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300章 第五十二章 恩怨是非
    &lt;=""&gt;&lt;/&gt;

    楚晓玲信手一扬便看见罗天绫缠腰托起直朝前山飞去,白云山也紧随其后,二人不消多时便来到执事堂,走进其内正看见负手而立的叶泠。

    “果然是你。”这是白云山的声音,看到叶泠的第一眼,他便惊呼,这记忆中如此神奇的女子,以凡人之身打败身为筑基期的自己,实在匪夷所思。

    叶泠轻哼一声,不管白云山,而是紧紧盯着楚晓玲,凝视少许,淡淡说道:“我找你。”

    楚晓玲微微一笑,绕过叶泠对管事弟子说道:“有劳曲师妹辛苦了。”

    曲师妹摇了摇头笑道:“我就一个传话的,峰主离山多年,楚师姐辛苦才是真的。”

    “身为师父最大的弟子,多出些力也是应该的。”楚晓玲面带微笑的鹤曲师妹说话,却是听得边上的叶泠冷哼道:“你可敢与我一战?”

    楚晓玲轻咦一声,带着趣味打量叶泠,说道:“姑娘,二十年前你我不过见面一次,何来仇怨?看你言下之意,似乎和我颇有恩怨,若要一战倒也不难,但是总归要让我知道原因吧?”

    叶泠寒眉紧皱,面上带有几分煞气,沉声说道:“原因?你楚大公主贵人多事,当年一件事,你牵连了多少人为你而死?”

    “为我而死,很多人?姑娘,请将话说的明白。”楚晓玲思索不断,却又深究不出其中含义,只得发问。

    叶泠沉默少许,点头说道:“在你还是极西之地的公主殿下的时候,曾经因为赵国婚约逃婚,你该不会忘记吧?”

    白云山和曲师妹一副古怪的表情看着楚晓玲,随后只见白云山贴近楚晓玲轻声发问道:“师姐,没听你说起过啊,原来你以前这么有趣,还逃婚……”

    楚晓玲白了他一眼并不理会,而是对着叶泠说道:“不错,父王要将我许给赵国王子,我岂能答应,父王既不应允,我自己只有逃婚。”

    叶泠冷哼道:“你逃婚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但是因你逃婚一事,挑起楚赵大战,楚王迁怒当夜守值将军,将其一家诛杀!而我,就是那位将军偶然外出躲过一劫的孤女,如此说,你明白了?”

    楚晓玲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中间事情她倒没想到,如此看来,叶泠的确和自己有大仇,她更加不知道的是真正的楚云凡费尽心机想套问叶泠缘由还未成功,她却已经知悉两人恩怨了。

    “原来如此……”楚晓玲轻叹一声,这事情虽然是原主做的,但是如今自己占用别人的身体身份复生,这个锅自然也得背,何况当年楚云凡逃婚她也觉得无可厚非,牵累旁人实在是意料之外的,可是就算知道会牵连别人,她也不认为自己会放弃,别人的事情,终归是别人的,自己管得了别人,谁能照顾自己呢?

    如此一来,这寻仇便有了依据,楚晓玲看白云山的表情就知道如今的叶泠已非二十年前楚云凡所遇到那个样子了,但是此战无可避免,总不可能告诉她真正的楚云凡已经死了,自己只是路过的吧?

    “叶道友,你在我们玉苍门的地盘上寻仇,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吧,就算你师父是洛轩真人,但是说到底也是你自己闯上门来,就算将你伤残洛轩真人也无话可说。”白云山在一旁冷淡的说道。

    叶泠肃声道:“那就按照修仙界的规矩来办,我以散仙盟内事弟子的身份向你玉苍门内门弟子挑战,生死不论,我杀了你你们尽管寻我报仇,你杀了我却不必担心遭人报复,楚公主,你敢不敢?”

    楚晓玲脸色一变,眼下看叶泠的神情显然是有所把握的,但是自己也并非吃素的,真要打起来还是有信心的,而且叶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若不敢接战恐怕就是丢玉苍门的脸了。

    “好,你要战,那便战。曲师妹,外宗弟子前来挑战,按照门规如何处理?”楚晓玲对曲师妹温声说道。

    曲师妹细细思索了片刻,对叶泠说道:“外宗弟子前来挑战有两种,一种是切磋较量,这种是安排在……”

    “无关紧要的废话就不用说了,我是找她报仇的。”叶泠毫不客气的打断曲师妹的诉说,曲师妹面色一红,接着说道:“若是寻仇,可以安排在云渺峰名下一座外峰,花费三天时间建造比试场地,生死不论。”

    叶泠皱了皱眉,楚晓玲知道叶泠在想什么,出声解释道:“叶姑娘,本门规矩如此,但凡有这般决斗总要如此费些气力,同样这三天也可以通知更多弟子来观战见证。”

    叶泠微微点头,随后曲师妹做了记录后就让叶泠三天后再来,比试场地安排在了云渺四十三峰,叶泠这才告辞离去。

    送走叶泠,白云山回到冷宁居才对楚晓玲颇为担忧的说道:“师姐,那叶泠的实力当真可怕,三日后你与她之战可要小心了。”

    楚晓玲拍了拍白云山的肩头,微笑说道:“好在你之前也算探过底了,也告诉告诉我,她到底哪里厉害了?”

    白云山这就极为夸张的将当日在散仙城比试的情形复述了出来,不过任凭他说的如何天花乱坠,楚晓玲却只是总结了两点重要信息。第一,这个叶泠身上是凡人的气息,第二,她出手全靠强猛进攻和极快的速度,但是这两点综合到了一起,这个叶泠就更加令人惊异了,一个凡人竟然能做到许多同样身为筑基期修士都不能做到的事情,果然非同小可。

    二人正谈论间,冷宁居外有人来到,楚云凡神识一探,对白云山说道:“墨师姐来了,随我去相迎。”

    白云山摸了摸头低低“哦”了一声,模样倒是极乖巧的跟了上去,解开冷宁居禁制,果真看到一身火红的墨染年等候。

    关于墨染年,楚晓玲还是挺忌惮的,她心底再次叫苦,心道别人穿越原主生前都是关系不怎么样的,怎么自己碰见的除了命不好,人缘还真是极好,眼前这个墨染年就极为喜欢这个楚云凡,无奈之下楚晓玲只能和当初楚云凡交好的人有意无意隔开一些距离,以免露出破绽,如今看到墨染年,也是作出一副亲热的笑容相迎说道:“师姐每天那么忙,还有空闲来小妹这里。”

    墨染年信步走进冷宁居内,一边走一边说道:“是啊,我师父高居内阁,你师父外出数年,这云渺峰也就我能照顾你了,师妹,听说三天后你有一场决斗?”

    楚晓玲苦涩一笑,说道:“师姐消息好灵。”

    墨染年并不回应,而是追问道:“那叶泠听说是散仙盟洛轩真人的弟子,实力究竟如何,你有几分把握?”

    这时白云山就插嘴了:“墨师姐,那叶泠可真是不得了,浑身上下都是凡人气息,而且也不会驱物之术,但是就连小弟也败在她凡铁所铸的黑剑之下啊。”

    这下墨染年来了兴趣,审视了白云山一番,怪笑道:“你这小鬼,平日少见你夸赞别人,如今看来竟是真的,凡人凡铁击败你?我倒有几分兴趣,快说说你是怎么败的?”

    白云山便将自己落败的过程又说了右边,不过这次看楚晓玲也在听着,觉得同样内容让师姐听到两次也不太好,便最后又多了一句补充道:“对了,那时叶泠似乎也没打算对我手下留情,还是一位叫云隐的人出面阻挡才救下了我,后来也是她提醒我早点回来通知师姐的。”

    楚晓玲果真觉得有趣,便说道:“这位云隐道友可是女子?”

    白云山不做其他思考,点头说道:“正是。”

    一时之间楚晓玲和墨染年都掩口而笑,白云山却是百思不得其解,追问道:“二位师姐,你们好端端的笑我作甚?”

    墨染年看了楚晓玲一眼,说道:“很显然啊,咱们这位白少爷又吸引一位美人的注意了。”

    白云山看着面目可憎的两人笑的花枝乱颤,尤以楚晓玲最严重,哼了一声说道:“那女子不过是想结交一番罢了,虽然看上去也不错,但是和二位师姐比起来还不算美人,和我二师姐比起来更不算什么了。”

    墨染年忽然止住笑,对楚晓玲说道:“说起来我倒忘了,许久不见云歆了,师妹,你这妹子筑基后凭借师叔赠与的宝物隐藏体质,应该可以见人了吧,怎么不见她和你们一起?”

    楚晓玲尴尬一笑,说道:“其实师父出门之时也带上了云歆,师姐不必担心,应该是师父想要让她多增加些阅历吧。”

    墨染年点了点头,算是放心了,便正了正色说道:“好了,说正事吧,方才白师弟所说的我记在心里,那叶泠一身凡人体质却如此厉害,当真古怪,距离决斗还有三天,不如师姐去帮你看看吧,说不定直接解决了。”

    楚晓玲连忙制止住墨染年的行为:“师姐切莫如此,对付她,我还是有些把握的,何况决斗场上生死不论,可是假如我真的处于下风,你们也不会看着不管吧?说到底终归是我欠她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