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繁华 > 第九章
    他们之间所有的开头都是磨难,包括那漫长的头一晚。那天晚上她也哭了,他紧紧捏住她的下巴,幽深黑沉的双眸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任她的眼泪落到他的手上。

    后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她怕他,只要他来了,她就心惊胆寒,如同绝望的羔羊,瑟缩在角落里颤抖,等着再次被送上祭台凌迟。像那天晚上那样,她只会一回又一回僵硬地躺在他的身下,期待着他快点结束。实在难受极了,在那样漫长的夜晚里,她只能把自己的思绪拉开,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当灵魂远去,就会感知不到身体在经受什么。

    她会想小时候,爸爸妈妈都在,那些充满欢声笑语的日子。她曾经也有幸福的家庭,也是城堡里无忧无虑的公主,是爸爸妈妈捧在手心里呵护的珍宝。

    那些欢声笑语的日子又回来了,小靳还面色红润地奔跑在阳光下,她和何叶手拉着手去学校。她对爸爸说,我是小溪,她就是长在溪水里的漂亮荷叶,溪水和荷叶要永远在一起。

    爸爸笑着摸摸她的头:“好啊,那就让漂亮的荷叶长在我们家清澈的溪水里,溪水和荷叶永远在一起。”

    爸爸的大手又柔又暖,何叶就这样到了她的家。她们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她对妈妈说,我有弟弟,也有了妹妹,以后我们一家人要永远在一起。

    妈妈的钢琴声又悠扬飘来,春天温暖的阳光照在花园里盛开的花朵上,她和小靳还有何叶一起抓着风筝线,看蓝蓝的天上,五彩的翅膀翩翩飞舞。

    想啊想啊,就会忘了命运加诸在她身上的一切磨难,阮少棠带来的一切磨难。

    后来,他渐渐来得少了,也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踏进这里。那时候,岑靳还病重着,何叶还被经纪公司不冷不热凉在那里,为了接到戏挣钱,不顾危险,什么应酬场合都敢去。

    当她意识到他很久没来时,已经有两个月了。她开始忐忑不安了起来,如果他彻底厌倦了她,那小靳怎么办?

    那是命运留给她的最后的美好,她不敢赌,因为她输不起。

    她开始一天又一天惶恐地数着日子,焦急不安地犹豫着是不是要去找他。如果他真的厌倦了她,她破坏他的规矩纠缠上去,不过是再多的一样的厌烦,又有什么要紧。

    她还没弄清楚去哪儿找他,终于一天晚上,他的司机胡师傅把醉酒的他送来了。

    那天晚上的磨难更甚于头一夜,他喝醉了,她只是他买来发泄的玩物。可是她不敢躲避,也不敢喊痛,更不敢哭,她只是下意识搂紧他,像藤蔓一样,紧紧缠在他身上,唯恐他突然不满,抽身而去。

    第二天早上,她鼓起勇气,大着胆子站在他面前,强颜欢笑:“阮先生,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新学会了几道菜,想做给你尝一尝。”

    阮少棠刚刚起床,正在衣帽间穿衬衫,听见她的话,动作一顿,抬眼看她。

    有一会儿,他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专注地看着她,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到底是头一回面对这样的场面,渐渐涨红了脸,窘迫,难堪,羞耻,狼狈……这些所有被他带来的一切,令她再也不能明媚地站在阳光下欢笑的一切,紧紧包围了她,她只觉得窒息。

    好一会儿后,他突然说:“过来。”

    她怔了一下,慢半拍看见他拿在手里的领带,终于反应了过来,连忙过去接过领带,然后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给他系上。

    直到一身正装,衣冠楚楚,他慢条斯理整了整领带,淡淡说:“今晚我没时间。”

    在她逐渐失望暗淡下去的眼光里,他才又漫不经心地继续说:“我会让秘书看下行事历,安排时间。”

    她下意识说:“那我等你。”

    他瞥了她一眼。她低眉垂目,大气也不敢出。

    “去给我换一对袖扣,这对不搭衬衫。”

    他戴在手腕上的这对也是系上领带后,他让她挑的,她拿出来问他时,他只说了“随便”两个字,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而他那琳琅满目的一堆袖扣在她看来,也都差不多一样,只当他是不在乎,于是硬着头皮给他戴上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又不搭了,可是也不敢多话去问,只得再次眼花缭乱地在那一堆袖扣里挑挑选选。

    她重又给他戴袖扣的时候,他不甚满意地说:“有时间就把你那几道菜好好练练,我可不做白老鼠。”

    岑溪唯唯诺诺,连连点头。

    结果她等了一个星期,傅小姐才告诉她,阮先生晚上要来用餐。傅小姐问她详细的菜单,需要采买哪些食材。她说自己去买菜。末了,傅小姐又似不经意地说,阮先生喜欢吃苏州菜。

    岑溪原本已经拟好了菜单,也听他临走时的要求,反反复复练过,都是清淡的粤菜。阮少棠的口味似乎不重,她印象里那几回跟他一起在外头餐馆吃饭,没见他吃过什么重辣重油的食物。她也模糊记得,好像从哪儿听说过,他幼时曾在香港居住过。她不笨,知道傅小姐不会无缘无故提醒她,于是又临时加了两道现学的苏州菜。

    那天晚上,阮少棠的胃口不好不坏,但至少没有摔筷子拂袖而去。岑溪提着的心放下了一半,经此一役,她也学乖了,见那两道苏州菜动筷最多,为了讨好他,低眉顺眼地对他说,以后一定会把苏州菜做好。

    阮少棠倒笑了:“你是打算走偏门?”

    岑溪当时只当他是在嘲讽她,她依附于他,挖空心思取悦他,委实是“捞偏门”。直到过了很久,有一回吃饭时,他心情似乎非常好,对她做的菜评头论足,说偏门也不是那样好走的,她才恍然明白他那天所谓的“偏门”是什么。可她不明白的是,如果抓住他的胃是偏门的话,那什么又是正门。

    但他又渐渐地来了,只是时间上深沉难测,叫人捉摸不透,有一阵几乎天天来,像回家似的,大有食髓知味只顾享乐的昏君之气,她应接不暇,还是得撑起笑脸全副精神应对。后来,他又渐渐地冷淡了下来,他素来忙,满世界乱转是常事,一旦新鲜感过了,自然就收心回归自己正常的生活轨迹,但一个月总会来那么几回,时而也会悠闲地跟她一起吃顿饭。除了她惹他生气,也极少整月整月地不来。

    她知道他是在国外出生长大的,此地也并不是他的祖籍,他在本城大约另外还有住处,这里当然不是他的家,只是他给她的华丽囚笼,可是只要他还来,她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