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322章 第七十三章 古怪液体
    &lt;=""&gt;&lt;/&gt;

    注意到自己徒弟异常的含素仿若未见,只是双眸微闭轻轻呼吸,幽幽的说道:“你大师姐她自幼孤苦,她母亲因家族仇家追杀与其兄长躲入俗世并嫁给一名凡人,后来却意外丧命,待她成年之时,其父要将其下嫁未见过之人,她依靠其舅舅方才离开,最终入我门下,可是她舅舅因为寿元不足筑基失败却也殒命,陆族长,是她的外公”

    楚云凡知道含素所说都是自己的生平,可是如今却必须当做认真聆听的样子,这些往事无一不是她心中的痛处,即便时隔多年,当初没有救下舅舅仍然是一大遗憾,这股遗憾无法宣泄,如今却看到了自己的外公,母亲和舅舅的感情瞬间都倾泻到了陆展鸿的身上,楚云凡发誓这一次一定要救下来,这可是自己母族唯一的亲人了

    “师父对大师姐她真好。 l”原本楚云凡是想说大师姐她多可怜多辛苦的,可是一想这么说自己未免太过矫情,索性便不说了,何况按照自己现在的身份和那个“大师姐”从未见过,哪来的感情基础,表现的太过关心反而显得做作。”

    “如此,对于为师的安排,你可明白了”

    楚云凡如今自然了解含素的用心,既然是照料自己的外公,将来回来玉苍门的时候便可以更好的与那人相处了,毕竟自己是师父半路收入门下,并未经过师门大礼,凭借外公这层原因,那位“大师姐”待自己一定会另眼相待的。

    以上,是楚云凡自以为站在含素的酵素所设想的,实际上对于玉苍门内的那个人态度如何她并不甚在意,只是既然是自己的外公,定然是要照料周全的。

    “徒儿知道了,一定尽力照料陆族长。”楚云凡很是温顺的回道。

    “如此,为师便放心了,你且去吧。”含素微笑着说道。

    楚云凡告辞离去,这一夜却没有修炼,只是一直在思考着一件事。而今之道陆展鸿和自己的关系,对于这替换精血的事情,楚云凡就更加重视了,要想办成此事极为不易,此事不可让其他人知晓,否则自己的身份就会被怀疑,如此就想找到机会和陆展鸿独处,可是即便如此以陆展鸿如今的神智,想要沟通也是不易,如何能让他配合自己呢

    此事的确不易,以至于楚云凡一夜苦思未果,智穷力竭不得不感慨一番,楚云凡此刻多希望有个人在自己身旁一起想办法,即便想不出来也比现在好,现在的她好似孤军奋战,心酸而又寂寞。

    抱着一丝丝的侥幸心理,楚云凡将神识探入许久未曾关注的灵兽袋内,这一看却也惊讶不已,灵兽袋内的毛毛身子蜷缩了这么久,好似睡着了一般,但是楚云凡却看到毛毛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以前的毛毛虽然一直自称是龙,但是却仅仅是海蛇,可是楚云凡现在看到那盘缩在灵兽袋内那比之前粗壮一倍有余的毛毛,甚至都生出了颇为细长的丝足,这才发现,隐约之中,毛毛似乎真的要变成龙了一般。

    令楚云凡觉得哭笑不得的是,毛毛原本光秃秃的蛇头上竟然也渐渐发育改变形态,依稀可见正在成型的五官,那显然不是人类的模样,但是却也不再是之前的蛇状,两只耳朵虽然还很小,却也看的很清楚,而今的毛毛的确正在进行转变,待它苏醒的时候,将会是异常翻天覆地的改变

    为毛毛高兴的同时,楚云凡也收回了神识,继续思索陆展鸿的事情,这般过了许久,眼看时候不早了,楚云凡便起身前去陆展鸿的房间,现在她可算是名正言顺可以照顾陆展鸿,机会慢慢找也不怕没有,毕竟秘境开启也没这么快。

    行至半途,楚云凡忽然间撞见了阮清妍,看她的模样显然是要去含素的住处,这也不稀奇,楚云凡便不失礼节的行了一礼,正要离去的时候,阮清妍忽然叫道:“丫头,等一下。”

    楚云凡觉得自己虽然是师父的徒弟,但是和这位如影真人还真没什么交情,可能是有什么吩咐吧,楚云凡便恭敬待命。

    阮清妍凝视了楚云凡许久,即便没有神识的压迫,楚云凡也觉得很不对劲。

    “小丫头,你挺有意思的,诺,这玩意算是给你补发的见面礼。”说着阮清妍随手抛出一物,却不知是什么东西,只是楚云凡没敢怠慢,迅速的接下,而后恭敬的说道:“晚辈多谢真人赠宝。”

    阮清妍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说道:“也不是什么贵重玩意,是我昔年在外游历时得到的小东西,一直也用不上,这是使用方法,你收好吧。”说着阮清妍就在储物袋中摸索了一阵,似乎里面藏着许多东西,以至于找了许久这才找到一枚玉简,不过颜色看上去古朴,有些生旧,楚云凡结过着玉简再次感谢,阮清妍便笑笑,也不说话,便独自离去了。

    楚云凡本想有空再看看这东西是什么,不过想起阮清妍那找了半天的玉简,心中也有些好奇,想瞧瞧这是什么东西。

    一枚玉简,一个瓶子,不轻不重的,楚云凡没敢打开瓶塞,只是用神识探索,隐约可见瓶中似乎是一些粘稠的液体,足足占据了半个瓶子,这液体楚云凡不明白是什么,便暂且不管,又去查看那玉简了。

    看完玉简,楚云凡苦笑不已,难怪阮清妍之前说这个东西她一直没用,对于一个结丹修士而言,这个东西似乎的确没什么用。

    玉简内提到,这粘稠液体乃是极阴森之地才会生产,混元大陆阴森之处不少,却各有不同。这粘稠液体具体叫什么,阮清妍也不知道,玉简内也未曾提及,只提到其生产于人鬼交界至阴之地,而这至阴之地在哪里,玉简内也没提及,这液体只有对结丹期以下的修士才有作用,而这作用则是短暂的时间内加强修士的神识,这时间却是极短。

    玉简内还提到,曾有一名筑基修士为了躲避仇家追杀服下液体,瞬间他的神识好似强大到了结丹修士那种水准,竟然一举将仇家吓退,从而保住一命,但是这液体一旦到达了结丹期的修士服用则毫无作用。

    楚云凡哭笑不得,估摸着是当年如影真人无意得到此物却毫无作用,又念及此物珍稀,便一直没丢,算是鸡肋了,如今碰见自己,正好当做顺水人情便送了。

    楚云凡想想此物先留着,或许有什么用吧,说不定将来在自己结丹之前还能用来吓唬吓唬别人

    收起瓶子,楚云凡走了没几步,忽然间怔住了。

    短时间内加强神识,楚云凡喃喃念着,忽然间欣喜若狂,看似鸡肋的液体好似天降甘露,自己一直苦于无法与陆展鸿交流,因为他如今的神智并不清醒,说到底还是当年被搜魂术损伤神识,而且孙越受伤也没什么治疗神识的东西,所以元神一直在茫然之中,但是这液体既然可以短暂提高修士的神识,或许也对治疗神识有效

    一念至此,楚云凡便飞速赶赴陆展鸿的房间,此刻孙越正在守着陆展鸿,一剑楚云凡来了,也没什么奇怪,很自然的招呼道:“云道友,你来照顾陆族长了么”

    一看到孙越在此,楚云凡只好按耐住自己的性子,微微点头,说道:“师父吩咐,我便早些来了,孙道友,你一直都在守着陆族长么”

    陆展鸿此刻正安静的躺在床榻上,虽然他也是修士,但却是极为虚弱的修士,他几乎没什么修炼的时候,能安稳的睡觉,已是不易。孙越坐在床榻一侧似乎很久了,他微微一笑,说道:“这么多年了,我守着他的时候有多长我都不记得了。”

    起初楚云凡只是以为孙越是为了保住秘境的钥匙,可是她渐渐发现孙越对陆展鸿的照料似乎并未完全是为了利益,比如刚才她刚进房间的时候就看到孙越在为陆展鸿擦拭汗水,若只是利用,绝做不到这点

    楚云凡有些感激,毕竟孙越是这样保护了自己的外公四十年,当下颇有感触的走到旁边,轻声说道:“孙道友,平日里他这样睡着了你都是这样的么”

    孙越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这么做也是无奈,莫看他现在睡得安稳,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惊醒或者头脑剧痛,这么多年了,他昔年神识创伤还没好。”

    神识受伤的确很难治疗,楚云凡在这方面了解的可比孙越多多了,所以搜魂术在修仙界才是被视为阴毒术法,若非万不得已,没人会用的。

    看着楚云凡默然无语,孙越忽然笑道:“不过如今不同了,含素真人既然说了要带陆族长回玉苍门,以大宗门的资源,要治愈陆族长,想必不是难事,只是不知道真人是否会全心全意治疗他。”

    孙越不清楚陆展鸿的身份和楚云凡的关系,自然也不清楚含素是否会认真治疗陆展鸿,不过他也并不抱什么希望,能带陆展鸿邹,免受孙家的威胁,已经不错了。

    “孙道友,这个你尽管放心,回到玉苍门师父她一定会用最好的资源救治陆族长的。”楚云凡觉得机会来了,是时候出言激孙越了,否则自己空有那古怪液体,却没机会使用的。

    孙越被楚云凡这自信满满的语气唬的一愣,神色也有些郑重了起来,他听得出来楚云凡不是安慰或者随口说说,而是真有其事,当下问道:“云道友,你为何如此肯定”

    楚云凡轻声一叹,看着沉睡中的陆展鸿,幽幽的说道:“这位陆族长,是我师父大弟子楚云凡的外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