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繁华 > 第十九章
    岑溪醒来时,身上盖着被子,昨晚她拉开的窗帘也密闭四合,床头柜上的盘子和醒酒器都不见了。她知道是芬姨来过,半夜她睡得迷迷糊糊时,芬姨扶她去了一趟洗手间。

    床单上那片暗红色的酒渍还在,她伸手摸了摸,倒是还记得一点她说了项链的事,也求过阮少棠不要生何叶的气,可是她忘了他说了什么,最后答应了没有。手机就落在枕头边上,已经电量耗尽自动关机了。岑溪一时疑惑起来,不知道她昨晚到底和他讲了多久的电话,胡言乱语了一些什么。转念又一想,她发酒疯,阮少棠当然不会半夜不睡觉任由她发酒疯听她的胡言乱语,或许只是她自己忘了挂断电话。

    她回到自己卧室找到充电器,把手机充上电开机,犹豫着是不是要给阮少棠打个电话探探口风,是他说的,不能发完酒疯就完了。可是一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多,又担心打扰他工作。最终她斟酌来去,给他发了一条信息:“我昨天晚上不小心喝醉了,没有吵到你睡觉吧?”

    信息发送成功后,她就放下了手机,也没指望会得到回复。因为阮少棠从不回她的信息,只偶尔会打个电话过来。当然在电话里他们也无甚可说,寥寥几句话后就会沉默下来,他也不会等她绞尽脑汁再想出点什么话说,心情好时还会敷衍地丢下一句要去开会了或是有事,一旦心情不好,只会二话不说,直接挂断电话。总之就是一派顶级商务精英的繁忙,时间宝贵,不容浪费。

    有时候岑溪真的十分怀疑,他真的有那么忙吗?真的真的有那么多文山会海吗?无非就是不想和她多说而已。她也很识趣,她不会忘记他说的话——养条哈巴狗也知道围着主人打转,既然不能对他不闻不问又不能打扰到他,避无可避之下,于是大多工作时间只会给他发信息,还要尽量言辞简短直白,以便他能够一眼看完。

    而且阮少棠不回信息,对她来说也是好的。不管他是没有空闲在手机上按来按去一个字一个字发信息,还是他根本就懒得发,不愿意发,对她来说都是好事,至少她不用搜肠刮肚再继续回复他。其实,她印象里从来没见过他发手机信息,他在她眼里也不像是有闲情发手机信息的人,而给他打电话太耗费心神,私心里她起初尝试给他发信息就是知道他不会回才有恃无恐的。她只需要偶尔隔空叫几声,让他知道她还在围着他打转就行了。

    因为昨晚喝多了酒,芬姨特地做了醒酒汤,留她吃了午饭,岑溪饭后才去咖啡馆。午餐高峰期已过,一眼望过去店内只散座着两三桌客人。阿水看见她了,却匆匆忙忙迎上来说:“溪溪姐,你可算来啦!”语气庆幸,简直像是期盼了很久终于松一口气的感觉。

    岑溪好笑:“你有什么事非要等我来?”其实经过这半年,咖啡馆的经营已经逐步走上了正轨,再说生意实在算不得好,她几天不来,也能有条不紊的运转自如,她以为阿水是故意逗笑。

    阿水却朝角落里靠窗的位置示意一眼,说:“不是我啦,是那边那位顾客等了你好久。”

    岑溪跟随阿水的视线,下意识想到了昨天那位红酒先生,难不成他今天又来喝酒?今天她可没有i给他喝了。然而待到她看仔细了在座的却是一位女士,并不见昨天那位眉目温润的先生。

    岑溪奇怪,那女子背对她而坐,头发柔顺地垂在耳畔,她看不清长相,一时无法分辨是否是来过的熟客。再说不管是不是熟客,顾客吃饭买单,无事也不会找老板,除非对食物不满意。咖啡馆开业后确实遇见过两次挑剔难缠的顾客,岑溪也知道餐饮服务业是很难避免这样的事的,不遇见故意找茬的顾客就是幸运,顾客就是上帝,当然得好好招待。

    她疑惑地看向阿水。

    阿水说:“我也不知道她有什么事,她吃完午餐后只说要和老板面谈,我说你还没来,她就说愿意等,我给你打电话了,但是没人接。”

    岑溪这才记起来她的手机还在卧室充电,她上下一趟楼梯也麻烦,后来在楼下饭厅吃完饭就直接出门了,根本忘了上楼去拿手机。

    阿水意识到她的担忧,又补一句:“她已经买单了,看样子也不是不喜欢食物。”

    岑溪放下一颗心来,再次跟随阿水走向靠窗那个角落位置。

    那是一位装扮十分高雅的女子,看见她走过来了,也十分客气立时站起来。阿水介绍了岑溪就是老板,岑溪照例微笑说:“您好,您请坐,欢迎光临桃花源,有什么我可以帮助您的吗?”

    那女子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您好,岑小姐,我是星空画廊的行政总监陈艾弥,您也可以叫我的英文名字Amy。”笑盈盈地双手递给她一张名片。

    阿水瞪大眼睛眨了眨。岑溪听到星空画廊也不由一愣,疑惑地双手接过她的名片,低头首先看地址,确认了真的是最近入驻这个小岛上的那家星空画廊,她并没有听错,禁不住惊讶地抬头看向这位陈艾弥小姐。

    陈艾弥说:“岑小姐,我今天来是有事情要和您谈,请问您现在是否有时间?”

    “当然有。”岑溪微笑答应,再次请她坐下,“陈小姐,那您请坐,我们慢慢谈。”

    待到陈艾弥坐下,岑溪随后入座,问清了她要喝点什么,阿水就机灵地去吩咐厨房了。

    陈艾弥开门见山说明来意:“岑小姐,是这样的,我们画廊下个月有一场画展,想邀请您的桃花源承办画展的开幕酒会。”

    这一下,岑溪不仅仅是惊讶了,又一次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瞪大眼睛呆头呆脑地下意识确认:“什么?”

    陈艾弥微笑:“我今天中午已经试吃过这里的食物,我很满意,而且根据我们的市场调查,你们的风格也很适合我们画廊,所以想邀请您的桃花源承办下个月我们第一次画展的开幕酒会,也同时是我们画廊的开业酒会,岑小姐可以考虑一下再给我答复。”

    岑溪听得清清楚楚,却益发愕然。

    这家星空画廊并不简单,坐落于江畔一重古色古香的园林建筑里,传说是私人宅邸,离那家兰苑不远,同样是占地豪奢,大门进去有着很大的院子,庭院深深,郁郁葱葱。岑溪在岛上散步闲逛时,经过那里几回,也隔着雕花大门仰望过门内的风光,跟想象中的一样古典静谧,粉墙黛瓦的古式府邸庭院建筑,灰白色的小楼,小桥流水,亭台水榭,像当年江南人家的园林。

    前几个月岛上盛传那幢一直重门深锁的私人宅邸要开画廊了,后来岑溪散步打那儿经过,果然看见有建筑工人来来去去,大门也敞开了,但她不好意思进去打搅人家,想着画廊开业了,自然会开门展览画作,到时候再去慢慢闲逛也不迟。

    上个月她才知道那家画廊叫星空画廊,大门口已经挂上了古朴的牌匾,咖啡馆就有员工去进去逛过,岑溪起初是忙,后来脚伤了,哪儿顾得上跑那儿去。

    最初何叶在横店拍戏时知道岛上那幢漂亮的花园建筑要新开一家以梵高的名作命名的星空画廊时,也打过注意要承办开幕酒会,画廊开业自然要有开幕酒会,这不仅是一个大订单,还是一个绝佳的宣传良机,有了这样的开头,还愁生意好不起来?桃花源诞生时的创意就包括承办各类小而精致的宴会,然而令她们不无沮丧的是,开业至今没有接到过任何这样的订单。当时何叶兴致勃勃,说桃花源有离画廊近的地理优势,要去打探打探,看看能不能搭上线拿下这家画廊。可是没过多久,何叶在电话里蔫蔫地说恐怕不行了,因为这家星空画廊来头不小,是国际老牌连锁画廊,管理层滴水不漏,完全不得起门而入。

    当时岑溪也就劝她放下,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她们再想其他办法让桃花源生意好起来。

    然而,现在可遇而不可求的绝佳好运自己送上门了,岑溪看着陈艾弥脸上的微笑,简直想马上给何叶打电话欢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