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百零五章 扑朔迷离
    回到冷宁居,含素看着楚云凡说道:“小凡,不日你便要离开宗门,去找云歆一趟吧,然后来为师房中。”

    楚云凡默然,向着含素深深一拜然后便大步踏出冷宁居,去往楚云歆的洞府了。

    楚云歆正在洞府之内坐立不安,显然是担忧楚云凡安危,待楚云凡的身子出现在面前,楚云歆紧绷着的一根弦终于舒展开来,带着由衷笑意说道:“十一姐,你总算平安归来了。”

    看着楚云歆嫣然笑意,楚云凡心中却是一阵苦涩,微微摇头来到楚云歆身前,伸手拨弄了自己妹子几缕发丝,然后才轻轻说道:“云歆,我要离开宗门一段时间了。”

    楚云歆愣了愣,怔怔的看着楚云凡平静的面庞,随后意识到了什么,惊慌的说道:“十一姐,难道师父也没能帮你吗?”

    楚云凡微微摇头,叹道:“师父和师祖都帮我了,我也的确免于一死,但是宗门规矩不可废,我毕竟是杀人了,最终天柱峰的松允真人罚我流放北方十五年,十五年之内,不得回到宗门。”

    楚云歆出入修仙界没多久时间,在她的意识中,十五年就是许多人的半生,听闻楚云凡得到如此惩罚,当即花容失色,脸色惨白道:“十一姐,这当如何是好啊?”

    楚云凡猜到楚云歆的心思,勉强一笑,好言安慰道:“无妨,对于修士而言,十五年实在算不得什么。”的确如此,或许之前楚云凡还没有这种概念,但是当她奉献了五十年寿元后她才发现者区区十五年的确不足道哉,权当一次固定行程的历练便是了。

    见楚云歆还是很担心,楚云凡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轻笑道:“好了,你还没看到我们大师伯雾韵真人一闭关就是数年,还是墨师姐外出游历也是数年未归,对于寿元二百年的筑基修士而言,十五年真不算什么。”

    楚云歆所不知道的是楚云凡和普通筑基修士不同,她只有一百五十年的寿元,若是这段时间内无法结丹,便只能止步如此了。但是当楚云凡看似大有道理的话说了出来,楚云歆才算是放心了。

    楚云凡见楚云歆放松了,这才微笑道:“好了,不过几日我就该出发了,这次一别我们将有十多年不见,十一姐必须和你交代一些事情的。”

    楚云歆看着楚云凡,重重点头:“十一姐你说吧,我一定全听你的。”

    楚云凡点头道:“如此便好,我还是那句话,你平日里自己要小心些,修仙界并不平静,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有,渊成峰的纪炜真人与我有仇,你尽量不要和渊成峰的人牵扯上关系。”

    楚云歆牢牢记下了楚云凡的话,连连点头:“我知道的,你放心吧。”

    楚云凡摇了摇头,说道:“不仅如此,在宗门之内该有的交际还是需要的,在云渺峰你若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找师父,或许去找墨师姐,还有大长老。切记一点,修为不可废,你的体质极为适合修仙,我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筑基了。”

    和楚云歆交谈了良久,虽然不舍,但是楚云凡觉得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终于启程离开了楚云歆的洞府,回到了冷宁居。

    回到冷宁居,楚云凡径直来到含素的房间,看见含素早已坐在首位等候,便上前拱手道:“师父,徒儿又闯祸了。”

    含素看着楚云凡微微弓起身子抱拳的模样,顿时觉得这和当初刚进入玉苍门的楚云凡大不相同了。听着楚云凡的话,含素只是微微摇头,道:“此事乃是他人算计,与你无关。”

    “弟子知道,是纪炜真人。”楚云凡低着头沉声说道,语气间难掩怒气。

    “小凡,你戾气有些重了。”含素摇头叹息,喝了一口茶,随后才轻轻说道:“为师曾逼迫纪炜真人立下血誓,叫他不得主动寻害你,此事他或许知情,但并非主谋。”

    若非纪炜真人,楚云凡便困惑了起来,自己的仇人就这么几个,不是纪炜真人还会有谁有这个动机和能力?

    含素没让楚云凡多想,淡淡说道:“追究此事效果不大,小凡,为师唤你前来是另有事情。”

    如此,楚云凡只好将自己心中的困惑放在一旁,接着说道:“师父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徒儿?”

    含素微微点头,伸手交给楚云凡一枚玉简,语气平静的说道:“你此去是北方,这里面有着北方各大势力的信息,你好好看一遍,莫要出门在外时闹了笑话。”

    楚云凡知道这是师父为了让自己更好的适应北方的流放生活,心中感动,便收下了玉简。

    含素看了楚云凡一眼,道:“此次极北之地万仞山外魔道修士似有异动,宗门之内也会派遣一部分弟子去往北方了解情况,到时候你便跟随他们前去,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徒儿知道了。”楚云凡低着头轻声回应。

    含素这楚云凡良久,竟然觉得不知还有什么可说的,可叹如今徒弟将要外出十余年,为人师者却再也说不出多余的话了,亦或是许多话藏在心中难以开口,究竟原因如何,已难以知道。

    “小凡,你先回去吧,好好准备离山的事情。”含素双目微闭,似乎有些乏了,轻轻摆了摆手,示意楚云凡离开。

    楚云凡这是第一次看到含素在自己面前露出这般疲惫的模样,对于矜持自制的含素而言,这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楚云凡轻轻“嗯”了一声,默默的退出了房间,一番思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内。

    考虑到自己的情况,楚云凡决定和自己相交之人都通知一遍,便随手抛出了几枚传讯玉简,也不管好友们能否收到,便开始查看含素交给自己的玉简了。

    玉简的内容包含着北方大部分修仙界的势力,至少稍有名气的不会落下。

    中原四大宗门,最接近北方的便是排名第二的天极宗,天极宗坐镇于极北之地万仞山之上,而万仞山以北则是魔道修士的势力所在。自古以来正魔两道势同水火,但是因为四大宗门的存在使得魔道修士在和正道斗争之中毫无胜算,甚至在万年前被驱赶出中原大地而只能退避于极北之地寄存。

    虽然魔道弱于正道,但是这是因为四大宗门齐心合力之下的结果,单论实力,即便是排名第一的玉苍门其底蕴也远远不如魔修,所以自古以来魔修都是正道的心腹大患。而万仞山是魔道修士要进入中原必经之地,万年前中原第二宗门的天极宗便主动请缨将山门立在了这万仞山之上用以防备魔道修士的入侵,尔来万年有余矣。

    了解了正道与魔修的纠葛,楚云凡就知道自己此行的不易,自己既然被流放到了北方,只怕会有遭遇魔修的可能,按照正魔两道自古而来的秉性,正魔两修一旦遭遇便必然是不死不休。

    轻叹一声,楚云凡默默看向了其他信息。

    玉简上还提到了其他宗门仙城势力。因为北方的特殊性,所以能够在北方开山立宗建立势力的都并非池中物,里面每个宗门都算得上一流宗门,门中弟子过万的不在少数,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楚云凡看到一个信息,顿时眼前一亮。按照玉简所述,原来北方不仅是天极宗的势力范围,更加有着中原大地仅次于四大宗门的第五大势力,散仙盟!

    单论底蕴,散仙盟是不足以和四大宗门相比的,但是它却是融合了整个中原的散修的庞大势力,其势力之强虽未名言,却人尽皆知,四大宗门之下,便是散仙盟了!

    散仙盟大本营所在,便是北方的散仙城,非常巧合的一点,散仙城与万仞山相隔千里,这样的距离对于其他宗门而言或许不算奇怪,但是对于混元大陆屈指可数的两大势力而言,是否太过靠近了?

    其实散仙城的存在于天极宗的关系十分微妙,虽然四大宗门是中原霸主,但是各大宗门的老祖数万年不曾露面,无人知道他们在做些什么,而那些太上长老也同样极少露面,对于更多的修士来说,即便是那些内阁的元婴真君和化神真尊也是难得一见。但是正是这种关系,使得四大宗门虽然有大乘期老祖坐镇,但实际上宗门最大的倚仗却是那些还会露面的太上长老。

    正是这一点,同样拥有分神期修士的散仙盟和四大宗门的关系就微妙了起来,对于各大宗门老祖不问世事的情况,散仙盟或许并不知道,但是四大宗门却彼此心知肚明。所以散仙盟和四大宗门排名第二的天极宗才会共同守在万仞山之旁,因为这两大势力的存在,北方才能真正安枕无忧。

    知道了散仙盟的作用,楚云凡心中有些没底,自己和散仙盟可算有仇了,如今散仙盟的势力如此庞大,即便是玉苍门也未必愿意得罪,自己和一个散仙盟城主的儿子结下了死仇。这次蓝端和的事情,楚云凡早先以为是纪炜真人操纵的,但是含素说的话恰恰推翻了这个猜想,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散仙盟了!

    不仅如此,楚云凡还想到,纪炜真人如此竭力的让自己流放北方,而散仙城也在北方,而这时间会否有什么关联?而那在背后操纵蓝端和的人究竟又是谁。

    楚云凡从未感到自己如此头疼,这件事情原本很简单的,但是现在再细想起来却又复杂了起来。纪炜真人立下誓言,不可能是他所为,但是宗门之内还有谁能不动声色的控制一名结丹长老的弟子呢?

    种种迹象之下,楚云凡感觉自己北方之行或许不是那么简单的流放,里面或许还有一些自己想象不到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