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318章 第六十九章 杀结丹!
    &lt;=""&gt;&lt;/&gt;

    “那自然不是问题的。章节更新最快”那名修士想也不想便笑着回道,因为在他眼中楚云凡区区筑基期本就是可有可无的角色,放过不放过当然没什么争议,但是此刻他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孙昊通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原本那筑基期的丫头片子倒也无所谓,可是如今那人既然应允,那柄剑可能真的要进入他手了。

    孙昊通正纠结中,默默为阮清妍调息的含素却是微微一叹,悄悄传音阮清妍道:“阿妍,你元气恢复如何了?”

    阮清妍收回注视楚云凡的目光,淡淡笑道:“本来就无妨,我特意算好了你们进来前自爆影奴,为的不过是迷惑孙家,如今孙昊通也被你徒弟吸引过去了,在他眼中我已失去战力,而你平白为我调息损耗的是你自己的灵气,于他没有威胁,我们权且做做样子,待你徒弟撑不住再出手不迟!”

    含素闭目,继续专心为阮清妍调息。

    原本与孙翔缠斗的二人也收手,目光如火的看着楚云凡这边,心中不甘比之其他长老更甚,因为他们最先前来对付孙翔,所以才让别人有机会对付那两个小辈的。

    但是孙昊通毕竟明白此刻没必要为了一件宝物自乱阵脚,便大喝一声,朗声对周遭孙家之人说道:“诸位不必多想了,既然这丫头承诺将此剑赠送,大家都是同族,今日应当同心协力对抗外人,此剑归属暂且不谈。”

    楚云凡冷冷的看着孙昊通,心想此人不愧是一族之长,如此简单便压下许多人的贪念,又说仅仅是暂时不管,意思是此间事了再做争夺。

    许多人都安心许多,但是那要剑的修士却心中愤怒,他修为不过结丹,即便此刻楚云凡承诺赠剑给他,但是事后再起争端断然比不过这一个个的结丹后期,甚至连着族长恐怕也有意染指了。

    然,变强的**任何人都有,尤其是这原本就是嘴边肥肉般的宝剑事后如何舍得交出去?那修士恨,恨族长处事不公,恨人心贪欲,这剑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交回去的,此刻他魔怔了般,忽然轻声对楚云凡说道:“小丫头,催动此剑需不需要别的方法,或着别的术法?”

    楚云凡原本有些失望的心情忽然间好了些,这修士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楚云凡便从储物袋中摸索出一枚玉简抓在手中,一手执剑一手执玉简摆在面前颇为不舍的说道:“前辈,此剑相关招数共有十二个,每一个都需要特定咒法催动,这玉简内便是十二中咒法,你若当真放我离去,我便交给你了。”

    场下,孙昊通等人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一时也想不出来是什么。

    那修士自然满口答应,楚云凡这才恋恋不舍的将舍予剑和玉简一同抛出去,那修士速度极快瞬间变将二者抓住,随后神识翻查玉简,果真是一些咒法指诀,心中大喜,而后迅速收起玉简,又拿着舍予剑看了又看,爱不释手,下一刻,忽然一剑朝楚云凡斩去!

    在场众人纷纷面色大变,这舍予剑的威力谁都看得清楚,落在楚云凡手中尚且威力令结丹心惊,如今结丹期的修士使用,这一剑足可让楚云凡灰飞烟灭!

    莫说是楚云凡,就连其身后的孙越也难逃一死,即便剑芒未知,楚云凡二人也很清楚这一剑的威力完全可以一剑杀二人!

    孙昊通脸色铁青,今日孙府算是丢人丢到没得丢了,这人好歹也是一名长老,竟然对一个筑基小辈出尔反尔?那一剑的威力在他眼中看来即便是自己也要小心应对,何况两个筑基小辈?

    与孙翔对峙的两名修士里的稍近,自然听清楚了之前楚云凡二人交谈,如今那修士要做什么如何还不明白,当下朝孙昊通大喊道:“族长,他套问了那丫头法宝使用秘法,那丫头若是死了,便只有他一人可以使用法宝了!”

    原来如此!孙昊通等人心中气急,恨不得此刻上前将那修士撕碎,可是如今看来楚云凡已经是必死之局,只得留下那修士,否则这剑就没用了。

    场中诸人思虑万千,什么都想到了,偏偏没有一个人想到楚云凡会否活下来,大概是因为这一剑的威力太过惊人,根本没有丝毫生机吧。

    然,异变突生,在孙翔与孙越呐喊中,楚云凡双眉紧皱,一手高高扬起,冷笑道:“前辈,此剑发挥出的战力要超过使用者本身至少一个境界,你认为你可以抵挡这一剑么?”

    待死之人忽然冷静质问,这名修士完全不解,但是很快就一笑置之,死人的话他懒得回应。

    楚云凡高高扬起的手中忽然泛起与之前一般无二的璀璨火光,和之前不同,这道光芒在楚云凡身前形成一面数丈宽厚的盾墙,生生挡在面前,与此同时舍予剑释放出去的火凤与盾墙轰然相撞,爆发出一层巨大无匹的洪流,这洪流,是火焰化身,在这洪流之下周遭好似要被烤焦了一般,众人没想到楚云凡竟然还有如此神通,正错愕间,却传来一声幽幽而清澈的声音:“诸位记好,我乃含素真人座下弟子,云隐!”

    这个时候自报家门有点令人难以接受,但是孙昊通却觉得这不像是介绍自己,更像是强调!

    强调?强调什么呢?众人不解,可是很快空中对峙的二人出现了巨大的逆转,那盾墙不仅抵挡住了火凤攻击,而后并未消失,而是在空中闪闪烁烁,忽然间光芒大盛,从里面释放出了一只火凤!

    这火凤的气势与之前舍予剑发出来的一般无二,甚至连嘶鸣也感觉不到不同,而这一次的火凤是直接冲向了那手执舍予剑的修士。

    “前辈,这是晚辈送你的礼物,好好笑纳吧。”说完这话,楚云凡浑身颤抖不已,浑身上下血色尽失仿佛被吸干了血液一般,苍白无比。

    那修士反应不及,即便匆匆聚气护盾,却也被那火凤轻易撕裂,这火凤与楚云凡斩下的不同,这是出自他手的,只有结丹中期的修士才能抵挡,而他,只有死路一条!

    一声惨叫传来且持续不断,惨叫渐渐变成了嘶吼,那火中的人在烈焰燃烧下承受着那一剑的强横,身体瞬间被撕裂开来,断成两截。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这一幕注定烙印在在场中所有人眼中,一天之中他们见到太多令人震惊的场面了,但都不如这次。

    一个筑基后期竟然击杀了结丹已久的修士,还是在法宝被夺的情况下!这一刻,孙昊通终于明白为何楚云凡之前要自爆身份了,这是要让他们记住今日做下这件事的人是谁,是云隐,是玉苍门含素真人的徒弟,是一个可怕的存在!

    楚云凡身前盾墙消失,火光退散,众人得意看清她此刻苍白的身子还有手中一面大盾。

    众人如今谁还不明白,那修士之所以死了,不是因为修为太低,而是因为楚云凡手中之物!

    原本以为舍予剑已经是至宝,可是见到这面大盾,孙昊通却动心了。

    “能够反弹一切攻击么?”孙昊通喃喃念道,然而身子顿起,迅速无比的朝着楚云凡飞去,楚云凡见状还来不及从自己越阶杀人的喜悦中退出就匆忙召回舍予剑一剑劈向孙昊通。

    舍予剑依然强横,但是对付结丹初期尚有威胁,对付半只脚踏进元婴的孙昊通来说根本不足称道,这一击孙昊通轻易的化解了,然后近身上前,直接用强横修为将舍予剑以及大盾纷纷夺走,在楚云凡愕然的目光下淡淡笑道:“小丫头,好心机,那不知死的人死在你手下不冤枉。”

    楚云凡愕然的是孙昊通的实力竟然如此厉害,纵然两件法宝在手却也如此轻易就被夺走,果然境界的差距不是任何事物能够弥补的,当下收起表情,对孙昊通一拱手说道:“前辈修为超绝,晚辈佩服。”

    孙昊通手中把玩着两件法宝,对楚云飞说道:“老夫言而有信,既然法宝在手,自然会饶你性命,这两件法宝的催动功法,你也该交给老夫了吧。”

    楚云凡微微一挑眉,淡淡说道:“哪有什么功法,方才晚辈一直在骗他的,给的不过一本普通的修炼功法,不过是他太高兴没仔细看才没发觉。”

    孙昊通大笑道:“果然如此。”

    楚云凡冷然的看着孙昊通,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放自己一马而心怀感激,与之前那般模样大相径庭,却听见她开口说道:“前辈,晚辈的性命要取便取,不过这两件法宝虽然没有什么催动功法,却是一位前辈所赠,我却不能交给你。”

    孙翔和孙越目瞪口呆,吃惊异常,孙翔当即大声说道:“妹子,身外之物在宝贵也不如性命啊,丢了两件法宝总比留了命要强,你快走吧。”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担心楚云凡,原本以为有含素和阮清妍在一切都会顺利,却没想到含素还在调息,而孙昊通更得两件法宝,今日即便事成他们三人恐怕也活不了了,既然如此,楚云凡有机会活,还是活下去吧。

    楚云凡摇了摇头,一脸坚定就是不愿放弃,这两件法宝可是玉凤为自己炼制的,威力惊人不必多说,让孙昊通得到了恐怕连师父也不容易对付了。

    孙昊通冷笑道:“小丫头,你既然找死,就别怪老夫下手不留情了,这法宝在我手中,你已经无力回天了,即便是你师父也奈何我不得了!”

    此刻孙昊通得了法宝,而且是两件,果真气势非凡,即便其余长老再不甘心也不敢多说了,此时此刻,一直处于安静的一角忽然传来幽幽的一声:“孙族长,你若识相,最好还是将法宝还给小徒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