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逃!
    &lt;=""&gt;&lt;/&gt;

    云梦踏着阵符化成的应龙赶来朱雀峰,待看见阿青和浮在海中的石柱,心下虽困惑,却未多言,伸手一指便将楚云凡抓起放在身旁便要进入那开启的洞口。

    刹那间一道青色剑光凌绝无比横扫而来,这一剑蕴含的威力足以将一个结丹中期的修士轻易斩杀,云梦心下一惊却并未慌乱,当即纵跃下应龙,揽着楚云凡继续朝着洞口飞驰而去,那而应龙大吼一声直接与那剑光正面对撞,剑光黯淡下,应龙亦被斩断一只巨爪,那巨爪斩落化作阵符消散一空。

    云梦扫了一眼阿青,心下叫苦,对着怀中昏迷的楚云凡叹道:“你从何处惹来这么个祸根,这应龙乃是用高阶阵符化成,但是在这元婴剑修面前阻挡不了多久的,我不知情况匆匆赶来,却也不得脱身了”

    楚云凡却并未理会,实在是失去知觉,云梦叹了一口气,知晓此刻多说无益,但凭应龙还可拖延片刻,但是此刻即便离开此地恐怕那元婴剑修也可以轻易追上将自己斩杀,而因为此地的特殊,云梦相信他不会留自己一个活口离开的,既然如此,索性拼一拼

    “兵阵列位,乾坤无极。”云梦口中轻念,挥手间洒下百余张阵符,顿时之间百余张阵符环绕应龙周身形成巨大太极图,只见太极图在海中转动,散发阵阵青光,那青光笼罩下应龙之前被斩下的巨爪竟凭空再生,顿时恢复之前战力,大吼一声朝着阿青飞跃而来。

    “如此,倒还有趣。”看着那应龙之形,阿青淡淡一笑,不以为意的伸手拔出青色长剑,顿时之间青芒暴涨刹那间将周遭百丈尽数笼上一层青雾。青雾之内,阿青挥剑与应龙交锋,但见应龙受损,那太极图便闪烁一阵,随后之前破损之处再度复原,仿佛不死之身一般。

    当此时,云梦已经带着楚云凡跃入洞内,阿青瞥了一眼轻哼一声说道:“徒具应龙之形,而无其实,待我斩杀此畜,再来寻你们。”

    云梦一手抱着楚云凡在这隧洞内不断下沉,此洞与其他洞道不同,乃是由上而下,故而速度极快,然而在这隧道之内不仅位置窄小而且一片漆黑,若是不用神识这般不断下坠,恐怕阅历不深的小弟子是难以承受的。

    这隧洞天然有一层屏障,海水无法渗透进来,在这里竟然能够自如呼吸,可算一奇了。

    云梦神识所见这隧洞下全然一般场景,便也不施法,由他自由下落,这速度固然极快,但是这隧洞却仿佛极深,这般下坠良久下方还是毫无变化,渐渐的,云梦感觉到了诡异的气氛。

    朱雀峰虽然有数千丈,但是按照她们这样的下坠速度早该到底了才是,然而这隧洞好似无穷无尽一般,而且隧洞之内神识所见的范围内始终一样的场景,一条道通到底,而这底又看不到底。云梦心中惶然,心道莫非这朱雀峰的隧洞还通往幽深地底

    既来之,则安之。云梦这样告诉自己,管他这条隧洞有多深,自己好歹是一个结丹修士,而且还是阵道大师流苏真君入室弟子,更何况上头还有一个元婴期的剑修,此刻万万不能走回头路了

    隧洞内的人还在下坠,已经过了足足半个时辰,云梦不禁想到自己这速度恐怕最终到了地心也未可知,这样想着,不禁哑然失笑。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下坠了多深,云梦也无意去探究这个,但是自己的速度在下坠中越来越快,时至如今周遭的风声仿佛要将耳膜刮破,脸颊也疼痛的紧。即便如此,云梦也没有施法缓解速度,因为她知道或许只有这样的速度才有可能和身后的元婴剑修拉开距离,与元婴修士竞速,这在以前云梦想也不敢想,但是在这仿佛无底洞一般的隧洞之内,速度会不断的提升,如此竟然让自己和元婴修士有了一争之力,却不知是不是另类的福报了。

    云梦没有减速,也没有布设防护,或许只有刺骨的风才能时刻提醒自己,正在逃命

    但是这样的环境,如此下坠速度,即便是昏迷中的楚云凡终于也恢复了一些意识,然而恢复意识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猛烈狂风要将全身撕裂一般的疼痛,剧痛之下楚云凡不由自主轻哼了一声。

    虽然巨风呼啸,但是一直关注楚云凡的云梦还是看到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第一次有第二个人的声音,云梦说不出的感动,对着楚云凡柔声说道:“你醒了。”

    楚云凡睁开眼看到的只是一片漆黑还有周围刺痛冰冷的风,唯一的温暖就是抱着自己的那只手吧,楚云凡将神识探出,虽然此刻很虚弱,但是还是足以看清周围的环境,待看到自己正在不断的下坠,身边还有云梦,楚云凡惶然大惊,然而却有气无力的轻轻念道:“云梦仙子,我们在哪里”

    云梦苦笑道:“我们正在朱雀峰的隧洞内,我们已经下坠了半个时辰了。”

    “半个”楚云凡惊骇异常,下坠半个时辰这意味着什么楚云凡很清楚,朱雀峰的高度根本不够这么长的时间下坠的,登时楚云凡就理解了云梦想做什么,微微点头,又想到阿青,颇为担心的问道:“那个元婴修士呢”

    云梦道:“我用阵符与他纠缠,然后就带着你跳了下来,不过他可能早已解决了,现在我们只能在这里不断下坠,借此下坠之势或许能够摆脱他。”

    楚云凡默默点头,低头不语,云梦看着楚云凡的模样,终于忍不住问道:“楚小友,你为何深夜来此,这朱雀峰的石柱是为何开启的”

    楚云凡无奈,只好将阿青假扮燕青繁将自己引来此地的过程说了出来,不过并未提到是追踪云梦,只道是阿青以此地有重宝为由诓自己前来。

    听完这过程,云梦深吸一口气,却忽略自己所在的环境,顿时一大口气灌入口中,云梦干咳一阵才摇头苦笑道:“没想到开启朱雀峰的关键,竟然是你的精血。”

    楚云凡苦涩一笑,自己的精血的确太过奇妙,不过这也是自己最为困惑之处,此刻和云梦同处险地,想着有什么事情也可以问一问了,便说道:“仙子,我听那修士说此地五座巨峰,其余四座藏有巨宝,而且以四圣兽为名,你对这四座巨峰可有几分了解”

    云梦看着楚云凡,心想自己出现在朱雀峰,已经无法避免被楚云凡怀疑了,若是多做隐瞒恐怕惹起更大的疑心,楚云凡精血怪异,于此地或许另有大用,何况那元婴剑修还在步步紧逼,她们自己决不能自乱阵脚,便打算先稳住楚云凡再寻他法。

    想通这点,云梦便露出一抹微笑,对楚云凡说道:“我对此地的了解也不多,只是师尊告诉我说这海域海岛排列像极了上古传下的一座奇阵,此阵据说拥有穿梭异世之能,而发动此阵全凭一口阵眼和四方圣气。”

    听到云梦的话,楚云凡心里立刻和阿青之前说过的联系起来,穿梭异世,连通彼世,这倒是颇为相似,而且阿青之前也提到过四圣之气,云梦所说的四方圣气会不会就是这所谓的四圣之气呢

    楚云凡想弄清楚其中玄妙,便出口试探道:“仙子,那名修士告诉我他此行是为了四圣之气,这四方圣气与四圣之气是否是一件事物”

    云梦微微点头,解释道:“的确是一物,四方圣气便是传说中上古留下的四圣兽之气,相传四圣之气分布四方,各有玄妙,集合四圣之气便可打开通天之路,那元婴修士想要,极为正常。”

    传说乃是上古流传下来,历经多少代演化,真真假假早已不可查,对于四圣之气能够通天楚云凡倒是没有细想,但是从阿青对待四圣之气的态度上来,显然是偏向朱雀峰的,莫非这四圣之气里面也有三六九等

    未等楚云凡多想,一直观察隧洞的云梦忽然惊呼一声,招呼楚云凡查看下方。

    楚云凡微微一愣,随后便依言散出神识往下探去,这一下顿时间松了一口气。原来在下方的隧洞下周遭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洞口,这些洞口大小不等却足以容纳修士通过,虽然不知这些洞通往何处,但是总归不再是之前那样毫无变化的场景了,出现了变化,便意味着改变,改变,往往能带来转机

    “楚小友,以你所见,我们该选哪一个洞入内”云梦询问着楚云凡的意见。

    楚云凡皱眉思索,分析着道:“无论选择哪一个,那修士追来都自有办法追踪。”在妖族楚云凡可算是在那大鹏妖将手下吃过这个苦头了,此刻何况面对的是一个元婴修士呢,这可是比那妖将还要可怕的存在。

    云梦略一思索便觉得楚云凡所言不无道理,深思一会心下便生一计,觉得大有可为。

    下坠过程中云梦经过一些洞口便随手抛下一道阵符在洞口布下隔绝神识探测的禁制,布设完毕后便赶赴更深的洞口,继续布设,楚云凡见状,心下叹服,又是敬佩,连连点头说道:“仙子为了扰乱那名修士的判断,不惜舍弃这么多的阵符,小女佩服。”

    云梦干笑一声摇了摇头说道:“保命而已,好了,布设的禁制够多了,应该能够妨碍他一段时间,我们挑选一个洞口便入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