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252章 第四章 火系天灵根
    &lt;=""&gt;&lt;/&gt;

    “毛毛”说话如此嚣张,声音如此熟悉,楚云凡瞬间就猜出来了这定是毛毛的声音,可是这声音似近非近,似远非远,仿佛近在咫尺,又仿佛相隔天涯。

    微微闭着眼,楚云凡感受着彼岸花的诡异香味,自己的确还没有回去,那么这似远又近的声音恐怕只有一种可能能够解释了。

    “毛毛不在黄泉路,必定是未死,我们相隔彼世与现世,所以极远,但是它与我心神相连,同生共死,再加上这连通两世的彼岸花,所以又仿佛近在咫尺,那么要回到现世,必然也在这咫尺之间了”

    “若说毛毛的念力能够通过彼岸花传达给我,那么我也一定可以通过彼岸花去往毛毛所在”楚云凡心下一振静下心来感受着这彼岸花中的香味。

    咫尺天涯,穿过或远离,就是一念之间,通过彼岸花,楚云凡心心念念皆是回到现世之路,而另一边毛毛也是拼命的呼唤楚云凡,二人之间同心契就是牵引之力,彼岸花便是桥梁

    楚云凡依旧没有睁眼,可是她却清楚的看到了在自己的面前无数的彼岸花飞舞在空中,汇聚一处形成一座花桥。此桥由花为基,以花为路,直通现世

    看到这座桥,楚云凡微微一笑,轻声念道:“彼岸花开开彼岸,一桥聚来两世坦。”言罢,纵身踏上这座花桥,再无回顾之念,平缓而坚定不移的缓缓前行。

    花桥尽头是一片强光,此光不知源头何处,但即便是楚云凡一触碰到这强光也不由得仅仅捂住双目,即便这种情况下却还坚定不移的往前走去。渐渐的,楚云凡感觉到了浑身仿佛受到烧灼一般,即便只是元神,却也清晰的感受的到,随后只见那强光瞬间剧烈数倍,楚云凡浑身仿佛要被烧化了,不由得大叫,然而当她恢复意识之后,强光消失,那彼岸花的香气也再也感知不到了。

    睁开眼,引入眼帘的是一片火红,随之而来的还有身上那灼烧之感,不过和以往灼烧不同,即便身下是烈火,但是楚云凡并未感到痛苦,甚至整个人感觉很温暖,意识催动下,微微抬了抬手,这一抬手,楚云凡心里惊喜交加,原来此刻自己的手和之前在黄泉路全然不同了。

    记得在黄泉路的时候,楚云凡的手很模糊,似乎是并非实体,除却该有的颜色,再也感受不到意思生气,然而自己眼前的手却葱白如玉,细滑白嫩,轻轻合并手指那触觉也是这般清晰,楚云凡惊喜万分,自己这是有肉身了,也就是说,自己还是活人

    那些燃烧的火焰围绕在楚云凡的身边,但是楚云凡感觉得到这些火焰每灼烧自己一分,自己的元神便与这肉身贴合更加紧密一分,而那火焰也小上几分,这种情况持续了数月,当所有火焰都消失了,楚云凡感觉自己对着肉身的掌控就与原本一般无二,极为合适,也在此时,眼前那片火红忽然消散,露出来的是巨大的赤红色巨大空间。

    望着这头顶赤红的岩壁,几息过后,楚云凡便想起来了,这里便是自己葬身的那朱雀峰之下的空间内,原来自己是回到了这里。

    忽然间楚云凡听到了自己身侧之下一声惊呼,随后是满带惊喜的笑骂声:“该死的晕饭,你睡得这么舒服,这下子终于舍得起来了吧”

    一听这声音,楚云凡便知道是毛毛,许久不曾活动的楚云凡纵身飞跃而起站在地上落地,看到了蜷缩在一侧的毛毛,心里欢喜的紧,说来自己此次能够不死,毛毛可算得上极为重要的,眼下一看毛毛真心实意的关怀,楚云凡有几分感慨,轻叹一声走到毛毛身旁,用自己刚刚熟练的身体伸出一手放在毛毛头上摸了摸,微笑道:“谢谢你。”

    毛毛嘿嘿一笑,她们本来就有同心契在,此刻多少也知道楚云凡一些心思,心道主人果然还是明白了,还是我毛毛对她最好了,永远不会背叛她

    “不过说起来毛毛,我记得你我都已经死了,现在复活,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毛毛晃了晃头,说道:“你之前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也是五年前才恢复意识了,那时候是一位前辈为我重组肉身,让我元神归位,我这才复活的,后来她告诉我因为只有我活着你才能受到同心契的感召有可能回归现世。”

    这么说来,楚云凡想起来了在自己出现在黄泉路之前的记忆,依稀记得,是一个身穿白衣容貌绝美却又记不清楚具体模样的女子,因为记不起模样,楚云凡无法形容,只能说长得很美,那样一个女子,有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之气,楚云凡不知道她是谁,更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自己的性命的确是她救下来的,于情于理都该道谢了。

    “那位前辈,现在何处”

    “我来了。”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楚云凡转头望向那声源处,便看到那自己怎么也记不清模样的女子,虽然记忆中是记不清,但是当亲眼看见了,楚云凡还是十分确定,这就是那女子。确定女子身份,楚云凡毫不迟疑的便双膝跪地三拜道:“晚辈性命全赖前辈保全,前辈今后若有吩咐,晚辈定竭尽全力。”

    那女子看了一边低着头不敢作声的毛毛,又看向了楚云凡,眨了眨眼,淡淡说道:“我救你,自然有目的,此物,你拿回去吧。”

    一道白光划过,楚云凡伸手接下,但见白光闪烁了一下便消散,那支玉箫便被楚云凡抓在了手中,看着这玉箫,楚云凡轻叹一声,对女子道:“多谢前辈。”

    女子摇头说道:“你原本的肉身遭人夺舍,更被那天雷带走,不过那天雷没有带走这支玉箫,也算是福分不小,收好吧,待你结丹之后再行使用。”

    楚云凡轻声叹息,自己虽然有了新的肉身,免去一死,但是自己的储物袋还有法宝灵石都在原本的身体上,里面不乏有些极为珍贵之物,就说那天目在极西之地赠送的生杀剑吧,一想到这个,楚云凡便气恨难平。

    夺人肉身这种事情,楚云凡平日想也不曾想过,身体乃父母生养,身体发肤受于父母,那父亲倒也罢了,但由于母亲的缘故,楚云凡对自己的身体自小都是极为爱护的,如今横遭变故失去了肉身,于她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此仇若不报,安能为人

    凝望着楚云凡,女子缓缓说道:“你已重生,接下来有何打算”

    楚云凡沉吟片刻,随后不假思索道:“杀身之仇不共戴天,夺身之恨难以释然,晚辈定然寻那仇人将这仇怨一一来报。”

    女子摇头,说道:“杀身之仇尚且不急,凭你如今修为仍然无法与人对砍,至于那夺你肉身之人,此事并非你想象的那般简单,如今你该想的是如何在修仙界立足。”

    立足楚云凡紧咬下唇,因为用力过大将其咬破仍不自知,此刻她可以想象,那个夺走自己身体的人定然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去做一切自己才能做的事情了,这种事情,她决不允许,但是她却还有一些顾虑,正是这些顾虑,她无法下定决心。

    女子静静的看着楚云凡,并不多言,似乎是要楚云凡自己决定。

    楚云凡心里诸多念想,此刻纠缠到了一块,虽然如今重生了,但是自己面对的难题似乎越来越多了。首先是阿青,楚云凡对此人已经是极为憎恨,但是他是元婴期的修为,凭自己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报仇的,还有那夺舍自己之人,先不说自己能否打得过她,就如今看来那人占用了自己的身体,或许早已立足稳妥,自己突然跑出去说自己是楚云凡未必有多少人相信,到时候反而引火上身。

    叹了一声,楚云凡将自己的看法告知了女子,那女子闻言微微点头,说道:“看来生死一线的确令你看明白了许多事情,既然你知道如今遭遇如何,那你有何应对之法”

    楚云凡咬了咬牙,寒声说道:“只有等到一朝一日修为有成方可有翻身之日,只是我沉睡了这么久修为没有精进,更没有法宝了,想要与人一较长短,恐怕难如登天了。”

    女子微微摇头,淡淡一笑:“若你有这心思,到还有补救之法。”

    楚云凡闻言皱了皱眉,或许是之前的遭遇带来的阴影,即便是面对救下自己的人,她也有些担忧,那女子也不管,只是说道:“凡是皆有两面,你肉身被夺本是祸事,但是我为你重塑肉身,这肉身好过之前数倍,者却算因祸得福了。”

    楚云凡看到那女子对自己使了使眼色,楚云凡当下会意,便将灵气运转一个大周天,彻查身体一番,而后惊叹道:“我已经是筑基后期了。”

    一边的毛毛哈哈大笑着说道:“是啊晕饭,你这一睡就睡了二十年,这二十年来前辈一直用这里的火精滋养你的心肉身,你的修为当然精进了。”

    楚云凡心里总算有了些许安慰,但是一想到自己遗失的法宝,还是一阵心疼,那女子看在眼里,微微摇头,说道:“其实不仅是修为提升了,小丫头,你之前的身体是寻常体质,却是变异风灵根的资质,你可知道你如今是什么体质,何等资质”

    楚云凡沉声说道:“晚辈不知,但是之前晚辈在那火焰之中感觉极为舒畅,是否于此有关”

    女子终于笑了一声,说道:“因为你的肉身是火炼成,而且以火精滋养数十年,你进入等于新生,在这新的身体上,你不再是风灵根的资质了,现在的是,拥有的体质异于常人,而资质已经是火系天灵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