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百零九章 仙人劫
    令楚云凡感到烦闷的是,如今她重新吹玉箫,却也再没有看到如之前那般画面,这便令她极为不解,但思索一阵便得出另一个猜测。

    楚云凡回想起来当时自己看到那副景象正是自己吹奏逍遥吟之时,莫非要看到玉箫内隐藏的画面,竟然和逍遥吟有关么?

    这个结论有些难以置信,因为楚云凡知道逍遥吟是燕青繁告诉自己的,据说得自他那传说中的师父,当然不是纪炜真人了,而是燕青繁曾说过的那天下最美之人。关于美,楚云凡想当然的认为这是用来形容女子的,不过这一旦似乎不足以构成什么线索,毕竟天底下除了男人便是女子。

    虽然天底下无非男女,但是对于修仙界而言,女子还是少数,所以因为女子出现的巧合便比男子低一些,想到这一层,楚云凡觉得有些头疼。她还记得那神识化成的玉箫是燕青繁送给自己的,如今看来似乎太过巧合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凭空猜测总比不过直接试验来的有效,楚云凡觉得这样空想没什么帮助,便再次将玉箫贴着唇边,闭目吹起了逍遥吟。如此一试之下便知真假了。

    一开始吹奏玉箫仍然很平静,但是楚云凡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便耐心的吹奏。过了一会,当楚云凡吹到了逍遥吟的第一段□□,音调起伏极为剧烈,脑海顿时一片空白,紧随而来的是之前自己看到的画面。

    “这,果然和逍遥吟有关!”楚云凡惊骇无比,放下了玉箫怔怔不语。

    原本楚云凡以为当初自己得到清心诀是自己运气好,而且还曾一度感叹燕青繁的倒霉,但是如今看来此事大有蹊跷。燕青繁会逍遥吟,逍遥吟与九霄玉凤箫有关,而他交给自己的神识所化玉箫也与九霄玉凤箫一般模样,种种迹象凑到了一起,绝不可能是巧合!

    然而,楚云凡还是耐住了出去找燕青繁查明真相的冲动,重新拿起玉箫吹奏逍遥吟,之前自己两次停下来,这一次势必要将逍遥吟完整吹奏起来,她倒要看一看这玉箫的秘密究竟为何?

    一面吹奏逍遥吟,一面专心关注玉箫传入识海内的画面,这在以前来说是无法做到的,但是楚云凡在极西密地之中学得一心二用之法,这一点对别人来说千难万难的事情,于她而言却并不困难。这一刻,楚云凡万分庆幸自己学会这等本事。

    终于又迎来了逍遥吟的□□,而也在这之后,楚云凡的识海之内传入一副画面,这一次楚云凡没有停下吹奏,而是运用一心二用之法一面吹奏逍遥吟,另一面密切注视着识海之内的画面。终于,在她的识海之内,看到了她期待已久的画面。

    外界的一切仿佛都和楚云凡无关了,她虽然还在吹奏逍遥吟,但是意识已经彻底被那识海之内玉箫幻化出的画面引入其内,在那里,她看到了一幕所有修士都梦寐以求的地方。

    广阔无垠,浩瀚无边的天空,这片天空下自然而安静,一棵巨大柳树下盘膝坐着两人。因为一心二用,楚云凡这一次终于看清楚了那两人的模样,一个是一身白衣面目慈祥的老者,那老者半眯着眼一手执白棋,一手抚着自己落在身前的白须看着眼前的紫衣女子,缓缓说道:“紫韵,该你落子了。”

    那女子,楚云凡看着觉得有些眼熟,定定凝视许久,终于想起来了,但这个结果却是令她惊动万分。那女子的轮廓身形竟然和传给自己清心诀的神识所化的女子一般无二!

    看到了自己传承的主人,楚云凡说不出此刻什么心情,然而她此刻却什么也不敢想,只想用尽一切力量去倾听者二人之间的对话,看着他们发生了何事。

    被称为紫韵的女子低着头,凝视棋盘上的棋局良久,眉宇间带着几分愁容,随后抓起一黑子,随意往棋盘上放了下去。

    白衣老者看了紫韵一眼,却是没有去落子,反倒挥手将紫韵之前所下黑子化为飞灰,淡淡说道:“你的心,安静不下来,连带着这一子也下不好了。”

    紫韵轻叹一声,拱手说道:“小仙知错。”

    仙?楚云凡注意到了这一点,那名为紫韵的女子自称小仙,莫非这里便是仙界,这二人都是仙人?楚云凡险些心神崩溃,因为当她想到这二人身份之时,从那二人身上忽然传来一阵庞大无比的威压,即便只是幻象,却仿佛也拥有着毁灭一切的力量。

    楚云凡心惊不已,再也不敢多想,连大气也不敢出,只是怔怔的看着下面的二人……仙。

    那白衣老者摇了摇头,震袖一挥,二人眼前的棋盘顿时消失,紫韵看了,心中不解,便起身问道:“这是何故?”

    老者缓缓站起身子,一手朝虚空伸出,忽然间便有一面拂尘出现在手中。老者拿着拂尘背过身去,缓缓说道:“你无心下棋,这棋局下着也无趣,罢了,回人间去吧。下面的烂摊子,是时候去收了。”

    紫韵微微点头,道:“是了,难怪小仙总觉得不安,看来人间出事了。”

    老者说道:“紫韵,你的心静不下来,仙界的化仙池也洗不净你身上沉淀的凡尘,此次浩劫即便是仙也无法阻挡。劫难之下,你是应劫而生或是在劫难逃,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这,究竟是人间之劫,或是我自身之劫……”紫韵喃喃自语。

    “这场未完之局,我等你再回仙界之时再来下完。”老者淡淡说这,身形渐渐模糊,最终消散在紫韵面前。

    紫韵转身,一只手朝着虚空一挥,面前顿时出现了一片紫色光幕,她没有丝毫的迟疑,立即踏入其内,而正在此时,楚云凡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画面,仿佛这就是画面的尽头了。

    楚云凡不死心,继续吹奏逍遥吟,可是这一次,即便是将逍遥吟完全吹奏,楚云凡也再没有看到后面的事情了。

    收起了玉箫,楚云凡开始消化自己方才看到的一幕幕画面,然后开始了总结。

    “我看到了仙界,看到了两个仙人,其中一个是清心诀的主人,从他们的对话中,似乎是说人间有劫难,那么这个劫难又是什么?”楚云凡沉声自语,思索着这些事情。

    忽然间,楚云凡心神大阵,将玉箫取出,放在了自己的床上,随后又在储物袋中摸索,取出了当初从莽苍城中得到的《青神仙路》,而后死死的盯着这两件事物。

    那玉箫之内隐藏的故事看上去和青神仙路没什么关系,但只是角度不同,但是楚云凡将二者相互比较一下,就确定了下来,自己从玉箫之中看到的紫韵就是青神仙路中青帝君的师父,就是那个九霄玉凤箫的主人,人间的仙人!

    有了这层关系,楚云凡觉得自己收获巨大,因为她不仅得到了玉箫,看到了仙界,更加知道了撰写这青神仙路的人一定对仙人的事情了解一些,或许他自身就和仙人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楚云凡努力将两件事情联系到一切,然后她发现了有一个地方是玉箫和青神仙路共同点。那青神仙路中曾有言,仙人曾离开人间不知所踪数百年,而正是这数百年间人间发生了巨大的动乱。原本臣服于仙人的妖族和鬼族对人族发动了进攻,而人族仅仅是人圣和魔圣抵挡,终于无法持久,所以便开始将修仙功法传向人间,用以对抗两族。

    后来提到仙人返回镇压妖鬼二族,平息人间一切,后来便再也没有提到这个仙人了。而这一段故事,楚云凡则和玉箫画面中老者提到的人间烂摊子,这一切都太巧了,虽然楚云凡不知道两件事发生的时间,但是却很有信心的认为这两者都是一件事。

    至于仙人后来失去了音信,楚云凡则将她和玉箫内提到的浩劫联系到了一起,起初楚云凡也以为妖鬼二族进攻人族便是浩劫,但是后来紫韵的一句话却让她改变了想法:“这,究竟是人间之劫,或是我自身之劫……”

    人间之劫自然是妖鬼二族进攻人族了,但是那仙人自身之劫或许就是她后来失去音信的缘故吧,而楚云凡将自己得到传承联系到了一起,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那老者曾言紫韵或许是应劫而生或是在劫难逃,那么现在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那仙人遇劫已经身死,第二章就是她仍在渡劫。

    楚云凡不认为仙人已经渡劫成功了,否则的话自己岂能得到这支本是属于仙人的玉箫?由此虽然不能断定仙人生死,却能肯定她已经自顾不暇了。

    玉箫内的故事终究有限,留给楚云凡的更多是探索和对仙界的向往,楚云凡觉得自己既然有此机缘得到仙人传承和宝物,那或许自己能够查处当年的真相。

    查明真相不仅是因为好奇而已,更重要的是那仙人这么说也和楚云凡有着香火之情,楚云凡觉得这一点义不容辞,当下便收齐了玉箫,转身走出了房间,直奔渊成峰弟子休息的房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