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312章 第六十三章 在下含素
    待阮泽宇进入府中,便有一道极为犀利的神识探来,楚云凡恍然不知,含素仿佛也不为所查表情如常,却见阮泽宇淡淡哼了一口气,瞬间释放庞大威压朝那神识来源处挤压而去,那人吃了一惊当即收回神识。

    “族长,你怎么了?”孙家那胖子修士看到一直闭目养神的孙昊通忽然惊呼一声,随机额角有些许汗珠不解问道。

    孙昊通紧皱着眉头,方才他在外的神识被阮泽宇震回来了,但是却还是看清楚了。

    阮泽宇,阮家族长!孙昊通没想到孙翔竟然可以请动阮家族长前来,这下可是非同小可了,在场之人都知道孙家还不是一流家族的时候一直是依附阮家而存在的,即便后来成为了星河城三大家族之一,实际上对阮家不仅仅是忌惮,更是惧怕。

    阮家和孙家不同,孙家不过初建势力,阮家却早已根深蒂固,同样是一流家族,孙家只有大长老孙宏通是元婴期,而阮家包括阮泽宇在内至少有六个元婴期长老,非是如此怎能屹立星河城多年稳居第一家族之位呢?

    此时此刻,孙昊通觉得巨大的危险来临了,如果黑衣人传来的消息是真的,如果散仙盟真的要多孙家动手的话……

    “阮族长大驾光临,晚辈深感荣幸!”孙翔表情激动的起身拜见刚刚进门的阮泽宇,而随后即便是城主苏任也面有动容之色,上前给阮泽宇行礼。他们都是结丹期,面对元婴真君,自然免不了行礼的,其中自然也包括孙昊通了。

    面对曾经的靠山,孙昊通显得很不自在,不过这份小心却让阮泽宇很是受用,他勉强挤出一点笑意说道:“你们虽然是晚辈,却也是有身份的人,都免了吧。”说着便自顾自坐到了首位,孙翔并没有什么不满,而是恭敬的站立一旁。

    此时孙昊通也注意到了跟在阮泽宇身后进来现在站在他身旁的女子,此女竟然是结丹后期,没想到阮家一个随从就比自己高出这么多层次,果真是大家族!

    孙昊通这里腹诽着,表面工作却做的很足,对阮泽宇真是各种好话都招呼过去,什么虽然晋升家族了心里却还是以阮家为首云云,阮泽宇看上去倒也没什么不高兴,但是听多了还是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孙族长,老夫也不过是被孙长老请来的,今日在别人家里咱们就不要如此张扬了,是吧孙长老?”

    孙翔微笑道:“前辈说笑了,晚辈既然请前辈前来,能够多听前辈教诲自然更好。”

    阮泽宇抚须一笑道:“好了,不是说有酒席吗?孙长老,开席吧。”

    孙翔有意无意看了阮泽宇身旁站着的含素一眼,电光火石间已经从她表情中看到了信息,当即点头笑道:“前辈,其实这酒席早已备好,一直都在这大堂之内。”

    此话一出,孙昊通大吃一惊,眼下一看这大堂空空如也,神识也看不出什么,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看上去连阮泽宇都没发觉,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阮泽宇倒是很感兴趣的样子说道:“是吗,那老夫倒看看和大堂之内有何神奇?”

    “前辈请看。”孙翔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众人定睛望去,只见此物手指粗细且约莫三尺长,通体雪白,却是一根白色的棒子,孙翔一把将其抓在手中,走向大堂正中。

    只瞧见孙翔用手中白棒在朝地面刺了下去,这白帮看着有手指粗细,两头并不尖锐,却极为轻巧的插入地下。孙翔用手掌顶着白帮轻喝一声便将其整个没入地下,而随后扬手便看到手中又多了一根比之方才短一些的白棒,孙翔用这白帮在大殿正中走了几步,寻了一位置随后做出了之前一般的事情。

    众人不解,阮泽宇却看着孙翔的行为若有所思。

    眼看孙翔完成了第二次插白棒的行为却并没有停止,只看见他再次拿出一根白棒,这根比之前两个都要短,他又寻了一地迅速插了下去,等到三根白棒都彻底没入地下,这才起身回来对阮泽宇说道:“前辈,稍待片刻。”

    阮泽宇点了点头,似有所觉。

    约莫等待了一刻,众人感觉到方才孙翔所站的大堂正中有灵气波动,且波动剧烈,然而正当众人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便看到眼前白光一晃,刺目之光饶是在场之人都是修炼多年的人士都不免闭了闭眼,可当他们睁开眼的时候却看到大堂正中凭空出现了之前所没有的东西,一桌酒席!

    “这是……阵法?”阮泽宇有几分猜测对孙翔问道。

    孙昊通睁大了眼,有些不可思议,眼前发生的事情,他真的看不懂了,孙翔何时有了如此能力?

    孙翔不理孙昊通,而是对阮泽宇笑着说道:“前辈猜对了,这正是一道阵法。”

    阮泽宇看待孙翔的目光温和了许多,虽然之前也客气,但那只是给含素面子,骨子里还是不以为意,如今看到孙翔露了这么一手,却是着实有些重视了。

    “眼下这一手阵法藏匿灵气,隐藏物件,竟然连老夫入内少许也未能发觉,孙长老可算了不得了。”

    阮泽宇的夸赞在孙昊通耳中极为刺耳,可是看着一手阵法的确高明,无话可说。

    孙翔微笑摇头,却道:“前辈说错了,这一手阵法并非隐藏物品和气息,这阵法的作用,乃是将别处东西牵引过来,乃是一个和传送阵相似的阵法。”

    “传送阵?”即便是元婴,阮泽宇却也有些吃惊,阵法之中常见的匿灵、隐身、攻击、防御这些都在修仙界有所流出,更有品阶,有些高阶的价格昂贵甚至有市无价,可是对于一个势力而言,传送阵才的价值更加重要了。

    试想任何一个势力拥有传送阵,可以在顷刻间将修士传送到需要他的地方去,免去了日夜兼程效率极快,可是传送阵只在上古有所存留,现如今哪有人能造出此等阵法?若是孙翔所言不差,此人当真需要结交!

    孙昊通已经惊急交加了,惊的是孙翔竟然有如此手段,急的是阮家族长的心态似乎越来越偏向孙翔了,若如此下去,孙家必然会被孤立的!

    “孙长老,这一手分明是匿灵藏物之阵,你不要故弄玄虚说是什么传送阵,你何时精研阵法之道了?更何况这传送阵早已失传,你哪来的能耐?”孙昊通无法容忍事态发展下去,只得开口讥讽。

    孙翔却也并不生气,笑着说道:“传送阵的确早已失传,所以我说了这只是类似的阵法,而且传送距离最远不超过十里,更何况,我何时说过这阵法是我的了?”

    不管这阵法究竟原理如何,阮泽宇却是很欣赏这布设阵法的人了,传送阵上古方有,如今的修士在失去传承的情况下还能悟出此等类似的阵法,已经是惊人了,遂问孙翔道:“孙长老,这阵法是谁给你的?”

    孙翔笑道:“不瞒前辈,这族长是晚辈侄儿所赠,他是孙家一支脉的长老。”

    孙昊通静默无声,脑中却是惊雷炸响,孙越,此事竟然和孙越有关?可是他对于孙翔说的话一个字也不信,孙越什么实力他会不知道?区区筑基后期,就算懂得阵法布设的阵法能够连元婴期都看不透么?

    “孙长老,还是不要故弄玄虚了,你摆一桌酒席让我和阮前辈来,搞个阵法现在又说是孙越摆的,谁不知道孙越修为不过筑基后期,你欺骗我也就罢了,连阮前辈也不放在眼里么?”

    对于孙昊通的嘲讽,阮泽宇微微皱眉,别无他意,只是他觉得能够布设如此阵法的无论是谁,的确是孙翔展现出来的,于情于理都该交好,可是孙昊通与孙翔关系僵硬,所想却并非什么阵法珍贵,而是担心阮家抛弃孙家,所以根本不会考虑其他问题。

    “孙长老,其实老夫也不太相信,一个筑基后期,真的有本事做出此等阵法么?”阮泽宇淡淡询问道。

    孙翔笑道:“前辈不信,可以当场叫孙越前来,所谓眼见为实。”

    阮泽宇点头称是,随即对一旁的孙昊通说道:“孙族长,让你家中那位长老过来吧,若真如此,你们孙家前途不可限量了。”

    孙昊通满腹不甘,却也没办法,阮泽宇都开口了,真的照办,当即吩咐胖子修士回家了找孙越过来,眼看胖子要离开了,孙翔却摆手说道:“何必如此麻烦,这阵法就在这里,不如直接让越儿过来吧。”

    “哦?竟然可以如此?”阮泽宇终于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虽然他不懂阵法,却也懂得可贵的东西是什么,当即便让孙翔作法。

    含素和楚云凡看着阮泽宇和孙昊通的神色各有不同,不约而同的抿嘴一笑。

    “素素,你笑什么?”阮泽宇飞快察觉到身旁含素表情变换,出口问道。

    含素平淡的说道:“只是觉得孙族长似乎不太喜欢这个阵法,还是不喜欢这个布设阵法的长老。”

    “道友多虑了。”孙昊通看孙翔又去大堂四周到处走动,瞥了含素一眼,心道自己结丹后期巅峰,面对一个结丹后期还是没什么可怕的,便漫不经心的回道。眼看含素也没什么反驳的样子,心头略松,继续说道:“对了,还未请教道友是……”其实不问也没什么,一看就知道肯定是阮族长的亲信,看刚才的称呼,说不定是后辈,只不过既然含素开口了,还是得做做样子。

    面对孙昊通的问话,含素极为自然的说道:“久仰孙族长了,在下玉苍门含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