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百零四章 流放北地
    含素微微摇头:“一些误会罢了。”

    看到羽灵真君,纪炜真人连同其它结丹长老纷纷见礼,羽灵真君微微点头,一言不发很是自然的便走上了松允真人让出来的首位上,随后将目光望向了楚云凡,道:“云凡丫头,那会忻峰的弟子,真是你杀的?”

    楚云凡点了点头,拱手说道:“会忻峰弟子蓝端和,的确死于弟子之手,但是弟子是被逼无奈而出手的。”

    纪炜真人冷冷的说道:“羽灵师伯明鉴,弟子路经云渺峰曾见蓝端和向楚云凡跪地求饶,但是她却依然出手重击蓝端和,后来更是将蓝端和肉身粉碎,这等大逆不道之人,请师伯处置!”

    偌大长老殿只听见纪炜真人掷地有声的言辞,松允真人和天成真人默然不语,而含素则淡淡扫了一眼纪炜真人,微微摇头。

    羽灵真君看到含素的反应,微微点头,仿佛并不在意纪炜真人的话,而是对着含素欣慰一笑,随后又对纪炜真人平静的说道:“此事内阁已经全权交给本君处理,你们不必多言。”

    纪炜真人闻言,当即退后一般,道:“弟子谨遵师伯吩咐。”

    羽灵真君点头一笑,对楚云凡说道:“云凡,你纪炜师伯的话可听见了吧,对此你有什么异议?”

    楚云凡上前一步,抱拳道:“纪炜真人所言并非真相全貌,只能算片面。那蓝端和事先的确向弟子求饶,不过那是在他自知非我对手之时所为,而在此之前,他却对弟子紧紧相逼。”

    纪炜真人冷哼一声并不说话。

    羽灵真君看了看纪炜真人,若有所思,随后又问楚云凡道:“蓝端和因何事逼迫与你?”

    楚云凡当即将今日发生的事情告知羽灵真君,除却自己对纪炜真人的猜测,其他一切都全无保留的讲述了出来,而后才退后一步说道:“弟子自知此举触犯门规,但实在无可奈何,故而出此下策。”

    长老殿一片寂静,纪炜真人也不说话,此刻羽灵真君以来,他很清楚这里已经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了,正是云渺峰的人都是一个鼻孔出气,今日看来,楚云凡是逃脱一劫了。

    羽灵真君思索着楚云凡的话,微微一笑,随后正色道:“松允师侄,纪炜师侄,你们二人一个执掌主峰事宜,一个执掌玉苍门刑法多年。以你们所想,若是云凡所言不差,该当如何处置?”

    松允真人当即说道:“回禀师伯,本门门规在前,不得残害同门,但是若云凡师侄所言当真,那便是蓝端和先触犯门规,而云凡师侄是自卫之下杀人,按照门规可以免去死罪,酌情处罚。”

    纪炜真人闷哼一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是如此想的。

    羽灵真君微微一笑,道:“如此便清楚了,若是云凡所言非虚,则免去死罪,若是言辞虚假,则再无生路,你等可明白了?”

    众人纷纷点头。含素见状当即说道:“事情真假还需要师父催动天眼神通洞悉全局。”

    修士修成元婴之时,正是仙胎已成,伴随而来的便有天眼神通,此法传自上古,任何修士借用催动此法感知某一处地界过往种种,修为越高者效果越是久远。

    羽灵真君微笑道:“这倒无妨,云凡丫头,你是在何处击杀蓝端和的?”

    楚云凡思索一阵,然后说道:“弟子记得,是在云渺第十二峰与蓝端和发生争斗,然后弟子一路往云渺峰飞去,在途中击杀蓝端和的。”

    羽灵真君点了点头,一言不发,过了片刻便见她伸出一直贴着自己眉心,口中喃喃自语。不消多时,只见从羽灵真君眉心处发出一束纯白光柱,那光柱直接冲出长老殿,飞往云渺峰。

    羽灵真君双目微闭,眉间光芒依然明亮,如此持续了半晌,光芒渐渐消散,一切恢复平静,羽灵真君才睁开眼看向了楚云凡。

    只见羽灵真君双妹舒展,微微笑道:“本君天眼所言,与云凡所言并无出入,那蓝端和的确是咎由自取。”

    羽灵真君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没什么可说的。纵使不甘心,纪炜真人还是没有说什么?

    楚云凡松了一口气,看来事情的发展比自己想象的要顺利了许多,如此倒是极好。

    接下来,松允真人便开口向羽灵真君说道:“既然一切真相大白,云凡师侄便可免于一死,但是杀人总归是事实,不知师伯要如何处置?”

    “本君久居内阁,早已不处理宗门琐事,以你们所见,该如何处置?”羽灵真君缓缓说道。

    松允真人看了在场结丹修士一眼,只见含素和天成真人均一言不发,纪炜真人却是冷然说道:“虽然事出有因,但是门规不可罔顾,楚云凡的确动了杀意,应该将其逐出宗门。”

    楚云凡寒眉紧皱,纪炜真人果然没那么好说话,这是下定决心玩死自己啊。楚云凡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却是悄然看着含素,心道师父一定会帮自己的。

    含素缓缓走去,渐渐靠近纪炜真人,纪炜真人心中忌惮含素的实力,竟然也默不作声。

    含素看着纪炜真人仿佛面无表情,但是带着几分冷意,眸子如刀一般直指看去,悄然传音道:“纪炜师兄,蓝端和因何突然胆大包天,敢来我云渺峰生事,其内缘由,你以为我不知么?”

    纪炜真人身子一震,身后感觉到了森森凉意,传音回道:“你说什么胡话?”

    含素冷然道:“无妨,不过小妹有事提醒师兄一声,摄心铃乃魔道邪物,为了你能顺利结婴,还是少用此物吧。”

    纪炜真人一句话被含素生生噎在口中,半晌说不出话了,等回过神来,含素已经转过身面相羽灵真君,平淡说道:“楚云凡杀人是真,无论其内缘由如何。弟子认为,应该取消她此次参加门派大比的资格。”

    羽灵真君微微点头,道:“略施惩戒,这是必然的,那就取消云凡三届内门大比的资格,大家可有异议?”

    “弟子以为不妥。”纪炜真人冷然说道。

    含素一眼横过去,看了纪炜真人一眼,传音道:“你意欲如何?”

    纪炜真人冷哼道:“师妹好生健忘,你莫非忘了你曾逼我立下血誓么?蓝端和之事本座的确知道一些,但是陷害你徒儿的另有其人,本座言出必践,必不会害你徒弟性命。”

    含素沉默不语,思索片刻才退了回去,算是默认了。

    羽灵真君看着模样怪异的含素和纪炜真人,微微一笑,说道:“纪炜师侄有什么建议?”

    纪炜真人当即说道:“门派大比本是给内门弟子诸多机缘之事,取消楚云凡的资格,不过少了些未必能得到的好处,并不算惩罚。”

    羽灵真君觉得纪炜真人所言不无道理,便道:“想来师侄心中已有计较,那便说来一听吧。”

    纪炜真人道:“内门大比五年一届,既然取消了楚云凡三届大比资格,弟子建议,不如再将楚云凡流放宗门之外十五年,十五年之内不可返回宗门,出门在外遇到危难也不可向宗门求救。”

    楚云凡心中一惊,流放宗门之外十五年,这个结果可真是意料之外的,原本以为纪炜真人会好好刁难自己一番,却没想到仅仅是流放宗门之外,这其实就是外出历练并不二样。如墨染年外出游历都是数年未归,楚云凡心神一松,觉得这个结果还算不错。

    羽灵真君点头说道:“如此也是不错,云凡,那你便去宗门之外十五年吧,权当历练,也算是为你此次冒失所承担的磨练。”

    楚云凡笑了笑,道:“弟子甘愿受此惩罚。”

    楚云凡想着不过是和游历一般,倒也不算什么惩罚,只不过有十五年不能回到宗门,到时候不免有些疲惫,不过这也无妨。

    楚云凡想当然的以为宗门流放和历练一样,但是纪炜真人的话很快就推翻了她的想法。

    “此时诸多地界,南方亡砀山脉有四大宗门制定的规则,元婴以下修士不得入内,南方一切平静。极西之地近日有异象,如今却已经结束,也是一切如常。东方冥渊大裂缝向来没有修士靠近,反倒是西方魔修一直有进取中原之心,天极宗不久前也说过魔道似有动静,请其余三大宗门一同出手,不如就派楚云凡前去北方流放,顺便处理魔修的事情。”

    楚云凡这才知道原来流放是有规定去什么地方的,这就失去了游历的自由性,而且从纪炜真人的话中之意看来,北方似乎不太平静,只怕危险也是不小,不过事已至此,一切事情如何发展都不在于楚云凡了,只能静静等待羽灵真君下决定。

    羽灵真君看了含素一眼,但见她一脸平静,仿佛波澜不惊,便道:“一切就依纪炜师侄所言吧,楚云凡触犯门规,罚其流放北方十五年,十五年之内不得返回宗门。”

    楚云凡轻叹一声,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残害同门的大罪能够做到如此地步已经是不错的了,当下便拱手谢道:“徒孙明白。”

    羽灵真君点了点头,随后便招呼了一声,踏风离开长老殿,应是返回内阁去了。

    决定了楚云凡的惩罚,松允真人便回到首位,对其他三个结丹真人说道:“既然楚云凡要前往北方,而且天极宗也有消息传来,不如我们玉苍门就派出一对修士前往天极宗探究情况,让楚云凡随行同去吧。”

    松允真人此言,众人没什么意见,纪炜真人当即说道:“如此,本座先去通知其他内峰峰主前来天柱峰共同商讨大事。”

    松允真人点了点头,纪炜真人当即离开长老殿,飞速通知各峰去了。

    楚云凡看着含素,便见她回过头望着自己,随后对松允真人说道:“我先带小徒回云渺峰一趟,交代一番,然后再来和诸位师兄商讨。”

    松允真人没有反对,毕竟楚云凡即将离开宗门十五年,为人师者自然有些交代。含素便很顺利的带楚云凡踏上了回云渺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