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313章 第六十四章 孙家行动
    孙昊通面色一变,似乎白了几分,然而含素仍然极为平静的看着他,不喜不怒,孙昊通看了阮泽宇一眼,见他神情也很自然,想必此事不假。

    竟然连玉苍门也牵扯进来了么?孙昊通觉得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但是却还有一丝期盼,对着含素强笑道:“原来是含素道友,孙某在星河城也早听说了你的大名了,不知道友从玉苍门前来此地是有什么事情么,需要孙家帮忙的话尽管开口。”

    含素缓缓摇头,道:“孙族长客气了,含素不过受朋友之邀前来此地叙旧,无关宗门。”

    “好了,素素,你看孙长老似乎快完成了。”沉浸在孙翔布设阵法的手段中的阮泽宇看见孙翔在大堂周遭插了十根长短不一的白棒后走到大堂之外,手中作势似乎有所动作,便提醒含素道。

    含素和孙昊通纷纷望向了大堂之外盘膝而坐的孙翔,但见他双手握紧手舞足蹈,不过片刻手中便出现一面黄色小旗,他挥动小旗口中念念有词,这般过了许久,忽然间朝着大堂一侧指去,大喝道:“现!”

    那被孙翔所指的墙角,忽然间翻腾起一团云气,浓而不算且渐渐扩大,直到众人再看不见其内场景,甚至神识也无法探入,但是这仅仅持续了一息,一息过后神识再无阻碍,同时那浓雾也渐渐散去,露出了其内的人影。

    “孙越!”惊骇如孙昊通,此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此刻出现在那角落的人,无论从什么地方看,都是孙越无误,这,怎么可能?

    孙翔长出一口气,收起小旗,走到孙越面前说道:“越儿,快来拜见阮族长。”说着便拉着孙越走向了阮泽宇。

    孙越面色显得很正常,似乎没什么吃惊,极为顺从的来到阮泽宇面前躬身道:“晚辈孙越拜见前辈。”

    阮泽宇一脸的感兴趣,看了看孙越,又对孙昊通道:“孙族长,此人你可认得,真的是孙越?”

    “是……是他……”孙昊通此刻声音都有些干涩,显然震惊到了极点,但是震惊过后意识到孙越的表情,他没有一点吃惊,也就是说,他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孙越,你怎么会在这里?”孙昊通质问道。

    孙越还是显得比较恭敬,对孙昊通施礼道:“回族长话,这自然是传送过来的,早在府中的时候我便布设了一层阵法,用以和长老府相连。”

    如此明目张胆说出自己和孙翔沟通,孙越不是傻了,就是根本不怕孙昊通,孙昊通意识到这点,终于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哦,小辈,你也会布阵?”阮泽宇微微笑着询问孙越道。

    孙越还未开口,孙翔便抢先说道:“前辈错了,其实这传送阵也是我这侄儿教给我的,我这大堂内的阵法都是他一手制作而成。”

    “竟有此事!”阮泽宇的面庞终于有所动容,因为孙越不过筑基后期,却能布设如此阵法,这该是……该是何等奇才?

    孙越表现的很是坦然,似乎一切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他点了点头,微笑道:“正是如此。”

    阮泽宇彻底的震惊了,休怪他元婴修士还如此,实在是匪夷所思,这阵法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最少要有结丹期才能布设,可是孙越怎么看也才是筑基期而已,得到肯定答案的阮泽宇不由得认真了起来。

    孙越此刻感觉到自己周遭笼罩着极其强大的神识,可是这种情况下却依然毫无异常,阮泽宇的神识并没有感觉到孙越有什么慌张或者一丝瞬间的情绪波动,此事应该不假了。

    “孙小友年纪轻轻却已经对阵道有着如此非凡的才能,他日前途不可限量啊,孙族长倒是好福气。”阮泽宇心中暗叹一声,只可惜这等人才不是出自自己家族。

    孙昊通心中只得苦笑,虽然他不信事实果真如此,却也不好逆着阮泽宇的话,只得随声附和,孙翔见了忽然大笑道:“好了,如今人都来齐了,阮前辈,可惜入席了。”

    阮泽宇轻笑一声,随后便在孙翔恭请下入座主位,而他还特意让孙越坐在自己身侧,含素在另一侧,身为宴席主人的孙翔并没有丝毫不满,只是孙昊通在一旁毫无存在感,只得暗自生闷气。

    楚云凡和孙越一般修为,但是却恭敬的站在一旁为众人介绍这些菜色,这场酒宴有人欢喜有人烦闷,有人乐在其中,却也有人如坐针毡,不过终究了结束了,孙昊通终于坚持不住,告辞离去。

    离开长老府后,孙昊通长出一口气,感觉终于可以轻松了许多,在那里面实在了难以忍受。

    “族长,我们怎么办?孙越还在里面。”那胖子修士出声询问道。

    孙昊通冷哼一声,沉吟少许说道:“孙越的事情还有疑点,回去找大长老商议,这件事情不处理好,我们恐怕有危险了。”此事已经牵扯到了阮家,而且看阮家对孙越的态度,或者这就是孙翔的目的……

    孙昊通越想越着急,更加不做迟疑的朝着孙家而去。

    长老府内,酒席过后,苏任当先离去,随后阮泽宇看着孙越倒是颇为不舍,只是说道:“孙小友,老夫今日见你十分高兴,你我也算投机,日后若有困难,可来阮家找我。”

    孙越微笑拱手道:“晚辈谨记族长吩咐。”

    如此,阮泽宇又和含素叙谈了一番,这才星夜离开,回阮家去了。

    此刻,四下只余楚云凡四人,含素挥手撤去酒席,对孙翔说道:“今日之事颇为顺利,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含素此话一说,在场众人都面有笑意,尤其是孙翔叔侄,似乎是累积多年的仇怨终于得以报复,而楚云凡则是高兴距离秘境开启越来越快了。

    “含素道友,如今我们计划既然成功了一半,另一半何时完成?”孙翔趁着欢喜,连忙追问含素下一步的行动。

    孙越也是满脸的期待,尤其是今日得到阮泽宇的欣赏,这简直是受宠若惊,不过他很清楚这都是含素所带来的,所以此刻对含素也是言听计从,十分庆幸含素加入进来。

    楚云凡默然无语,这些人里面表面上自己是最不需要关心秘境的,但是她心中的焦虑却不比任何人少,即便如此,也只得静静看着。

    含素却只是微微摇头说道:“我们该做的都昨晚了,剩下的一半,不需要我们去做了,你们静静等待便是。”

    孙翔和孙越纷纷不解,楚云凡却似乎是有所感悟,或许是因为她没有孙翔和孙越那般被复仇的*蒙蔽,反而看的更为清晰一些,她轻声问道:“师父,你的意思是说,今日这场酒席,其实就是为了让孙家内部产生怀疑,让他们自己去猜?”

    含素温柔的对楚云凡点头,轻声说道:“隐儿你很聪明,为师的确是这个意思,很多事情我们自己出面去说,即便是事实,别人也未必会信,可是如果让他们自己猜的话……人类的想象力有时候是一件好事,可有时候也是一件坏事。”

    经过含素这般说辞,孙越和孙翔终于醒悟过来,恍然大悟般大笑不已,孙翔道:“不愧是玉苍门独当一面的峰主,含素道友,老夫可算佩服你啊。”

    今夜,孙家并不好过,孙宏通接收这手下黑衣人传递过来的消息,正困惑间,此事孙昊通忽然急急忙忙的赶回来,开口便是急切万分:“大长老,大事不妙了。”

    孙宏通心中一愣,随后联想到黑衣人刚传来的消息,心里有隐隐一层担忧,小心的对孙昊通道:“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在孙翔那里的么?”

    “大哥,孙翔那里根本就是不怀好意,对了,我来找你是有事情问你的。”

    孙宏通间孙昊通神情无比焦急,料定不是小事,便道:“什么事情,你说吧。”

    得到首肯,孙昊通便再无顾忌,张口便道:“大哥,你不是说你派人盯着孙越么?你可有消息?”

    孙宏通心头一紧:“真的和他有关?”

    孙昊通闻言,面色一怔,苦涩说道:“看到真的有问题了,大哥,你猜我在孙翔那里看到谁了?”

    孙宏通有所猜测,问道:“是孙越么?”

    孙昊通沉重着点头,但是接下来说的话却令孙宏通始料未及。

    今夜,孙昊通将长老府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直听得孙宏通面色冷峻,严肃不已。

    “孙翔,和阮家……呵呵,看来真是多事之秋了。”孙宏通寒声自语着。

    “大哥,如今我们恐怕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散仙盟了,阮家是星河城第一龙头,即便阮家不帮孙翔对付我们,但如果是袖手旁观,也足以影响其他家族的选择,尤其是王家,如果他们都不管的话,我们就完了。”

    “现在唯一的突破口,是孙越,我们必须搞清楚,他一身阵法修为,哪里来的?”孙宏通冷哼一声,冷声说道。

    “可是,如今的孙越有阮泽宇看重,我们如果动他的话,恐怕反而激化阮家和我们的矛盾。”孙昊通颇为担心的说道,作为一个族长他时刻考虑更多的是家族利益,阮家这只巨兽绝对是不能得罪的,否则孙家在星河城将再无立足之地。

    “放心好了,此事我已经让黑锡去查了他的本事你我都很清楚,相信很快就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