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寂罗狱海
    花玉颜这样说,众人都没有反对,连续赶路的确不好受。就这样,来到散仙城的第一日众人便在刚找到的客栈内住下了。

    在散仙城分有内外区域,外区便是楚云凡现在所在的,外区其实就是围绕着中心内区的地区,也是散仙城面积最大的,在外区的修士便有数万筑基期,其内境界不等,在外区有着来自各方势力和散仙城自身的势力扎根立足,里面都有着一两位结丹真人坐镇。

    外区的各种商铺客栈都有属于自己的势力,这些势力包括一些声名显赫的家族或者大小宗门,不过唯独没有四大宗门的势力进入其内,这一点也是四大宗门盛名太大不愿进入散仙盟家里发展,以免惹得大家面子不好过。

    四大宗门的打算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任由散仙盟发展下去,但是其他宗门可就不同了,他们既想倚仗散仙盟的势力谋求发展,又希望来此打压一二散仙盟的锐气,对此虽然四大宗门没有支持却也没有反对,算是默认了这种情况。而散仙盟内高层修士也常年不理琐事,大多数事情都是交给元婴真君和少数结丹修士处理的,因此效果并不甚好。

    虽然已经进入了散仙城,但是楚云凡很清楚要了解魔道的动向一直留在外区是没有用的,在散仙城里只有内区才算得上是散仙盟的中枢,任何重要的消息都只会在内区存在,因此匆匆修养一日楚云凡便和花玉颜开始商量进入内区的事情了。

    站在花玉颜的房间内,楚云凡看着花玉颜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蓝色玉简,有些不解的问道:“花师姐,这是何物?”

    花玉颜信手将玉简放在桌上指了指说道:“今早起来闲来无事便去了外区的市集买了一份关于北方地域的详细地图,你先看看吧。”

    楚云凡接过玉简神识探入其内,顿时识海之内传来一大片的信息,图文并茂,一副浩大壮观的北方大地图便展现在自己眼前了。

    这地图的确十分详细,从北方开始各大仙城各大宗门都一一标注展示,还区分了势力大小,楚云凡就发现这些仙城或者宗门一开始都是围绕着万仞山而存,但是贴着万仞山的十余个势力都沿着万仞山左右建造,各大仙城也是如此,若是忽略其他势力,这些势力竟然和天极宗散仙城两大势力贴着万仞山尽头行程一条笔直的防线。

    之所以说是防线,因为楚云凡还看到万仞山之后便是一片名为寂罗大海的海域,楚云凡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放下玉简对花玉颜说道:“花师姐,万仞山之后的寂罗大海便是魔修的势力所在么?”

    花玉颜收起玉简点头说道:“不错,当年魔修从中原被正道前辈赶入北方阻断在万仞山之后,在万仞山之后只有一片寂罗大海,这片海域便是魔修最后的立足之地。”

    说到正魔之争,楚云凡便觉得奇怪,为何当年正道可以驱赶魔修却无法将其根除,否则如今也不必时时挂记北方魔修是否有动静了。当楚云凡将自己的问题说了出来,花玉颜却是很自然的摇了摇头,微笑说道:“楚师妹,以后出来做任务一定要做好功课哦,不然两眼一抹黑可是会吃大亏的。”

    楚云凡面色一红,低了低头,其实她出门前大量看了关于北方的信息,但是由于时间紧促还看不到关于魔修的事情便被派出来了,当下只好讪讪称是,连连请教花玉颜事情为何如此。

    花玉颜其实也就开个玩笑的心思,并没有真的训诫楚云凡的心思,她自己也清楚楚云凡资历尚浅,许多事情不知道也可以理解,当下也不开玩笑了,认真的望着楚云凡:“楚师妹,混元大陆两大极恶之地,你可知道?”

    楚云凡不知道为何说着魔修花玉颜又突然扯到了什么极恶之地了,不过关于混元大陆的极恶之地,她也略有耳闻,便想了想说道:“我记得似乎是东方的冥渊大裂缝,还有一个我却不知了。”

    “你自然不知了,想你修行时日尚浅,如冥渊大裂缝这般恶地知道也不稀奇,但还有一个恶地却远不如冥渊大裂缝一般名声大了,即便如此,它的可怕却丝毫不在冥渊大裂缝之下。”花玉颜郑重其事的说道,仿佛此时与他们讨论的事情息息相关。

    对于楚云凡而言,其实冥渊大裂缝也只是风闻罢了,究竟哪里险恶了楚云凡也不知道,想来要自己去一趟才能知道了,不过话题既然说到了这个上,楚云凡索性顺着花玉颜的话接下去说道:“那另一个恶地是什么?”

    花玉颜道:“另一个恶地便是存在于这寂罗大海之上,此地名为狱海。”

    “狱海……”楚云凡惊呼一声,此事无怪她惊骇,因为她不曾想到这混元大陆两大恶地之一就是魔修所在的寂罗大海,而且这名字一眼看去便知这地方的可怕。

    花玉颜少有的皱了皱眉,微微点头,道:“狱海因为存在于魔道修士所在的寂罗大海上,所以正道修士皆不敢涉足,而魔道修士当年被正道逼迫走投无路也只能进入寂罗大海,而进入寂罗大海就会有踏入狱海的风险,对于魔修而言这也是极为凶险的举动。”

    知道了这个原因,楚云凡觉得很不可思议,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正道那么多高人竟然会因为一个恶地就放弃清除魔修的机会,如果不是正道之人胆小,便只能说明狱海的可怕的确难以想象。

    “师姐,我们这次的任务,和狱海有什么关系?”楚云凡讪讪问道,满脸的不自然,这种感觉糟透了。

    花玉颜摆了摆手,道:“可能有关系,可能没关系,只不过魔修所在的地方太过特殊,天极宗传来消息之时我便忍不住一直和狱海联想在一起了。”

    “这狱海究竟有何过人之处?”听得花玉颜越说越玄,楚云凡对这狱海的好奇心越发浓郁了起来。

    花玉颜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耸了耸肩,颇为无奈的说道:“狱海的位置就在寂罗大海的某一处,它的范围有多大没人知道,而它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你在进入狱海之前根本看不出它和寂罗大海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而等你接触到狱海的范围,一切都晚了。”

    “莫非里面有很多凶险?”楚云凡插嘴问道。

    花玉颜摇头:“里面有什么,谁也不知道,里面是凶是福,也无从得知。狱海,是一个诡异的地方。”

    这样,楚云凡就更加难以理解了,若说狱海的具体情况不知道倒也罢了,但是进入里面的人遭遇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这太怪异了,当下自我分析道:“师姐,结丹真人都有本命元神灯,出门在外的真人遭遇了意外,从元神灯内也能看得清楚,自然如此,进入狱海至少安危是能看得出来的吧?”

    花玉颜轻叹一声,对着楚云凡摇了摇头:“师妹,你太天真了,正是因为元神灯的存在,所以狱海才变得更加诡异难明了。”

    很久没有被人鄙视的楚云凡觉得很无奈,自己分析的很合情合理啊,到底哪里不对了?不过很快花玉颜就开口解释了她的疑问。

    “狱海最可怕的不是既定既知的险恶,而是那未知,狱海的具体位置无人知晓,所以无人敢深入寂罗大海。而曾有误入狱海的修士中自筑基期到分神期皆在其列,而任何修士一旦进入狱海便再也失去了音信,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本命元神灯有的完好如初,还有些闪烁不断,更有甚至过了一段时间就彻底消失。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过了数十年数百年甚至数千年,属于那修士的本命元神灯才消失了,而诡异的却是那元神灯消耗殆尽之日正是那修士进入狱海前的修为所能拥有的寿元最终大限之日。”

    楚云凡如今听着花玉颜说这番话才发现自己之前的分析的确太过可笑了,即便本命元神灯完好,却也无法保证修士的安危,花玉颜所说的几种情况,楚云凡将其一一分析,便猜测的说道:“师姐,那这么说来进入狱海的修士有的会死于非命,还有些会遭遇危难,命悬一线,还有一些运气好的能够在里面待到寿元终结,然而,他们在狱海之内莫非都没有增加过修为么?”

    花玉颜点了点头,幽幽说道:“按照他们记下的修为和寿元,是没有增加。”

    “那,也没有修士离开过狱海么?”楚云凡不死心的问道。

    花玉颜依旧点头:“是的,或许有,但是无人知道,那狱海或许根本就是个许进不许出的地方,正是这狱海的存在,所以无人敢深入寂罗大海。”

    楚云凡见识过许多怪异之事,但是狱海还是最为惊人的,因为花玉颜曾说过,下至筑基期,上竟然有分神期修士都曾进入过狱海而不曾出来,这样的地方,难怪魔修进入里面以后正道便再也没有去追剿了,最多就是守在万仞山上防备魔修。

    现在知道了狱海的可怕,在联想到花玉颜之前的担心,楚云凡便不觉得可笑了,若是魔修的动静真的和狱海有关,那真的是必须重视了,当下便对花玉颜一拱手说道:“若是魔修真的和狱海有关,咱们得早些回禀师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