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251章 第三章 黄泉路
    &lt;=""&gt;&lt;/&gt;

    时间飞快的流逝,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五年,那包裹着楚云凡新生肉身的光幕开了一日比一日暗淡了下来,早在五年前就重生的毛毛每日痴痴等候在这光幕之下,等待着与它签订契约的那个主人,直到这一日,它的身体出现了异常。

    突如其来的剧痛袭来,毛毛身子蜷缩着瑟瑟发抖,周遭已经被自己布设的护罩笼罩,此刻他身体内的元神和身体出人意料般的仿佛互相排斥了起来,元神被身体排斥,仿佛要飞离出体

    女子闻风而来,缓缓踏来,看到蜷缩在地的毛毛,瞥了一眼比之前暗淡不少的光幕,轻轻叹息,道:“因为我将朱雀残气放回原处,之前被朱雀之力牵引之魂受到彼世牵引,失去了朱雀之力阻挡”

    毛毛不知道女子所言究竟是什么,但是却知道正是她所做之事自己才出现这般情况,当下大急道:“前辈,既然那个什么气那么厉害,你再取来吧。”

    女子看了井上光幕一眼,微微摇头,道:“早在一年前这肉身便已然完全塑成,只待元神归位便可重生,但是因为朱雀之力所在,虽然能够将她元神牵引而来,却也同样是她归位的最大阻力,如今她正在挣扎于现世与彼世之间,结果如何,只能看她自己了。”她能做得仅仅就是这样而已,最终楚云凡能否重生,全凭自身了。

    扫了毛毛一眼,女子轻轻呼出一口气,便看到毛毛布设的防护之上立时添上一层淡淡白华,毛毛浑身轻松了不少,连忙对女子千恩万谢,女子淡淡说道:“我只能暂缓罢了,人生而死乃天地自然之道,你和她因为同心契的缘故互相牵制,她若死,你也亡,但是你若不死,她归位的可能性才会更多。”

    “晕饭,你可要给小爷我争点气啊,要是这么死了还连累我,回头我可不承认我主人这么没用”毛毛欲哭无泪望着那红色光幕喊道。

    女子看着那团光幕,淡淡无言,心中轻叹道:“主人,我已按照你的吩咐,所作所为皆在天道允可的范围内,虽然朱雀残气我已经将其归位,不久后我也将再次沉睡,但是朱雀残力之前与那彼世之力对抗也削弱了它,它暂时无法完全恢复,这个机会,希望你能把握”

    仿佛是沉睡了很久,醒来的时候,楚云凡感觉到的是自己正站着,如一个木桩一般笔直而立,一眼望去,面前是一个诡异的场景。

    眼前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巨大平原,看不到尽头。楚云凡不知道时间,但是抬头一看只是黑夜,黑夜中有无数闪烁着奇光的小虫飞舞盘旋,这些小虫的数量几乎遮天,即便是夜,却也被这些虫儿的光照亮大地。

    平原之上弥漫着一股奇香,此香初闻之下颇为不错,但是细细一品,楚云凡便不由得一惊,这香味之中竟有几分死人的气息,而这香气的来源也再显眼不过了,便是这几乎占满了广袤平原的鲜红之花

    看着周遭的一切,楚云凡心底浮现了三个字。

    “黄泉路”

    古老传言,人由生入死必经黄泉路,黄泉路上有鬼火虫给逝者之魂照亮前路,更有彼岸花引导逝者踏入阎罗殿等待鬼王宣判,或转世轮回,或不得超生,有大功德者可成就仙道。总之人世种种在这里既是终点,又是。

    修炼多年,楚云凡早已不相信凡尘传说,这些不过凡人自己妄自猜度罢了,但是阎罗殿的存在是肯定的,在传承中楚云凡数次看见人、妖、鬼三族,可见这所谓的阎罗殿也不过和自己一般是修士而已,如此一想,便心里泰然,往前踏了一步。

    然而当楚云凡一脚踏出,却忽然怔住了。在那一脚落地,踏在那鲜红花瓣上后,眼前竟然凭空出现一个人的虚影,那人的样子虽然很模糊,但是楚云凡却依稀认得。

    “娘亲”

    那模糊的人朝着楚云凡轻轻一招,随即往前走去,轻轻唤道:“小凡,跟娘亲来。”

    一股奇异花香弥漫着楚云凡周身,在这花香萦绕中,楚云凡的意识渐渐模糊,但是身体却很正常,在这模糊的意识下,那远方的呼唤声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娘亲”楚云凡低低念了一声,脚便不自觉的跟随那模糊人影走了过去。

    一步一步往前踏去,楚云凡走的很慢,但是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跟随着那引路的人影,踏过无数彼岸花的花瓣,每次踏下一步那原本鲜红的花瓣上仿佛更加鲜红了一些,然而这些,楚云凡是看不到的。

    踏过彼岸花,走在黄泉路上,偶尔有几只鬼火虫飞来楚云凡身边盘旋,这些在楚云凡渐渐模糊的意识下变得朦胧,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楚云凡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但是意识还是清晰的听得见前方的呼唤之声,身子坚定不移的往前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在黄泉路上传来了幽幽乐声,此声清幽祥和,闻之令人心情舒畅,心境开明,在这乐声之下,楚云凡的意识渐渐恢复了清醒而后心惊骇然,连忙盘膝坐下,这次任凭前方那声音如何呼唤也不再理会了。

    “好险,差一点就真的成死人了。”楚云凡轻呼一口气,随后只听这乐声仍在黄泉路上传扬,心下感激,若非这乐声,自己恐怕至今无法清醒了,不过眼下自己被困在此地,要想离开,恐怕要去见一见这个帮助自己的人了。

    楚云凡想了想,便顺着这乐声缓步走去,身后的呼唤之声在乐声之后越发模糊了起来。

    在这乐声尽头,同样是满眼的鬼火虫和彼岸花,在那彼岸花之上有一身穿白袍长须男子席地而坐,在他身后站着一名玄衣少女,那少女手中拿着长笛缓缓吹奏着,而那男子一手执笔一手执画卷,时而看看周遭场景,时而埋头画卷。

    楚云凡看着这二人颇为怪异,在这黄泉路上竟有人有如此雅兴,楚云凡倒是有了几分兴趣,便信步而去。那吹奏乐声的少女看见楚云凡前来便拿下长笛淡淡的看着楚云凡,而那男子依然专心周遭,心无旁骛。

    来到二人面前,楚云凡见那男子好似没见到自己,也不去打搅,只是对那玄衣少女拱手说道:“方才多谢姑娘之乐助我恢复清明。”

    那玄衣少女微微摇头,说道:“只是我家主人吩咐。”

    楚云凡闻言,便点了点头,对那男子称谢道:“晚辈多谢前辈相救。”

    那男子好似没听见一般,依旧做着自己的事情,身后那少女看见了只是微微摇头,说道:“主人作画之时不喜被人打搅,而且也极少能够被打搅,你有什么问题,等待片刻吧。”

    楚云凡干笑一声,微微点头,客随主便,何况对自己有恩当即楚云凡就如那玄衣少女一般立在一旁静静等待。

    黄泉路上没有阳光,永远如同黑夜一般,楚云凡也不知道自己等待了多少时间,而那男子作画好似全然不在乎时间的流逝,就在楚云凡等的快要睡着了,那男子“啪”的一声一指将笔折断抛到彼岸花丛中,然而转过头看向楚云凡,淡淡说道:“久等了。”

    楚云凡先是一惊,随后才神色舒展,对那男子拱手道:“多谢前辈相救。”

    男子并未看楚云凡,而是看着自己手中画卷,面露笑意,连连点头称赞,一面又说道:“你与鬼道无缘,入鬼门关也无用,现世仍有你未断之缘,你死期未至。”

    楚云凡觉得此人说话太过霸道,好似这里的主人一般,不过这些楚云凡并不在意,看样子此人一定是知道离开黄泉路的方法了,而且看样子也是希望楚云凡离开的,如此,楚云凡便放心的请教离开之法了。

    那男子收起画卷交给身后的少女,然后起身,对楚云凡说道:“彼岸花是牵引现世彼世的奇花,你因它险些踏入鬼门关,同样也需要它为你引导回现世之路。”

    “那晚辈该如何用它回去”楚云凡一躬身,正要请教回归现世之法,那男子和玄衣少女却忽然凭空消失了,在这里再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好似从未有过一般。

    楚云凡无奈,只是自己思索方法了,那人看上去神秘莫测,既然他能离开,就说明自己是可以想出回现世之路的,如此,倒不需要担心了,反正已经是死人了,再差也差不到那里去了。死过一次的楚云凡此刻看到任何事情度比以往多了一分通透,这样她便在那男子之前所在的位置席地坐下,双目微微闭上。

    双目合上的一瞬间,楚云凡感到周遭阴风阵阵,到处传来诡异的呼啸,起初只是有几分寒冷,再到后来楚云凡仿佛听到了周围传来各种各样的哀鸣,这声音凄厉无比,与男人、女人,孩子,各种悲鸣集中到了一起吵吵闹闹又异常诡异。

    楚云凡只道周围一切都听不见,丝毫不加理会,又过了片刻,只感觉身上凉飕飕的,隐约可以感觉得到一直冰凉的手趴在自己的肩上,那凄厉的惨叫犹如近在咫尺,楚云凡紧守灵台清明,不受外物侵犯这般久而久之,那些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阴风也消失了,一切恢复平静。

    楚云凡又感觉到了那诡异的花香,心下一惊,为免又被彼岸花混乱神志就要起身,却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晕饭,你可要给小爷我争点气啊,要是这么死了还连累我,回头我可不承认我主人这么没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