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296章 第四十八章 驱影离渊
    &lt;=""&gt;&lt;/&gt;

    孙礼冷哼一声,面色虽有几分忌惮,但所思所虑不过阮清妍身份,但思虑一番后便释然,他此刻心底琢磨着将阮清妍擒走好好教化一番,制的她服服帖帖,那时心甘情愿跟着自己,也就不怕阮家和天极宗寻麻烦了,而且平添两座靠山。

    孙礼越想越觉得这笔买卖划算的紧,不由得笑了出来,模样颇为轻佻的对阮清妍笑道:“老夫一直都很怜香惜玉,姑娘既然要讨教,那便出招吧。”

    阮清妍微微眯眼,神色冷了几分,过后却是淡淡说道:“徒手与在下相斗,恐怕稍迟些道友后悔也无用了。”

    孙礼只道她故意如此示威,其他他在家族中实力也在上流,如今一看阮清妍修为不高,加上阮家大小姐声名在外,想来就是个缺少阅历只是凭借资质和关系才结丹的丫头片子,故而对此不理不睬。

    阮清妍冷笑一声,话也不说,却见他身子并未动弹,却见周身忽然腾起一团黑影,随后她身子便瞬移般倒退了十余丈。

    这一手倒是让孙礼吃惊不小,但是阮清妍如此作为他反倒越来越不担心了,心想着无影真君倒也宝贝的很她,教了这一招脚底抹油的术法,还有几分元婴修士瞬移的模样,吓唬吓唬别人倒是不错。

    孙礼并未被阮清妍震住,而是踏步其上,一步踏下边已然跨越数丈,短暂三步他便来到阮清妍面前三丈出,微微笑道:“清妍妹子,你看老哥这步法比之你这功法如何?”

    阮清妍见孙礼称呼自己越来越放纵,心底委实气恼,而后细想一番却脑中一亮,作出一副羞愤表情,身子再次倒退十余丈,这次倒退她面色稍微白了几分。孙礼见状更是哈哈大笑,踏步复而其上,如此循环五次,孙礼已经狂笑不已,认定这阮清妍就是个毫无斗法经验的花架子,虽然不甚中用,但是擒去房中行事倒是极为不错。

    眼见孙礼眼中的目光越来越□□,孙翔轻叹一声,他也觉得这个如影真人徒有虚名,这次怕是要沦为孙礼掌中玩物了。

    阮清妍却忽然阴沉的笑了笑,这一笑让正在前进的孙礼愣了愣。按理说此刻的阮清妍应该极为愤怒才对,怎么还笑得出来?

    就在孙礼面前,阮清妍拔出了手中墨绿色长剑,这长剑健身墨黑,却有一股乌亮之感,光可鉴人,只见阮清妍一手执剑,一手指向孙礼,便在此刻,她周身竟然散发着淡淡黑光,这墨黑色的剑好似通晓主人心意,也一并发出淡淡光辉。

    忽然间,周遭空气好似静止,以肉眼可见阮清妍面前所见面容有些扭曲,想水中波纹中所见的倒影一般,那一刹那孙礼和孙翔都搞不清名堂,但是孙礼也觉得不容小觑,或许对方真的还有什么杀招,为保险起见,孙礼立刻倒飞而去,但是异变徒生。

    “啾”的一声,以阮清妍手中的剑为先,蹭的一声飞出一道黑影,这黑影速度极快,瞬间追上了倒飞中的孙礼,孙翔或许看不真切,但是孙礼看到这黑影却是大吃一惊,原来这黑影虽然模样全无,但是全身轮廓看来竟然与阮清妍一般无二?

    “□□幻影之术”孙礼大惊说道。

    阮清妍一改之前窘状,冷淡说道:“我师尊是无影真君,我是如影真人,这并非所谓□□之术,而是驱影之法,似真似幻,如风幻影,影之所在,光之所向,你,无处可逃”

    孙礼这下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沾沾自喜多愚蠢,一直以来被耍得团团转的是自己啊

    知晓真相后,孙礼却是愤怒了起来,自己好歹是一族一脉长老,岂能受此戏耍心想阮清妍术法玄妙,但是修为不足,自己便以力破之想着便要换出法宝。

    “方才不唤,到了现在,为时晚矣。”阮清妍轻轻说了一声,虽然她身形不动,那黑影却知晓其心意,受其摆布一般在空中缓缓摆动双手,手舞足蹈,却是在打太极模样,而黑影周遭的空气好似受到无名之力牵引,处于其内的孙礼竟然丝毫不能动弹,而且缓缓向黑影靠近。

    “这是什么”孙礼浑身无法动弹,惊骇莫名

    阮清妍淡淡说道:“驱影玄术,若即若离,此为离渊,处于离渊内,如身处万丈深渊,任你如何挣扎,也是无用,或有强韧法宝可抵挡些许牵引之力,可惜方才你不祭出,而今毫无作用。”

    孙礼接着越来越靠近那黑影,终于连话也说不出来,阮清妍轻哼一声,伸手一招,那空中黑影却忽然消散一空,同时离渊巨力也消失,孙礼终于重新掌控身体,看着阮清妍问道:“为什么突然收手?”

    阮清妍轻笑一声,忽然间朝着孙礼一剑劈去,但见一道墨黑剑芒直直劈去,孙礼见状有了准备便唤出法宝一剑将这剑光斩断,冷哼道:“我已有准备,你还能如何?”

    阮清妍淡淡一笑,孙礼还不知发生何事,忽然间身子周遭感觉到了之前那种感觉,回头一看,却是那熟悉的黑影出现,虽然没有面孔,但他却很清楚这是在凝望自己,而自己此刻浑身僵直想要动弹极为困难,便在此时,按黑影忽然间挥起手中影剑对着自己劈了下来。

    这一剑劈下,孙礼感觉自己浑身经脉都仿佛被斩断,剧痛难忍,而这还没完,那黑影还盘旋在自己周遭身子各个部位不断劈砍,可是诡异的是无论他如何痛苦,身上都没有伤痕,那黑影六次攻击过后便消失,而孙礼却好似失去一切力气倒在了地上,只是残存的一口气凝望了虚立空中的阮清妍,用着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说道:“我……不该小看你……”

    阮清妍收起长剑,落下地面朝着孙礼尸体缓缓走去,凝视少许,淡淡说道:“你本不会死,和光同尘剑,若你不斩断那剑芒,便毫发无损。”

    孙翔深吸一口气,目睹这场斗法的他此刻后背已经湿透了,冷汗留了遍地,显然也是极为害怕。

    阮清妍看了地上的陆展鸿,微微摇头,对着孙翔所在的方向招了招手,淡淡说道:“出来吧,看了这么久的戏,该收拾摊子了。”

    孙翔心中一凉,结丹中期的孙礼都死在阮清妍的手下了,自己一个筑基期,恐怕随手便能捏死了,不过在阮清妍面前,想跑更加不可能,倒不如乖乖听话,或许那前辈心情好点放过自己。

    孙翔讪讪的走到阮清妍面前,看了一眼地上毫发无伤般的孙礼尸体,更是后背发麻,忍着害怕朝着阮清妍拱手说道:“晚辈孙翔,见过如影真人。”

    阮清妍微笑道:“这家伙和你什么关系,我看你似乎是追踪他而来的,他是你主人?”

    孙翔知道她是说孙礼,当下连忙摇头说道:“他不是我主人,我们是星河城孙家之人,她是孙家一脉长老,我是另一脉的,只是因为他抢走了陆家族长,晚辈奉命来追踪他的下落。”

    阮清妍指了指另一边的陆展鸿:“就是他么?”

    孙翔连忙点头,小心翼翼不敢说话。

    阮清妍却是耸了耸肩,摇头说道:“我回家一趟就遇到这么晦气的事,你们这些人整天杀人夺宝无不无聊?好了,我回星河城了。”

    孙翔顿时哑口无言,既然阮清妍知道杀人夺宝,那自然也应该知道陆展鸿的存在肯定是有价值的,但是却没想到她如此轻描淡写就过去了。

    “前辈,你为何杀了他,却不杀晚辈?”孙翔张口问道,并非他找死,而是此生碰见怪异的事情莫过于今日了,都杀了自己的族人,却不杀自己,明知这里有重宝,却不理会,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啊?

    阮清妍似乎理解孙翔话中意义,淡淡笑道:“我杀他,只因他欺辱与我,况且他最后一死,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只是给了他这条路而已。”

    “前辈,您对这些都不闻不问么?”孙翔不解,既然阮清妍对宝物不感兴趣,一开始为什么要惊动孙礼?

    阮清妍又笑道:“师尊说过,道常无为,万事万法自有定数,属于我的,不必执着。我一开始出面,只是因为那家伙打搅了我睡觉而已。”

    看着阮清妍长笑这离开视野,而孙翔有咬了咬自己手指,确认自己还活着,才肯定自己没有做梦,而后看了一眼地上的孙礼尸体,轻哼一声,抓着陆展鸿便要回星河城了。

    听到这里,楚云凡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感慨道:“这位如影真人,真是了不得。”

    孙翔抚须笑道:“是啊,那时候我不过筑基,眼见她杀死比她高一个小境界的孙礼,即便是如今的我,面对她也不会比当年好上多少,当年得见传说中的驱影之法,至今难忘。”

    楚云凡说道:“驱影?好神奇的术法,天极宗不愧为中原第二宗门,有这功法在,何人敢犯啊?”这点楚云凡是由衷羡慕,虽然玉苍门是中原第一宗门,但是从未听过有如驱影一般如此强大的术法。

    孙翔却道:“这驱影之法固然厉害霸道,但是能练出的也没几个,修炼这功法需要机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