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262章 第十四章 同门
    &lt;=""&gt;&lt;/&gt;

    在擂台之上除了争斗不休的两个修士,另一人便是擂台负责人,只见他不住的穿梭二人交战之处如入无人之境,二人的战斗波及很大,但是那老者却极为轻松,楚云凡看了看便觉得这老者的速度只怕比自己当初还要快,不过眼下的老者是筑基后期巅峰,强过当时的自己也是正常。

    忽然间,那老者身形飞速窜入两名修争斗中心伸手抓住一名修士的手说道:“擂台之上虽有胜负却不决生死,此等害人性命的歹毒灵器我收了,你取消比试资格,直接判输。”

    那名被老者抓这首的修士面色惊恐,拼命要挣脱老者的禁锢,然而一切都是枉然,只见那老者一掌劈下,当下“咔”的一声那男修的手臂应声而断,随后在痛呼之中被老者直接拽了下来,倒在地上。

    楚云凡睁着眼看着这一幕,心下微微叹息,看来这个职位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

    那老者拽下修士的手当着在场众人之面一掌捏碎而后朗声说道:“若有决生死之人,请直接去生死擂台,这里只是寻常的斗法台,若再被老夫看到有人有害人性命之举,有如此人”

    那名修士被老者一脚踢下擂台,随后连滚带爬的迅速跑开了,老者回过头看了一眼默然无语的另一个修士,说道:“你赢了。”

    那人微微点头一言不发便走到台下领取了自己的奖励离开了擂台。

    楚云凡觉得颇为有趣,虽然那老者出手狠毒,但的确拥有威慑的力量,如此一来便再难有修士在斗法过程中出现这种暗算害人的举动了,看似不仁,实则另有深意。如此,楚云凡更带几分意味的去观看了,她不急着交接,反正自己第一次来,应该多多适应的,尤其是现在她发觉这个职责比自己之前想象的还要复杂。

    老者清了清声音,朗声说道:“今日比试继续,下一对比斗着上台。”

    老者话音一落,另有两名修士飞跃上台,一名身形健硕手中抓着一根四尺长的狼牙棒,一眼看去威风八面,而另一人看上去则文弱了许多,手中空空如也,一身洁白的长衫配上白玉般的头冠活像个书生而非修士。

    老者看到二人上台,那壮汉一脸凶煞,而那书生模样的男子则面带微笑,当下点头说道:“方才之事你们也看到了,若是你们要决生死,现在还可以离开,去生死擂台,这里若是动了杀念,休怪老夫下手无情。”

    那壮汉拍了拍胸脯瓮声瓮气的说道:“放心,俺老肥牛一向很有原则,打人不打脸,揍人揍屁股,绝不打出人命”

    壮汉此话一出,擂台之下顿时一片哄笑,连带楚云凡也忍不住掩嘴而笑,为何在这等严肃的场景中还能看到如此有趣的汉子,第一眼看到这汉子便以为极难应付,可是他一开口就足以让人放松不少。

    那汉子看到场下的修士爆笑,感觉面子挂不住了,连忙挥动手中狼牙棒喝道:“笑什么笑什么,俺老肥牛说话一向算话”说完伸手指向拿书生说道:“小子,我看你身材不如我,体型也不如我,打起架来估计更不如我,还是趁早认输吧,不然这么多人面前被俺老肥牛打屁股可会丢死人的。”

    楚云凡第一次发现有人斗法前如此可爱,捧腹而笑,而周围的其他人比自己也好不了多少,但是场上的老者却是脸色青一阵紫一阵,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开始吧。”

    那老肥牛用狼牙棒敲了敲自己的胸膛,发出当当响,好似示威一般:“小子,怎么,看到俺这身材怕了没,怕就认输,俺不揍认输的人。”

    那书生模样的修士也是笑意不减,伸手一引说道:“道友客气了,尽管出手,在下也好请教一番。”

    “好吧,既然你要请教,那俺就好好教教你。”

    楚云凡忍着笑要认真看这场比试,真是无奈,明明是这么严肃的事情,怎么能这么欢乐呢,楚云凡表示无奈,却定了定神专注擂台。

    擂台上的气氛登时肃穆了起来,两个修士和老者都凝神以待,忽然间那老肥牛暴喝一声,声如雷霆举步间大地发出阵阵响声,他挥动着狼牙棒朝着那书生模样的修士狂奔而去,粗略一看,倒真是好似蛮牛一般,难怪叫老肥牛这个名字了。

    那书生模样的男修收敛笑容,身如魅影般从侧面闪过,那狼牙棒擦肩而过,当真惊险,而大肥牛眼看一击不中再上一击,那男修虚手一晃,手中已然出现一柄碧如秋水般的长剑,他一指弹剑面,发出“叮”的一声,这声音异常清晰,在场之人都听得真切,而且震响久久未绝。

    看到这剑,楚云凡微微点头,且不说这剑威力如何,便是这铸剑的材质便非凡品,那壮汉的狼牙棒材质也不错,但是无论从硬度还是光泽来看都逊于那长剑,从二人表现来看,楚云凡觉得那文弱模样的修士胜算可能会大一些。

    “好剑,和我的煞威棒斗一斗,看哪个强。”大肥牛看着那剑双眼放光斗志大增,言罢更加有劲的带着狼牙棒冲杀而去。

    “这大肥牛也不可小觑,虽然他灵器不如那修士,但是他的身体的确强过大多修士”楚云凡看着那大肥牛,怔怔说道。

    “在下这柄秋水剑不足一观,小可便用此间领教牛兄高招。”那修士微微笑着,一只手仰天,一只手提剑冲向了大肥牛,便见他长剑一震,由内散出一股温和白气,而此事那大肥牛狼牙棒也来到眼前,以大肥牛为中心散出一阵阵黑色之气。

    两名修士黑白之气缠绕,二人进入气中缠斗起来,在外的楚云凡依稀可见大肥牛横冲直撞,挥动一次狼牙棒便夹杂着阵阵巨风,而那男子手中秋水剑轻巧至极,与狼牙棒来往间从容不迫,且在狼牙棒威势所至非但没有阻挡,反而以自己的力量引导而来,只是他在引导过程中那温和白气便将那狼牙棒之威引向踏出,这一幕,倒颇为有趣。

    看到二人交战,楚云凡心有所感,暗暗想道:“我此生所见抵御之术无非三种,一者以强力防护抵消对手进攻,此为下品,二者减缓攻势缓缓卸去,只是耗时不短且耗费灵气不少,算作中品。若说上品,当是那反弹之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今日又见一法”

    “此法简单迅速,既不伤敌也不伤己,或许并非一个上乘的战法,但却是上乘的防守之道”楚云凡微微点头缓缓说道,但是很快她就知道自己的看法仍然片面了。

    二人交战正酣,大肥牛越斗越勇,尽管攻势一次次被男子转移,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相反的,他的心情还极好。

    “好小子,果然厉害,今天俺大肥牛一定要打到你屁股”

    “在下拭目以待。”那书生模样的修士淡淡一笑,温若春风。大肥牛看了更加快了攻势,一次次都使出极大的力气,偏偏他好似力大无穷,用也用不完,打了许久也是如此大的威力,时间一长,在场修士都心有余悸,无论从耐力还是战力来看,这两个修士都不是一般修士能比的,一个打了这么久还进攻不减丝毫,一个防守了这么久依然平静如水,当真不可思议。

    “好小子,果然耐打。”

    “牛兄你的耐力也不错啊。”

    打斗中,两名修士还是时不时插上一句嘴,忽然间,那男修面色一变,目露精光,再次一剑将狼牙棒攻势卸到一旁,然而这次并未卸到其他地方,而是在空中翻转几番直接将剑以从天而降之势将狼牙棒的威一柄涌向了大肥牛。

    “好心机”楚云凡点了点头,原来那男子之前的防守都是为了如今这一击。

    这两名修士都不是寻常之人,若是一开始便发动进攻,恐怕这男修胜算也不高,因为大肥牛早有有所准备,而如今这一直防御退守,时间稍长便容易让大肥牛感觉他似乎就是这样对敌的,而趁他不注意发动进攻,便可收到奇效

    那大肥牛虽然战力不俗,但是显然没想到男子有这一招,当即反应不及,只好举起狼牙棒抵挡,但是二人相距不远,大肥牛匆匆抵御又怎么敌得过男子精心算计呢果然听见一声惨叫,大肥牛被自己和男子合起来的攻击打翻在地。

    大肥牛极不甘心,站起身来说道:“小子,你使诈。”

    那男子微微一笑,平和说道:“牛兄是败在自己的攻击之下,在下不过取个巧而已,单论攻击,在下恐怕未能破了牛兄护身之力。”

    大肥牛听到男子这么说,竟然也是摸了摸头,嘿嘿笑道:“这也没什么,虽说你是用了点计策,但是兵不厌诈,俺老肥牛输了,认了。”

    “牛兄好气度,在下佩服。”那男子拱手笑道。

    大肥牛收起狼牙棒也拱手说道:“俺今天看你挺顺眼的,而且败在你手下也不算吃亏,你我留下名字吧,今后有机会我还想去找你讨教讨教。”

    楚云凡注意到大肥牛说话从之前教导变成讨教,看来此人真是面恶心善,面上有煞气,内里倒有几分傻气。

    男子点了点头,拱手笑道:“牛兄客气了,在下玉苍门含素真人弟子白云山。”

    “玉苍门”

    全场修士引起一阵不小的风波,玉苍门的人,还是一峰之主的弟子呢,这等身份的人来散仙城,看来也不是小事了。

    众人惊讶,但是最为震惊的莫过于楚云凡了。

    “师父她,又收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