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275章 第二十七章 奇铃幻思
    &lt;=""&gt;&lt;/&gt;

    进入葫芦之内,与之前和叶辉比试的场景有所不同,楚云凡只看到身边是一片小湖,四周种满了树木植物,更为离谱的是身处其内楚云凡竟还听得到鸟语,顺着声音看去,果真看见几只小鸟用爪子牢牢抓着树木的之感欢快而鸣。

    看到这一切,楚云凡有些不解,为何自己和叶辉比试的场地是一片荒原,而应千夕却不是,还是这般令人怡然的环境。

    应千夕走到小湖边就地坐下,仿佛并没在意楚云凡何在这里,而是幽幽说道:“我的幻境,总算没有出现那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的幻境”楚云凡微微一怔,随后想到,之前洛秋真君便说过将自己摄入幻境比试,难道说这葫芦之内的场景完全是因为比试者而改变的么

    很快应千夕就回过头看向楚云凡,这一次,楚云凡却并没有看到她平日那般妩媚的笑容,她依然在笑,却带着几分酸涩,轻轻说道:“是啊,这葫芦将修士摄入,会自动产生按照修为最高的那个人的心意制造幻境,不过我所说的心意,并非心中所想,而是心中所愿。”

    楚云凡沉默不语,原来这葫芦的玄妙便在此处了,若是如此,便不算是平日那般正常的比试,这显然是给修为低的人一个机会,一个看破对手弱点的机会,或许正是这点,以常黎修为之高,竟然屡次败在应千夕的手下。

    更叫楚云凡吃惊的是,应千夕平日是那般随意,但是由她产生的环境竟然是这般场景,再联想之前和叶辉的场景,那一片荒原,看来叶辉的心,已经沉寂了很久。

    这一刻楚云凡有些庆幸自己修为最低,因为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看到自己内心所想,内心的一些东西,还是自己留着细细品尝的好。

    不知不觉,应千夕和楚云凡久久没有说话,也没有人提出开始比试,时间好似定住了唯有应千夕探入湖水的玉手时常摆弄出一些声音,却是清乐怡人。

    楚云凡不禁有些动容了,或许之前自己对应千夕的看法有些偏执了,一个人外表如何并不重要,只有看到别人内心的一刻,才会知道这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良久,楚云凡什么也没有做,应千夕终于缓缓开口,轻声说道:“原本我是修为最低的,我想着四人之中,或许只有我的心意是永远不会让人知道的,可惜没有想到,今次遇见了你,你竟然打败了叶辉,你如今看到这幻境,觉得如何”

    楚云凡看到应千夕的面容有几分淡淡的温柔,这和平日极为不同,或许是因为看到自己的幻觉,亦或者是在别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想法,虽然楚云凡如今也搞不懂她的幻境因何如此。

    “我只觉得困惑。”

    应千夕笑了,她轻轻一笑,这一刻,楚云凡竟然觉得这人和自己以往所见的并不是同一人,在外面的应千夕,从来不会这般温柔的,只听见她幽幽的说道:“这并不困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任何一个能走到你我这般境地的修士,总有属于他的那一部分传奇,只是你的幻境我看不到而已。”

    楚云凡指了指这周遭幻境,淡淡说道:“你所指的传奇,便是这个么”

    “曾经是,只是很久没有想到过了,没想到今日被这葫芦挖了出来,倒真是可笑。”带着一丝自嘲,应千夕摇头笑道。

    这时候,楚云凡想起了师父含素曾对自己说过的话,每一个人都有属于她的路,所谓人各有道,任何人于整个世间而言不足为道,但是每个人只要走出了自己的路,那她便是属于自己的主角。

    如今楚云凡看看这幻境,觉得曾经难以理解的话,如今有些明悟了,每一个不起眼的人,都是自己的主角,任何一个生命都不能够轻视,能够走到如今这个境界的修士,有几个不是历尽艰辛的呢

    看着应千夕,楚云凡忽然问道:“那你是如何战胜常黎的”这样的问题,她原本不想知道,但是现在得知这葫芦原委,她竟有了几分好奇,几分探索的。

    应千夕低头,垂眸说道:“他这么多年了,只是执着一个女子的傻瓜而已。”

    楚云凡心里咯噔一下,什么也说不出来。

    应千夕微微一笑,说道:“这葫芦能映照出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我与常黎比试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他的想法或者说心愿更为恰当。你知道的,只要知道了一个人的心愿,想要打败他,便有了方法,他的心愿,竟然是复活他的妻子。”

    楚云凡愣了一下,而后,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对修士而言,妻子这个两个字,是很少见的,而后果真听见应千夕解释说道:“他的妻子,是个凡人,因为寿元耗尽,终于死去了,而他,便是一直执着于复活的人。”

    楚云凡微微摇头,轻叹道:“为了他心中所愿,竟然连续两次比试失败,因此一次又一次的错过结丹,心中所愿,反倒累他前行。”

    应千夕淡淡一笑,道:“其实谁又不是如此呢人之一世,处处是无奈,处处是牵绊,或许真的只有传说中无欲无求的仙人,才能做到天下无敌吧。”

    “既然知道仙人无欲无求,人有所求,那你又为何要修仙”楚云凡平静的说道。

    应千夕道:“正因为人有所求,所以才会修仙,人是软弱的生物,害怕孤独、害怕死亡,更加害怕孤独的死亡,所以才会修仙,不停的修仙,修仙界存在不知多久,也没有听说过有修士真的飞升成仙,即便如此,仍然有更多人前赴后继,你以为他们都是为了成仙么错了,都是因为害怕”

    “只要是人,都会害怕。”楚云凡轻轻呢喃着,过了少许,才对应千夕说道:“我们,还比不比”

    应千夕又恢复了平日那般笑容,说道:“瞧我这人,把小妹子都弄的犹豫了,好吧,咱们快些分出胜负,全当了结一场纷争,反正奴家第二名了,也知足了。”

    “你倒有几分自知之明。”楚云凡轻轻说着,说完便微微抱拳,提气往前踏步而去,往前走上一寸,便感觉周围笼罩着浓重的威压,这显然是不知何时早已被应千夕准备好的一个下马威。

    “有趣。”楚云凡微微一笑,应千夕倒是很聪明,看来她能战胜常黎也并非没有自己的实力在内了,当下大笑着往前缓缓走去,每走一步便将神识压制而去,凭她如今超出同阶的神识,竟然能够在身为筑基后期巅峰的应千夕威压下行动自如,而且有与她较劲的意思。

    应千夕一言不发,脸色平静入场,但是当楚云凡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她渐渐感觉到了一股来自神识的反噬之力,当神识收到巨大的阻力,便会被压制,压制之下,受伤在所难免,应千夕没想到楚云凡的神识居然这么强,为了避免受伤,只好匆匆收回神识,吃了一个暗亏。

    神识间的较量无声无息,但当应千夕收回神识后首先就是在身前布下一层防护,而后遥遥望着楚云凡,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

    楚云凡间应千夕又行动,以防万一也不再前进,而是同样在身前布设一层防护,待看清她手中只是一个金色铃铛,新下有几分猜测,拍了拍储物袋,取出玉箫。

    这玉箫并非是楚云凡得自极西之地的,而是来到散仙城购买的一件普通宝物,因为玉箫的重要,所以她不打算轻易动用。

    应千夕一看楚云凡取出以至玉箫,新下微微一惊,而后浅浅一笑,说道:“原来妹子也擅长音功,不过你的乐音与我的铃音谁强谁弱还得比过才知。”

    楚云凡不说话,而是缓缓吹奏起玉箫来了,关于音功,从炼神决中能够对敌人造成影响的目前只有寻兽决和噬灭魂音,不过前者只是对妖兽有用,后者需要结丹期的神识强度才能正常使用,如今楚云凡的神识强度超越了同阶,也是达到了筑基后期巅峰,但是距离结丹还差一些,所能做到的就是勉强动用噬灭魂音,但是威力大打折扣,而且持续效果也很短,只是既然应千夕用音功,她索性也来试一试噬灭魂音的威力如何。

    “叮、叮、叮”零零碎碎的铃铛声幽幽响起,与此同时,楚云凡的笑声也至,两方的音波互相蔓延开去,在中间遭遇,铃铛和玉箫的声音顿时交错在一起,形成一片嗡鸣,这般动静下,二人神识都受到影响,纷纷倒退一步,但是却都没有放弃的打算。

    僵持稍久,那铃铛便压过了玉箫的噬灭魂音,因为楚云凡并没有结丹期的神识,这噬灭魂音施展起来根本无法发挥正常的威力,而这铃铛只是用灵气催动,神识附着其上,不过片刻便已经冲破玉箫防卫,传入楚云凡身边。

    当楚云凡听到铃铛的响声,脑中忽然白了一下,而后从脑中闪过无数画面。这些画面,都是自己曾经的记忆,从小到大的一切

    应千夕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小妹子,姐姐这金铃名唤幻思铃,你且好好享受一番其中妙用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