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309章 第六十章 实施
    &lt;=""&gt;&lt;/&gt;

    ;    在含素的整个计划中,孙越的作用至关重要,孙越在孙家的行动是否成功直接与后来双方出手谁占先手有关系,而含素等人只是静静待在孙翔府邸中一面等孙越的消息一面等着新的帮手到来。本文由。首发

    这边孙越离开长老府后直接大摇大摆的走回了孙家,这一路上虽然看上去极为顺畅,但是他却心情紧张不已,尤其是当他很清楚周遭有不少孙家眼线盯着自己,还是有点害怕。即便如此,多年来的隐忍让他做到了平静如水,尽管只是表面。

    这般光明正大的走到孙家大门,守门的两个筑基中期修士看到了神色间都有几分讶色,不过孙越虽然也只是筑基后期,终究是一个挂名长老,这些族内弟子还是不会多说什么,客客气气的迎入门内便继续自己的职责了。

    不消多时从外飞下一个黑衣人,一身气势丝毫不弱于之前进入其内的孙越。

    “十二长老进去的时候有什么举动或者异常么”黑衣人平静而冷漠的声音徐徐传入两个守门弟子的耳中。那两个弟子吓得激灵,显然知道这人身份,当下唯唯诺诺的说道:“十二长老并没有什么异常。”

    黑衣人一言不发,沉默少许,却是冷哼一声,迅速飞入府中消失不见。

    孙越回到自己的房中,随便处理了家族之中属于自己这一支脉的些许琐事,然后就关门修炼,不过这些都是表面工作,实际上他根本无心修炼,一直忐忑不安,这样的情绪持续到了第二天辰时,忽然间他感觉到自己门外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凝神一看却是一个蒙面黑衣人。

    孙越心中咯噔一声,感觉周围的气氛冷了很多。

    过了很久,屋外的黑衣人突然开口,语气平静,感觉不出杀意:“十二长老,大长老和族长叫你去内堂一趟。”

    孙越身子轻微颤抖着,心道终于来了,看来自己昨天从散仙盟的势力中回来的确惹人注意了,大长老虽然一直没说,但是孙越很清楚自己一直被提防着,往日凭大长老他们进入秘境才敢去外,这一次如此大胆必然会被发现的了。

    紧张的情绪还在弥漫,直到屋外的人喊了五声十二长老,几乎要破门而入,孙越才连忙回应道:“我马上去”如此屋外才恢复平静。

    过了少许,等黑衣人离开后,孙越才停止修炼,一面深呼吸,一面给自己打气,后来终于觉得可以了,便走出房门,朝孙家内堂走去。此时周遭看不到其他人,但是孙越很清楚,那个黑衣人一定隐藏在暗中紧盯着自己。

    孙家府邸之中有不少闲逛的族中晚辈,孙越的修为不算多突出,却白占了一脉长老的身份,可惜族中众人却都清楚孙越那一脉的地位,所以孙越路过一些晚辈身边很少能看到善意的目光,更多的是鄙夷和嫉恨。

    孙越将这些记在心里,这笔账统统算在了其余几脉的长老身上,一边一声不吭的走向内堂。

    内堂位于大堂之后,平日里议事都是在大堂,而在内堂则只能说明是私事。孙越绕过大堂又走了几条过道,大堂之后便没有普通族人了,免去了许多刺眼的目光,这段路平静的走过去,而当孙越看到内堂大门很自然的朝内拉开,却不由得停住了脚步,不敢再往前走了。

    非是孙越害怕,而是越往前走他便浑身行动困难,甚至呼吸也有些难受,感觉前头有一股无形的阻碍,看不见也摸不着,却实实在在的令人无法前进。

    好在这种情况持续没多久,孙越感觉周遭禁锢减少,便往前走去,虽然很清楚大长老知道自己的到来,却还是在门外装模作样的拱手说道:“大长老,我是孙越。”

    屋内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咳嗽声,听上去像极了一个年老体迈之人患了重病一般。孙越听到这咳嗽声,心中却是一愣,随后听到那咳嗽声渐渐平息了下去,过后不久一个苍老的声音缓缓传来:“进来吧。”

    孙越的心跳忽然加快了些许,他缓缓的走进内堂,内堂之内空荡荡的,只有正面摆放着一个贡桌,下面摆放着三个蒲团。

    贡桌上并没有别的东西,看不出来贡奉的是谁。在这里停留了一下,孙越顺着之前声音的来源走去,走到偏房门口,却感觉到其内巨大的威压迫使他无法前进,正当此时,从内传来了之前那般苍老的声音:“十二,这段时间我们不在,族中可有什么大事”

    孙越心绪稍平,平静无波的回道:“这段时间族中一切如常,另外两大家族的交流的不曾落下,除此之外有两处灵脉开采收获颇丰,其余小家族也交纳了各自应交的资源。”

    “嗯,那散仙盟可有什么动向”大长老的声音忽然有几分冷峻,孙越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般汇报了近期和城主府的交往情况,总之都是和和气气,没有什么摩擦。

    听完孙越的回禀,大长老沉默了少许,然后就让孙越离开了,孙越心中松了口气,悻悻离开。

    不久,内堂闯入一道黑影,留在了孙越之前所站的位置,但是大长老似乎没什么意外,反而张口便问:“十二长老最近有什么异常么”

    那黑衣人声音冰冷,似乎毫无感情般的说道:“十二长老昨天从长老府回来了,这段时间独自外出的次数也比以往多了,可是每次都只是待在那桥上看星河。”

    短暂的寂静过后,大长老淡淡的哼了一声,说道:“那个新来的散仙盟长老,你知道是谁么”

    黑衣人思索一阵,摇头说道:“属下并不知道,只知道这个长老新来不久,似乎也是这个长老来了以后十二长老才开始反常,可是奇怪的是,那个长老没有出过府门一步,日常所需的事情都是府中管事去做的。”

    “呵,你去搞清楚这个新来的长老究竟是什么来历。”

    “是。”接到命令的黑衣人一言不发迅速的离开了内堂,不过片刻便潜伏在孙越府邸周遭静静等待。

    日正当中,潜伏于府邸外的黑衣人丝毫没有动弹半分,这等藏匿之术身形稍动便有损一分,身形大动却极有可能暴露,而这黑衣人却如平日打坐一般紧紧盯着孙翔府邸,除非主动暴露,否则当真无人察觉得到。

    这般潜伏过去十日之久,楚云凡每日都会出府,不过所做的也不过是长老府的一些俗务,黑衣人紧紧跟着,终究看不到有何异常。耐心再好的人随着时间推移也会失望,黑衣人终于决定换个方法搞清楚孙翔的身份。

    可是黑衣人的方式还没有实施,在月圆之夜,他看到了平日楚云凡。平日里楚云凡并不会夜间出来,可是今夜却不一样了,黑衣人联想到孙越月圆之夜外出的习惯,心中似乎有点察觉了,便暗暗跟随楚云凡而去。

    幸好此刻夜晚虽有星光却不及白日,黑衣人跟随着楚云凡倒也没有被发现。

    事实上呢,楚云凡早就知道被人跟踪了,她却装的毫无察觉般的朝往日与孙越见面的桥上走去。

    走得久了,黑衣人也察觉到楚云凡所去的地方是哪里,此刻他心中惊喜不已,没想到等待这么久,果真找到了蛛丝马迹。

    楚云凡来到桥上,此刻孙越也到来了,二人相见都是微微一笑,楚云凡走到孙越身旁,朝着孙越眨了眨眼,随口说道:“孙道友,好巧,你又来了”

    孙越附和的干笑几声,随后压低了声音说着:“云道友,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这种话以后也免了吧。”

    楚云凡呵呵一声,双手合抱胸前颇为俏皮的说道:“好吧,那你也不必如此,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犯得着每次和做贼一样吗,再说了你声音压这么低别人也听得见啊,真要保险起见咱们还是神识传音吧。”

    黑衣人闻言心中先是一惊,随后暗哼,心道十二长老果真有异心。紧接着便一直盯着楚云凡二人,神识悄然摸索过去,关于隐藏神识他倒是信心十足,只可惜他并不知道楚云凡不需要感觉得到他的神识也知道他在做什么。

    “孙道友,你那里准备的如何了”楚云凡忽然间开口问孙越。

    孙越嘴角微微上扬,有几分得意般的说道:“大长老这段时间和以往不同,似乎从秘境出来后受了伤,而且伤势不轻,应该是个机会了。”

    楚云凡闻言倒是真的愣了愣,随后很快看到孙越的表情不是假的,也是心里一喜,连忙笑道:“如此甚好。”

    孙越有意无意朝四周看了看,样子神秘兮兮的,接下来却只是看着楚云凡也不开口。

    寂静如斯,可是黑衣人却看到了楚云凡和孙越二人神色变幻不定,心中大惊她们定然是神识传音了,联想到方才孙越所言,恐怕是对家族不利了,所幸发现的早,作为孙家一等一的暗卫,窃听之术却也是必修之路。

    黑衣人猛拍自己脑门,突出一口精血,随后浑身盘坐起来用沾了精血的手指虚空画印,脸色顿时惨白,可是即便如此,对于楚云凡二人的传音却也听不真切。

    “真君那里我会去回禀的,你在孙家等着消息吧。”

    “真君出手,即便大长老全盛之时也无妨,何况如今这情况,真君更容易得手了,云道友,就此告辞了。”说着孙越朝楚云凡拱手,随后便离开了。

    楚云凡揪了揪额头几缕发丝,淡淡一笑也朝孙翔府邸走去。

    待到二人走得远了,黑衣人猛然喷出一大滩血迹,口中喃喃道:“等着消息真君出手无妨真君更容易,这些话断断续续已经是我能听到的极限了,可是,他们口中的真君到底是谁此事非同小可,必须马上告诉大长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