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繁华 > 第六章
    与何叶一场谈话后,岑溪食不下咽,忧心忡忡地从楼上走下来,阿水迎上来说,那位阮先生已经走了。

    她的思绪还飘在半空中,恍恍惚惚地点了点头,忘了问阿水他吃过饭没有,是怎么离开的,心情好不好……那些围绕着他打转的问题,被何叶的那一席话给挤到了九天云外。待她冷静下来后想起来,才开始惶恐不安,可是又不能把阿水再拉来细问,想了想,躲到储藏室里,鼓起勇气拨了阮少棠的电话。

    他可以不告而别,可是她不能对他不闻不问。

    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岑溪不知道他是在忙,还是真的气得连她的电话都不想听了。后一种可能,越想越有可能。

    她沮丧而又无奈地放下电话——那不就是他们之间长久以来的写照么?她惹他生气,他一走了之,她惶惑不安。

    这样的日子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漫长得令人窒息。可是她心底却明镜一样无比清楚地知道,只要岑靳和何叶都好好的,就这样看着阮少棠的脸色过日子又有什么要紧?就算他是个暴君,要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她也会笑脸相迎的。

    她早就没想过这辈子还能怎样了。

    她静静地在昏暗的储藏室里站了很久,储藏室的窗户对着一家音乐教室,窗外不时有悠扬的琴声飘荡进来,伴着远处的欢声笑语,玻璃窗外,午后的太阳也明晃晃的,有一缕阳光照了进来。她情不自禁地把双手伸到艳阳下,十指在阳光织成的金色琴键上灵活跳动,弹奏起了不知名的曲子。

    在最深最深的无望里,她也幻想和岑靳还有何叶一起,在音乐声里,欢笑地站在阳光下,明媚的生活。

    一直到下午三点后,店里才清闲了一点,岑靳像掐点儿似的,也这时候来了。岑溪最大的烦恼又成了岑靳的西部自驾游,与何叶一起在包厢苦口婆心劝说了起来。

    然而,岑靳依然嘻嘻哈哈的,等她们说到口干舌燥,给她们一人到了一杯茶水,挂着一张大大的笑脸说:“姐,叶子,口渴了吧?喝杯茶歇歇吧。”

    岑溪郁闷地端起茶水喝。

    何叶一把揪住岑靳的耳朵,直嚷道:“喝茶!喝茶!你想气死我啊,我说了半天,你倒是听见了没有?你还去不去?”

    岑靳哀哀地叫了两声,何叶也心疼地放开了,还揉了揉他的耳朵。

    岑靳这时反倒正襟端坐,脸色也慎重了起来,认真地说:“姐,叶子,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我,我今年二十二岁了,其实我一直都没跟你们说,那时候病得最严重的时候,我曾经以为我都活不下来了,可是你们看,我现在还在好好的活着。经过了这一场病,我也想了很多,现在我最想的就是好好活着。我知道我的病,我可能很难跟健康的人一样,但生命都是一样的,我们来到这世上,经历一段生命之旅,重要的不是长短,而是在这段路上的经历,我想好好的走完属于我的这段生命之路,好好的看路上的风景,感受活着的一切。”

    岑溪的眼泪在眼眶打转。

    何叶也开始吸鼻子,她抹了抹眼睛,猛灌了一口茶水,豁出去似的说:“那你去吧,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现在有钱,哪儿都能去!”

    岑溪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岑靳说出了那样一番话后,她再也没法义正言辞地阻止,她只能看着自己的弟弟。因为生病,他在室内呆久了,手术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大大小小的排异反应时不时发作,前前后后在医院住了一年多,药也一直没断过。虽然现在彻底出院有一年多了,可依然没有完全恢复健康,本来一张俊朗的脸,已经瘦得没什么肉了,也白得没有什么血色,缺少一抹少年该有的朝气。或许他永远都没法跟完全健康的人一样,可是他也有权利享受活着的一切,她又怎么忍心阻止。

    何叶平静下来后,反倒开始跟岑靳兴致勃勃地叨叨起来了这趟西部自驾游,嚷着没时间,有时间也一起去好好玩玩,看看西部自然风光,又拍着胸脯说要去弄一辆越野车来给他,要好车横穿高原荒漠才拉风。

    岑溪虽然被岑靳的话打动了,可是想想他马上就要有一个月在路上了,一路那么多艰难险阻,吃不好,也睡不好,终究还是放心不下,一颗心七上八下,只是心事重重地坐在那里听他们叽叽喳喳。

    最后还是岑靳摇着她的肩,笑着说:“姐,你就说一句话吧,你这样苦着一张脸,就像是天要塌下来一样,我出去玩也玩得不安心啊!”

    岑溪只好对他笑笑,说:“好吧,你出去好好玩,但是安全第一,明天你要去医院再做一次身体检查,结果正常了你才能出发。你一定要答应我,路上有什么事了马上给我们打电话,还有身体不舒服了就休息,不要硬抗,不要吃不干净的东西,每天都要洗澡换衣服,一定不能感冒,有不对劲了,马上去医院……”这样一张口,就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叮嘱起来了。

    岑靳连声讨饶似的说:“好好好,姐,我都答应你,回头你写下来,我照着做,行不?”

    何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我也受不了啦,你姐越来越唠叨吧,再这样操心下去都成小老太婆了……”

    岑靳知道可以放心地出去玩了,一张嘴跟抹了蜜似的,笑嘻嘻地说:“哪儿有这样如花似玉的小老太婆啊!”

    岑溪不管他们两人的调笑,倒真的谨慎地决定要赶快好好梳理一番,全部写下来了。

    这天晚上,桃花源直到夜里十一点才渐渐空寂下来,晚上顾客自然比中午多,门口又一溜儿撑起了一片阳伞,加了好些桌台,点着玫瑰花烛,迎着江畔的晚来凉风,摇曳旖旎的烛火下,客人一波又一波。厨房和招呼的服务员都忙得团团转,岑溪也脚不沾地穿梭在厨房和顾客台桌间。她原本就心思细腻,放在手头的事定要安排得巨细无靡,现下更是样样都得兼顾,结果就是忙得似一只高速运转的陀螺。岑靳也出来要帮忙,她拗不过他,只好叫他帮忙照顾楼上包厢的客户,没事了就回他们的包厢休息。何叶晚上有一个要露面的宴会,已经被经纪人叫走了。

    咖啡馆临要打烊时,何叶一身及膝晚礼服,戴着墨镜遮着半张脸,堂堂正正地从大门走了进来。岑溪在前台清算这一天的账单,看见她那样子忍俊不禁。岑靳在一边喝药膳汤吃宵夜,看见何叶,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店里还有几个服务员在整理收拾,打扫卫生。何叶“嘘”了一声,反倒惹得那几个人越发看了过来。岑靳笑得趴在了桌子上不停耸肩,岑溪也闷头捂住了嘴。

    这一刻,岑溪是真正的快乐,这一天的忧虑、烦恼、忙碌都不在了,他们三个人欢欢喜喜地在一起。

    岑溪和何叶一起把岑靳送回了租住的房子,何叶和岑靳也许久没见了,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不停,到了后,何叶赖着就不肯走了,唉声叹气地直嚷累了累了,没力气回去了。

    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何叶不走,岑溪自然也得留下,因为岑靳还被她们瞒得死死的,以为她和何叶还住在一起,没道理走一个留一个。她给岑靳租的这套房子是宽敞的二室,一早就预留下来了自己和何叶的卧室,一番踌躇后,她想到阮少棠今天一生气,自然好几天都不会过去,索性决定也留下来。

    某个卫视台正在重播何叶头一回出演女主角的一部古装剧,岑靳看得津津有味,何叶换了一身休闲的居家服,窝在沙发上不断笑场,直嚷着狗血啊狗血,两个人在沙发上笑闹作一团。

    岑溪已经看过一遍了,剧情虽然的确像何叶说得那样狗血,但她爱屋及乌,还是觉得挺热闹好看的。她也坐着看了一会儿,惦记着岑靳下周就要出发去西部自驾游了,有许多东西要准备,她也有三天没来这儿了,不免坐不下去,四处细细查看收拾了起来。先是清理了厨房冰箱,又跑去卧室给岑靳新换了床单被套,把他的几件换下还没洗的衣服放进了洗衣机,一时又忙得转来转去。

    阮少棠打来电话时,岑溪正趴在客厅茶几上写明天要去超市给岑靳采购的生活用品,至于岑靳路上需要的一应物品,她预备接下来几天上网仔细看看旅行攻略,再好好列出清单后去采购。

    手机还在她的包包里没拿出来,她写得专注,因为闹哄哄的电视声和说话声,铃声响了好久她才听见。结果她慌里慌张还没掏出手机,铃声就停止了。仿佛是应验她的惴惴不安,来电记录显示是阮少棠打来的。

    岑溪拿着手机心里止不住七上八下,只是摸不着阮少棠打这一通电话的用意,可是她偏偏又没接着。她一横心,拿着手机跑进了卧室,关上房门,刚要硬着头皮给他打回去,电话又响了。

    岑溪连忙接了,诺诺地“喂”了一声,一时没有言语,等着那头发话。她如今面对阮少棠是没有称呼的,起初当然是有的,叫“阮先生”,可是有天晚上,阮少棠大约是喝醉了,捏住她的下巴叫她再叫一遍,她叫了。

    很多事情是没有人知道的,好比世人眼里风姿翩翩的世家公子阮少棠,没有人会想到他私底下对她比魔鬼还可怕。何叶担心阮少棠的冷暴力有一天直接变成粗暴的动作加诸在她身上,可是何叶终究不会知道的是,他无需直接动手打她,私底下他有自己的方式和手段,叫她比生生挨下狠戾的一巴掌还不堪千万倍。

    那天晚上,她就为一时的倔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她不是一开始就会取悦他,不顾羞耻地对他笑靥如花,甜言蜜语,是他逼会了她对他笑,也是他逼她学会了小心翼翼地看他的脸色说话。

    那头却不是阮少棠,他的司机胡师傅非常温和婉转地说:“岑姑娘,阮先生回来了,你现在在哪儿?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回来不安全,要不要我去接你回来?”

    一直以来,岑溪都是非常感激这位胡师傅的,他见证了她是如何不堪地匍匐在阮少棠的脚底下,可是却好心地从来不会让她有任何难堪。如同他对她的称呼一样——避开那个对下到三岁上至八十岁的女子都适合的称呼“小姐”,或许是因为那个自古流传下来的对女子的尊称,如今也有了另一层意思,放在她的身上难免叫人想入非非。

    岑溪自然懂得胡师傅委婉传达出来的意思,她谢绝了他要接她回去的好意,只是说:“我马上开车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