺了下来,然后很久都没有动。就像刚刚在浴室,从始至终,他仅仅只是给她洗澡,即使连她最私密的地方都袒露在他眼前,被他抚摸清洗,可是他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专注要把她洗干净,现在他也只是要睡觉。

    她闭着眼睛,也一动不动,意识渐渐飘散时,想起来很久之前,他也曾在深夜这样安静地睡在她的身边。在他清浅的呼吸声里,她终于也沉入睡眠。

    这天晚上,岑溪做了一个梦,梦里阮少棠背着岑靳走在雨天泥泞的山道上,深一脚浅一脚都是泥浆,雨越下越大,山路越来越陡峭,大雨茫茫,视线里都是连绵起伏的青山,雨水汇成一条一条小溪从山顶流下来,突然“轰隆”一声,电闪雷鸣,山洪裹挟着泥石滚滚而下,一块山石直朝他们砸下去……

    在最深沉的梦里,她看见阮少棠背着岑靳一直都没有放下,躲过那块巨石后,继续走在泥泞的山路上……

    从梦里醒来,天光已亮,她却知道这不是梦,她不过是在梦里看见了岑靳没有用语言详细讲述的阮少棠如何背着他走出那个山村。阮少棠就睡在她身边,她微微侧头就看见了他的脸,他额头上那道擦伤经过了一夜并没有黯淡多少,反倒格外鲜红怵目。

    她爬起来凑近一看,果然是有淤血,还有血水渗出来。她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昨天没有清洗好,他这道擦伤并不小,有她的小指头长了。她担心伤口化脓,连忙掀开被子下床,踮着脚去起居室拿来了医药箱。

    阮少棠依然闭眼安睡,她用棉签轻轻地给伤口涂上了碘伏消毒,刚刚要收回手,她的手腕却被一把抓住了,她怔怔地看着他睁开的眼睛。在清晨明媚的光线下,他的眼睛格外清亮,可是幽深的黑眸却又像凝着墨,似专注,又似沉静,只是那样看着她。

    她莫名地想到了八卦杂志上曾经说的深情似海海枯石烂。

    她低头嗫嚅说:“我……我给你的伤口消了一下毒,还有淤血,我昨天可能没弄好……要不我们去医院看一下吧,夏天容易化脓,留下疤就不好看了……”

    半晌后,他还是不说话,她忍不住试着挣了一下手,他抓紧她的手腕顺势一拉,她跪坐的身体直扑到他身上,他翻身就把她压在了身下。他的唇也落了下来,在她的眉心轻轻印下一个吻,然后一路蜿蜒而下寻到了她的嘴唇。

    他的吻很轻柔,没有霸道的掠夺,也没有深沉的索取,好一会儿,只是单纯地在她的唇上辗转吮吸,等她的嘴唇不自禁张开,他才捧着她的脸深深吻下去。

    岑溪松开一直紧捏在手指间的棉签,丢到床下,伸手摸到了他的胸膛。刚刚把他的睡衣扣子全解开,他的吻却停了下来,他抓下她的手,翻身躺到了一边。

    她听着他微重的喘息声,一张脸涨得通红,忍无可忍翻了个身背朝他。

    阮少棠沐浴回来后,她仍旧侧身躺在床上。他把手里的衬衣递过去,她还是不动。

    然而他的耐心好得不得了,只是拿着衬衣等着。

    片刻后,岑溪终究爬起来接过了衬衣。他站在床边,她就跪在床上给他扣衬衣扣子,可是到了最后一颗才发现又扣错了。

    他低头看了一眼,又不甚满意:“会脱你就不会穿?就是个榆木脑袋!”

    岑溪窘迫得脸又红了,只觉得他是在嘲讽她,甩开手说:“那你自己穿吧。”

    阮少棠却笑了,是真正的笑,不是嘲笑也不是冷笑,眉眼弯弯,眯成月牙似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笑意。她一直都知道他真正笑起来很好看,可是这时候看着他的笑脸,仍然恍惚了一下。这是那天他从香港回来,她在机场等到他以后,他第一次对她露出笑脸。

    在她怔忡的一瞬间,他搂住她,低头在她眉心落下一个清浅的吻。她微微仰头,他又抱起她加深了这个吻。他的唇有一点烫,可是亲吻却是温润柔和得不可思议,像暖阳下春风拂过湖面,非常缠绵婉转划过她的舌尖。他很少这样亲她,她勾住他的脖子,迷迷糊糊间疑惑他又不像是对她完全没有兴趣的样子。

    最后依然还是她给他穿好了衣服,他抱她到浴室洗漱的时候,她看着镜子里他额头上的鲜红,忍不住又劝他去看医生。

    阮少棠正在给她挤牙膏,把牙刷递给她才抬眉问:“你介意?”

    “什么?”他突然蹦出这一句,她接过牙刷,莫名其妙地问他。

    阮少棠看着她一脸惘然不解,却没再朝下说,只是自己照了照镜子,转而催促她:“刷牙吧,待会儿我送你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