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繁华 > 第三章
    岑溪走进家门之前,心情是放松愉悦充满希望的,刚刚在回家的路上何叶打来电话,说今晚还剩下最后一场戏,明天就能回来了。她想着明天可以把岑靳也叫到咖啡馆,三个人好好聚聚,或许何叶能有办法说服岑靳放弃那个疯狂的念头。岑靳前几天见面时告诉她,他和同学一起加入了一个自驾游车队,趁着暑假剩下的一个多月时间要出去走走。

    岑溪当场就慌了神,再一听说他们的路线是西部,更是坚决反对。

    岑靳说想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川。岑溪明白他的心思,因为生病,他前几年几乎都是在医院和病床上度过的,在那么多同龄男孩子享受大好青春年华时,他正在忍受着一次又一次的病痛,一次又一次从悬崖边上度过生命的难关,连学业都耽搁了下来,一直到术后身体稳定下来了,才进的大学。可明白归明白,他得的不是普通的病,不是手术成功后就痊愈了,不仅并发症多得让人防不胜防,甚至术后五年内的复发率还高得让岑溪从未放松警惕。

    这一年她一面提心吊胆地关注着岑靳的身体状况,一面也尽可能地通过各方渠道及时获取国内外最新的医学研究成果,想尽办法地防治那个让她厌恶和痛恨的病魔。

    纵然如此,病魔无时无刻不潜伏在岑靳的身体里。这也是岑溪的心魔,或许五年之后,十年之后,岑靳好好的在她身边,她会没有这么紧张,但有生之年,她都不会真正放心下来。妈妈走的时候,岑溪说她会照顾好弟弟的,说她和小靳还有叶子都会好好的活着。然而没过多久,岑靳就病倒了。

    她经历过一次漫长的与疾病的斗争,光想想岑靳再一次病重躺在病床上的样子,她就会崩溃。她是万万难以接受他离开她的视线,甚至是去医疗不够完备的荒僻西部。

    可是这几天任凭她苦口婆心好说歹说,岑靳就是一门心思嘻嘻哈哈敷衍她,只说自己的身体现在很好,自己会注意,叫她不要担心,根本就不打算放弃那个疯狂的计划。何叶从来都比她能说会道,岑靳也比较听她的话,岑溪听岑靳提起自驾游西部的当天就慌乱无神地告诉了何叶。所以何叶才会急着连拍了几天夜戏赶回来。

    岑溪的放松愉悦在打开家门,见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人的那一刹那,荡然无存。她没有想到会突然见着阮少棠,应该说这么快又见着。虽然阮少棠向来只把这里当作行宫别院,全凭自己兴致,来如影去无踪,神出鬼没似的,但像此时这样晚上坐在客厅特地等她回来似乎也是头一遭。实在是他哪儿需要默默地枯等她啊,只要一个电话下达指令,她就会立时把自己送到他跟前去。

    她被意识到的事实震惊到了,怔怔地站在门口,直到阮少棠瞥了她一眼,不甚耐烦地说:“还愣在那儿干什么?”

    岑溪连忙诺诺地踏进来,像提线木偶似的,关门换鞋,放下包包,然后快步走去厨房,捧了一杯暖胃的普洱茶出来,端端正正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当然也不敢不打照面就低头躲他。

    阮少棠斜倚在沙发上,姿势是慵懒放松的,领带早就松开放在了一边,白衬衫领口也解开了两颗扣子,可一点儿也不吊儿郎当,反倒衬托得他的脸格外年轻俊逸,星目朗朗,风姿翩然。

    他对送到面前的茶水没甚反应,瞧都没瞧一眼。

    岑溪想到他离去前的不悦,有点惴惴。这一个多月她也试探着给他打过两回电话,偏偏又都没赶上好时候,一回他正在美国的会议室,另一回在欧洲度假陪伴家人用餐,电话里头他的语气淡然,听不出好坏,她哪里敢多说,三言两语便挂了电话。

    她对上他的目光,只得硬着头皮找话说,于是随口问:“吃饭了没有?”

    这句话一出口,她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下午见着他去了兰苑,当然已经吃过珍馐佳肴了。吃过就好,都晚上十点了,她忙了一天,可不想再去煮面条。

    幸好他终于有了反应,不无嘲讽地说:“不吃等你回来煮面我吃么?”

    岑溪从这一句话判断出来阮少棠心情不错,心情不好他才不会搭理她,只会冷眼任她像个跳梁小丑一样上上下下娱乐他,倘若一不小心哪里又惹着了他,那她一晚上的噩梦就要来临了。她暗自松了一口气,想着今晚会比较好过,越发低眉顺眼地讨好他,恬不知耻朝他露出笑脸:“我最近新学会了一道鹅肝炒饭,你要是没吃饭,我现在做给你尝尝……”作势要去厨房。

    与阮少棠在一起久了,她学会了这样笑靥如花,言不由衷。因为他教会了她,在最痛楚最难过的时候,也不能哭丧着脸扫他的兴。她给他看晦气,他只会以千百倍的晦气还给她。

    果然,阮少棠瞥了她一眼,不咸不淡地说:“大半夜了吃什么炒饭,下回再说。”

    她悻悻地顿住脚步。

    他看了一眼时间,又问:“怎么现在才回来?”

    岑溪老老实实说:“今天咖啡馆有点忙,所以我走不开。”

    “不是说生意不好么,还忙什么?”

    岑溪被噎了一下。

    从咖啡馆开业后,阮少棠倒是隔一段时间记起来了就会问问生意怎样,每次她回答不是很好,他就会好心情似的,似笑非笑,云淡风轻地说:“慢慢来,钱也不是那么好赚的。”

    岑溪越来越觉得他压根就不希望她的餐馆生意好,反而是越糟糕,他就会越高兴。最好是她赔得血本无归,回来乞求他,那时他也许会摸摸她的头,不痛不痒地说:“叫你别去做你偏不听,你就是喜欢瞎折腾,现在晓得钱不是那么好赚的吧?”

    想到那幅高高在上的像哄哈巴狗似的画面,岑溪顿时愤恨地压下不久之前那个可怕的设想——找阮少棠又有什么用?她悲壮地再次满怀信心和希望,暗自发誓打落牙齿和血吞也要把餐馆做起来。

    岑溪憋着一口气,忍不住说:“明天生意好,预订已经满了。”

    他倒惊讶了一下:“哦?明天什么日子?”

    她后悔自己多嘴了,呐呐地低头不再说话。

    阮少棠也没指望她回答,自己拿出手机像模像样地看了起来。

    岑溪只希望他不会关注农历日期,可看他专注凝视手机的样子,不看出个所以然来又绝对不会罢手。

    她忙说:“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话说完不等他回答,便急急转身小碎步朝楼上卧室直奔而去。

    岑溪错了,这天晚上她一点也没有好过,她忘了阮少棠已经一个多月没来了。在浴室里她就差点被他也拉进浴缸,即使已经成了他的禁脔,岑溪依然从心底抗拒着在卧室床上以外的地方和他那样亲近,她挣扎得厉害,他把她抵在冰凉的瓷砖上就堵住了她的嘴。他的吻也是粗暴的,仿佛是对她死命挣扎的不满,直吻得她呼吸不过气来。她听着他浓重的喘息声,在窒息般的绝望里,悲哀地想,她终究什么也留不住。可是他却突然索然无味地松开了她,岑溪趁着给他拿衣服的机会,一溜烟地跑去了客卧洗澡。

    最后依然是在卧室的床上。洗完澡以后,他找到她的卧室,她刚刚洗完脸,他不管她脸上水珠都没拭干就把她抱上了床,然后她终于感受到了让他坐在客厅枯等的代价了。他的动作急切难耐,一开始就弄疼了她。她躲了一下,却被他使劲抓到怀里抱住。他还不满意,捏住她的下巴,迫她转过脸来看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说:“别偷懒!”

    岑溪惦念着明天咖啡馆的生意,想要早起,只想他快快结束,可他却需索无度,没完没了,反反复复地折腾不休。他还不许她闭上眼睛,好似怕她乘机偷懒睡觉,她一闭上眼睛,他的动作就凶狠野蛮,他在床上素来就没半分谦谦君子的样子,连表面的涵养都不屑,肆无忌惮,横行无忌,直折磨得她苦不堪言。

    很多时候,岑溪都感觉,阮少棠这样对她,是因为他是一个生意人,要物尽其用。她念经似地说服自己,这也没有错,她本来就是他买来豢养的,满足他的需求是她应尽的职责。想通了这一点,面对他的需索,其实就会好受多了。身体生生挨着他的凌迟掠夺,心却飘到了属于她的桃花源。那里有蓝天白云,鸟语花香,没有病魔,没有疼痛,她和岑靳还有何叶,手拉着手谈天说笑,幸福得无忧无虑。

    第二天早上,岑溪果真又睡过头了,幸好是自己的卧室。她睁开眼睛,看见昨晚半扇没来得及拉上的窗帘缝隙透进的白光,慌忙抓来手机一看已经十一点了。

    阮少棠居然也没起床上班,她一骨碌坐起来,他也醒了,抓着她的胳膊,把她扯进怀里,灼热的唇游移在她的耳畔,声音暗哑,含含糊糊说:“再陪我睡一会儿。”

    这时候的他没有了夜晚的霸道蛮横,也不似平日那样深沉内敛。他温热的气息轻轻吹拂在她的耳畔,额发也软软的摩挲着她的脸颊,只是这样静静抱着她闭眼安睡,仿佛有了一抹全然相依相伴的温存。

    岑溪静静依偎在他的怀里,总会有片刻的疑惑,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她不习惯这样醒着和他脸挨脸,气息相缠,一动不动躺在床上,没过一会儿,忍不住小心翼翼从他胳膊下抽出手。大概打扰他安睡了,他又在她耳畔含糊出声:“什么时候?”

    岑溪说了时间,又试探着说:“该起床了。”

    阮少棠“唔”了一声,却躺着不动。

    如果他没醒,岑溪倒是能快快收拾了自己,然后把他丢在床上睡觉,自己赶去咖啡馆。但是现在阮少棠醒了,岑溪就只能先伺候他了。她担心他赖床,更怕他睡了一觉后精神更好了,那样她或许今天就别想下床了。

    来不及多想,岑溪飞快地挣脱他的桎梏,跳下床捡起睡衣套上,不顾满身的酸痛,拔腿就跑进了浴室。

    她梳洗完后,也去阮少棠的衣帽间给他拿了一身衣服。他们一直各有各的卧室,在她的衣帽间里有一扇月亮拱门通往他的衣帽间,昨天晚上,阮少棠就是从那里进来的。他在英国寄宿学校呆过很多年,养成了一身古老的贵族做派,在她刚刚被傅小姐安排住进这幢别墅时,阮家的一位老管家随后带着佣人赶来,里里外外打扫了好几天,然后阮少棠的个人物品才被送来。

    那位老管家在离开之前曾一板一眼告诉过她阮少棠的某些个人生活习惯,那一大段话岑溪过后反应过来,无非就是说阮少棠有极深的洁癖,也习惯独眠。

    起初,岑溪是非常非常庆幸他有这些个人生活习惯的,因为他让她在这里还能有一间卧室,没有那么难堪,即使仍旧是在囚笼里,却好过无时无刻都睡在被他的气味充斥的床上。可是后来她渐渐发现,在某些夜晚,她没有力气,也不会再记得回到自己的卧室。而对于阮少棠来说,这间与他的卧室相连的卧室,还有睡在这里的她,统统都是属于他的,他可以随心所欲肆意妄为地使用。

    她拿着衣服回去时,他果然还高枕无忧地躺在床上,她站在床边细声细气地问:“你今天不上班?”

    他这才睁开眼睛瞥了她一眼,似乎嫌她打扰了他睡觉,没好气地掀开被子下床,话也不说,径自去浴室冲澡。

    没过一会儿,他果然又敞着浴袍走了出来,等着她来伺候穿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阮少棠养成了这种恶习,在夜里狠狠折磨过她后,早晨醒来还像个皇帝似的要她服侍衣冠。

    岑溪鄙视过自己很多回,就是胆子小,才会让他为所欲为,横行霸道,不给他穿又会怎样?然而每回这个念头一起,她就知道她别无选择,阮少棠当然能把她怎样,他早就以实际行动告诉了她,只要他想,他要她怎样她就得心甘情愿地怎样。

    阮少棠仍旧懒洋洋地坐在床边。岑溪低首垂眉,默默给他穿上衬衣,扣到最后一颗扣子的时候找不到扣眼才发现一开头就扣错了,她又懊恼地一颗一颗解开重扣。

    他望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说:“你急什么?生意又不会跑了。”

    岑溪猜想他今天肯定没有什么急事,所以才悠闲地看她着急。她悻悻然地说:“店里人手紧张,我要去帮忙。”只望他能够大发慈悲,别再要吃早午餐了。虽然这顿饭也用不着她做,向来他住在这里,傅小姐即便没有相随,也总会吩咐厨房照他的口味准备好丰富的食材,只待他起床,立即烹饪好端上餐桌给他享用,可是她不能丢下他一个人吃饭,她得伺候他吃饭。

    结果,阮少棠浑不在意地说:“多招几个人就行了。”

    岑溪很想说,你以为招人不要钱?招一个就够了,还几个!可是对着衣食父母她没胆子说,话到嘴边又憋回去了。

    打领带的时候,他又不甚满意地说:“笨手笨脚,教过那么多回都没好好记住,就是一根榆木脑袋!”

    岑溪忍无可忍气鼓鼓地瞪着他,阮少棠却心情很好地笑了,眉目舒展,煞是好看。岑溪还没反应过来,他搂着她的腰,微微一用力,她就跌坐在了他的腿上,他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岑溪起初还以为他就是兴之所至,一会儿就会放开他。可是他贪得无厌,不知餍足,她被他紧紧地箍在怀里,吻来吻去,从嘴和脸蔓延到脖子,还有逐渐朝下的趋势。

    岑溪是真的怕了,昨天晚上的噩梦还阴魂不散,不知道哪里来的神勇,她拼尽全力一把推开他,趁着他的身体朝后仰的机会,一下跳起来,退到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站着。

    阮少棠也很快轰然站了起来,一脸气恼:“你跑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岑溪不敢点穿他刚刚就是要吃了她,她只得怯怯地说:“中午了,我真要去咖啡馆了。”

    他却理直气壮地说:“我还没吃早餐呢!”

    岑溪再一次忍无可忍了,瞪大双眼暗自咬牙——这个混蛋,他一定是在故意找茬!一气之下,她急不择言:“那你和我一起去咖啡馆吃?”

    这句没经过大脑的话说出口,岑溪就后悔了。

    然而不等她改口,他已经发话了:“过来把我衣服穿好。”

    岑溪看着衬衣不整领带歪斜站在床边的他,迟疑着没有上前。

    阮少棠难得没有不耐烦,前一刻的浪荡不羁转瞬也已经收敛了起来,心情甚好似的,不紧不慢地说:“你不是急着去咖啡馆么?我想起来了,我还没去过你那咖啡馆。要我去咖啡馆吃饭,总得先把我衣服穿好吧?”

    岑溪知道没有后悔药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