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步登仙 > 第二百零三章 可凭天眼
    楚云凡觉得纪炜真人是下定决心要对付自己的,其中原因应该不只是秦庚的事情,或许上次含素和纪炜真人斗法才是最大的原因。纪炜真人执掌玉苍门刑法百余年,在弟子心中威严如山,但当那一刻被含素毁去一指,从此不仅身体残缺,更在众目睽睽之下颜面尽失,如今云渺峰和渊成峰的仇怨可算的极深了。

    楚云凡看到纪炜真人那副正义凛然的模样便气不打一处来,心想着纪炜真人执法犯法,他才是为了私情罔顾门规。不过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楚云凡学会了收敛,便拱手说道:“此事尚有缘由,弟子出手完全是自保。”

    还未等松允真人出声,纪炜真人便冷哼道:“自保?你能够将蓝端和浑身粉碎,拥有这般强力,竟然还需要自保么?而且在那之前老夫分明看到蓝端和跪在地上向你苦苦哀求,你却还是下了杀手。”

    楚云凡双目微闭,知道和纪炜真人争辩此事毫无意义,他既设下此局,自己的任何说辞想必都是无效的,既然如此,索性什么也不说,等待师父前来就是了。

    看到楚云凡的模样,松允真人轻叹一声,出生询问道:“云凡,纪炜真人所言可是当真?”

    楚云凡微微点头,道:“蓝端和的确是我所杀,而且他的确事先哀求弟子放他一马,但是弟子看他目露凶光,所以才出手了。”

    纪炜真人忽然大笑出声,讥笑道:“你毁了人家法宝,将人打的重伤,他却还要对你微笑招呼么?分明是你心中杀意鼎盛,任你诸多理由都是托词而已!”

    楚云凡看也不看纪炜真人,只是对着松允真人深深一拜,恭声说道:“弟子出手实属无奈,请松允师伯替弟子查明真相。”

    松允真人觉得此事太过难办,无论是纪炜还是含素,似乎都不好惹,当下便摆了摆手,对二人说道:“此事容后再议,本座已经通知会忻峰峰主和含素师妹前来了。”

    知道师父快来,楚云凡心头略松,便沉住气静静等待。

    过后不久,从大殿外走入一名白须灰色道袍的道人,那人正是会忻峰峰主天成真人。天城真人高寿四百,而今已经是结丹后期巅峰的修为,只见他大步流星走入长老殿内,待看到大殿之下的楚云凡,心中略感面熟,不过只是瞬间变抛去这年头,对着纪炜真人和松允真人抱拳道:“松允师兄,纪炜师兄,你们联名让我前来,有何事?”

    松允真人勉强挤出笑容,对天成真人说道:“天成师弟,我们请你前来,是为了贵峰弟子蓝端和死于楚云凡之手的事情。”

    “竟有此事!”天成真人登时变了脸色,蓝端和是本脉大长老的弟子,虽然平日行事乖张,场合女修打交道,但是那也是本脉大长老的弟子,竟然被人杀了,而且杀人者还是含素真人的徒弟?

    这一刻,天成真人认出了楚云凡,知道她就是那含素师妹的徒弟,也是那轰动玉苍门通过十次附神钉考验还活着的弟子。

    楚云凡轻叹一声,朝着天成真人拱手说道:“拜见真人,蓝端和的确是弟子所杀,但是那时情况紧急,弟子若不出手,便会被蓝师兄所害。”

    “孽障,你当在场首座都是三岁孩童一般受你欺蒙么?若你会被蓝端和所害,他何意跪在你面前求饶?”纪炜真人冷言冷语的说着。

    听闻此言,天成真人更加不可置信,若事情真如纪炜真人所言,楚云凡做得的确太过了。

    长老殿外,一阵清风拂过,带着阵阵幽香飘过,楚云凡闻着这熟悉的莲香,心中仿佛找到了寄托,喃喃念道:“师父来了。”

    含素举步生风闲庭信步而来,穿过大殿之下的楚云凡,来到天成真人身旁,颔首轻声道:“小徒顽劣,望天成师兄恕罪。”

    天成真人看到含素,心中顿时泄了一半的气,仔细思索,觉得此事也不应该草率决定,微微点头,便道:“此事真相如何,尚不得而知,咱们还是看看云凡师侄有何话说吧。”

    蓝端和那一脉的峰主都发话了,松允真人便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云凡师侄,你便将此事原委一一道来吧。”

    楚云凡朝着含素施了一礼,低声道:“多谢师父。”而后在含素平静温和的目光下将今日的事情一一道来。

    略过碎星指不谈,楚云凡只道自己得到了一个以攻击见长的玄妙功法,正是这套功法才能够打败蓝端和,但是此法太过凶猛,不知轻重,所以才会将蓝端和打死。

    听着楚云凡的话,天成真人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他没想到蓝端和竟然会作出如此残害同门的事情来,若事情果真如此,楚云凡的确算不上残害同门,只是自保过当罢了。

    听完这番话,纪炜真人眉间凝聚了些许煞气,冷然说道:“蓝端和已死,你想怎么说都行了。”

    含素微微皱眉,冷眼扫了纪炜真人一眼,似是警告,亦或者是提醒。但是纪炜真人却是好不受用的大笑道:“在者,蓝端和虽然平日里玩世不恭,有女修多有染,但是从未听过有强人就范的事情,为何遇到你了就会如此把持不住呢?”

    楚云凡冷笑,说道原因,恐怕只有纪炜真人自己才知道了,不过现在知道真相的楚云凡心底对已经死去的蓝端和倒真有几分愧疚,说来他跟在自己身边一月以来还是很风趣幽默的,整个人也并不算罪大恶极,却莫名其妙被利用致死,如何不让人扼腕叹息?

    或许这就是修仙界吧,利用或者被利用总是在不断的变换身份,这一次楚云凡也是被利用了。面对纪炜真人的毒舌,楚云凡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若是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一者没有证据,二者纪炜真人执掌刑法多年,只怕也没人会相信自己的话了。

    正当楚云凡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含素却是忽然出声,冷然索道:“世事太巧,总是令人怀疑,不过无巧不成书,为何小徒杀了蓝端和后,纪炜师兄才出现了?”

    从之前纪炜真人的言辞中可以知道,在蓝端和死前他还是在看楚云凡和蓝端和的斗法的,为何那时不出手阻止,偏在蓝端和死后才将楚云凡抓上天柱峰呢?委实令人华谊。

    天成真人和松允真人同时将目光看向了纪炜真人,目光之中投着不解和探寻。纪炜真人好似早有准备,淡淡笑道:“本座一直以来都执掌宗门刑法,身负宗门安危,自然要前去巡山了,至于为何时候才出现,那是因为本座以为无论多大的仇怨,看到宗门的份上,楚云凡会手下留情,不想正是本座的犹豫,才害死一条性命,可叹!”

    楚云凡露出果然如此的模样,看来纪炜真人真的将一切说辞都准备好了,这时候,松允真人轻咳一声:“若事实果真如此,只能处置楚云凡了。”

    “且慢。”含素伸手阻止松允真人宣布结果,道:“蓝端和已死,死无对证,小徒一面之眼的确不可信,但是其他人所言也未必就是真相,如此草率宣布结果,难以令人信服。”

    松允真人很是无奈,有气无力的说道:“那依含素师妹的一丝,此时该如何是好?”

    楚云凡一脸期待的看着含素,师父如今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了,一念至此,楚云凡便忍不住伸手拉了拉含素的衣袖。含素回过头,温柔一笑轻声道:“小凡,不必担心。”

    “含素师妹,你若有什么想法就快点说,休要拖延时间。”纪炜真人冷然道。

    含素微笑道:“可去内阁请一位元婴长老,请长老启动天眼,便可知晓今日发生额事情针线如何。”

    “胡闹!”纪炜真人一手重重拍向了身旁的茶几上,道:“为了一个筑基弟子竟然要惊动内阁长老,含素师妹,你面子好大啊。”

    含素微微摇头,道:“全因此事争议太大,若无以为具有权威之人出面,谁也不会心服。”

    松允真人有些犹豫,若是换成以前,他早已拒绝了,但是和纪炜真人不同,他知道楚云凡贡献炼丹术传承的事情连掌门都惊动了,对于这么一个弟子,似乎值得去内阁请示一番。

    “含素师妹所言有理,三位在此等候,老夫这就去请示内阁长老了。”说完便大步走出了长老殿。

    纪炜真人面色有些不自然,楚云凡松了一口气,若非师父及时赶到,自己还有的麻烦呢。如今只需要内阁长老出面,自己便能恢复清白了。

    松允真人去了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是,随后回到长老殿,然后众人便感觉到大殿外存在着的巨大的气息,这是超越鸡蛋期的存在,众人心下一松,这就是内阁长老么?果然气势惊人,

    那名长老缓步走近长老殿,待看清来人面庞,在场人都怔住了。

    楚云凡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名元婴修士,喃喃说道:“居然是师祖。”

    羽灵真君缓缓醒来,看到的含素便微笑道:“素儿,听说你的小徒弟遇到麻烦了。”