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彼世
    &lt;=""&gt;&lt;/&gt;    “正片海域所有海岛牵连汇聚最多之处便是此处,而在此处之外另有四处相交不少,这四处分置阵眼南北东西四方,总合计五处,除却中间的阵眼,另外四处或许也各有效用。”前往阵眼的途中,花玉颜一面看着手中地图一面对楚云凡分析道。

    楚云凡不懂这些,颇有些担心的说道:“一处是阵眼,那另外四处是否有什么危险?”

    云梦微微摇头,说道:“此阵与寻常阵法不同,寻常阵法多在阵眼周遭布设障碍,但是此阵阵眼之旁并无危险,因为此阵似乎常年皆在沉寂当中,这阵眼并不仅仅关乎此阵命脉,更是启动此阵的钥匙所在,而那另外四处方位,或许藏有启动此阵的玄机。”

    “仙子,你是说这座大阵一直都没有启动?”楚云凡讶然道。

    云梦很自然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是自然,这大阵以整片海域为媒布设而成,所耗灵气巨大难以想象,若是常年开启,此地灵气早已被榨干了。”

    楚云凡抚额,颇为尴尬的告辞去到海舟外观看海舟行进了。

    海舟外十余名弟子都聚在一起凝视前方,注视着海舟朝着既定目标缓缓行去,楚云凡看了一下就径直来到花玉颜所在将自己对阵眼所知告知。

    听楚云凡说完阵眼相关,花玉颜当即警惕万分,对着楚云凡悄悄说道:“楚师妹,此阵既然在沉寂中,云梦仙子一定会想办法开启,到那时我们须得提醒诸位同门小心谨慎,随时做好应对,毕竟此阵是凶是吉还未可知。”

    花玉颜和楚云凡叙谈几番后便离开去通知其余弟子小心行事,当此时,燕青繁缓缓踱步而来,走近楚云凡身后出声说道:“此阵或许并非杀阵,亦非御阵。”

    楚云凡回过头看着燕青繁,但见他面色平淡,仿佛只是说着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便不由得奇怪。

    “你何时也精通阵道了?”楚云凡微微歪着头看着燕青繁说道。

    燕青繁眼角微微一抽,不喜不怒淡淡说道:“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

    楚云凡忙问道:“那是何人?”

    然而这一次燕青繁却是没有再说了,任凭楚云凡如何询问却也只字不提,待楚云凡问的累了也就放弃了,他却忽然又道:“早在离开宗门前,就有人告诉过我了,此阵非杀非防、非阻非幻,而是连接彼世的通道&lt;="r"&gt;。”

    “彼世?”楚云凡一时之间惊骇莫名,不仅因为燕青繁所说内容,更重要的是燕青繁此话乃是运用神识悄悄传音的,在这海舟外尽是同门,何事不可对人言?他却需要如此小心戒备,更怪异的是这件事情他为何却单独告诉自己一人?

    楚云凡想不通但是很快她就开始思索燕青繁所说内容了。彼世,那彼世究竟是哪里?这偌大奇阵并无杀伤力,而是连接彼世的通道,那彼世之内又隐藏着什么东西,这东西的存在会不会就是云梦和流苏真君所追寻的东西?

    燕青繁见楚云凡若有所思,继续传音道:“这阵法并无杀伤力,真正危险的是阵法连通的彼世,你以为那上古魔修大能何以耗费如此大的力量移山倒海布设此阵?传说中混元大陆只有两处能够连接彼世,一是东方冥渊大裂缝,二就是这寂罗大海!”

    “那这彼世究竟是何处?”楚云凡心烦意乱,对着即将到来的目的地也有些不知所措了,但是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他们究竟在朝着什么地方靠近,虽然燕青繁不肯透露是谁告知他这一切的,但是楚云凡却觉得这种种事迹绝非凭空捏造而来的。

    燕青繁顿了顿,轻叹道:“亡者之界,在现世死去的凡人或者修士、人族或是妖族,死后元神受天地规则牵引,去往彼世,或投胎转世,或成鬼道修士,不一而是。”

    楚云凡心神一震,从燕青繁的诉说中,这彼世不就是传说中的阎罗殿么,小时候只听说过类似于人死投胎的传说,关于这方面的故事楚云凡自踏入修仙界后便再没有听过了,今日听燕青繁这么说,看来小时候所听所闻似乎都有所依据了。

    忽然间,对于那所谓的彼世,楚云凡竟然心生几分向往,若是真如燕青繁所说,那彼世之内收藏着亡者元神,若真能去往彼世,或许能够看到已故的舅舅和那年幼便分离的母亲了……

    燕青繁冷眼打量了周遭,见无人注意这里,才对楚云凡传音道:“我与你所说的这些只当做你我之间的秘密,不可让其他人知晓了,现世之人穿越彼世,非有大神通者不可为之,普通筑基修士,一旦踏入,十死无生。”

    仿佛是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下,楚云凡打了个冷战,对于这诡异的彼世,她实在有太多的疑惑了,若是真如燕青繁所说,那云梦她费心去探究这阵法又是所谓何故?莫非她与寻常修士不同?

    想到可能见到舅舅和母亲,楚云凡便想争取一些,便对燕青繁说道:“那什么样的修士才能够踏入彼世而无危险?”

    燕青繁沉默了,似乎是他也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沉吟半晌才摇头说道:“我只能说,在场的修士都无法踏入彼世,云梦仙子另说,她是结丹期修为,更是阵道精英,另有他法也未可知,其他人或许各有可能,但是我却知道,你可以踏入彼世。”

    突如其来的转变,楚云凡被燕青繁吓得身子倒退几丈,随后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眼神死死盯着燕青繁。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第一次和燕青繁见面以来直到现在,楚云凡从没有如现在这般觉得他的深不可测,从他口中讲出来的事情似乎永远在刷新自己对世界的认知,自己知道的,他也知道,他知道的,自己却不知道,还有他口口声声所说这一切都是别人告诉他的,这些又是谁呢?

    忽然间,楚云凡心里有了一个猜测,莫非这些事亲都是交给他玉箫传承的那名老者一并告诉他的?若当真如此,自己一开始就在那神秘人的算计当中,而且这彼世号称寻常修士入内必死,为何唯独自己例外?

    楚云凡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现在发生的许多事情似乎都和自己有着关系,无论极西之地的密地是用自己的精血开启,还是如今燕青繁所说自己能够踏入彼世,任何一件事都透露着自己合寻常修士与众不同,然而这些不同究竟出自哪里?这样的问题,恐怕只能是生育自己的母亲才能知道的了&lt;="r"&gt;。

    如此一来,楚云凡倒真有了去彼世一探的想法,但是这也是想一想罢了,真的让楚云凡进去,她自认为没那个胆子。号称亡者之地,自己活生生的人进去了,纵然不会死亡,但是谁知道进去了还出的来么?这个险实在了太大了,冒不得!

    “放心好了,如果你真的想去彼世,我可以陪你走一遭。”燕青繁忽然冷不丁的突出这么一句,吓得楚云凡心惊不已。

    “为什么你也能进去?”楚云凡很是艰难的说道,这一天之内自己知道的信息实在太过惊人太过庞大,以至于她说话都有气无力了。

    燕青繁淡淡一笑,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这表情真是……欠扁!楚云凡努力保持自己的淑女风范,尽量压制自己想上去将燕青繁那自以为风度翩翩的微笑打扁的冲动,或许也是自己太过紧张了,对于那还未到达的目的地也多了几份未知的担忧。

    在复杂的心情下,海舟越来越接近地图上的目的地了,过了数日,在一片空荡的海域之上,海舟停了下来。

    因为花玉颜的提醒,海舟上的修士都凝神戒备,纷纷取出自身灵器做好防护姿态。云梦信步踏来,环顾海舟周围,眼见周遭再无海岛可倚,若是此刻海啸来了当真避无可避,当下微微点头,对在场修士说道:“此地应是阵眼所在大致方位了。”

    得到云梦的肯定,在场修士都倒吸一口凉气,但见眼前都是无边大海,再无海岛倚仗,一瞬间仿佛真有孤寂之感,而眼前除了茫茫大海再无其他,那阵眼所在究竟何处?

    “仙子,此处皆是大海,那阵眼藏于何处?”花玉颜上前询问道。

    云梦垂首望向海舟之下阵阵海浪,淡淡说道:“海域为媒,亦可障目,若我所料不错,此阵玄机尽在深海之下。”

    众人将目光望向了海面,海面看来一片深蓝,这海域显然极深,众人闭气之法都有时限,在此大海之下寻找事物所耗费时间极长,短短时间内显然是没有收获的,若是在海域之内遭遇海妖,甚至性命都有威胁,一时之间众人不知所措。

    燕青繁转头看着楚云凡,忽然说道:“人力想在深海摸索极难,但是楚师姐不是有一只海妖灵宠么?”

    众人都将目光望向了楚云凡,楚云凡此刻真的觉得当初收服毛毛真是英明无比,当下微微一笑念动同心契,契约感召下,毛毛从深海下探出头来对着楚云凡喊道:“主人叫我干嘛。”

    楚云凡和毛毛说好了,在外人面前为了给楚云凡点面子毛毛都要叫她主人,不过只有两人的时候就随意了许多,楚云凡见毛毛如此配合,心下满意,说道:“我们探知此地大概是阵眼所在,你潜入深海探查一番,看看海下有何情景。”

    “小意思。”毛毛嘿嘿一笑,甩动长尾扑通一声便钻进了海中不见身影。

    楚云凡心下略松,想着有毛毛在事情会顺利不少了,便招呼云梦和其他人安心等待毛毛的消息。&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