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331章 第八十二章 海舟话谈
    &lt;=""&gt;&lt;/&gt;

    楚云凡一言未发,静立一旁。小说し

    另一面,众人解释惊骇不已,就眼下来看,楚云凡依旧只是个筑基后期修士,可是却有一个结丹期的灵兽,更可怕的是这个灵兽拥有威胁所有人的能力。

    那孙家长老的尸体尚在,孙宏通心中惊惧不定,但细细想来,却又有些疑惑,此刻不排除有另一种可能,之前流苏真君亲身体验血海之水,或许就是为了让自己看到她痛苦的一面,而随后又让这小辈放出灵兽让自己知道他们有操控血海之水的能力,或许她的确能够对付结丹期的修士,但是对于自己,恐怕未必如那般简单了。

    毕竟是孙家最强者,多年修行并非白费,无论他最终的结论是什么,都打定一个主意,在离开血海之内,自己能憋着就憋着,绝不强出头,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自己也决不能去冒险!

    修士惜命,修为越高着越显现出来了,孙宏通做出了让步,并没有追究毛毛杀害孙家长老一时,反而对着流苏真君笑道:“真君,我手下之人太过莽撞,莫要见怪,不过我观之这位小友的灵兽既然可以自如畅游血海,不知可否为我们保驾护航?”

    流苏真君看向楚云凡,说道:“丫头,你说。”

    楚云凡尴尬一笑,转头问向毛毛道:“你能帮我们度过血海吗。”

    毛毛闻言并不回答,只是长尾横扫,瞬间卷动数十丈巨浪冲天而起,众人大惊,因为那巨浪在半空飘散,化作豆大般雨点砸落,可是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毛毛盘起身子张口突出一道血海水柱,这水柱在众人上空凝而不散,化作一层水墙,那些雨滴落下,竟然尽数被融入水墙之内不见踪影。

    众人震惊过后,却是大喜,这血海之水能够侵蚀流苏真君布设的防护,却无法侵蚀与自己同根的水墙,反之只能被融入其内,如此一来即便天降血雨也无需担忧了。

    “妹子真有你的。”孙翔大喜过望,惊叹说道。

    “如此之前倒是虚惊一场了。”阮清妍随意说道,笑了笑便离开了。

    孙家众人此刻哪里还记得之前死去的长老,看到楚云凡他们就是看到活命的希望,更是没有人找麻烦,很是识趣的离去了。

    杨戬依旧站在一旁谁也不理,仿佛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流苏真君深深打量了楚云凡一番,又看向了含素,终究是一言不发,默默离去,不过她也并未因此停止自己之前的阵道研究,身为一个阵道宗师,已经开始的研究,或许现在已经用不上了,却还是不会停止。

    此刻周遭只余楚云凡师徒二人和杨戬,含素比其他人更清楚杨戬的底细,所以她很了解杨戬想知道什么自己也隐瞒不了,当下便对楚云凡说道:“隐儿,你这灵兽却是何时收服的。”

    楚云凡自然不会将事实真相说出来,便只说是当年前往寂罗大海只是收服的,其中细节却并未多说,好在含素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当下便道:“如此也好,只是不知道这水墙可以持续多长时间。”

    “晕饭的师父吗,小爷这水墙坚固无比,最少可以持续三天时间,厉害吧。”毛毛很是得意的说着,然而这话一出口,却是让楚云凡神色大变,她竟然忘记毛毛对自己的称呼了!

    楚云凡神色紧张,小心翼翼的看着含素,而另一边的杨戬不经意间淡淡一笑。

    含素却并没有楚云凡担心的那样,只是喃喃念道:“若是三天,的确无妨,隐儿,方才你的灵兽为何称呼你为晕饭?”

    含素此刻虽然是带着探究的目光,但是神色间没有楚云凡担心的那种表情出现,楚云凡心下一松,算是虚惊一场,当即解释道:“徒儿小时便有怪癖,若见盛满之米饭,必定气血不畅,更想呕吐,这灵兽自跟随徒儿以来原本相安无事,自从发现徒儿这个毛病,便如此调侃了。”

    毛毛似乎也注意到自己失言,倒也默不作声,心中却是将楚云凡所言记下。

    含素恍然大悟般微笑道:“隐儿,你这怪癖的确稀奇,但是我等修士不食五谷,米饭之类早已是无用之物,这等怪癖想来也没什么作用,不过你灵兽经常如此称呼,岂不乱了分寸?”

    “师父教训的是……”楚云凡如今什么也不敢多说,只得唯唯诺诺。

    “为师又不是教训你。”含素淡淡一笑,随即神色肃然的看向毛毛,清声说道:“海龙一族原是海妖之王,排名更是仅在天龙之下,但不论海龙身份如何尊贵,你既认本座徒儿为主,便要懂得尊卑,即便不用称之为主,却也不可如此放肆胡言!你可明白?”

    讲道理,毛毛如今又血海为助,含素在它眼中当真无足轻重,但是它很清楚眼前之人和楚云凡关系如何亲密,况且这番教训显示赞扬了海龙一族随后也是不轻不重的警示一番,态度语气拿捏的恰到好处,毛毛倒也受用,当下便连连点头说道:“晕饭……隐隐的师父,小爷记下了。”

    楚云凡险些跌倒,如今她反倒觉得晕饭比较顺眼,毛毛也真是的,说改就改,一点准备都没有,叫个主人有那么难吗?

    毛毛毕竟不同于普通灵兽,龙族身份高贵,随便称呼别人为主的确不容易,何况楚云凡和毛毛签的是同心契,地位平等,楚云凡很快就适应了过来,紧接着含素也就嘱咐了尊卑二字随后就回去休息了。

    含素走后,楚云凡没好气的对毛毛说道:“看你惹的事,搞得我被师父念叨半天,好了回来吧。”

    毛毛晃了晃大大的龙头,也没有说什么,约莫也是觉得不好意思,迅速的回到了灵兽袋内不做声响,当然因为它速度太快,便有不少水滴溅上灵舟,悉数飞溅向杨戬所在。

    杨戬虚空一指,那些水滴便被凝固成冰,毫无威胁的被丢入海中,然而楚云凡却是心中叫苦,又骂了毛毛几句,然后对杨戬说道:“前辈恕罪,它生性顽劣,做事毛手毛脚惊扰前辈了。”

    杨戬似乎并不生气,拍了拍掌心,轻轻一吹,笑道:“小姑娘,收得海龙为灵兽,他日前途不可限量,你好好培养它,待此兽化龙之后便可翻云覆雨,威力无穷啊。”

    见杨戬并未有多责怪,楚云凡以来佩服杨戬心胸,又听到对毛毛的一番赞扬,更是有些飘飘然,连忙称谢道:“前辈之言,晚辈不敢忘怀。”

    杨戬微微一笑,楚云凡觉得这位前辈倒是平易近人,加之此刻她心情正是复杂,便也留在外面吹吹海风看看周遭风云变幻。

    良久,楚云凡发觉杨戬真的很有耐心,这段时间来他一直站在船头未曾移动,即便是同为元婴期的流苏真君和孙宏通也是在里面待着,这位前辈好生古怪。

    “小姑娘。”

    楚云凡微微一惊,才反应过来是杨戬再叫自己,连忙应声,不过同时也有点惊奇,之前跟随含素在一起还不觉得,如今和杨戬独处这么久,他的称呼始终是小姑娘,而非其他前辈所说的小丫头之类,听得久了,楚云凡越发觉得这位前辈和自己见过的其他前辈大有不同。

    “前辈有何吩咐。”

    杨戬微微一笑,说道:“也没什么,只是有点好奇,小姑娘,你们修为不过筑基,进入这秘境之内,难道不知道凶险未卜么?究竟是什么东西吸引着你们不顾危险进入此地。”

    楚云凡微笑道:“前辈说笑了,我们冒险进入此地,不就是为了有突破之机么?便是前辈,不也是为此而来的么?”

    杨戬淡笑一声,道:“突破,进阶,是啊,你们眼中,这四个字仿佛就是与性命等价的存在,为了突破,可以涉身极恶之地,冒一切未知之险,凡此种种,令人唏嘘。”

    杨戬的话很是平和,在他身上楚云凡感觉不到一名元婴修士前辈高人的气场,连带着说话也轻松了许多:“前辈所言,倒好像前辈此来不为利益一般?”

    杨戬说道:“在下此来,也是为了利益,但是在下之利益,与诸位相比可就大不相同了。”

    “难道前辈不是为了进阶或是为了增强实力么?”楚云凡不解,故问道。

    杨戬笑道:“利益并非一定要看得见摸得着,有时候,仅仅是为了心里的感受,有时候,为了一个承诺,也可以将自己之身炼狱,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杨戬这番言辞,倒是惊动楚云凡了,在修仙界多年,楚云凡还未见过有人愿意至身险地只为心里感受活着承诺,不过看这位前辈所言,似乎不像看玩笑的,令人费解!

    杨戬转头看了楚云凡一眼,目光深邃,完全看不出他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他之后说出来的一句话,让楚云凡觉得手足无措。

    “小姑娘,等到离开这片血海,你就会明白在下之言究竟何意,你也会明白,你来此地的使命又是为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