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298章 第五十章 先手
    &lt;=""&gt;&lt;/&gt;

    孙翔叹了口气,对楚云凡笑着说道:“妹子,我所知道的就这些了,剩下的,只有越儿才清楚了,你方才所言,或许越儿也摸索出了什么,我还在时,没见过他有如此行径。”

    楚云凡沉吟片刻,忽有所感,对孙翔提议道:“孙大哥,如今你以结丹修士的身份返回星河城,背后有仙盟支撑,想来孙家纵然有元婴修士,也未必敢对你如何了。”

    孙翔摆了摆手,说道:“只是我不愿见他们而已,昔年我以为大哥之死是三生石之故,后来越想越不对,曾有一次我悄悄回来打探过,发现当日失踪的长老都完好归来,五人当中唯独我大哥身死,中间若说与他们无关,哼,我是不信”

    楚云凡摸到了一丝机会,眼下看来,孙翔虽然出身孙家,但是对孙家的仇恨恐怕不小,尤其是亲兄死于非命,若是利用这一点,或许可以借助孙翔之手完成自己的目的。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陆展鸿的下落,对于这个从未谋面的陆家族长,楚云凡还有很多疑问要找他询问,陆家的血脉究竟为何如此神奇,几次三番楚云凡都感觉到了陆家这个家族的神秘,眼下舅舅不在,天目只继承了陆家老祖一部分记忆,真要追本溯源,恐怕陆展鸿知道的更多

    “孙大哥,现在看来,孙家立足已稳,更有元婴修士坐镇,我们还是不要坐镇此处了,否则相距如此近,早晚会被发觉你回来了,恐怕危险。”

    孙翔忽然冷哼一声说道:“陆展鸿和三生石我可以不在意,但是我兄长性命与他们脱不了干系,就是这一点,我便不会放过那几人,妹子,这是我们孙家家族争斗,大哥不想累你进来。”

    楚云凡含笑,仿佛毫不在意的说道:“孙大哥吓唬小孩子呢,今时不同往日,你我皆是奉散仙盟之命而来,这个身份所在纵然你想报仇不易,但是他们要对付你却也必然瞻前顾后,远的不说,那元婴真君是绝对不会出手的。咱们散仙盟多得是化神期大能。”

    这一番说辞楚云凡纯粹是用来给孙翔壮胆的,真要说起来化神期修士她哪里知道散仙盟有多少,想当然尔。不过这么一说孙翔果真信心大增,笑着说道:“妹子说的不错,咱们身后有大头,谅他们不敢怎么样,报仇之事可以慢慢谋划,反正我已经回来了,来日方长。”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楚云凡自然而然的询问下一步的行动了,眼下看来孙翔早晚也要去找孙越的,关于陆家的事情,他们之间肯定有很多话说,不过这等机密之事,恐怕孙翔是不会让自己知道的。关系再好,终究是外人,纵然舍得将往事诉说但是如今看来孙越知道的消息必定不小,人都有私欲,孙翔也不例外。

    陆家的事情楚云凡也不打算追根究底,那三生石的秘密她也没兴趣,她自认为自己知道的秘密已经挺多的了,只是陆家族长的下落却还是要打探的。和孙翔商量了一番决定过几日后亲身拜访孙家后便告辞回到自己的房中了。

    楚云凡拍了拍灵兽袋,想和毛毛讨论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毛毛却有些不耐烦,没好气的说道:“你们人族太麻烦了,我搞不懂,别问我。”

    看着声音毛毛倒是有些困乏,楚云凡却是无奈摇头,心想毛毛适合海中,来了陆地这么久了,或许是有些不适应,当下也没有继续询问的意思。

    不理会睡觉的毛毛,楚云凡自己琢磨了起来,如今孙家和孙翔的关系弄清楚了,陆家灭门的原因也明白了,身为陆家一员,当年参与陆家灭门的人,楚云凡一个也不打算放过,尤其是哪个大长老。

    从孙翔的诉说中来看,参与陆家灭门的孙家长老除了孙思,几乎都有沾手,那么多结丹修士,要想报仇谈何容易,何况祸首可是元婴大修士。不过楚云凡也不灰心,只要自己多加修炼,有朝一日结丹,这笔账可以慢慢算。

    说是过几日去拜访孙家,可是这一下楚云凡却是等了很久,直到一个月快过去了,孙翔还没有什么行动,正当楚云凡快按捺不住要去询问孙翔,孙翔已经来了。

    “大哥,是不是要去拜访孙家了?”楚云凡想当然的问着。

    孙翔微微摇头,说道:“非也,月前听你说过,我那侄儿月中星河璀璨之际的举动,思索一番后觉得这个月的月中,他或许也会有所举动。”

    之前楚云凡还不懂孙翔为何按兵不动,但是孙翔这么一说她就开了窍,说道:“大哥是觉得,拜访孙家终究不妥,暗中和孙越道友联络更为有利?”

    孙翔笑道:“是的,既然越儿有次举动,说明他并非一次为之,我细想之下觉得主动拜访孙家毕竟不好,我们已经来了这么久,要拜访早就该拜访了,为何要迁延至今?既然这么久都没去拜庄,索性不要惹人猜疑了。”

    “况且他们知道大哥与他们的关系,突然拜访必然有诈,等他们上门看到大哥却反而觉得正常。”楚云凡猜想道。

    孙翔连连点头,说道:“此番月中还得麻烦妹子外出一番了。”

    楚云凡拱手笑道:“这又何妨?”

    月中,又是星河汇聚之时,此次景观只是历月常事,其效果和上一次相比却是远远不如,饶是如此,却也是惊煞旁人,不过所谓旁人也不过是初来乍到的楚云凡而已。

    楚云凡来到上次和孙越碰见的那座桥静静等待,这只是她自己的猜测,与孙越并无联系,孙越是否还会来到这里全是看运气,这是一种赌注也是一种策略。

    毛毛偶尔问起为什么不直接上门找孙越,它想的很简单,非要等一个月来这里碰运气,莫不是傻子么?

    楚云凡微笑解释道:“有心为之再好的方法也难免有所纰漏,无心插柳柳成荫,上次我也是无意碰见的孙越,无心为之虽然变数太大,但是却更为稳妥。稳妥之人做的稳妥之事,虽然有运气成分在内,但是细细想来,孙越忍受父仇多年,自然也是稳妥之人,上次会面虽是无意,这一次或许英雄所见略同再次撞见呢?”

    偶然是令人惊喜的,虽然偶然不常,但你若懂得揣摩人心,有时候偶然也就成了必然。

    毛毛甩了甩头闷头不做声了,楚云凡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多言,这段时间毛毛似乎一直有些晕乎乎的,大概就是水土不服吧,等时间长了大概就适应了。

    夜寂无声,星河渐渐形成,今夜虽有不少人凝望夜空,但是相比较而言都看的较淡,也就楚云凡还觉得新奇,看的出神,但是当身后出现一个人的气息,她还是察觉到了。

    匆匆回头,楚云凡看了过去,眉眼带笑的说道:“孙道友,你又来了?”

    孙越神色似乎也闪过一丝诧异,但是很久就释然,开怀一笑道:“道友也来了,真是巧啊。”

    “是啊,好巧。”楚云凡也附和着笑道。

    孙越往前走了几步,靠近楚云凡身侧凝望夜空,轻声说道:“星河虽美,却不及上次,道友,一月不见,不知你有何感受?”

    楚云凡微笑道:“孙道友这番话应该是与相熟好友才能说得吧,你此番话想必也不是对我所说的。”

    孙越哈哈一笑,抚掌说道:“道友,你我心知肚明今夜相见既是巧合又是意料之中,也不必打什么哑谜了,可是二叔有话让你传达?”

    楚云凡也不多卖关子,点头说道:“真人说道,公子韬光养晦多年甚是辛苦,如今他以仙盟为支撑,无惧邪魅,真人的意思很简单,希望孙家作为地主能不失待客之礼。”

    孙越沉吟片刻,似有所得,微笑说道:“二叔的意思,我明白了,请回去告诉二叔,在下一定尽力为之。”

    “既如此,这星河之景也看的差不多了,在下先回去了。”楚云凡拱手告辞,二人相互作揖,只是简单同辈礼,而后楚云凡便往回走去。

    “晕饭,你们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毛毛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神来出声询问。

    “你没睡觉啊?”楚云凡忽然这么说了一句。

    毛毛没好气的说道:“你懂什么,最近我感觉体内气息有些上升腾飞之势,应该接近突破点了吧,我们海龙接近突破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这一下楚云凡倒是吃了一惊,她还以为毛毛是水土不服呢,原来是突破在即,当下心情大好连忙追问道:“那你突破之后是什么境界啊?”

    毛毛很是得意的笑道:“上次被玉fèng前辈重塑肉身沾染些许灵气,让我肉身比以前还稳固,经脉也开拓许多,这次这么快就接近突破了,嗯?我这次突破自然就是化蛟了。”

    楚云凡一听之下大喜,蛟龙,按照海龙的实力划分,海蛇蛟龙这就是对应人族筑基期和结丹期的修为啊,这么说来,自己很快就要拥有一个结丹期的灵宠了?

    正当楚云凡欢喜不已的时候,毛毛破了一盆凉水:“别高兴的那么早,我们妖兽突破时间比你们人族长多了,少则数月,多则一年半载。”

    楚云凡也不在意,一年半载她自己倒也无妨,以前没毛毛的时候不也过来了?更重要的是一旦毛毛成功突破,要知道妖兽可是一向胜过同阶人族修士的,这么一来自己要想报仇也更加简单了。

    “好了,别得意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们刚才说什么呢?”毛毛没好气的骂道。

    楚云凡心下高兴就给毛毛解释了。

    这其实是孙翔的意思,无论如何必须要让孙家先来拜见自己,因为他们早晚要见面,孙翔已经来到星河城这么久了,突然跑去拜访实在可疑,换做孙家前去会方便不少,而且光是这气势也压倒对方一筹了。

    这边是孙翔的盘算,如果两家不见一次面,往后想要有什么动作可就不容易了,而第一次谁先上门拜访这才最重要,有了孙家的拜访,孙翔回访的时候才能师出有名,一场博弈,先手极为重要,先露面的一方注定会失去这一场先机。孙家究竟会不会不做怀疑的来拜府,这就要看孙越的手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