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321章 第七十二章 外公
    &lt;=""&gt;&lt;/&gt;

    跟着孙越走向大堂,楚云凡的目光却一直凝视在陆展鸿的背影,这个枯槁瘦弱的老者,自己虽然愿意代替他献出精血,但是如何才能瞒过孙越和其他人,又如何能让陆展鸿配合自己呢

    正当楚云凡为难时,已经到了大堂内。

    众人看到孙越搀扶着的老者,除了含素外,就连阮清妍也认出来这就是四十年前那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老头,孙昊通脸色白了几分,低声念道:“果然是陆展鸿,老成这幅鬼样子了么”

    孙越不理会众人,直接带着陆展鸿站立在孙翔身后,说道:“二叔,我带陆族长来了。”

    孙翔看了看,确认是陆展鸿无误,不过从表面看来陆展鸿的确一直是被吊着一口气,也多亏了孙越四十年如一日不曾亏待,什么好补品都不要钱一样丢给陆展鸿,饶是如此,却也极度虚弱了,再晚来几年,说不得陆展鸿就彻底陨落了。

    含素心思稍定,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静立一旁的楚云凡,随后对孙昊通道:“孙族长,你看清楚了,此人可是陆族长”

    孙昊通点头说道:“没错,的确是陆展鸿。”这便应付着含素,另一边却传讯给孙宏通,请他出手。

    孙宏通看到陆展鸿的瞬间,已经下定心思要出手了,按照陆展鸿现在的身体,再开启一次秘境恐怕就会彻底失去作用了,这种时候如果还和别人分享秘境,简直蠢材如猪

    几乎孙昊通的传讯刚到,孙宏通已经动身,施展元婴修士的神通“瞬移”不过片刻他的身形已然出现在大堂正中。

    庞大无比的气势瞬间将在场所有人都压迫的不得呼吸,加上这是孙宏通有意为之,即便是修为最高的含素也是面色惨白,显然心神受创不轻,她聪慧的紧,瞬间就明白眼前突然出现的人是谁了,当下冷笑道:“大长老果真威风的紧,晚辈佩服”

    孙宏通一出现,孙家中人仿佛有了主心骨,在场中只有一个元婴修士,而这个元婴修士必定会成为局势逆转的唯一人物,孙昊通心中大喜,连忙说道:“大哥,那便是陆展鸿”

    孙宏通冷哼一声,也不见他移动,只是伸手朝着陆展鸿虚空抓取,陆展鸿身前的孙翔以及孙越竟然都被无名大力击飞两旁散去,元婴修士的手段竟然如此骇人

    孙宏通不是没考虑过含素口中的贵客,但是秘境开启和第二次回归都需要精血供奉,陆展鸿的身体再明显不过了,这么折腾一次必死无疑,既然如此,这最后一次秘境他们就需要好好把握了,怎么可能让外人有机会呢

    正当陆展鸿就要被孙宏通抓走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在陆展鸿身前三尺处从地底忽然迸发出一道金光,看上去无法确认威力如何,孙宏通的神通却是碰撞到了这束金光,巨大的反震之力袭来,身子竟然倒退四丈,脸色白了许多。

    孙宏通这一惊非同小可,能够震退自己的力量,绝对是元婴之上,何况此人还未露面就能将自己震退,莫非这就是含素口中的贵客

    含素并没什么意外,而是站起身子对诧异中的孙宏通说道:“孙长老,想必你之前一直在后面留意我们这里的动静,那么含素说过的话,您应该也都知道吧,那位贵客一直不愿露面,只是因为她自持身份,但若是他人太过分了,她老人家也忍不住要出手的。”

    孙宏通虽然冷哼一声,心中却不敢大意,当即朝着大堂外拱手朗声说道:“何方道友何必藏头露尾,不如现身一见共商大事。”

    在孙宏通身前数丈,又是原地迸发金光,不过这束金光并没有什么攻击性,只是原地盘旋,渐渐显露出一个人影。

    这个人一经出现,含素等人都会心一笑,但是其余孙家之人却大多没有见识,对于这个人都是只知其名未见其人,孙宏通对此人忌惮不已,见是一名女子,便说道:“道友何方神圣,今日为何要与我孙家为难”

    那女子看也不看孙宏通,只是一步一步走向含素,一边缓缓开口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称呼本君道友”这声音放肆狂妄,孙宏通心中生气,面上却维持着平静,正要开口争辩,却是那女子最先开口,不过却不是对他说话。

    “你这丫头好放肆,本君很老了么用得着称老人家。”

    面对流苏真君的责问,含素显得很是无奈,只得摇头说道:“真君,凡是都要讲道理,家师比之真君尚且小上百岁,晚辈称您老人家岂不是合乎礼数”

    “你们师徒两个没一个让本君高兴的,不提也罢。”流苏真君轻摆袖袍,算是不管含素了,随即侧过身子瞥了一眼一边气得面色发红的孙宏通,淡淡说道:“即便是化神修士看见本君大多也是平辈论交,你区区元婴初期,也敢称呼本君道友”

    孙宏通心中惊骇不已,虽然眼前之人并未自报家门,但是元婴期修为却能和化神修士平辈论交的整个修仙界屈指可数,价值前段时间孙越透露出来的阵道天赋,孙宏通心中一惊有了猜测,但仍然有些难以置信:“您是流苏真君”

    如果真的是流苏真君的话,莫说是含素,就是孙宏通也只能以晚辈礼对待,因为流苏真君的名气太大了,几乎是元婴期第一人修仙界第一阵道大师的名头让她早已超然元婴期,即便是化神期都没人敢小视于她,没错,她说的没错,就他孙宏通有什么资格称呼她是道友

    孙宏通明白了,为何含素他们如此有恃无恐,不仅有玉苍门天极宗的缘故,更有流苏真君的因素在内。玉苍门和天极宗或许山高水远管不到星河城,但是流苏真君可是散仙盟的长老,散仙城的手可是比天极宗玉苍门还要手长,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但是散仙盟何尝不是一头盘踞已久的巨龙

    孙宏通如何还不明白,逆转局势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眼前的这个人,就在刚才的交手中已经充分体现了二人的差距,她孙宏通绝不可能是流苏真君的对手,即便他们拥有三生石这个开启秘境的重要物品,但是对方却有绝对的实力更有开启秘境的钥匙,这一次他们毫无办法

    从一开始的阮清妍拜庄,到后来的含素,现在连流苏真君都出面了,一个比一个厉害,孙家众人可以说已经被打懵了,孙昊通都只能等着孙宏通的打算,但是孙宏通此刻也没了主意,因为他面对的不是普通的元婴修士,而是元婴第一人

    “你以为呢”流苏真君冷淡的语气向一桶冰水从孙宏通头上浇下来,孙宏通不再怀疑,就在刚才,他的元神受到了巨大的压迫,险些崩溃,现在说是任人宰割也不过分。

    “真君,是晚辈不识好歹,真君莫怪,有何吩咐,晚辈一定照办。”孙宏通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溃。众人没想到隐藏许久的大长老竟然这么快就妥协,但是不妥协又能如何,流苏真君出面,有几个元婴修士有谁能够说个不

    流苏真君冷哼一声,一摆袖子身子便消失在原地,众人知道她这是瞬移走了,但是很显然流苏真君的影响已经无法移除了,含素看准时机,对孙宏通说道:“大长老,真君的意思,我们可以开始商讨秘境开启的事宜了。”

    含素的语气还是保持着晚辈该有的客气,但是局势很显然已经倒向了自己这一方了。

    有流苏真君的出面,这一次孙宏通当真是没了脾气,并非是一个元婴修士窝囊,而是他很清楚流苏真君的影响力不仅仅在于其本身的实力,更拥有者一呼百应的能力,而且响应其吩咐的多是元婴以上,这样的人,孙宏通是绝对不敢得罪的。不过分享秘境而已,他们也不是完全吃亏,最终孙宏通只得如此安慰自己,微微点头,说道:“含素真人,你们有什么想法就直说吧,既然开启秘境的钥匙在你们手上,我们合作也是情理之中。”

    接下来的商谈很是顺利,至少从表面上看是这样的,孙家和含素约定每年开启秘境的时日两方一同进入,届时孙家拿出三生石,含素交出陆展鸿的精血,孙家人数不再如往年一般多,而是出动六人,除了孙宏通和孙昊通外第一到第四支脉的长老也随同其后,其中有两人是结丹后期巅峰,比之孙昊通不差多少。

    商谈结束,含素等人便告辞离去,孙越如今和孙家撕破了脸,自然也不会留在孙家了,至于那所谓的长老之位,谁爱当谁当去吧,这种傀儡般的日子,孙越可算过够了

    阮清妍对自己父亲说的是自己已经回宗门了,所以也不可能会阮家了,于是孙翔的府邸变成了众人唯一的目的所在。

    回到长老府后,孙翔兴高采烈的为孙越安排房间并且将原本属于楚云凡的管事之位交给了孙越,因为如今楚云凡是属于含素的弟子,此间事了自然要跟其离开,不过叔侄二人回到府邸后不复孙府之时的强硬态度,竟然彼此相拥就差哭出来了。

    阮清妍白了一眼不注意形象的二人,问含素是否和自己一同走,含素却摇了摇头,让阮清妍自己去休息,而她则等孙翔叔侄心情平复稍许方才开口:“孙道友,含素有一事还要与你商议。”

    孙翔此刻对于含素是感激的很,当下笑道:“真人请说。”

    含素微笑道:“孙道友,此间事了,含素想将陆族长带回玉苍门调养,不知孙道友可愿意”

    站在含素身后的楚云凡有些不解,看了看含素想问些什么,但是顾念孙翔在场,还是没说。

    孙翔起初愣了愣,然后疑惑的问道:“真人,此话何意”

    含素道:“此时孙家已经知道陆族长的事情,此间事了含素等人都不可能一直呆在星河城,终究要回宗门的,此事我早已和流苏真君谈过了,她也认为以玉苍门的资源陆族长恢复的会更好些。”更重要的是含素比其他人更清楚那个所谓的秘境开启的次数越多就越不好,这是藏匿于她体内之灵告诉她的,至于具体原因是什么,含素却不知道了。

    孙翔思索着含素的话,也觉得有道理,陆展鸿留在自己身边的确太不安全了,流苏真君他们总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而且短期内他也不想再开启秘境了,毕竟陆展鸿的身体的确很难坚持住几次了,至于含素是否另有所图,的确是个值得担心的问题,但是他看到楚云凡却松了一口气,有楚云凡跟在含素身边,想必一切会比较顺利的。对于楚云凡,是除了孙越外孙翔最信任的。

    如此,孙翔便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含素展露笑意,又道:“既然要带回宗门,今后隐儿就负责照料陆族长吧,免得到时候回到宗门手忙脚乱,孙道友,这几日就请令侄陪同小徒一同照料陆族长,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也可多加提点。”

    这楚云凡心中有些惊讶,含素此番行为看上去有理有据,但是自己前不久才烦恼怎么找机会代替陆展鸿献精血,这就有了机会,倒也算是个小惊喜。

    孙翔没什么异议,孙越也是一样,随后便在孙翔吩咐下和楚云凡一同将陆展鸿送到他的住处,孙越果真将数十年照料陆展鸿的心得一一告诉给楚云凡,二人这一交流便过去了几个时辰,等到天色晚了,楚云凡便告辞离去不过仍然在思索如何支开孙越自己和陆展鸿单独相处。

    不觉间楚云凡来到了含素的住处,楚云凡有些意外,自己这不知不觉却跑来了师父这里,实在奇怪,当下便要离去,却听到屋内传来师父的声音:“隐儿么,进来吧。”

    楚云凡无奈,只好进入屋内,已进入其内便看到含素褪去外衣四散着长发侧卧于床榻上,模样竟然娇柔了许多,楚云凡倒是很少看到师父这个样子,当下匆匆行礼说道:“弟子无意间来到师父住处,请师父责怪。”

    含素没什么气恼的样子,只是微笑着轻声说道:“你本事我徒儿,又都是女子,来到为师这里也没什么,你无意间来到为师这里,可是因为为师的安排心有困惑,疑惑为师为何对陆族长如此上心”

    虽然这不是楚云凡烦恼的主要原因,却也的确是个困惑,楚云凡便点了点头。

    含素伸手轻轻一点,手中便出现一枚玉简,看着这玉简,含素轻叹道:“此事和你未曾谋面的大师姐有关,这是为师托阿妍找到的陆家族谱,隐儿,你且看看吧。”说着便将这枚玉简丢到楚云凡身前。

    楚云凡听到此事和自己有关,心神一紧,小心翼翼的接过玉简,神识入内查看,可是这一看,却吃了一个大惊。

    玉简之上有许多名字,其中关系地位都点明的很清楚,当他看到陆展鸿那名下六人后终于明白含素到底在做什么了。

    陆展鸿名下六人,最后两个名字在楚云凡眼中似乎放大了数倍,看的清晰无比。

    “子,陆曼空。”

    “女,陆君碟。”

    楚云凡看着这两个名字,身子忍不住轻颤,很快她就意识到陆展鸿是什么人了。

    原本只是想保住陆家仅剩的一人,楚云凡却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自己的外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