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繁华 > 第十二章
    很多事情在那一夜之后不一样了,她原以为她只要好好的跟他说,把钱还给他,她就能够安然离开,然后她就还是她自己。可是那天晚上她哭着求他,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她自己也不知道的话,他也没有放开她。最后她在他还带着酒气的浓重喘息里,只能告诉自己他喝醉了。她只能睁着眼睛再次看着窗户,期待着天亮,天亮了一切就都会结束了。

    可是那漫长而难堪的一夜之后,她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第二天早上,阮少棠起床后,不轻不重地说:“钱我多的是,不要再跟我提还钱两个字,我说过了我要的是你,你就好好的呆在这儿。”

    他的话直接把她打入了更深的地狱。岑溪愣愣地躺在床上,连身上的痛都麻木了,只是睁着一双空洞木然的眼睛看着他:“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走?”

    阮少棠正站在床边扣衬衣扣子,听到她的话笑了一声,不知道是冷笑还是嘲笑:“你急什么?等什么时候我厌烦了,自然就会让你滚。”

    终归是傻气,她那时候还不依不饶地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他:“那你什么时候会厌烦我?”

    他似乎没想到她会那样问,抬头定定地看着她,一双眼睛深沉难测。可是过了一会儿,他脸上却又是那种若有似无的笑意:“那就得看你了,你要是每回都在床上哭哭啼啼倒我胃口,没准我很快厌烦了你,不过我要的是你心甘情愿,你要是偏要跟我反着来,那我也只能跟你反着来了。”

    岑溪好像直到那时候才真正认识他,她看着穿着白衬衣沐浴在清晨朝阳下的他,淡金色的华光照在他的身上,他脸上还是最初那样清淡内敛的微笑,就是在昨天晚上最绝望痛苦的那一刻,她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比魔鬼还可怕。

    她闭上眼睛,再也不看他。

    岑溪终究慢慢把桌子上的菜吃完了,芬姨来收拾餐桌时,看见空下来的碗盘,笑眯眯地问她明天想吃什么,她做来给她吃。

    岑溪没有胃口,可是又不想让芬姨失望。那天阮少棠走后,是芬姨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来到了卧室,她只是闭着眼睛,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仿佛那样她就不用再面对那个轰然倒塌的世界。

    半晌后,芬姨轻轻摸了摸她的头说:“傻孩子,不吃饭怎么行,吃饱了就好了,小靳还在医院等着你去看他呢!”

    芬姨的手又柔又暖,就像记忆里永远没有离开的爸爸妈妈的手。岑溪的眼泪就那样流了下来,是啊,小靳还在医院等着她,她还要看着小靳平平安安从隔离舱出来,以后他会好好的在她身边。

    想到了那天,岑溪眼睛一酸,几乎又忍不住要落泪。她眨了眨眼睛逼回眼泪,最后只能笑着对芬姨说:“你做什么我都喜欢吃。”

    心绪不宁回到卧室后,岑溪就接到了何叶的电话。

    何叶似乎还在为她昨晚被突然叫走而耿耿于怀,直接问她是不是阮少棠又给脸色她瞧了。

    岑溪只是一味粉饰太平:“没有,我很好,你也别尽七想八想……只是我这几天可能没时间去见你和小靳了……”

    何叶却说:“我刚刚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在宴会上梅小乔戴着的那条项链就是你给我卖掉的,那么大的蓝宝石错不了,昨晚阮少棠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竟然破例也有露面,不知道他看见没有……”

    岑溪听到这里不由苦笑,却只能若无其事地说:“他哪儿会记得一条项链,你就别杞人忧天了。”

    大约何叶冷静下来想想,也觉得阮少棠不是会在乎一条项链的人,终于没再多问。岑溪趁便说阮少棠在这里,自己这几天会很忙,暂时就不去她和小靳那边了。索性就让何叶以为是阮少棠限制了她的自由,总好过让他们见到她这个样子。

    何叶又憋着一股对阮少棠的闷气挂了电话。

    岑溪却被何叶提醒了,放下电话就匆忙去翻梳妆台抽屉,阮少棠送给她的那些珠宝首饰都在里头,她一样一样拿出来,仔仔细细地拿在手里看了半天,幸好没有再见到兰花,她终于吁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儿,她又想起了昨晚那条兰花项链,不知道还在不在车子里,车钥匙就在阮少棠卧室的床头柜上,她想去车子里找找看,可是拄着拐杖又难下楼,只能无奈地暂且放下,而且照他的脾气,或许扔了也有可能。

    阮少棠自那天走后就一直没有再回来,翌日倒是傅和意和胡师傅一起送她去医院打消炎针和换药,却只字未提阮少棠。既然傅和意还在,岑溪只能猜想阮少棠还在本城,因为生气,所以不想见她。岑溪虽然为项链的事惴惴不安,可也不想自讨没趣去打扰他,便也不问。

    然而岑靳再过几天就要出发了,连本来说好的身体检查都是岑靳一个人去的,她终究还是放不下心。岑靳大大咧咧肯定买不好路上需要的东西,何叶也不方便出去大采购。这天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她对傅和意说要去买点东西,让胡师傅在附近一家百货商场放下她。

    傅和意自是不放心,说:“你的腿这几天不宜多走动,商场人多,拄着拐杖也不方便。岑小姐如果放心的话,可以写一个购物清单给我去买。”

    傅和意向来对她都是客客气气,既不刻意疏远,亦不有意亲近。岑溪知道她是尽心为阮少棠办事,所以如若必要,极少麻烦她。但是岑溪也明白,傅和意既是如此说,那她这几天是很难出来走动的,何况拄着拐杖也的确是不方便购物。她踌躇一番,想到就算自己买了东西,也没法送给岑靳,连何叶也得瞒着,最终还是得托胡师傅给何叶送过去。购物清单她早已写好,只是有些东西还不确定,于是便说:“那麻烦您和胡师傅陪我走一趟,你们扶着我总不会有什么事。”

    有傅和意和胡师傅的帮忙,岑溪很轻松就买好了要给岑靳的东西,大多时候她只是站在一边,看着傅和意经过比较后一样一样地拿来购物清单上的物品。岑溪一直都知道傅和意非常厉害,她能够在阮少棠身边工作那么多年,自然不寻常。然而此时此刻看着她清晰明快地和售货员沟通交流,极其妥帖地选好最适合岑靳在路上需要的东西,不由对她有了一层更真实的认识。

    买好了东西回来后,岑溪给何叶打了一个电话,确定她在家后,胡师傅就把东西给何叶送去了。

    时候还早,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傅和意回来后就进了阮少棠的书房,大概是有工作。岑溪听见芬姨留她吃晚饭,她也答应了下来。既然傅和意在这里,岑溪就不便上楼去卧室了,她在客厅坐了一会儿,手头没有书,电视也没什么好看的,百无聊赖之下想到自己还不怎么会拄着拐杖走路,也不能老是依赖人来扶,而且桃花源又不能长时间不去,便想试着多走走,俗话说孰能生巧。

    太阳要下山了,暑热渐退,外头天气凉爽宜人,她就拄着拐杖在院子里的草坪地上走来走去。不知道走了几个来回,伸手擦额头沁出的薄汗时,不经意间一抬头却看见傅和意站在门廊下看着她。

    傅和意见她停下,便走了过来。

    岑溪对她笑笑说:“我练习下拐杖走路。”

    傅和意说:“那我们到湖边去走一走吧。”

    这个别墅区坐落在近郊,地理位置优越,风景极好,背山面湖,就在这幢别墅大门口不远处有一弯天然湖泊,也是小区不多的几十户居民散步遛狗的好去处。岑溪为排遣心绪,曾经独自去过一回,遇着过一对带着孙女的老夫妇,他们非常和善热情,大约是住在这里的人少,非贵即富,邻里间相互也有和睦往来,所以攀谈了一会儿,便指着视线所及处的一幢屋子说那就是他们的家,花园里养了好些花,有空可以去坐坐看看花,又问她住在那一幢,是不是还在读书,在哪儿读书云云。

    岑溪笑容僵硬,只是保持礼貌含糊应答了一番,几乎是落荒而逃。后来她就再也不去湖边了。

    这时节正是荷花盛开,湖泊里一大片碧荷,在斜阳的映照下,白的似玉,粉的似霞,风吹花摇,而远处的湖面,水光潋滟,碧波直如一大片软缎荡漾开去。

    岑溪站在湖畔,伸手把风吹乱的一缕碎发捋到耳后,面对如此清凉美景,这两天郁结在心底的百般情绪也似一荡而空。

    傅和意就站在她的身边,也放眼朝湖里望了一会儿,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你知道阮先生去哪儿了吗?”

    岑溪怔了一下。

    傅和意却并不管她是否知道,反倒像是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里,径自往下说:“阮先生是随他母亲姓,他很爱他妈妈,所以也喜欢兰花,他小时候她妈妈就把他的‘棠’字绣成一朵兰花在他的衣物上,后来他就一直保留了下来。他妈妈走的时候,他把自己关在那间卧室三天三夜,后来我们进去才知道他是在画那朵兰花。”

    岑溪这才知道那朵小小的“棠”字似的兰花的来历,其实并没有人告诉过她那朵兰花也是“棠”字,她是看得久了,越看越像,在某一刹那,突然福灵心至,恍然大悟过来的。可是她却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不明白一向和她并不亲近的傅和意为什么会忽然对她提起阮少棠的家事。

    直到傅和意突然转身面朝她,看着她的眼睛说:“其实你给我的感觉有点像阮小姐,你要是有时间就给阮先生打个电话吧。”

    岑溪呆呆地看着她,怔忡而迷茫,就像是长久以来若有似无压在心底的一个未解之谜忽然被人扯出,可是她自己一时都不知道那个谜到底是什么,脑海里只是一团迷雾。好一会儿后,她才如大梦初觉,恍然不胜悲。

    她悲哀地想,难道只是因为这样——难道她所承受的一切,他给她的所有磨难,把她的人生硬生生劈开成两半,让她再也不能明媚欢笑地生活在阳光下,这所有的所有的一切,原来只是因为这样。

    她何其有幸像他妈妈,她又何其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