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315章 第六十六章 阿妍的气势
    &lt;=""&gt;&lt;/&gt;

    含素等人的讨论楚云凡并没有听到,可是当孙翔从房内出来后却是神采奕奕,楚云凡张望了屋内一番,却不见师父和如影真人,一见孙翔模样便觉得心痒,当即上前问道:“孙大哥,师父和你们都说什么了?”

    孙翔很是高兴的样子,连连抚掌而笑,对着楚云凡说道:“妹子,我们不用等多久了原来如影真人便是压垮孙家心理最后的筹码,她已经回到星河城了,我们就看着吧。就爱上网。。”

    这番话说的很是糊涂,但是楚云凡却明白事情总算向好的方向进行下去了,可是再细细追问,孙翔却很是神秘,只道不出数日自然知晓,楚云凡固然心急,却也只能等着。

    那一日阮清妍离开长老府后径直回到自己的本家阮家,阮泽宇看到外出多年的女儿突然归来,心中既惊又喜,多年来如影真人的名头在修仙界也算崭露头角,可是父女却是许久未见,今番父女相见问及为何阮清妍却只道思念父亲,并未提及其他。

    按照阮清妍自己的书佛啊,她和普通阮家族人不同,阮清妍虽然出身阮家,更是阮家大小姐,可是如今却是天极宗的结丹真人,这次回到家族并不能久留,所以阮泽宇便抛下了许多家事专心陪着久未归来的女儿,而阮清妍也很享受这段时间的温馨。

    虽然含素认为阮清妍的存在很重要,但是身为好姐妹,她更知道时常待在天极宗的阮清妍难得回家,所以并不着急让阮清妍开始行动,而是让她和父亲好好相处了一段时间,最终阮清妍留下玉简言道自己要回山门,这便离开了阮家。

    得知女儿离开,阮泽宇固然不舍,却也知道入了宗门的弟子总有诸多约束,只能轻叹一声默默摇头。

    离开了阮家,阮清妍并未真的回去天极宗,而是直接捏碎了掌中一枚玉简,同时直奔孙家。

    与此同时,正在静坐修炼的含素识海一震,忽然睁开了眼,缓缓念道:“阿妍,万事皆是缘,若没有当年你救助孙翔之因,今日我的计划,或许没那么容易成功了,最后一步,看你了。”

    阮清妍来到孙家府门外,毫不客气的挥手攻击着府门禁制,受到其蛮横攻击,登时从府门之内跃出两名筑基后期的修士,可是当他们凶神恶煞的出来后感觉到来人庞大的气势,登时变得畏畏缩缩,只敢拱手问道:“前辈为何突然攻击我们孙家府门?”

    阮清妍淡淡瞥了这两人一眼,不以为意的道:“我是阮清妍,前来拜庄,告诉你们族长吧。”说罢便停下了手中的攻势,淡淡看着二人。

    “前辈稍候。”那二人跑出一人飞快离开,同时内心无比郁闷,别人拜庄哪有这么粗暴的?

    许是涉足修仙界时间太短,又或许是消息闭塞,他们并不对阮清妍这名字有什么在意,可是当大堂上一众长老和族长孙昊通听到后却是大吃一惊。

    “你听清楚了?那女子真的自称阮清妍,她是什么修为?”孙昊通问道,神色间有着一丝紧张。

    那名弟子看到周围几名长老脸色都变了,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严重,那位前辈到底是什么身份?等等,她姓阮?难道是阮家派人来了?

    或许修仙界许多声名鹊起之辈这个看守府门的小修士不甚知道,但是阮家是星河城第一家族却是毫无争议的,更重要的是孙家还未踏入一流家族钱,可是阮家的附庸啊!

    心中再紧张,那小修士却还是如实的回答了孙昊通的问题:“是的,只是那位前辈修为太高了,弟子感觉不到是什么境界。”

    大堂之上许多长老都炸开了,阮清妍这三个字对他们来说也是早有耳闻,对于她,众人都心情复杂。

    阮家和孙家的关系一直很微妙,作为曾经庇护孙家的存在,即便如今的孙家成为了一流家族,阮家也还是像一座大山压在孙家头上,所以孙家面对阮家更多的时候都不敢出头,或许是多年养成的奴性,让他们自然而然对阮家有畏惧,又或者是因为本身两大家族的实力悬殊,可是阮清妍的存在却比阮泽宇还要让孙昊通吃惊。

    阮清妍的身份很复杂,不仅是阮家大小姐,更是天极宗的如影真人,不仅有阮家族长阮泽宇作为父亲,更有当年名震修仙界的风月真尊作师祖,其师父无影真君更是出了名的蛮横护短,这样一个身份复杂的人前来拜庄,首先就被压得透不过气来,更麻烦的是孙昊通根本不知道她前来是因为什么事情?

    不管怎么样,既然阮清妍来了,孙昊通还是带着几名长老前去迎接,待到看到一身灰色布裙极为简朴装扮的阮清妍,众人还是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纵然衣着朴素,可是阮清妍那与生而来的气质与容貌还是不由得让人一惊,否则当年的孙礼也不会冒着得罪阮家和天极宗的危险要强了阮清妍。

    阮清妍淡淡看着众人,不等对方作反应,当先开口道:“这位是孙族长吧,贫道如影见过各位了。”

    守门的弟子早就被几名结丹真人的气势吓得不敢出面,小心的缩在门后,而孙昊通干咳一声,终于还是有些紧张的伸手请道:“如影真人之名在下也神交已久,真人请入内详谈吧。”

    阮清妍淡笑点头,很自然的由着孙昊通等人引进府内,而当先引路的孙昊通却是心中难解万分,阮清妍此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一点很重要,碍于她的身份,无论如何孙昊通都要保持和气。

    进到大堂,孙昊通就要给阮清妍看座,阮清妍却一手摆摆,淡淡说道:“不必了,在下今日前来拜庄,只是有件事觉得孙族长有必要知道,前来说明而已。”

    没想到阮清妍如此开门见山诉说来意,众人固然一惊,却还是松了一口气,想来阮清妍在宗门呆的久了,家族之间的交流没有经验,这样也好,省的乱猜。

    孙昊通稍稍平复心情,微笑道:“如影真人从天极宗赶来,想必是很重要的事情吧。”心中却是觉得狐疑,早就收到黑锡的话,当时阮清妍是和黑锡乘坐一艘灵舟而来的,如今也有些日子了,为何当时不来拜庄,偏偏现在才来?

    不管孙昊通的狐疑,阮清妍直接便道:“在下像孙族长打听一人,孙礼,此人族长可认得?”

    孙礼这个名字瞬间在众人脑中炸开了,这是尘封数十年的往事,若非他们每年都要进入一次秘境,几乎都要遗忘了当初孙家一脉长老,孙礼。

    孙礼当年是去追杀陆家族长陆展鸿最后也没有后来,等到后来只是孙礼的元神灯熄灭,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无人知晓,如今数十年过去,众人早就不在纠缠往事,最近更有孙翔回来的事情扰的孙昊通心烦,却没想到孙礼这个名字会从阮清妍的口中说出来。

    阮清妍说到孙礼,是否说明当年孙礼之死和她有关,或许她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怀着这种一团,孙昊通面色沉重,缓缓点头:“如影真人,你为何这么发问,此人当年乃是我们孙家长老可是早在四十年前,他就死于非命了。”

    这正是所有孙家人的疑惑,孙礼的死因一直都是谜团,唯一可能知道当初发生什么事的孙翔如今已经是散仙盟长老,而且从他们的关系看来,孙翔是不可能告诉他们的,可是当阮清妍听到孙昊通的话后,却是嘴角微微上扬,不过分又很显然的露出一脸的嘲讽姿态,淡淡说道:“死于非命并不适用于所有人,我觉得,他是自寻死路。”

    如果说之前的孙昊通是猜疑,此刻完全可以用震惊来形容了,阮清妍的话分明表露着一个信息,孙礼之死,她知道内情!更有可能,或许和她有直接干洗,否则那嘲讽一般的神色怎么像是置身事外的人能做出来的?

    阮清妍完全无视周围火辣辣的目光和各种蠢蠢欲动想上却不敢上的神识,轻轻说道:“如你们所想一般,不,甚至比你们想的还要更进一步,当年,亲手杀死孙礼的人,是我。”

    这般毫无保留的摊牌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孙昊通不禁觉得这女人是不是有毛病?跑到孙家说四十年前的孙家长老是她杀的,到底她是天真无知还是借着阮家和天极宗的倚仗完全不把孙家放在眼里,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众人此刻的行为用呆若木鸡一般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可是阮清妍很会找时机插一嘴说道:“还有那个半死不活的陆家族长是我交给那个孙翔的,早知道原来是这么一个宝贝,我可未必舍得交给孙翔。”

    “如影真人,你……”孙昊通心中的惊骇无以言表,阮清妍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们孙家隐藏多年的秘密,难道早就被她知道了?还有那个陆家族长,果然和孙翔有关系!

    “我什么我,还有一件事,你们知道为何当年你们一直抓不到孙翔么?那是因为有我相助,所有他才能安然逃离星河城。”阮清妍完全无视周围一群猪肝脸,淡然自若说着仿佛云淡风轻的话语,丝毫没有紧张之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