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繁华 > 第七章
    何叶和岑靳还在客厅嬉闹着,一面看电视,一面拿着平板电脑玩游戏,倒是一个玩,一个指手画脚地看,争得不亦乐乎。岑溪走出来对他们说,有位员工的钥匙落在了咖啡馆,现在进不了家门,她要去咖啡馆一趟。这个理由虽然不甚圆滑,但好歹也勉强说得过去,她手头是有咖啡馆备用钥匙的,员工有事找到她头上自然也不奇怪。她在卧室想来想去,一时之间也只找得到这一个由头离开。

    何叶一开始也当真了,不由怕麻烦似的说:“这么晚了,还拿什么钥匙啊!叫她明天再拿吧。哪儿找不到一个睡觉的地方?随便找个朋友借宿一下,要不就住酒店一夜,我们给她报销房费也行啊,大半夜跑来跑去多麻烦。”

    岑溪只说住外头可能不方便,她已经答应了过去开门,还是去一趟吧。

    何叶看了她一眼,不做声了,像是跟手里头的平板有仇似的,使劲在屏幕上划拉着手指。

    岑靳站起来说:“姐,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岑溪怕的就是这出,连忙说:“我开你的跑车直接过去,不会有什么事的,你还是在家陪陪叶子,她今天刚回来,折腾了一天也累了。我过去了就睡在咖啡馆了,明天早晨还有一批货送来,免得再跑一趟。”

    岑靳刚进大学那会儿,有回何叶去学校看他,两个人在学校附近的餐馆吃饭。却碰上了岑靳的一个同学,那男生家底不错,开了一辆敞篷跑车,大摇大摆地坐在他们桌上。那天何叶没化妆,穿着也清清爽爽,戴着黑框眼镜,学生气十足。那男生混不吝地说她长得像正上映的某部电视剧里头的女主,但比那女主还要清纯漂亮多了,问她周末想不想去海边兜风玩儿,他有跑车可以带她去。

    何叶气匆匆挽着岑靳的胳膊走了,只当那男生是在嘲讽岑靳骑自行车上学,一时气得昏头,就给岑靳买了一辆更贵的保时捷跑车。

    岑靳当然不好那么高调地开着新款保时捷跑车去学校。何叶冷静下来后也觉得自己该买辆普通的车代步。于是那辆保时捷就在岑靳公寓楼下的停车场闲着的时候多,他只偶尔跟她们在一起时才开开。好车长久不开也不好,岑溪倒是有时方便也开出去溜溜。

    深夜的马路也寂寥了下来,岑溪把车速加到最大限速,路灯的光一束一束飞速闪过,照得她的脑海反倒白茫茫一片,只知道朝那个地方赶去。

    胡师傅在门廊下等着她。她下车时,他迎上来,对她笑了笑,说:“阮先生今晚喝了挺多酒,现在大概不是很清醒。”

    岑溪知道他的意思,两年多前的某个深夜,胡师傅也这样对她说过,然后她经历了此生最不堪回首的一夜。那漫长的一夜,在最深最深的噩梦里,她唯一看得见的光芒就是岑靳的笑脸。

    胡师傅犹自不放心地叮嘱道:“喝了酒的人,脑子一热就胡搅蛮缠,不能跟他拧,要顺着来。”

    岑溪笑着点头,说:“好的,我会的。”

    她当然不敢再拧着来,她的那点傻气的倔性子只会令她噩梦连连。如果卖笑会好受点,又有何不可?她本来就是在对他卖笑。

    阮少棠不在客厅,她冲了一杯醒酒的蜂蜜水,加了柠檬和冰块,端着上楼。永夜寂寥,木雕楼梯幽深曲折,静得她可以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她慢慢地走到他的房门口,迟疑了一下,终究推开了门。

    里头却有声音,软糯旖旎的靡靡之音,伴着锣鼓笙弦,静静地流泻一室。

    她听过几回,知道是一折老粤剧。曲调缠绵哀怨,在静夜里听来更是凄清,如慕如诉。而天花板上的硕大水晶灯流光溢彩,灯光靡丽。

    一曲笙歌,繁华如梦。阮少棠就坐在璀璨繁灯下,黑胶碟在老旧的留声机里缓慢咿呀地旋转,他穿着白衬衫黑西服,纵是酒后,也是一身整洁,衣冠楚楚,西服的折线挺括如刀裁。

    她看不清光影流转间他晦暗不明的脸,只觉得他周身都是静默,静得像身旁的老旧唱机,像房间里一件上了年代的古董家具,可是光华沉淀,依旧风姿翩然。

    他没有看她,却静静地问:“你知道这唱的是什么?”

    她不敢不回答,轻声说:“我听不懂白话。”

    他说:“地老天荒,情凤永配痴凰。”

    她紧紧握住手里的杯子,冰块化了,冰凉渗透手心,透彻心骨。

    “你信么?”

    她只是不作声。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从前有个倾国倾城的公主死心塌地爱上了一个男人,为了嫁给那个男人她不惜跟父母决裂,她以为那个男人会天长地久地陪伴在她身边,一生一世,生死相随,最后……她死了,他还好好地活着。”

    好一会儿后,直到那凄清哀怨的低唱停下来,岑溪才轻声说:“我不懂戏。”

    阮少棠的声音很轻,在那依旧缭绕不去的旧戏余音笼罩下,像幽幽的喟叹:“你当然不懂,你什么都不懂,你懂我就不会讲给你听了——你永远只愿活在你的世界里。”

    岑溪朝他走近了几步,双手捧着水杯递过去给他。

    他不接,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捧在手心的水杯,可是视线却又没有任何焦点,仿佛什么也没有看。

    岑溪说:“我加了柠檬和冰块,没有那么甜,你喝喝看……”

    他忽然狠狠扬手打落了那杯水,深夜里,骨瓷杯在木地板上的碎裂声异常清脆。一杯冰凉的蜂蜜柠檬水有大半泼在她的双手上,粘腻腻的,她没有去擦,只是蹲下来捡拾地上的碎瓷片。

    他挥手又一把摔了矮几上的长颈花瓶,釉色润泽的哥窑胆瓶咣啷一声摔得粉碎,月白的金丝铁线纹四溅飞裂,有细细的碎片溅落在她的身上又滑落至地,一枝碧荷横倒在她的脚边。早晨在荷塘里采的含苞待放的荷花,半夜已经开到荼蘼,枯萎了。

    他的脸上依然看不出任何表情,声音也异常平静,淡淡说:“今天不是七夕么?我有件礼物给你,梳妆台上有一条项链,你去戴上给我瞧瞧。”

    这么久了,她已经知道了,他越生气,脸上越没有表情,声音也会越静,真正气到了极点,反而声色全无,刚刚的摔瓶子撒气不过是喝多了酒后意识不甚清醒下的一时失手。

    岑溪不敢耽搁,搁下手里的碎片,快步走去洗手间洗干净了双手,然后找到了梳妆台上的那条项链。

    项链放在檀木描金的珠宝盒里,起初打开盒子,拿出那条宝石项链时,她并没有发觉什么。纵是今晚他怒火深沉可怖,也是头一回要她戴上他送的礼物给他瞧,她原以为他不过就是要羞辱她,羞辱她能让他撒气,也许待会儿他会失手把项链砸到她脸上,也许还会做别的,无论他要做什么,她戴上给他羞辱就是了。

    可是她低头刚刚戴好项链,一转身,他却不知何时已悄然站在她身后,她呼吸一窒。他伸手抚摸着她颈边一串又一串累累叠叠的宝石细链,静静问:“喜欢么?”

    岑溪一怔,这句话到底提醒了她。

    其实,他一直对她很大方,但凡女子喜爱的那些身外之物,源源不断地按季送往她的卧室。当然,那些东西对他来说,亦是全然不在乎。兴致来了,也曾送过几回礼物给她,皆是宝光灿烂的珍珠玉石,每回过来时落在她卧室的梳妆台上,从未要求她佩戴过。久而久之,她也习惯了在卧室的梳妆台上偶尔看见的那些昂贵珠宝,只会静静收起来。他既然提也不提,她亦不会多话再问他。

    这条宝石项链也是如此。

    在某天早晨,也出现在她卧室的梳妆台上。

    那时咖啡馆正是筹备开业的要紧关头,到处都要钱,偏又赶上何叶受不得气,一股脑儿把手里头能随意动用的现款拿去买了奢华的保时捷跑车。他给她的卡里虽然有钱,但他们一早就说过每月十万,她便从未动过剩下的钱。那天在梳妆台上看见他落下的这条珠光宝气的项链,不知为什么,突然就动了心思。她想,他不过是心血来潮时的一种礼仪,落在梳妆台上与落在垃圾箱里对他没有区别,他不会在乎,也不会放在心上。所谓“礼物”,当然也不会是他自己去挑的,那么拿来救急也没事。她既然已经收下了他每月的十万块,那也没必要再视他的馈赠如洪水猛兽。用他的话说,惺惺作态只会徒然惹人厌烦。

    然而,那时她忘了,在把这条宝石项链落在她梳妆台上后的隔天,他曾经难得亲自给她打过一个电话,漫不经心地说梳妆台上的项链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淡淡问她:“喜欢么?”

    其实她的生日已经过了,她当时笑着回答:“谢谢你,我很喜欢。”

    同样的话,他再次问了一遍,这一回是当面,静静地望着她的眼睛。

    岑溪从他平静的脸上看出来,他并未忘记这条项链。这回,她无话可答。

    阮少棠的动作很轻柔,慢慢地沿着她颈边的一串串宝石细链抚摸下来,最终停留在中心那颗硕大的蓝宝石上头,衬得他的声音也多了一抹异样的温柔,漫不经心地问她:“你知道我多少钱买的么?”

    他所谓的买自然是“买回来”,她还不至于如此木讷迟钝,却只是作声不得。

    他俯身在她耳边喃喃而出。

    他呼出的气息喷薄在她耳畔,热热的,和着微醺的酒气,一刹那令她晕眩。岑溪禁不住扭头远离他的气息,瞪大眼睛惊讶道:“不可能,我当时只卖了……”在他神色不明的注目下,她的惊讶像一个笑话,她再也说不出来了。

    他竟然真的笑了:“说不出口么?知道吃了大亏了?所以我说你是个傻女人,你要卖,可以卖给我。你知道,我一定可以给你十倍甚至百倍的最高价的。”

    岑溪听明白了他的言有所指,除了羞辱她,还会是什么?

    “现在物价上涨得厉害,当初十万是你自己说的,要是不够,我也可以给你涨十倍,甚至更多。”

    她不作声,还不至于把他这句话就这么当了真。是他让她记住的,他是一个商人,无利而不往,又怎么会做赔本买卖。

    果然,他又接着说:“不过,你是不是也该让我看看你的诚意?或者你肯现在告诉我,项链是谁帮你卖的?总不会是你自己卖的吧?”

    她说:“是我卖的。”

    他一把掐住她的下巴,冷冷说:“你再说一遍。”

    岑溪避无可避地仰头对上他的眼睛,她一字一顿地说:“是我自己卖的,没有人帮我。”

    阮少棠面无表情地望着她的眼睛,一双黑沉的眼睛平静无波,却又像千年冰山里头的深潭水,冷气丝丝缕缕,无声无息,静静流淌,仿佛能把她的眼珠蚀出两个洞来。

    岑溪突然打了个寒噤,他终于一把甩开她的下巴,像丢弃万分厌弃的东西,没有一丝眷恋,转身大踏步离去。

    她追上去拉住他的一只胳膊,他一把拂开。她再次缠上去拉住他,他再次一把拂开。她不依不饶地再次缠上去,像个撒泼痴缠的无赖泼妇,紧紧地缠住他不放。如此拉扯几回,他终于怒气勃发,下了蛮力掰开她的手指,再狠狠用力一推,她踉跄着栽倒在地上,背后一阵尖锐的剧痛也同时传来。她下意识翻身想要撑地爬起来,却不提防额头一下重重地撞在了旁边的矮几角上,这一下撞得她恍惚,猩红的一线血液也紧跟着涌了出来,直流到她的眼睛里。

    她伸手抹了一下眼睛,却感觉不到痛了,大约是痛得麻木了,反倒迟钝了,一时呆滞地躺在地上。直到眼看着他的身影一动,才突然吓得回过神来。她只当是他要走,于是手脚并用地一骨碌爬起来,扑上去抱住他的腿。她只知道,她不能让他走,如论如何,今天晚上她都不能让他走。

    恐惧给了她无限的勇气,她趴在他的脚下,紧紧抱住他的腿,语无伦次地说:“是我卖的……真的是我卖的……你打我骂我都行,我求你不要去找她,跟她没有关系,是我要她卖的……是我卖的……”

    他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来,目光望向她的脸一怔,霎时皱眉怒喝一声:“放手!”

    她狼狈地跪起来,仰头看着他,还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是我卖的……真的是我卖的……”

    阮少棠狠狠抓住她的胳膊,用力把她拉了起来,直接伸手擦拭她脸上的血,越拭脸色越冷淡,目光一转,却又看见了她脚边的碎瓷片,不知是她踩着了还是跪着了,月白的瓷片上沾着鲜红的血液,灯光下,触目惊心。

    他一脚把那几片碎瓷踢得远远的,犹未解气,怒不可遏:“说你是榆木脑袋,你就真是一根木头?你没有心,连感觉也没有?你是不是真的不怕痛?那你每回在我身边又哭丧着脸给谁瞧……”

    岑溪被他的怒气震懵了,她头一回听见他这么大的声音,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呆愣地看着他。然而下一刻,她又记起来了,再次扑上去,踮起脚尖,努力伸手缠住他的脖子,不顾羞耻地哀求:“你不要走,我求你不要走……”她唯一的信念就是不能让他走了。

    阮少棠拉了几下没拉开她的手,她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在他身上,缠上了就跗骨蚀心,再也摆脱不了。她的拖鞋早就离脚了,她光着脚站在他面前,地上还有鲜红的血液,而她却仿佛没有感觉,只是缠着他不松手。

    最终,他只能打横一把抱起她,大踏步走出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