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繁华 > 第四章
    去咖啡馆的一路上,岑溪都在想着待会儿要怎么介绍阮少棠。她昨晚忘了问何叶今天什么时候到,照何叶急匆匆的性子,大概中午时分也到了。她怕就怕何叶一到就给岑靳打电话,然后岑靳现在也在咖啡馆。

    岑靳从来没有见过阮少棠。岑溪对他说治病的钱是何叶拍戏挣的,为了叫他安心,何叶也说自己做明星怎样怎样挣钱,一部戏就够他的手术费绰绰有余。岑靳起初是不大相信的,他虽然单纯可是并不傻,演艺圈哪儿那么好混,而他的病花费又不小。进了单人病房后,他就一直要求省钱住普通病房。

    后来何叶给他放了她在某部电影里头的片花镜头。何叶说,我都能上大荧幕了,好歹也混出了一点名堂,怎么会挣不来你治病的钱?

    岑靳渐渐相信了,不再担心她们从哪儿弄那么多钱来给他治病,安心地在医院住了下来,他心心念念着等自己病好了要去看何叶拍戏,要对何叶更好。其实那是至今为止,何叶出演的唯一一回电影角色,还是一个很小很小的配角,报酬更是比电视剧都要低很多很多。

    岑靳手术后长达一年的时间,排异反应时而发作,反反复复经过了三次严重的并发症,终于稳定下来彻底出院后,起初仍然是跟何叶住在一起。岑溪却没办法继续守着他,天天跟他们住在一起。她只说自己要管咖啡馆筹备开业,要看装潢采买设备,很忙很忙,没有时间天天回去睡觉,有时晚了就留宿在咖啡馆。岑靳以为她还跟何叶住在一起,如果没有阮少棠,她也没有理由不跟他和何叶住在一起。所以她左思右想后,只能那样说。

    那么漏洞百出的借口,他竟然相信了,连岑溪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岑靳还在身体需要特别照顾的时期,她怎么会丢下他去管什么咖啡馆,就算来回坐两个钟头的车,她也会义无反顾天天赶回去的。

    她说的时候,何叶一直默默低头吃饭。后来何叶私下对她说,岑靳是不忍心她太劳累了,他的一场病,她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他把什么都看在眼里,只想他出院了,她就能放下一颗心好好休息。

    这就是她的弟弟,这么好的弟弟,老天爷却让他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

    岑溪的眼泪当时就流了下来,压抑了太久的释放说不清是悲是喜。过去两年的日子她都不敢回想,不仅仅是她,何叶又何曾睡过一个好觉。

    岑溪想,阮少棠纵然千坏百坏,但只要她的弟弟好好的,他要她做什么,她都会心甘情愿地去做。

    然而,何叶说:“但我还是恨阮少棠,没有他,我未必挣不到给小靳治病的钱!”

    后来岑靳进大学了,岑溪想着宿舍不行,人多杂乱,而岑靳的病需要清洁的环境防止感染。于是就在学校附近给他租了一套房子,与何叶一起说服他住了进去。岑溪给他请了一个钟点工做卫生清洁,有时间就会过去看他给他做饭打扫卫生。可是最近几个月岑靳嫌她太叨叨婆妈了,直嚷着要有私生活,岑溪何尝不明白他只是变相地想要她放下他的病,不再整颗心挂在他身上,为他奔波劳累,可是又不忍给他太大的压力,才渐渐去的少了点。

    岑溪想打电话给岑靳探探他在哪儿,叫他晚上再去咖啡馆,可是碍于阮少棠就在身边,又不能打。最后她只能期望着何叶或许还没那么快回来,岑靳也没得到消息,不会中午就过去。

    或许是她一路心不在焉,阮少棠望了望她,说:“急也没用,堵车了,就算我想快也开不快。”

    岑溪这才发现前面堵了一条长龙,车子都停下来了。阮少棠难得自己开车,还是一辆一个多月前送到车库的全新跑车,流线型的设计,珍珠白的颜色,十分奢华,即使她不瞧那赫赫有名的标志,也知道这辆跑车是尊贵不凡的,独一无二的。因为车内门窗椅背上都镌刻有一小朵一小朵的兰花,精细考究,再仔细看下去,那些兰花花瓣仿佛开成了一个古老的篆书字。岑溪认得那个字是“棠”,因为这是阮少棠的个人标志。

    那天这辆车送去别墅的时候,阮少棠恰好也在,还十分有兴致带着她到阮子里头去看车,还好心情地问她怎么样。岑溪自然是眉开眼笑地连声说好。送车上门的车行工作人员演示了车子的各项最新技能,最后恭敬地奉上车钥匙,请他试驾新车。

    阮少棠接过钥匙,却转手递给她:“你开给我瞧瞧吧。”

    岑溪懵然了一下,连连摆手:“我不行的,我才刚拿到驾照没多久开不好的……”

    阮少棠望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似是好笑:“知道你开不好,这不是还有我么?我在一边看着,多练练就上手了。”

    岑溪仍旧连连摇头:“我真的不行的,你自己开吧……”她已经看见了车里头那些镌刻的兰花,也知道那是阮少棠的个人标志。那位老管家曾经特地告诉过她阮少棠喜欢兰花,他的衣服、毛巾、水杯,甚而是许多琐碎的个人物品上头都有那朵小小的篆书“棠”字似的兰花,她见得多了也就根深蒂固地记下来了。所以又哪里敢随便动他的东西,特别是如此贵重特意定制的奢华跑车,避之唯恐不及。

    阮少棠大概是被她扫了兴,也许也嫌她在外人面前给他丢脸,结果自己也没有试驾,只是随意把钥匙丢在了客厅茶几上,然后就那样离开了。

    岑溪当然知道他那是生气了,现在回想起来,从他那天走后,她就接到了傅小姐的电话说他出差了,直到昨天才又见着他。

    岑溪坐在这辆跑车里头终于想起来了这就是惹他生气的由头,可是特地私人定制的名贵跑车发挥不出来应有的功效,现下照样跟蝼蚁一样堵在路上。她忍不住幸灾乐祸地想,世人罕见的名贵兰花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跟芸芸众生一样淌过这段拥挤的人生路。

    被阮少棠压迫久了,她也学会了这样的消极反抗,遇着他不好受的时候,会恶意地嘲讽,但只能是默默地在心底。

    她本来就忧心忡忡去到店里后怎么办,现在倒希望一直堵下去了。

    想得太出神得意,结果阮少棠冷不丁地说:“在想什么?有什么高兴的事情说出来叫我也高兴高兴。”

    岑溪吓一跳,这个火眼金睛,一不留神就会被他瞧出来。她连忙堆起笑脸,全副精神应付他:“没,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辆车挺好看的。”

    他似乎相信了,也挺高兴似的,手指叩了叩方向盘,说:“还行吧,你喜欢?”

    岑溪哪里敢说不喜欢,这可是有着阮少棠标志的车子,惹他大大生了一回气她也意识到他挺喜欢这辆车。纵然是根榆木脑袋,她也晓得点头如捣碎地说:“喜欢,很喜欢,这上头的兰花很漂亮,怎么绣上去的?”

    阮少棠嗤的一声笑了,倒像是被她的话娱乐到了:“又不是衣服,绣什么绣!这兰花是画出来的,然后手工匠镶嵌上去的。”

    他虽然说得简单,但岑溪知道这样的镶嵌工艺必定复杂极了,还不知道要经过多少道手艺,要多少手工艺人细致繁琐的手把手劳作。她忍不住伸手触摸座椅把手上头的那朵兰花,问他:“是水墨兰花吧?这个画家画得真好。”

    阮少棠再次问:“你喜欢?”

    岑溪笑嘻嘻地说:“喜欢。”

    阮少棠突然不做声了。

    岑溪细细抚摸了一会儿那朵兰花,再抬起头来时,却不经意对上他凝视的双眸。她一怔,只觉得他眼睛里有什么一闪而逝,似深沉又似幽静,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就转头面向车前挡风玻璃了。

    他说:“这市区的路不行,回头有空了,我带你找个地方兜风,也教你练练手。”

    岑溪微笑说好。她知道阮少棠一时心情好才这样说,他的时间向来宝贵,纵然等到他有时间,他也未必有心情带她去兜风,不过是说说而已,她也不担心真有那样一天。

    前头的车子动了,阮少棠重又起步车子,龟速跟上前头的车。他看着前方的路况,忽然没头没尾地说:“待会儿我就让傅小姐给你叫几个人来,你看看谁合适就留下来。”

    岑溪明白过来后,连连摇头拒绝:“不用了,不用了,就今天忙一下,说不定明天又冷清了下来,要那么多人没用。”

    阮少棠又笑了:“说你是个榆木脑袋,你倒是榆木到底了,你就不晓得想想办法让你那咖啡馆不那么冷清?”

    岑溪突发奇想,满脸期待地看着他:“要不你帮我想想办法?”

    他“唔”了一声,没当回事似的说:“那我待会儿去看看。”

    岑溪再次后悔了,突然也莫名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