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身死
    &lt;=""&gt;&lt;/&gt;    “唯一的……生路?”楚云凡微微抬手,看着玉腕已经被高温凝固的血液将阿青切开的皮肉封闭在内,心中不尽悲凉,自己体内的精血所剩无几,若如云梦所说,即便这精血真能开启生路,恐怕也只是她人之生路,己之绝路罢了。

    “原本,不想这样的……”楚云凡苦涩一笑,勉力支撑着自己聚集起一丝灵气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对云梦说道:“若说我的精血,未必有效,但是此物……却有大能。”

    看见此物,云梦心下一惊,念道:“这碧色玉佩其上灵气内敛,材质非凡,此物有何用?”

    楚云凡抓着这枚师祖赠送的如意配,轻声说道:“可供元婴修士瞬间穿越千里之地,可供结丹修士穿越百里,可让筑基修士穿越十里,一共十次效用,用一次,少一次……”

    “你既有此物,为何不早点拿出来?”云梦惊喜万分,但同时又难免带着斥责之意,若是楚云凡早点拿出来,她们何至于弄到如此境地,如今那火墙的范围又岂止百里?

    楚云凡微微摇头,叹息道:“这是我师祖赠我的保命之物,但凡保命之法皆有代价,此物开启需精血发动,施展完毕,它……便会掠走使用者十年寿元……”

    云梦登时无言,掠走修士十年寿元,这对于自己而言或许还能承受,但是对于寿元仅仅二百的筑基修士而言也不算小数目了,修士惜命,多活一分便多的进阶的机会,难怪事到如今楚云凡才会拿出如意配,但是云梦想着即便此刻有如意配在手恐怕也难成气候了……

    “可惜,退路皆被火墙封死,即便能够穿梭百里,也无法穿越火墙。”楚云凡自嘲一笑,这当真是讥讽,若非自己珍惜寿元迟迟不愿使用如意配,此刻说不定已经离开了朱雀峰,但是如今却落入绝境,如意配也无用了。

    “难道天意如此么?”云梦仰天叹息,然而看到的只是越来越接近的火墙和感受到周遭越发恐怖的高温,再这样下去,真的必死无疑!刹那间,云梦再次将目光锁向了楚云凡,既然如意配无用,恐怕还是精血有用了……

    注意到云梦忽然转变的目光,楚云凡知道,这是生死之际人性本能作出的自保手段,为了自己活命,任何东西都能舍弃!

    毛毛撕牙冷冷的盯着云梦已经做好了随时上去大战的准备,云梦从储物袋中取出所剩无几的阵符,心中虽有些不忍,但是在自己性命当口,任何事物都是可以抛弃的!

    双方剑拔弩张,即便虚弱如楚云凡也已经拿出了罗天绫做好一切准备,碎星指悄然酝酿,虽然这一指之力足以将自己所剩无几的灵气彻底耗尽,但这是自己唯一能够使用的反抗了。

    如果可以选择,无论云梦还是楚云凡都不愿意与对方为敌,但是生死一刻,什么都不再重要了,云梦大喝一声,正要洒出阵符,然而却在此时,异变发生。

    一声巨响传来,带着清脆的剑鸣,一个突然出现的青色身影立时挡在了楚云凡和云梦中间,二人看到此人都是大惊失色,却正是被云梦甩开良久的阿青!

    看到阿青,两人之前微妙的关系瞬间恢复,如临大敌般防备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子。

    他,究竟是怎么穿过那火墙的呢?难道这就是元婴期修士的强大么?看见阿青,楚云凡才了解到了自己和他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淡淡的扫了警惕的二人一眼,阿青冷笑一声道:“人性果然都经不起考验,才刚摆脱我,就开始自相残杀起来了,我真该晚些再来,但是我实在是看你们对峙了半天也没打起来,也懒得再看戏了&lt;="l"&gt;。”

    什么?云梦心头大惊,原来阿青一直在这里,他竟然一直都在看戏么?看自相残杀的好戏……呵,好雅兴!

    楚云凡惊怒交加,看着这个将自己陷入如此险地的始作俑者,也不管什么境界的差距,全力酝酿的碎星指刹那间发出,与此同时楚云凡也耗尽了自身全部的灵气,再也无力一战了。

    这一次的碎星指带着楚云凡纯粹的怒意和杀意,威力更甚平时,但是阿青看也不看,只是挥了挥手,顷刻间便将这一指化解,随后冷笑道:“你们可有什么遗言?”

    云梦心丧若死,此刻上有火墙,下有高温,这里还有阿青,真可谓处处皆是死路,自己现在唯一可以选择的,恐怕就是如何去死了吧……

    “我有话要说。”云梦恨然的盯着阿青,努力保持着自身的平静,就如平日那般高傲,最后一次高傲,对着他说道:“我是云梦,是流苏真君唯一入室弟子,即便是死,我也要选择自己的死法!”

    云梦说完这句话,楚云凡还未明白她想做什么,却忽然看见她如一阵风一般瞬息间急速的冲向了下面更深的隧道,楚云凡惊呼一声,待看到云梦身子已经远去,只是心头一阵悲凉。或许之前她们都有杀死彼此之心,但那是生死之际无奈之举,楚云凡依然记得在极西之地的时候自己还有师父和云梦三人是如何齐心协力闯过险地的,如今一看当真有一种物是人非之感,云梦带着她的自尊和荣誉毅然选择了这条路,最后……楚云凡向云梦的背影轻轻颔首,以示自己的敬重之意。

    “哼,随她去吧,那下面的高温足以烧化元婴修士的肉身,她不想痛痛快快的死在本君手上,选择这种痛苦的死法,倒也有趣。”阿青轻蔑的看着云梦一眼,不再理会了。

    楚云凡冷眼看着阿青,那个伪装燕青繁的人,这段时间,他是怎么伪装的那么好的?在妖族的时候她怎么就没有发觉他是如此冷血的人,还是此人一向善于伪装?真正燕青繁的下落楚云凡也无心去管了,不是不愿,而是无能为力。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楚云凡第一次生出了比之于楚王更大的厌恶之感。

    注意到楚云凡的目光,阿青淡淡一笑,说道:“这是什么,小老鼠怨毒的目光,你放心,在这里,你还有用处,本君不会杀了你。”

    “奶奶的,你这个混蛋,老子和你拼了!”毛毛再也忍受不住自己心底暴起的怒气,也不顾身上的伤势冲着阿青狂奔而去,使出全身的力量撞了过去。

    “小虫子,这么喜欢死?”阿青冷笑,虚晃一指,一指瞬间击穿了毛毛的身体,然后发出一声轰鸣,毛毛的身体自腹部开始蔓延开来,一寸寸断裂分裂,最终爆炸,化作一堆残皮血肉还有森森腥臭之气。

    “终于清静了些。”阿青微微一笑,转头看向楚云凡:“小丫头,你放心,本君还不会杀你,你……怎么回事!”

    阿青脸色大变,之前的从容瞬间都被鲜血流遍全身的楚云凡打破,即便已经是元婴期修士,但是看到这一幕,阿青还是感受到了惊心动魄,他连忙伸手揽住楚云凡,探了探鼻息,才微微松了口气:“还好,没有死透。”

    楚云凡全身的气息极为微弱,但还是支撑这全部的力气强撑着看向了阿青,露出了一抹笑意,即便这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但是这一刻,她还是感觉到了成功:“你忘了么……我说过……我和毛毛……立下了……同心契……的……”

    同心契,你死、我死,你生、我生&lt;="l"&gt;。阿青死死的盯着楚云凡,那生机逐渐消失的身体,忽然间变得疯狂了起来,仰天大笑,嘶吼道:“同心契?你以为这点规则之力能够难倒我?这里是朱雀峰,天地规则在这里都要让上三分!只要你还有一口气,你就休想死!”

    刹那间,阿青发了疯一般抱着楚云凡的身体朝着隧洞下方飞驰而去,不过瞬息便消失在原地,再出现之时已经是更深之处,这。便是元婴修士的瞬移之法!

    不消多时,阿青已经超越了正被烈火焚烧的云梦之身,再过不久周围的温度已经足以将元婴修士的肉身燃烧,然而阿青……却没有任何异样,仿佛在极为普通的环境,来去自如,周围的高温,烈火,丝毫不能对其造成影响……

    “你要死,可以,在我没有办完那件事情之前,你就算死了我也会去冥界将你的元神抢回来!”阿青大吼着,瞬移的频率越来越快,而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几乎是一片火海,再也看不见任何事物,只是一片赤红色的海。

    最终,在这赤红色的海的终点,是一片巨大的空地,这里尽是赤红火海,楚云凡的身体在阿青的护持下竟也没有燃烧,阿青抱着楚云凡朝着这空地的最中央、一口井快速走去,最终走到了这口井旁,终于大笑着说道:“到了,终于到了,上万年的努力,就在这里了!”

    然而,当阿青回过神看楚云凡的时候,却刹那间失了神一般。

    楚云凡,生机尽失……

    “死了?”阿青喃喃自语,他没想到,楚云凡在来到井口旁的时候,竟然死了?

    “就差这么一点点,一点点,你竟然死了!你再多等一刻钟再死不可以么?为什么要死的这么早!”阿青失去理智,疯狂般指着楚云凡的尸体大吼着。

    此时此刻,海域上空忽然间乌云幕布,天际乌云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周遭电闪雷鸣,声声震耳欲聋,这动静震惊八方,正道魔道妖族都目睹着这一场天地巨威。

    刹那间,自那漩涡中劈下一道惊雷直接穿入海底,以无人能及的速度劈入朱雀峰之中,劈入大地,劈入那隧道,最终劈向那已经失去生机的尸身。

    轰然间,阿青看到惊雷劈下直接劈中了楚云凡,刹那间楚云凡浑身被巨大的蓝芒所遮掩,看不见其内是何种情景。

    阿青重燃希望,带着期盼死死盯着那团蓝芒。

    一个时辰后,原本围绕楚云凡的蓝芒“噗”的一声消散一空,阿青连忙上前查看,却登时一惊,此时此刻,哪里还有楚云凡的影子?

    愣了一会,阿青回过神来,却怒极了,人死了倒也罢了,现在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根本是不给自己一点机会!

    恍惚间,阿青看到了,那道惊雷并非带走了全部的东西,那地上一只玉箫还安静的存放在上面。

    看到这支玉箫,阿青咬了咬牙,将其捡起,凝视了好一会才说道:“既然那丫头不在了,只能靠我自己了,好在,那惊雷,没有把你带走。”&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