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253章 第五章 凤涅之体
    &lt;=""&gt;&lt;/&gt;

    说起来对于灵根一事楚云凡倒是之前没想到,现在经由女子提醒再结合方才在火中情景,倒真是如此。火灵根是天灵根,在修仙界单灵根和异灵根都是得天独厚之人,二者之间单论修炼速度,单灵根尚在异灵根之上,只有有一点缺陷,那便是异灵根修士往往能够精修更多的功法,单灵根修士只能说对属于自己这一系功法占据优势,这也是二者优劣虽有却难分高低的原因之一。

    对于这身体各种转变,楚云凡一时还难以适应,不过自己能够复生全赖这女子,于情于理都应该报答的,只是看上去这女子修为深不可测,想来也没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了,楚云凡无奈只好欠身说道:“前辈对小女大恩大德,但是小女却无以为报。”

    女子摇头道:“你能复生固然有我的原因在内,但是在那黄泉路上能够凭借意念打开回现世之路非我所能为之,是你对生的渴望和你们主仆二人的心意相连才能做到,我所作所为对你虽有恩德,却自有我的道理。”

    楚云凡点头称是,低声说道:“前辈说的是,不知前辈有何吩咐需要云凡去做”

    女子转身望向那空间之内的那口井,轻轻叹道:“你被那元婴小子诓来此地,全因你血脉特殊,唯有你的血脉能够打开朱雀峰,他才能进入这里将我唤醒丫头,你可知道我是谁么”

    “晚辈不知。”楚云凡语气低沉,讪讪回道,或许是有了阴影,对于那些超过自己修为的事情她有些抵触,没有足够的能力就掌握巨大的秘密,并非明智之举。

    女子轻哼一声,双眉轻蹙,缓缓说道:“你或许不知我的身份,但是那玉箫是何来历,你总该知道吧。”顿了顿,意味深长的看了楚云凡一眼,“不用找理由敷衍我,是真是假我自然知道。”

    女子说话的时候已经压制了自身气势,饶是如此,毛毛还是被他吓得浑身发抖一声不吭,楚云凡也感觉到了浓浓压抑的气息,相信若非这女子刻意压制,这气势足以将人逼疯

    当下,楚云凡咬了咬牙,那玉箫事关仙人,这女子虽然对自己有恩,但正如她自己所说,救人或许另有所图,有些事情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可以耗费巨大的代价救人,但是目的达到后也可以毫不留情将人杀死,一切都是利益驱使。

    思索一番,楚云凡对那女子说道:“回前辈,这玉箫是晚辈在一个上古秘境中所得,来历如何并不知道,只知道那秘境共有七层,这玉箫便藏在第七层内。”

    楚云凡只是将玉箫藏于何处说了出来,至于自己在玉箫内看到的事情却只字不提,如此她自然有打算的。首先,那女子虽然于自己有救命之恩,但是来历不明,目的不明,凡事小心为上,再者那女子若真的知道真相,又何须问自己一番呢

    女子嘴角轻轻一扬,淡淡一笑,道:“很好,你总算没让我失望。”

    女子这话说的很奇妙,楚云凡无奈,只好拱手说道:“前辈过奖了。”

    女子轻叹一声,说道:“其实,我便是这玉箫之灵,我叫玉凤。”

    毛毛浑身一颤,惊惧万分的看着那女子、玉凤,仿佛看到了某个极为可怕的东西一般。

    楚云凡心中惊骇,但是细细想来倒也容易理解了,这朱雀峰当日只有自己和云梦还有那个阿青进入过,这女子若非本就存在,也不好解释为何在此出现,这也是楚云凡一直困惑之处,但是若是玉箫之灵,那便解释的同了。

    这玉箫的来历别人不知道,楚云凡却很清楚,此物乃是仙人之物,在修仙界,只要是先天灵宝便能产生器灵,何况是仙人之宝而且凭借玉凤神通看来,的确非普通修士能比得上的,可是她既然是玉箫器灵,又为何要将玉箫交给自己呢

    玉凤望着楚云凡,幽幽地道:“那人唤醒我,自有目的,不过这些也无妨了。”

    楚云凡不解其意,抓着玉箫默然无语,玉凤浅浅一笑,说道:“丫头,你与这玉箫有缘,再过不久我便要陷入沉睡,你执此玉箫,结丹之后以丹元滋养,便可真正的唤醒我。”

    楚云凡讶然道:“可是,前辈你如今不是好好的么”此话一出楚云凡顿感糟糕,如今那玉箫,也就是玉凤的主人都不知安危,看来这器灵也未必如表面看的那般正常了,心中暗叹一声,只盼自己失言不要激怒了这前辈。

    玉凤并未回答楚云凡的这个问题,沉默了半晌,方才对楚云凡说道:“支撑我的只是此地朱雀残气,但是为了将你复生,我已将其取出,我的时间不多了,丫头,我且问你,经过今番生死边际走一遭,你有何感想”

    楚云凡长出一口气,轻声道:“以往我总以为死亡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但是在那生死轮转间,晚辈也算体验了一番死人,其实生与死,不过一种形态的转变。在那黄泉路,我依然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感知到周围的一切,只不过,我对现世,终究有些执念。”

    玉凤幽然道:“入冥世,非与鬼道有缘者,或贪恋前尘迷失在黄泉路,或在忘川河下苦守千年换得一次保存前世记忆的转世,虽然能够如此为之的人少之又少。纵观人之一世,或长或短,但这份执念却胜过千年万年,与那些迷失苦守之魂相比,你很幸运。”

    “是的,晚辈很庆幸。”楚云凡含笑走到毛毛身边,温柔的伸手抚摸,毛毛原本在玉凤的气息下瑟瑟发抖,但是楚云凡一来便多了些温暖,将头埋在楚云凡怀中蹭蹭。

    玉凤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浅浅笑意,一指弹出,便看到一团白色光球飞入楚云凡体内消失不见。

    楚云凡身上一惊,但是在片刻之后识海之内便传来一大段一大段的内容,看到这内容,楚云凡惊疑说道:“前辈,这是何故”

    玉凤道:“你肉身已为她人所用,此事对你固然有些影响,但凡是皆有好坏,那人虽然用了你的身体,但是如此一来也等于承担了你的一部分运数,你命中劫数不少,此人正好可以用来为你承受,也算是借你身体复生的代价吧。”

    楚云凡心下了然,玉凤的意思就是自己原本的身体不用去夺回来了,如今有了新的身体,除了对罗天绫和生杀剑有些不舍外,也没什么在意的了,但是若真如玉凤所说那人可以为自己受劫,便是赠送两宝给她,也是无妨。

    楚云凡清舒一口气,抱拳说道:“前辈恩惠,晚辈铭记在下,定然早日结丹,唤醒前辈。”

    玉凤微笑点头,挥手洒出两道赤红光柱,这光柱如之前那光球一般直接没入楚云凡体内,楚云凡却没有丝毫不适,丹田之内恍惚间仿佛多了两件事物,楚云凡正待细看,玉凤已然开口说道:“我知你原肉身有不少宝物,平白损失倒也可惜,二十年间,我以此地火精岩为你铸造了两件法宝,威力随你修为增加,足以使用到元婴期,现在我仍有些事情告知你一番。”

    楚云凡躬身做聆听状。玉凤瞥了另一边毛毛一眼,轻呼一口气,便看到这口气化作一团白雾将毛毛罩住,而后才对楚云凡说道:“你一人知晓,较为稳妥。”

    楚云凡点了点头,只是隔绝她和毛毛的联系倒也无妨,许多事情,原本就少一些人知道更好。

    玉凤细细说道:“万事万法皆有轨迹可循,二十年前在你身死的那一刻,天降惊雷夺舍肉身,此事可以说是巧合,但是那天雷没有丝毫偏差,穿透海域和朱雀峰直接击中了你,若非有意为之,只能说缘法使然了,这也是我不赞成你去夺回身体的原因之一。”

    “缘”楚云凡低声呢喃,若说自己被夺舍是缘,那么那夺舍自己之人与自己会否也存在某种关联如玉凤所说,事情的发生和地点太过巧合了,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巧合,但是相对来说有意为之,楚云凡还是觉得缘这个解释令人舒服一些。

    轻轻一叹,楚云凡点头说道:“晚辈明白了,今日起,晚辈会努力放下对原身的执着,既然此事已经发生,晚辈就顺其自然,坐观事态发展。”

    玉凤微笑道:“好了,第二件事,我知你心里还在记挂那个被伪装的男子,你们虽是好友,但我仍要告诉你,每人有各自的劫数,这是他的劫,只有他自己能够面对,你不需要操心太多事,你并非救世主,他们,也未必需要你的记挂。”

    “万事万法,皆有其道,晚辈历经生死,虽不能说完全看透,但总归有些体会,但凡力所能及,晚辈不会推辞,但前辈所言晚辈也记住了,过往,是我将那些事情看得太重了。”原来自己早年一直执着于母亲的死,舅舅的结果,还有诸多生死考验,在这一次生死一游,发现原来不过如此,生死是轮回,而非终结,正如一个圈,亦是终点。过往是自己看的太过偏执了,太过偏执,便失了修仙之人的气概。

    “最后一事,我传你的法宝,还有之前的一套术法,于你今后有大用,凭此术法,足以让你踏遍修仙界无忧。但是关于你的体质,需要谨记,你的肉身乃是以为此地万火之精重塑,加之我的力量注入其内巩固肉身,你的肉身,如今乃是凤涅之体。”

    “凤涅之体”楚云凡低低念了一声,思索一阵,略有所感,便道:“凤凰浴火,涅槃重生晚辈,只听说修仙界有纯阴之体和至阳之体,未曾听闻有凤涅之体”

    玉凤轻哼一声,道:“我说过这是修仙界的体质么所谓纯阴至阳,与这体质如何能够相比凤涅之体,浴火即生,但是遇水则实力大减,这是你的利处,也是弊处,这一点,你必须牢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