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唯一的生路
    &lt;=""&gt;&lt;/&gt;    这条隧洞再往下行便越发炎热了起来,楚云凡想这肯定是因为越往下火精岩的越多,而且年份也更加悠久,即便隔着护罩也能感觉到那灼热之气。

    不知不觉,额角已有汗液泌出,再过一段时间,楚云凡感觉自己浑身都出了一场大汗,修仙以来出了每次突破境界会易经洗髓排出杂志,这汗液如此爆流还是第一次,这还是在防护罩内,即便如此楚云凡也觉得极为难受,行在前头的云梦注意到楚云凡的异常转过头询问道:“怎么样,还能坚持么?”

    楚云凡笑笑:“现在还好,但是这隧洞好似无底一般,再往下深入也不知能够继续了。”

    云梦也擦拭额头汗珠,轻咬嘴唇说道:“现在我们必须往下走了,我方才低估此处火精岩了,现在上面那火精岩之火墙正在朝着我们这下面蔓延,可谓是步步紧逼,现在别无他法了。”

    楚云凡闻言一怔,心道自己修为远不及云梦,竟没有察觉到这些,此事若非云梦告知,自己还不知,按照此地环境到时候非得后悔莫及,当下暗叹一声继续往隧洞下飞去。

    云梦也神情严肃,此间之事其实是因自己欲念所致,如今那元婴剑修的确不会来追杀了,但是此刻她们面对的是比那元婴剑修更难缠的东西了。她早想到了,这上古遗留之地固然有至宝又岂能没有防范,但是她所没想到的是这仅仅是遍地可见的火精岩也暗藏杀机!

    仓皇之下楚云凡也顾不得周遭越来越高的温度了,这些温度和那火墙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那数十道阵符化作的长矛都能在瞬间烧化了,何况自己一个筑基期的肉身?此刻逃命要紧,什么形象都可以统统抛下了。

    飞驰往下,这过程是极为难熬的,此时扑在脸上的风竟然也是极热,一阵一阵的热风刮来仿佛要将白玉般的脸庞吹化了。楚云凡如今再也感受不到汗液的流淌,因为刚刚分泌出来的汗液在顷刻间便会被周围可怕的温度蒸发,楚云凡此刻非常确信,假如是一个凡人或者是炼气期修士来到这里那身体一定会在这高温下燃烧起来,因为此刻即便是她也感觉到身体的水分即将被蒸发干净,再往下深入,恐怕就该烧起来了。

    “他奶奶的……烫死小爷了……晕饭,你在外面……搞什么鬼……啊&lt;="l"&gt;!”

    听到这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声音,楚云凡起先是一愣,随后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在这般危险的情况下,她竟然不想对毛毛发火了,就这般温声说道:“毛毛。你醒了,你那伤势可还好?”

    灵兽袋内的毛毛蜷缩着,听到楚云凡这般关切之话竟也有些讶然,而后才受宠若惊般的嘀咕道:“有没有搞错,这臭丫头今天也会关心起小爷我来了?”

    楚云凡微微一笑,即便此刻极为虚弱,只是勉强一笑,“看来你伤势还未恢复了。”

    “奶奶的,这是当然……”毛毛没好气的正想骂一声,忽然间察觉不对了,心道这臭丫头今天说话怎么这般没有生气,就像全身都没气了一般。联想到方才楚云凡的关怀,毛毛心里就不自然了起来,话锋一转干咳说道:“这里,怎么回……事,好……烫。”

    楚云凡轻叹一声,便将这里的情况简单的告诉了毛毛,毛毛听完登时气的大骂,即便是重伤之身却也将阿青祖宗十多代统统问候了一遍,骂完了,毛毛也是不住的叹气,嘴里喃喃不住说着小爷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煞星般的主人,刚认主任没多久就要挂了之类的。楚云凡此刻听到了倒也没多大反应,一笑置之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么糟,明知道继续往隧洞下走可能会被越来越高的温度烧死,但是楚云凡还是要继续往下走,因为下面的未知总好过上面紧追不放的火墙啊。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便是结丹期的云梦也感觉到了不适,楚云凡浑身都酥软了,现在当真是凭着这自然下坠才能一直往下,若是在平地上决然再无一丝气力前行了,此时此刻,楚云凡才万般庆幸自己所在的是垂直往下的隧洞。

    眼见楚云凡双眼迷离仿佛随时会昏迷,毛毛着急了起来,之前虽然念叨了很多句要死了要死了,但是真的让它安然待死却也是说笑,此时见楚云凡坚持不下去了,毛毛忍着伤势大声喊道:“晕饭,你别装死了,再装下去等下真的死了!不管怎么样,你先把你所有本事都亮出来啊,死不死待会再说!”

    半梦半醒的楚云凡隐约听到了毛毛的话,但是此刻的她便是抬一抬手都是极为困难的,更别说施展神通了,而且罗天绫和分流意都是用来阻挡外物攻击的,但是这高温本就无形,又如何能够阻挡呢?即便在不甘心,楚云凡也承认了这个事实,自己无能为力,便只好晃了晃头,也不管毛毛能否看见,然后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随缘吧,天要亡我,那便遂了他的意吧……”

    “你……真是的,算是老子看错人了,算老子命苦,认了这么没用的主人,蝼蚁尚且偷生,你自己死不死就算了,到头来连累小爷陪你一起死!”毛毛怒骂一声,然而语气中竟有几分痛惜之意。

    楚云凡不言不语,或许是全身的气力都要被耗尽了,在下坠的过程中,一身淡紫长衣开始枯黄,在高温下已经有了要燃烧的趋势,看到这一幕的云梦心下大惊,在这么下去她们二人非得死在这里不可!

    “楚小友!快醒醒,我们还有机会。”急促下,云梦伸手抱住楚云凡,伸手触碰到那被映照着鲜红的肌肤竟然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太烫了,楚云凡的身体好似一个火炉一般,这还是云梦触碰到的感觉,而身为“火炉”的楚云凡的感受更加难以想象。

    虽然云梦的修为高,比楚云凡更能坚持下去,但是这么持续下去自己距离此时此刻也不会远了,焦虑之下云梦想到了楚云凡的精血,开启这朱雀峰全凭她的精血,那么此刻若是再用她的精血会否有用呢?

    一想到这一点,云梦觉得是个希望,便抓起楚云凡的一只手伸手便要斩下,面带些许犹豫的看了楚云凡一眼,微微摇头,叹道:“既然你命数终了,就用你的身体为我铺平生路吧&lt;="r"&gt;!”

    “吼,他奶奶的给老子放下!”一声大吼,毛毛忽然间冲出灵兽袋,刹那间十丈长的身躯显露出来,还有半边鳞甲血肉绽开,一半都化为血浆覆盖的可怖身躯骇然出现。

    此时的毛毛双眼泛着血丝,面露凶光,一身二阶后期的气息赫然爆发,看到这一幕,云梦原本就要斩向楚云凡的说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再也斩不下去了。

    “奶奶的,这臭丫头虽然我也不喜欢,但好歹名义上是小爷我的主人,今天我在这里我看谁敢动她!”毛毛下坠的身躯猛然摆动,巨尾挥动灵巧的从云梦身旁将楚云凡勾到自己身下,怒视云梦。

    云梦看着毛毛,凝视一番若有所思,随后似乎看出了些什么,淡淡笑道:“原来是龙族,以龙族高贵,屈居人下不是耻辱么?今日我杀她,一者我们或许可以逃出生天,二者你也可以重获自由之身,你为何救她?”

    毛毛怒极,大骂道:“气死小爷了,你奶奶的杀了这丫头能不能逃出去还是二话,就算这能逃出去也是你的事情,杀了她老子也得死,老子今天就和你拼了!”

    “我杀她,与你有何关系?”云梦不解,但是随后就想到了什么一般,讶然道:“莫非你们是签订的同心契?”

    “是啊,所以这丫头老子保护定了!”毛毛大吼道。

    云梦沉默不语,按说对方是二阶妖兽,自己也不必在意,但是此刻自己在这隧洞内消耗的灵气也不在少数,仅仅是这一直支撑在外的防护罩就不容易了,若要分心与这龙族对决,恐怕更加不利,一时之间进退不定,犹豫不决。

    毛毛警惕的看着云梦,同时用尾巴扫着楚云凡,没好气的骂道:“晕饭,你爷爷的还在睡,再不醒来待会真的见阎王了!”

    在毛毛巨尾拨弄下,楚云凡恢复了少许的意识,只是小小的睁眼,看到的便是眼前一幕,见毛毛跑了出来,楚云凡不解的问道:“你怎么出来了,伤势好了?”

    “好你个头!”毛毛气得牙痒痒,甩动着尾巴拍打楚云凡的后背,指着她便是一顿臭骂:“你倒是睡得舒服,要不是我在这里,你刚才就被别人宰了!”

    楚云凡摇了摇头,颇为不解,毛毛边指着另一边的云梦说道:“就是这个说你的精血能脱困,要杀了你,幸亏我刚才出来了,不然你现在就去阎罗殿报道了。”

    楚云凡微微转过头,看到的是云梦双眼微闭。心中顿时会意,只是一阵无奈,轻轻点头,道:“或许我的精血,真有效果,可是,仙子,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仇怨吧?”

    楚云凡不明白,即便自己的精血当着能够脱困,那也不至于杀了自己啊,难道这么长的时间共闯险地都没有丝毫意义么?虽然她们本就有着互相利用的心思,但从始至终楚云凡都没有动过杀人之念,然而这一次,她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心寒的感觉。

    果然,在最危险的时候,灵宠才是最信得过的,假设一下今日若非毛毛在这里,自己的这条性命当真要交代了,楚云凡越想越冷,不住的摇头。

    许是心里愧疚,云梦也语气软了许多,轻叹道:“方才我怎么叫你你都不曾理会,我想着到时候释放你的精血你或许也难逃一死,如此倒不如给你个痛快……如今你既然苏醒,也应该猜得到,我们之中唯一与这朱雀峰有关系的就是你的精血了,这,或许是我们唯一的生路了……&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