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263章 第十五章 那点破事儿
    &lt;=""&gt;&lt;/&gt;

    “原来是玉苍门含素真人的高徒,俺大肥牛输的甘心”大肥牛朝白云山竖起大指头说道。

    “牛兄当真客气了,在下出山之前家师层再三叮嘱出门一切靠自己,师长之名或能增加血庇佑,但那终究不算正途。”白云山微微笑道。

    擂台上的老者轻咳一声,白云山和大肥牛相视一笑互相请下台去,一下到台下大肥牛便不顾其他直接拉着白云山到一旁低低说道:“白兄弟啊,你师父是含素真人,那你应该知道含素真人另一个徒弟吧”

    楚云凡此刻哪里还会关擂台上发生何事,此刻全神贯注的主意大肥牛和白云山的对话迫切想从里面探听到对自己有用的消息,嘻嘻听去,便听到白云山沉沉的声音。

    “牛兄所说的是我的大师姐楚云凡吧”

    楚云凡心神一震,一刹那间喜怒交织,不知所措。

    大肥牛摆了摆手显然激动的说道:“对啊,就是她,不过听你的意思含素真人不光你们两个徒弟”

    白云山微微一笑,轻轻说道:“入室弟子,师父只收了我与大师姐,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记名弟子,是大师姐的胞妹,她我也未曾见过几次,大多是与大师姐相处。”

    “算了,别的不用管了,白兄弟,你看你刚才和俺打架多痛快啊,我看你为人挺好,不如交个朋友,改天约你师姐出来,我好当面向她感谢啊。”大肥牛言辞恳切,满脸动容的说着。

    听着二人对话,楚云凡松了一口气,从白云山的话语中可以肯定,他多半是师父的徒弟了,云歆因为特殊体质一直很少现于人前,他不得见却也知道有这么一个记名弟子的存在,不过有一件事情颇为怪异,云渺峰大多是女弟子,男弟子虽有却是极少,这个白云山是如何从那稀少的男弟子中被师父看中的呢

    至于大肥牛所说的感谢楚云凡自认为今天是第一次看见他,他要感谢的大概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夺舍自己的家伙吧,倒是没想到那家伙一夺舍了自己便积攒了不少人缘,这白云山和大肥牛看上去都颇为喜欢她。

    “牛兄,莫非你见过我大师姐”白云山面色犹疑喃喃问道。

    “何止是见过啊。”大肥牛脸面堆笑极为高兴的便要对白云山说,白云山忽然伸手轻轻嘘了一声,道:“我师姐她并不太喜欢惹人注目,牛兄,你我换个地方再说吧。”

    “对对对,咱们换个地方”

    大肥牛和白云山悄然离开擂台,因为此事关乎自己,楚云凡便放下了擂台之事隐匿气息追踪而去,同时交代灵兽袋内的毛毛不要发出任何动静,这两人修为不浅,都不是普通修士。

    “怕什么怕,凭你的本事还怕这两个人”灵兽袋内的毛毛表示不屑一顾。楚云凡连忙喝止,悄悄传音道:“并非害怕,一来我们现在要隐蔽,二来真的发生什么事,那人毕竟算我师弟”楚云凡心中有些不是滋味虽然跟这个师弟相处许久的并非自己这个正牌师姐,但是既然师父选中了他,她也愿意承担师姐的责任。

    “人类就是麻烦,磨磨唧唧一点都不干脆。”毛毛嘟囔道。

    “好了,他们要停下来了,我们隐藏气息。”楚云凡匆匆交代了一声,只看见大肥牛和白云山进入一间客栈直接选中一间客房布设隔音阵法后便纷纷进入其内了。

    追踪到了这里,楚云凡却无法窥测他们说了些什么,颇为无奈,却又不甘心,便在二人隔壁租了一间房,匆匆入内后便将背紧贴着墙壁,神识一点一寸的网内探了进去。

    神识往前探了几寸后就遭到了巨大阻力,前进极为困难,好在楚云凡修炼炼神决,神识强度超过同阶修士,这隔绝筑基修士的隔音阵法于她而言破除此阵只是要煞费苦心罢了。

    楚云凡将一缕神识化作尖刃往里面穿刺而去,这过程虽然不长但是对楚云凡而言并不好过,神识和隔音之阵对抗着,等于不停的小号元神之力,对于一般的筑基修士而言这是不可能做到的,然而即便是楚云凡要做到也极为困难。

    神识的前进没有白费,费尽气力之后,楚云凡的一缕神识终于附着于隔壁房间内的隔音阵法内壁,凭借此阵隐藏气息,悄然注意着房间内的动向。

    房间内,白云山和大肥牛相对坐在桌旁楚云凡一来就只听见大肥牛瓮声瓮气的声音:“那真是太可惜了,云凡仙子竟然没和你一起来散仙城。”

    白云山微笑着点头,缓缓说道:“师姐她五年前才回山,自然是不会再来了,我拜入师尊门下七年,近日突破师父才命我下来历练一番增长见闻,又道散仙城正值多事之秋,正魔大战情势并不明朗,来这里历练是最好的选择,白某便来了。”

    “俺就说怎么一看你就顺眼,原来你是云凡仙子的师弟啊,白兄弟,在散仙城这个地方只要你有困难随时来找俺,俺一定会尽力帮你的。”

    “那先谢过牛兄了,不过牛兄,你与我师姐究竟有何关系”白云山颇为诧异的问道。与此同时,楚云凡也凝神专注着,关于那人的事情,她一点也不想听漏了。

    大肥牛似乎有些激动,清了清声,煞有其事的郑重说道:“说起来,俺和云凡仙子的结识也是缘分,那是在八年前,俺还是筑基中期,因为俺家族传下来的功法修炼下来虽然体魄极强,但是人都长得个大个大的,整体形象可不好了,平时没少受那些女修的鄙视,平日还有家族撑腰,但是八年前,俺们家被人追杀,来到这散仙城里,是云凡仙子收留了俺,救了俺的命啊。”

    白云山顿时会意,微笑道:“难怪牛兄说要感谢师姐了,原来师姐对牛兄有救命之情啊,不过那究竟是何人追杀你们家族”

    大肥牛摇了摇头,说道:“俺家里的事情俺都很少管,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只是知道追杀俺的那个人好像姓孙。”

    白云山微微摇头,天下姓孙的人何其多这大肥牛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指示,这仇恐怕是报不了了,他知道此事不好多说,便扯了过去说道:“牛兄,你若是看见我师姐,会当如何”

    大肥牛摸着手露出思索状,随后痴痴笑道:“俺其实是想去跟随云凡仙子的,毕竟她是第一个对俺好的女孩子。”顿了顿,又摇了摇头说道:“除了俺娘,就她对俺最好了。”

    另一边的楚云凡微微皱眉,虽然知道大肥牛所说的是自己,但是扯上了自己的名字,心里总归不顺畅,甩了甩头,继续倾听下去。

    白云山摇头摆手道:“牛兄,师姐生性良善,救人乃是她的性子使然,并非指定对谁好的,而且她也并不喜欢有人跟着。”

    大肥牛双手撑着头摇了摇叹了一声说道:“她真的对俺很好,俺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第一次有女孩子和俺聊天,她还对俺笑,笑的特开心,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

    楚云凡强忍着呕吐的冲动,然而浑身还是发麻,这般直白的表白可真是来的突然,而后心里对那夺舍自己的女子已经骂上了千百遍。

    “嘿嘿,晕饭,看来别人替代你也不是没有好处啊,你这就多了一个崇拜者了。”毛毛在一边打趣着说道。

    楚云凡甩了甩头,收回了神识,这接下来他们所说的话也没什么可听的了,那大肥牛的表白她可是不想多听几次了,那样非得恶心死人的。明明是在说别人,偏偏叫的是自己的名字,这种感觉,糟透了

    “不听了吗”毛毛不解的问道。

    楚云凡微微摇头,这些芝麻大点的事情与自己无关,还不如早点去擂台学习学习。

    回到擂台,楚云凡隐藏在人群中继续观看修士斗法,不过她所看的大多是那老者的行为,自己装作观众在这里看到的才更加真实,若是早早就透露了身份那老者未必会表现的如此自然了。

    擂台上的斗法持续了许久,直到子时人才散了,即便修士不用睡觉,但是擂台的看守者也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的,当老者宣布今日擂台比试结束,人群便纷纷散开,回到各自的处所了,唯独楚云凡还单独留在擂台之下。

    看到楚云凡,老者感觉有些怪异,平时自己说了散了就绝对散的精光,今天是怎么回事

    老者来到楚云凡身前,打量了一番,淡淡说道:“这位小友,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楚云凡看着老者,拱手说道:“晚辈是前来与前辈交接的新人看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